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幻影双仙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面具(上)
    既然都皇急召我入宫,那我让允涯送你回府!贺孙昶皑放开握着南浩寒的手温柔的说。

    南浩寒听贺孙昶皑的话后,微皱了皱眉。斜眼看了看江允涯,露出个不屑的笑,随后摆了摆手我干嘛要让他送,表兄自去宫中办事也将他给我带走,省的杵在这里碍我的眼!

    你刚随着我去了趟边境加沙,离家三月,姑母好容易将你盼回来。你到是好,日日不在府中,管往外溜!贺孙昶皑是急于让南浩寒回府去,怕她在外面溜达,或者是一个好奇跑去布托塔的行馆去看别国的皇子公主,到时候再让轩辕旭给撞见。虽说现在的南浩寒和当初的轩辕玥除了面容以外,其他的简直是判若两人。但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他就打出个亲情的牌子希望南浩寒赶紧回府去就呆在府中不出门才是最好。

    表兄说的是,那我这就回府去陪陪娘亲!南浩寒很懂事的对着贺孙昶皑勾出一记娇花般的微笑来,这一记微笑看在贺孙昶皑的眼中不觉得什么,因为南浩寒在他的面前露出这么好看的笑容是常事。但是这笑落在江允涯的眼中,却是让他浑身上下汗毛刹炸,感觉有些可怕和阴森。

    好,难得你懂事!允涯,你送小姐回去!贺孙昶皑伸手去摸了摸南浩寒的头,然后抬步离开了这片风景只是平常好的牙湖。

    贺孙昶皑离开后,江允涯对着南浩寒一躬身小姐,回府吧!

    南浩寒眼里看着她表兄的身影已经是消失不见了后,马上变脸。什么娇花般的笑容,什么小女人的柔弱全然不见。是转身一跳就上了树,袍子一撩坐趟在刚刚栖身的那枝树杈之上。厌恶的口气,连眼睛都不看江允涯一眼说了句要回你回!。

    这简单明了的四个字,让树下的江允涯很是无力,只能叹气。他其实真的十分奇怪,为何三年前那个彬彬有礼,大家闺秀的轩辕玥会变成如今的这个样子。就算是被封印了记忆,换了个身份,但是她的性格怎么会和原来如此大相径庭呢!就她现在的这幅样子,他真不明白公子担的什么心。明摆着,谁也不会将这个狠辣的,手段阴毒的女人和那个文文弱弱,可以被人一掌打下悬崖的女人联系到一起吧!

    小姐,您快点下来吧,您不是答应了公子要回府的么!没办法,江允涯虽然很无力,但是还是要昂着头在树下做无用功小姐,小姐,您快些下来吧!

    南浩寒在高高的树上,随手摘了两片叶子,揉了揉准备塞在耳朵里来避这烦心的杂音。可刚做塞这个动作的时候,只觉着后背飞过来几只带着杀气的东西像是暗器。南浩寒嘴角一扬,折扇从袖中一出,背手折扇一开,是准确的将那几只暗器都齐齐的挡掉了。

    好你个南浩寒,你有种!你武功好,就可以随便欺负人啊!放暗器的主人,立在南浩寒身后五十米之外的树杈上,愤愤不平。

    南浩寒收了手中的扇子,歪了歪头对上身后人的眼睛,语气很是无赖的说是啊!我就仗着自己武功高强,谁也不是我的对手!不过,我可不是什么人都欺负的,那人也要能入得了我南浩寒的眼睛!

    啥意思?江允涯一头黑线,被欺负还是因为她看得起自己了呗,真叫人郁闷!

    这话要是别人说,本公主一定赏他一百个耳刮子。不过这话要是出自你南浩寒的口,那本公主确实是要好好的认真的想想。不过,你这般任性,你表兄知道还是不知道?不然,我现在就回宫去帮你问问,这个被你看得起这件事情,是该从何说起呢,哦?树上说话的女子一跳,是平稳的落在地上。

    江允涯微微摇了摇头,他现在觉着身上是更无力了。怎么做江允涯却完全没有做阿福时候来的舒服呢,做江允涯每天不是被缠着,就是被迫去缠着别人,苦命啊!

    呵呵,别啊!树上的南浩寒一个闪身,就立在了那女子的身前。速度快的,连江允涯都没看清她是怎么从树上跃下来,又是怎么就到了德善公主的身前的。南浩寒伸手拉起女子的手,撇了撇嘴你也别总拿我表兄来要挟我,真小心我对你用暴力啊!

    你胆子大,连我都不怕;你胆子大,我父皇还要给你三分面子;你胆子大,右相府被你拆了,也没人敢说个不字。你胆子再大,到了你表兄那里,真真的是没了胆子。还真是生生相克哈,你胆子再大,还是有人能魔你能治你!有这么厉害的人物,我为何不用!?南浩寒,我告诉你,你再敢欺负江允涯,看我怎么在贺孙昶皑面前告你状!鲜于潼聘漂亮的眼睛斜了斜南浩寒,是一脸的不高兴。

    我欺负他还不是因为你,谁叫你躲在那里,一下子就被我发现了!我要是不使点手段来,你准保着我回府了后,去闹江允涯!我从边境加沙回来几日,也不见你这贴心的知己来看看我。怎么却有闲暇时间,跟着我们江允涯啊!南浩寒在极为少数人的面前才会表露出那女人少有的温柔似水的样子,什么撒娇啊,放赖啊,拌嗲啊。言谈举止可以做到很恶心的程度,这就不是江允涯光炸汗毛就能平复的了。而鲜于潼聘,雄鼎都皇最疼爱的女儿德善公主,就是这极少数人中的其中一个。

    我躲起来可不是因为不想你,那是因为我是偷跑出来的。要是在这里见了贺孙昶皑还得了,他不把我抓回去,顺便交给我父皇才怪!到那时,你说你帮谁?我还是你表兄?!

    这个,你这个问题怎么像是问我,你和我娘亲掉河里我先救谁是一样的!

    好,那你回答。我和你娘亲掉到河里,你先救谁?

    那公主我和江允涯掉到河里,你先救谁?南浩寒反问。

    江允涯会游泳,我救你!鲜于潼聘实话实说。

    南浩寒哭丧着脸我不会游泳,公主帮我救我娘!

    江允涯刚刚是浑身无力,现在是一个头两个大。面前的这两个人,一个是宫中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公主,仪态大方,端庄高雅。另一个是相府千金,雄姿英发,爽朗过人。两个人本来都是优秀中最顶尖的优秀,但是为何这二人见面后说的话会这么的——二次元。他听得懂,但是又不是完全的听得懂。他听不懂,但是又不是完全的听不懂。貌似很没有营养,却又有时很值得思考。

    南浩寒和鲜于潼聘趁着江允涯在思索她们两个怎么奇葩的时候,你来我往的交谈出来了一件有趣的事情来,并且达成共识。制定了a计划,b计划,准备甩掉一旁对于南浩寒来说是跟班,对于鲜于潼聘来说是猎物的江允涯。

    a计划:走吧,回右相府!公主同行,你前面开路!南浩寒眼睛对着江允涯挑了挑,江允涯点头,走在前面。

    a计划就是先回家,然后再从家里面逃出去,超简单。但是回府后,没办法要用b计划。德善公主驾临,右相府蓬荜生辉。虽然鲜于潼聘也常常驾临,但是虽然习惯了,也还是要注重礼仪,毕竟这公主可不是一般的人。所以就变成了,右相府以南浩寒娘亲为首以二表兄贺孙昶辉为辅的寒暄大会。客客气气,恭恭敬敬,将鲜于潼聘捧为上座,这就意味着在时间上要往后延长延长再延长。南浩寒嘴角抽了抽,娘亲在实在不好发怒。所以也乖顺的坐好,只等着公主说些什么能将她们二人都救离如此境地。

    没什么事情,今日登门,一是看看浩寒。再就是听闻这府中有变戏法的,戴个面具能凭空的将人变没,所以想来开开眼!鲜于潼聘面上显出的表情是好奇和较有兴趣。

    南浩寒的娘亲点点头,起身给鲜于潼聘做了个揖府上是有几个会杂耍变戏法的伙计,公主想看,我这就让人去准备!浩寒,你和你二表兄好好陪着公主,娘亲去给你们做些点心来!那些丫头做的总是做不出公主您想吃的口味!

    南浩寒的娘亲离座后,贺孙昶辉从座上起身,交代了几个小斯去准备公主想看的戏法,然后拉了一旁的南浩寒小声说浩寒,都皇刚才潜了人来让二哥进宫,公主殿下你陪好了,知道么!

    南浩寒一听这话,挑了挑好看的眉毛。心中腹语,二表兄你早说啊,早说我们还看什么戏法,直接遁走了好不好!可南浩寒的面上,还是对着贺孙昶辉颇为认真的点了点头放心,公主我还能照顾不好啊!二表兄放心的进宫好了!

    鲜于潼聘和南浩寒目送走贺孙昶辉后,伙计进到厅中低头哈腰的让公主和小姐移步到花园中。两个人跟着来到花园晃人的坐了一下,而后一人顺了个表演的面具,也没说什么就直接大摇大摆的溜了。

    江允涯随着贺孙昶辉一同进了宫,所以并不知道。而南浩寒的娘亲是深知自己女儿那个性格,既然带着公主回府后再偷溜恐怕是想甩掉同她们一起回来的江允涯,想到了这一层南浩寒的娘亲也没怎么在意。只是觉着江允涯挺可怜,竟然被不待见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