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最后的炼气宗师 > 正文 第十九章 破阵
    这些事情先暂且放到一边,我们现在来谈谈你身上传承杀道的事情。方铭眼中金光一闪随即又道:不过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先从我身上起来,这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来啊。

    啊!

    经过方铭这一提醒,雨蝶这才发现自己一直就扑在方铭的胸口上呢,顿时一抹红霞便染红了她的脸颊,那娇艳害羞的模样险些让方铭都把持不住,心中暗叹:妖精啊!

    好了,现在我们说正事,你这杀道我有办法帮你掌控住,之时需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你仔细斟酌斟酌吧。方铭严肃的说道。

    方铭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有办法?雨蝶激动的说道。

    嗯,只是付出的代价也很大,毕竟杀道可不是普通的东西,这是一种大道传承,想要破除绝非易事。方铭点了点头解释道。

    好,你要能把这东西弄走,你让我做什么就做什么。雨蝶开心的说道,那股语气中的信任让方铭心中亦是微微一颤,他从没想过仅仅只相处了这么短暂的日子,这个女子却对自己如此信任,这种感觉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反正很

    好,那出去之后你听我的,这杀道之兵你用这个白玉锦盒收好,以后无论谁让你拿出这把斩月流光你都不可轻易拿出。说着方铭便是从其怀中拿出一个乳白色的玉盒递给了雨蝶。

    看着这个玉盒,雨蝶眼中一亮,随即便是高兴的接过手去仔细端详了起来,这玉盒看起来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因为是方铭送的,所以他很是小心翼翼的收了起来,并且将自己那把斩月流光放了进去。

    当斩月流光进入这白玉盒之后,只见原本数尺长的玉盒竟然快速的由大变小起来。

    其实雨蝶不知道,这白玉盒可不是普通的玉盒子,这东西名叫玉玑神匣,乃是曾经方铭从一座上古遗迹中偶然得到的,据说这东西乃是一位名叫玉玑子的上古炼气士所持有的宝物,看似平平无奇但却蕴含无上的封印之力,只要将斩月流光放进这玉玑神匣当中,就算是杀道之兵也是没有办法挣脱的,至于雨蝶体内的杀道传承,那只有日后在想办法解决了,这东西根本不是方铭现在能够处理的,之所以对雨蝶说他有办法,那也只是想让她放宽心罢了,不过方铭有信心,只要给他足够的时间,当他实力足够之时,这杀道传承也是能有办法解决的。

    下面该是解决眼前之事的时候了。见雨蝶重新振作起来,方铭随即看着眼前的重重花海道。

    这花海有什么特别之处吗,我也仔细观察了很长时间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啊?雨蝶疑惑的看着方铭道。

    此处暗藏弥天杀机,如果轻易越过那定然尸骨无存。方铭神情严肃,随即看着花海又道:这花海乃是一处幻阵,如果我所料不错期内应该是蕴含攻杀之阵。

    什么是攻杀之阵?

    所谓攻杀之阵,那是指此处暗藏攻杀大道,你身上就蕴含杀道传承,我想你应该有所感觉才是。方铭看着雨蝶说道。

    咦,还真是,你不说我还没觉得,这花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一般,刚才我还以为是出现幻听了呢,难道原因就是因为我体内的那杀道传承?雨蝶经过方铭这一提醒,随即便是恍然道悟道。

    没错,杀道乃是一切杀戮之道的本源所在,这攻杀之道亦在这杀道之内,这东西如果运用得当,借此阵法你的实力必然暴涨,轻松突破地宗绝对不是难事,但要是运用不当,你就有可能永世沉迷于杀道中不可自拔了。方铭出声说道。

    好,那我进去。雨蝶斩钉截铁的说道,丝毫就有任何的犹豫。

    呃,你就这么肯定我能有办法让你得到这攻杀之道?方铭无语。

    当然,我知道你不会害我的。雨蝶看着方铭的双眼坚定地道。

    好吧!方铭无奈。

    你听好了,这幻阵的核心是攻杀之道,而攻杀之道虽然威力绝伦,但毕竟是死物,它不会思考亦不会分辨,所以我们只要骗过它就行了,没有必要与其死磕!方铭如是说道。

    可这里毕竟是阵法之中啊,攻杀之道只是核心罢了,想要骗过它容易,可是要骗过阵法规则那谈何容易?雨蝶对这阵法虽然没有研究,但毕竟也是炼气士,对于一些基本常识她还是很清楚的,这破阵无非也就两种方法,第一种便是用蛮力强行破除,这种方法简单快捷,但却需要极高深的修为,而第二种便是找到其阵法核心将其摧毁,没有阵法核心的能量供给,阵法自然也就不攻自破,他还真没听说过谁能瞒过阵法规则而闯过去的,要么你就不进入阵法当中,而进入阵法当中就必将受其规则所束缚,这方铭所说的骗,她实在是无法理解。

    你不用想太多,这一切由我搞定,你只需要到时候经过那攻杀之道核心之时将其抽出就行了,因为你身具杀道本源,所以这攻杀之道必然不会伤害你分毫的。方铭笃定的说道。

    好,我听你的。

    那我们走!说着两人便是脚步一抬,同时踏入了花海之中。

    在灵动之城深处的一座大殿之内,一口玄晶棺材静静的漂浮着,在这口棺材的四周密密麻麻的刻印着无数的阵法符文,这些阵法符文缓缓的旋转着,而每一次的旋转都会将一股黑色的气体打入那口玄晶棺材中,周而复始,就这么不断循环着。

    嘎吱!

    突然间寂静的大殿中道声音传出,这声音并不大,但在这静静无声的空间内却显得格外的刺耳。

    嘎吱嘎吱!|

    那漂浮于空中的玄晶棺微微一颤,随即只见其棺盖便是缓缓的向外移动着。

    这是一个女人,很漂亮的女人,如果方铭此时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大吃一惊,因为这女子赫然与雨蝶长得是一模一样,女子笑容甜美,她就这么静静的躺在玄晶棺之中,她身上穿着很是古老,和这个时代炼气士的打扮截然不同。

    突然,女子原本其紧闭的双眼缓缓睁开,一道精光从其眼中射出,一股冷意霎时间弥漫了整个大殿。

    梦幻花海,方铭牵着雨蝶的手艰难的前行着,他们两此时身处的环境已经不是那片花海了,现在他们周身黄沙弥漫,赫然是处于一片沙漠之中,这沙漠上道道劲风不断的吹着,要不是两人身前那盏琉璃灯不断地散发出紫色霞光将他们罩住,他们早就被这黄沙掩埋了。

    方铭,这琉璃灯似乎快支撑不住了?看着越来越暗的琉璃灯,雨蝶焦急的说道。

    撑不住也要撑,我们必须穿过这片沙暴地区!方铭不容置疑的说道,此刻他亦是身心疲惫,他万万没想到这明明是一处幻阵,但阵中竟然还有大阵,此等阵中之阵顿时就打乱了他原有的布局。

    本来按照方铭的想法,只要穿过了幻阵然后让雨蝶拿走攻杀之道便行了,奈何天不如人愿,他确实是用秘术骗过了幻阵的规则,可是还没等他们靠近攻杀之道的核心呢,便是陷入了另一座大阵之中,此阵并不是什么凶阵杀阵亦不是幻阵,而是一座普普通通的黄沙阵,只要修为足够那便可安然通过,可偏偏就是这普普通通的黄沙阵,却让他有苦说不出了。

    之前为了欺骗幻阵规则,他用秘术将自己和雨蝶的修为都给封印了起来了,所以才能轻松的蒙混过关的,可是现如今需要实实在在的修为才能通过这黄沙阵,这顿时让他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虽然他可以解开封印闯过这黄沙阵,可这样一来之前所做的一切必然也就前功尽弃了,他们肯定又会陷入到那幻阵当中,前有狼后有虎,实在是令方铭手忙脚乱尴尬无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