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女侯 > 正文 第一百章 筹码为夫
    我给你点时间考虑考虑,若是顺从了我从此做我的夫君,我便考虑放了他们!不然,你也看到了我身后的沙漠大军将会是他们的归宿!怎么样?这个交易如何?

    碧血莲说完,瞬间隐没入茫茫的沙漠行军蚁兽大军中。

    蔚言终于明了,原来这次危机的始作俑者是眼前的红衣女子碧血莲,而璞玉子就是这场危机的导火索。

    唉,这一切的发生竟然是因为璞玉子当年的始乱终弃导致的后果,害得他们跟着栽了个大跟头,无辜成了受害者。

    蔚言感慨想着。

    璞玉子对碧血莲说的话全程都是冷漠以待,他眼底闪过一丝阴冷,真是个会胡扯的女人。

    你做的因,如今却要我们来承受这个恶果。璞玉子,你是不是该做点什么?

    同为女人,蔚言忽然有些同情起那个叫碧血莲的女子了。

    阳炎见蔚言因为那个女人的话这般误会自己的主子,有点气不过了,小侯爷,事情不是

    话未说完,璞玉子制止了阳炎接下来要说的话。如今不是该讨论这些的时候,不想死的话就冲破障碍或着歼灭它们。

    说得倒容易。蔚言开始冷言冷语,一想到他与碧血莲之间的爱恨纠缠以及对她的始乱终弃,她就感到浑身不舒服。

    卿狂见此,一向严峻的面容显露出了一丝不安,城主,看样子碧血莲不会善罢甘休,只要你一声令下下官定当冲在前头杀出一条血路来!

    说罢,卿狂就要挥舞起手中的铁血折戟,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等等,那个女人现在没有任何动作,想必我们还有回环的余地,你们大可不必这般伤筋动骨。

    璞玉子伸手将卿狂拦住。

    她到底在打什么注意?要杀不杀的样子,耍着我们玩吗?璞玉子,你该不会真的要跟她走吧?蔚言见挡住前路的黑漆漆一片的沙漠行军蚁一点要攻击的动作都没有,开始等得不耐烦了。

    也许!璞玉子淡然一句,话里的阴霾异样的沉重。

    闻言,蔚言不可置信地转头看着,他当真要被这个犹如鬼魅般的女人囚禁?隐隐的泪光浸透入一双狭长的丹凤美眸中。只不过是在偿还情债?还是她错怪了他?

    阳炎反应更为激烈,主子,您怎么可以让那个女人随意摆布?就算她圈养的沙漠行军蚁兽将属下吃得连渣得不剩,您也不能做她的夫郎任她摆布啊!

    阳炎气急,脚下的马蹄蹬蹬乱走。卿狂也是震惊,城主竟然为了他们的安危将自己的身体奉献了出去!实在是不值得

    正疑惑那个女人在打着什么算盘时,碧血莲再一次走了出来,怎么样,考虑好了吗?

    放他们走!璞玉子霸气一凛,大手一托将始料未及的蔚言送到了伐木累马上。

    偏头高深莫测地看了卿狂阳炎一眼。

    最终视线转移深沉地看了蔚言一眼后,驾着马向碧血莲走了过去。

    碧血莲满意点头,翻身上了璞玉子的马,那一刻他忍下了踹她下去的冲动!碧血莲细软的双手缠上了璞玉子挺拔的腰身,脸上是梦酣的沉醉。

    璞玉子厌恶地一皱眉,大手挥去了她犹如藤蔓般的缠绕。但是她并不生气

    她细嫩的手向上一扬打了一个清脆的响指,一瞬间沙漠行军蚁兽即刻退了下去。

    看着璞玉子和碧血莲渐渐远去,蔚言突然觉得很是惆怅。

    无意间转头看向卿狂阳炎,喂你们两个,你们城主都被人拐跑了,怎么不见你们有点正常人反应啊!我们要不要去救他?

    但是,阳炎跟卿狂却是对她会意一笑。蔚言疑惑不解!

    阳炎解释道:属下了解主子!他的意思是说,叫我们不用担心,让我们在这安心地等他回来!

    什么?!他竟然有这样的自信,我怎么感觉心底一点底都没有呢蔚言摇着头,简直不敢相信。

    卿狂淡笑着解释:呵呵,你别看碧血莲表面阴狠毒辣,但其实内心是个愚笨的女人。所以城主表面才假意顺从,他是想等我们脱险了他好脱身。没想到碧血莲这么多年了还是那么愚蠢,当真是可悲的女人。

    卿狂说完,翻身下了马去。一手拉着缰绳走到了一处岩石缝隙间安顿了下来,好似要就此扎根了。

    蔚言示意伐木累放她下来,走到了卿狂跟前,璞玉子跟碧血莲到底是什么关系?当年又发生了什么?

    她实在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愚蠢女人才会在被伤害之后又一次傻傻上当。现在想来,她着实可怜!

    当年,碧血莲对城主一见倾心。甚至为了能留在城主身边不惜抛弃了她所属部落的圣女封号。但是,城主却是从不对她吝惜一眼,她伤心欲绝之际被族人抓了回去。这么多年了,原以为她从此销声匿迹,没想到她还是不肯放弃对城主的痴恋!

    卿狂低头不语,它低垂的眼睑闪过一丝痛楚。

    见卿狂没有回答蔚言,阳炎便给她解释。蔚言顿时释疑:唉,真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可怜女子!

    呵,为爱痴狂的可怜之人又何止她一个?卿狂原本低垂的眼睑在听到蔚言的感慨之后忽然抬了起来,直勾勾地盯着蔚言。

    她不懂,他们这类不得结果的人心中暗藏的悲哀。

    他悲伤的眸子看得蔚言阵阵动容,这种眼神似曾相识。当初乐正邪便是用这样的眼神盯着她,让她满心愧疚和不安。

    卿狂这是在透过她看另一个人吧,他的眼神太过空洞飘渺,她想抓都抓不住。

    到底在看谁?谁能让一个护城大将军有了少有的儿女私情?似乎,里面隐约可见愤懑的气息

    哥哥,我好困啊!

    伐木累一声喊困将蔚言彻底从卿狂的悲伤中拉回思绪。她刚刚是怎么了?竟然陷进了一个她并不熟悉的人眼中,众多杂乱无章的思绪紧紧缠绕着她,那种让她感觉很不舒服。

    蔚言拼命摇头让自己清醒起来,她温柔哄着他:困了就睡吧。

    伐木累乖顺点头,拉着蔚言就要就地坐下。

    蔚言不明所以,干嘛拉着我,我不困。

    你刚刚是同意了的!伐木累泪眼朦胧,此时的他哪还有小镇上的英姿飒爽的模样?

    我什么时候同意了?她顿时摸不着头脑。

    我不管,就要和哥哥一起睡!他一个闹别扭死死将蔚言困在身旁,不容她反抗。

    好吧,她屈服于他的淫威之下了。谁让他今晚这么可爱呢。

    一想到璞玉子就这么跟那个痴情得近乎变态的女人走了,她就感觉到浑身不自在。

    不安的感觉蚕食着她的内心,挠痒得让她坐立不安。

    阳炎,你说璞玉子真的可以摆脱掉那个变态的女人吗?我的右眼总是在不安跳动着,真的没问题吗?看着阳炎在不远处坐下,她不安问道。

    阳炎洗洗听着,叹息一声回道:小侯爷,其实属下心底也没有什么底。但是以主子的能力,属下相信他肯定可以安然回来!

    切,蔚言不禁翻了个白眼。她就是说嘛,作为贴身侍卫的阳炎怎么可以这么淡定。原来都是自我安慰罢了

    转眼间,数日过去。

    空寂的黄沙之象呼啸的狂风湮湮,吹散了众人等待的心。

    焦灼而漫长的等待让蔚言几乎生出一种她们像小狗般被抛弃了的即视感。这种感觉很是奇异而又不可思议。

    璞玉子是不是当那个变态女人的新郎官当上瘾了?这都几天了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看不到!不行,我再也等不下去了。我现在就去找出她的老巢,将璞玉子救出来。

    蔚言大吼着,拉上伐木累上马就要走。

    小侯爷等等阳炎走在了身前挡住了她的去路。

    蔚言不耐烦骂道:阳炎,你如果再敢挡我试试!

    阳炎焦急回道:不,属下的意思是说等等属下,一起去。

    那你磨蹭什么啊?快上马!

    哎!阳炎匆忙回了声,翻身上了马。

    掉头就想要叫上卿狂将军,哪知他的速度更快早已跑出了数百米远。

    我去,什么速度?他还是人吗?

    蔚言暗自吃惊。

    一种手下的尾随,蔚言等人踏上了前去搭救璞玉子的路途。什么鬼灵山,在这一刻起都见鬼去吧。她早该在璞玉子下定决心牺牲自己让碧血莲放了他们那刻起,她就应该义无反顾地偷偷跟去。

    卿狂将军,你确定过了前面那座山就是圣女族部落?而璞玉子就被碧血莲藏身在那里?蔚言等人行驶了大半天,竟然出了那片一眼不到边的荒芜沙漠,走向了绿油油结实而湿润的草地。

    脚下的柔软让她感觉不出一丝真实,仿佛做梦般。难以置信行进了大半个月的沙漠,她终于摆脱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