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九十一章 面冷心暖
    唉,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羽灵长吁短叹,难怪完颜睿会拿她来打趣了,现在铜镜中的这个样子就算是自己也是认不出了。羽灵将铜镜重新放回到窗台上,伸手捋了捋额前纠缠在一起的头发,又低头看了看这一身泥雪混沌的衣服,心一下子是颓了。她这好歹是堂堂的一都公主,怎么如今会搞成这个样子。正经事情没有办成,半路还遇上了变态的妖精,羽灵想想就觉得委屈。心中急躁,在房中狠狠的蹦了几下,可却是这发泄的蹦跳一下子让羽灵又发现了新大陆,原来在这房间的角落竟存着一盆清水。

    羽灵眼睛看着清水想了想,回身将房间的门关好这么脏,应该擦一下!羽灵自语着走到清水旁,将双手浸在水中,左手覆上右手轻柔的搓了搓。双手洗净后,转头向门处看了看,踮着脚又眺望了一下,确定门外连人影都没有以后,羽灵双手慢慢的将衣服宽下。裙装厚毛外搭被羽灵放在脚边,脱下这一层后,羽灵的身上还剩下五层的衣服。羽灵又向门那看了看,确定完颜睿不会在这个时候闯进来后,羽灵开始解这五层的衣服扣子。五层厚的衣服羽灵当然不会一层一层的都脱掉后再用帕子沾着清水擦身子,麻烦成那样还不如洗澡,所以羽灵只是将这五层的开到胸口的扣子都解开。然后将自己的丝帕浸在水中,拧干净后,轻轻的一点一点的慢慢的擦着裸露出来的白皙肌肤。冰凉的帕子贴近肌肤,将羽灵现下那颗燥热的心渐渐的镇定下来。

    已经叫小二烧了水,怎么不再等一会!平静高冷的音调传入羽灵的耳朵,羽灵惊了一跳,瞪着眼睛转头去看,不知什么时候完颜睿竟然已经落座在木凳子上看着她。

    看到完颜睿,羽灵慌忙去拉那五层被解开的衣服,眼光躲闪,脸颊泛起些许红润,有些恼怒的说你,你是什么时候进来的?!怎么都没个声音啊,我,我连开门关门的声音都没有听到!是鬼啊你!

    本皇子向来如此,你该在山城之时就应该了解的不是么!

    话虽如此,可你屋中有女子,进门之时是不是应该先叩门,这是君子之礼!

    本皇子的房间,要守什么礼数!倒是你,胆子大的连房间门都不插,竟然就宽衣解带!

    你,你,你!羽灵面红耳赤,那刚刚镇静下来的心又变得火热。

    我,我怎么样?完颜睿目不斜视,一直看着起初堂皇羞涩,现在焦愤恼怒的羽灵。目光清澈,没有一丝杂念,一副就算是他看到了什么也没什么可看的样子。

    你,你卑鄙无耻,登徒浪子!

    你这是在说本皇子?完颜睿好笑的手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卑鄙无耻,登徒浪子!呵呵,就因为本皇子看了你这个,五层开扣的衣服和发育不良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完颜睿说着话起身走到羽灵的面前。

    羽灵看着近在眼前的完颜睿,双手下意识的抓紧了还没来得及扣的衣服,眼睛中充满着警觉。完颜睿看着羽灵此时那小白兔一样的样子,又不自觉的嘴角上扬。抬手手指一扣先是在羽灵的额头上轻弹了一下,然后慢慢的去解自己的衣服扣子。

    羽灵吃痛稍低了头,刚想发怒,看到完颜睿的动作又是吃惊,又是心慌的向后退了一步你,你,你这是干什么啊?!

    干什么,脱衣服啊!完颜睿不以为然是答着话,解着衣服扣子的手仍在继续。

    你,你脱衣服干什么!住手,快点住手!此时羽灵已经能隐约的看到完颜睿锁骨下面结实的肌肉,所以想着双手去捂自己的眼睛,奈何这双手还要抓着开领的衣服,所以干脆就闭上了眼睛不去看。

    还能干嘛,本皇子看你生气是因为被看到了这没什么可看的。为了公平起见,让你也看看本皇子的,扯平了,气也就消消,如何?!

    你!听了完颜睿那戏谑的回答,羽灵睁开眼睛怒瞪完颜睿。扯平,真是说的出口!羽灵一只手拽着衣服,另一只手推开完颜睿想着不予他废话算了,我现在是寄人篱下!你,躲开!可没想完颜睿却是很合时机的扣住了羽灵推他的那只手臂。

    羽灵微皱双眉,很不快你,你又想干嘛?

    完颜睿看着羽灵没有说话,黑亮的眼睛中照出被清水擦拭干净的羽灵那较好的面容。温雅秀丽谈不上,娇艳姿媚也谈不上,可是却是十分美丽的占满的十分。完颜睿嘴角一侧微抬,是邪魅的笑容,手稍微一用力便是将羽灵拽进自己的怀中,那微妙的动作,是恋人之间才做的拥抱。羽灵眨巴着湛湛有神的双眸,微张着樱桃般的小口,呼吸稍慢,心跳加速,声音卡在嗓子中不上不下就是出不了口。

    羽灵不知道完颜睿要做什么,只是看着完颜睿帅气的脸一点一点的向她靠近。她能数清他的长长的睫毛,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温热的呼吸打在她的鼻梁上,痒痒的。然后是朱色的唇,慢慢的慢慢的几乎是要来贴她的唇。羽灵抓着衣服的手由于紧张,已经被她紧握成拳。心脏原本是在狂跳但随着完颜睿距离的拉近,却突然的骤停。

    嘴唇与嘴唇一个手指的间距,是期待还是害怕或者是愤怒?羽灵只是愣着,忐忑的愣着。

    我在门外守着,你就好好的泡个澡!完颜睿有些温尔的声音将‘本皇子’三个字又换成了‘我’,在嘴唇即将触碰上嘴唇的那一刻,突然转变了方向,是附在羽灵的耳边说出了这样的句子。然后,紧扣着羽灵手腕上的手松开,轻拍了羽灵的肩膀,转身两步拉开门。门口站着手提木桶的小二,笑容可掬,木桶中是袅袅的热气。完颜睿大步跨出房间,小二双手使着力气将盛满木桶的热水拎进屋子。而后又提了两桶热水外加一个沐浴桶到完颜睿和羽灵的房间,将热水倾斜的倒入大沐浴桶中后,弓腰对着羽灵笑道小姐,小的给您烧了三桶热水。您先试试水温,凉了热了,您知会小的,小的给您调!

    在小二提着第一桶热水进屋的时候,羽灵还在发呆,不清楚也不知道刚刚在屋内,到底是和完颜睿发生了什么。可是现在,都第三桶水了,羽灵已经完全明白了,清楚了,刚刚自己其实是被完颜睿给戏耍了。不免心中是积了火,表情也不怎么明朗。对于小二的问句,也只是象征性的伸手去抚了抚沐浴桶。温热但不滚烫,泡澡真的是刚刚好的。羽灵对着小二点点头刚刚好!

    是么,那就好!那小姐您沐浴着,还有什么吩咐记得叫小的!哦,还有,这是那位爷让我给您备的干净衣服。这是小的家妹子昨个儿才在城里集市上买的,虽然不是什么上好的料子,却也是崭新的,您别嫌弃!

    羽灵看着小二放在桌子上的衣服,郁闷的表情有些明显的变化,是柔和了许多你是说,他让你准备的?!羽灵眼睛瞟了瞟门外门口站着的完颜睿。

    小二点头是啊!是跟小姐一起的那位爷叫小的准备的!哦,对了,这还有一些梅花瓣!小二说着话,将身上用油纸包的梅花递给羽灵。

    羽灵接过来打开油纸包,发现是一些刚刚摘下不久的新鲜梅花花瓣这

    哦,这也是那位爷让小的准备的!刚好后院马棚旁有几株长的非常好的梅树!

    费心了!羽灵看着手中的梅花花瓣轻语,那话像是说给小二听的,又不像,弱弱的仿佛是在说给自己听。

    小二手挠挠头‘呵呵’的干笑,然后给羽灵一鞠躬小心的退出了房间,并且将门从外面紧紧的关好。

    羽灵看小二退了出去,将房间的门栓插好。又将手中的花瓣尽数洒在沐浴桶中,将身上脏兮兮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双手抓着木桶的边缘,一只脚轻轻的伸进温热的水中,然后再是另一只后才慢慢的将整个身子浸在水中。暖暖的热水袭遍全身,将紧绷的心弦梳理平缓。羽灵双手手掌贴合,捧了水泼在脸上,舒了口气,又捧了一捧泼在脸上。眉眼间聚拢,除了水珠还有什么从那双漂亮的眼睛中溢出来。双肩一耸一耸,是微微的抽泣。羽灵蹲坐在沐浴桶中,蜷着膝,双臂揽着腿,将脸埋在双膝中。房中因为热水的蒸汽犹如迷雾,而羽灵在这迷雾中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将自己的软弱暴露无遗。那份心惊胆战,那份脆弱微小,那份对死亡的恐惧,还有那份对妹妹的抱歉都汇聚成现在的泪水,倾泻。是一点一点的呜咽,又一点一点的泣不成声。完颜睿站在房间门口,手中的折扇敲击着掌心,耳中是屋中女子的哭啼,轻轻的叹气,面无表情的脸上爬上一丝担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