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战锤之异乡者 > 正文 2-22 宿命(四)
    爱德华第一人称:

    冰冷的寒风划过我们的周围,我抬头看了看四周,低着头行进的战士们都下意识地缩了缩头,将身子藏在了斗篷之下。

    但也有人完全不为所动。

    比如我曾以为最为脆弱的强尼。

    实际上,当我们回到鼠人的基地,却只发现遍地残骸之后,我还真怀疑强尼撑不过去。

    但他最后熬了过去,虽然我现在能从他身上感知到一种本不应当属于来特林的情感。

    那是炙热到极点后又冷却下去的愤怒所化为的仇恨。

    关于这一点,我不想置评,遭遇这种事,仅仅是对敌人怀有仇恨已是最佳情况了。

    至于现在,我看着他茫然不觉的样子,暗中吐了一口气。

    在星际战士基地短暂修整了两天后,我们再次上路了。

    无论混沌异端有什么阴谋,他们都必须被阻止,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但也必须被执行。

    忽然,维波里列兵茫然不觉地朝旁边拐去,这已经是他第三次走神了。瑞恩叫了他的名字,然后让艾可曼看着他,让他自己小心点。

    接着,我又不禁看了那三名新加入的成员。

    爱丽丝仲裁官一脸严肃地四处观察着,仿佛打算从群山间找到敌人的踪迹,虽然她紧紧地皱着自己的眉头,右手上还握着那把骇人的散弹枪,但依然有士兵不停偷偷地瞄她两眼。

    而那名星际战士,就是另一副光景了。他虽然,按照医务兵的说法,才刚从死亡线上被拉了过来。但是现在,他却轻巧地扛着那门巨大的重爆弹枪,大踏步地走在队伍里面,充满了力量感。而那个跟着他的士兵,相比而言就显得有些畏缩。

    最后那名通缉犯,倒是显得中规中矩多了,至少作为一名向导,他是非常合格的。

    忽然,理查德飞奔回来,毕竟连队里的两名侦查兵都以为帝皇捐躯,只能让理查德兼任侦查兵的职责,不过目前看来他表现出色。

    “连长,牧师阁下,我认为你们有必要来看一下。”理查德行了一个天鹰礼,然后这样汇报到。

    我和瑞恩对视了一眼。

    走过柯拉夫山脚下凌厉的寒风,我和瑞恩看着眼前的景象,虽然寒风夹杂着冰碴打在我们脸上,如同刀割一般疼痛。

    但是我们站在陡峭的峭壁之上,都浑然不知。

    峭壁之下,是一片陡峭的山坡。说是山坡,但现在布满了各式巨大的坑洞,仿佛被舰队轰炸过一样,破破烂烂,密布被粉碎的碎石。

    但更扎眼的是那些密布在山坡之上的黑绿色碎石。

    “牧师阁下,连长,我认为你们应该看一下这个。”

    接着,理查德递过来一块灰绿色的碎片。

    我们所有人都颤抖了一下。

    那是一片火柴盒大小的碎片,虽然已经扭曲到不成样子,但是,在碎片中间,却有一个我绝对不会认出的图案。

    “神皇在上。”我喃喃道。

    那是一颗镶在流星盾牌之上的骷髅,达坦尼亚帝国防卫军师团的标志。

    “这里就是帝国防卫军的那个连为阻挡钢铁勇士,掩护大部队和平民撤退设立的狙击阵地,他们战斗到了最后。”

    强尼嘶哑的声音传了过来。

    “走,我们下去看看。”瑞恩的声音也带上了一丝颤抖。

    随着距离的靠近,那些“碎石”的全貌,才终于展现在我们眼前。

    这些“碎石”,他们曾是坦克,奇美拉,地狱犬,防护钢板,武器装备——以及防卫军士兵。

    所有的残骸,不,残骸好歹还能算是被摧毁,但这些,它们都被炮火碾成了碎片。

    “钢铁勇士,他们一向如此。”星际战士这样说到。

    “连长,你们先往前搜索吧。”我这样说到,接着放下了自己的盾牌,收起了自己的动力剑“我需要给这些战士最后的尊严。”

    瑞恩点了点头“部队散开,打——扫战场。理查德,杰克逊,留下来保护牧师。”

    我点了点头,看着瑞恩他们离开,然后,取出了自己的圣典。

    虽然我干过无数次类似的事,无论是战地弥撒还是其他临终祷告,但我从来没喜欢过这件事。

    在我依然服务于审判庭之时,我曾听过审判官大人这样评价过帝国守卫军

    “作为凡人,他们很勇敢,他们大多情况下都会向帝皇尽他们最后的职责,但基本也就如此了。对于帝国来说,他们只是必须的牺牲,而对于那些调遣他们的将军看来,他们也不过是毫无意义的数字罢了,虽然帝国之存续依托于他们,他们却永远不会得到尊敬。事实就是如此残酷。”

    是的,审判官大人,他们的牺牲,包括我们每一个人的牺牲,都是帝国延续之必须。

    但至少我会永远记住这些英勇面对强敌的士兵。

    “从神圣的泰拉,直至星炬外的黑暗,你们始终奋战。你们每一个人,都是帝国的坚盾,帝皇的巨锤。牺牲是吾等的宿命,胜利是神皇之所求。愿你们的灵魂被伟大帝皇救赎,他已知你们战斗到了最后。安息吧,帝国的保护者们,你们的职责已经尽到,休息吧,活着的人将带着你们的职责继续战斗。”

    接着,我站了起来,收起了自己的圣典。

    以神皇的名义,这些混沌异端必须血债血偿。

    “牧师大人,连长发现了一些东西,他让您去看一下。”

    我站了起来,拍了拍自己身上刚刚沾上的碎石。

    “我们走吧。”

    很快,我们就走到了一片杂乱的碎片之间,一道白色的烟柱缓缓升上天空,带来一股强烈的刺鼻臭味。

    “尸体的臭味”星际战士缓缓说到“还有汗水,屎尿,加上血水之类的混成一起,形成湿气后从射击口飘到外面,最后遇到冷空气遇冷形成的。他们还算聪明,只有傻子才会妄图凭借地表掩体阻挡钢铁勇士,至少他们还修了坚固的地下掩体。”

    我回头看了看那道烟柱,我知道,这不过是拖延“他们最后战斗到了最后一人。”

    “饿死,渴死,病死,闷死,或者直接被炮弹震死”星际战士毫不留情地一口气说完,然后语气忽然软化了下来“但最后他们赢了。”

    “赢?”瑞恩疑惑地问道。

    星际战士弯腰摸起了一把雪“看看这些,它们是被炸碎成碎末的花岗岩,钢铁勇士在这花了太长时间,以致最后他们不得不放弃追杀平民大部队的任务”接着星际战士放开了手,那些白色的碎末立刻被狂风吹散“虽然钢铁勇士也不是铁了心要追上大部队和平民。”

    接着,星际战士起身离开。

    “简直不可思议。”我能听到他的低语。

    我和瑞恩长久地看着那遍布在山坡之上的碎片残骸,以及被炸成碎末的厚厚一层花岗岩。

    “我们走吧,连长”

    “嗯”瑞恩点了点头,接着转头看向我“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不是吗?”

    “牺牲是我们每一个人的宿命”接着我看了一眼那些遗迹“唯一的区别在于,我们的牺牲是否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