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傲世女侯 > 正文 第一百六十七章 撞破好事
    就算是个不善之人,但小巧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等子伤天害理之事,她战战兢兢的朝着知梦走去,正要弯下腰去掀开她带血的衣裙。

    突然,被痛醒过来的知梦突然睁开了眼睛,一把抓住了小巧的手无助地哀求着:求求你,救救我的皇儿,他是未来的城主绝对不可以死啊

    知梦的眼球血丝密布,小巧乍看之下还以为是冤魂前来索命。

    被突如其来的一吓,本就做鬼心虚的小巧大叫一声后拼命了她的手,丢了魂般没命地跑了出去。

    我什么都没有做,不要来追我!

    小巧一路高喊着,花容失色的小脸满是惊恐。

    跑出冷宫的她意外地撞上了一个意想不到之人。

    啊是哪个不长眼的奴才撞的本公主?乐正萱抚着不慎被撞的鼻子,破口大骂。

    待看清是一个疯女人时,乐正萱不免好奇地对着身边的丫鬟吩咐道: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把她给本公主抓起来审问一番。

    乐正萱娇蛮的性子在此刻暴露无疑,这个撞在枪口上的女子简直是活腻歪了才敢做出此等大逆不道之事。

    不要抓我,我什么都没做?我什么都没做双手被控住住的小巧惊恐地讨饶着,豆大的泪珠落了下来。

    你现在才想着讨饶,未免为时过晚了?乐正萱走上前来正要给她一个巴掌,可是不经意间看了小巧一眼,忽然觉得在哪里见过。

    手指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乐正萱这才看清了她的脸,遂惊讶问道:你不是在冷宫中服侍太子妃的那个丫鬟吗?为何不在里边服侍于他还擅自走出冷宫来?还有,你口中的什么都没做是什么意思?

    小巧瞬间被乐正萱的几个问话吓得半死,哆哆嗦嗦的脚开始不听使唤,奴婢奴婢只是出来出来办点事情

    小巧眼神开始闪躲,说出的话也言辞不清。

    这时,一个丫鬟忽然惊讶说道:公主快看,她的手沾染了血!

    被丫鬟这么一说,乐正萱这才注意到她暴露在空气中的手沾着微干的血迹。

    一个意外的想法从乐正萱的脑海中跳了出来。

    难道,太子妃那个女人被她给杀了?所以她才在惊慌失措间仓惶跑了出来,这才无意间撞上了她?

    说,你是不是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乐正萱狠狠的一使劲,将小巧的下巴捏得变了形。

    小巧突然脚下一软,跪倒在乐正萱的面前,只好一五一十地将实情说了出来,其中难免掩盖住不利于她自己的真相。

    只见小巧号啕大哭,抓着乐正萱的裙摆不肯放手,公主快救救太子妃吧,她快要临盆了,但是宫中没有产婆,奴婢这才急着出来找人助产。但是不慎撞上了公主,还望公主饶命啊。

    小巧终于恢复的思维又重新跳跃了起来,满脑子的邪念在乱转。

    被她这么一说,乐正萱惊诧无比,不可置信地将小巧拎小鸡般拎了起来,你说的可是事实?还不是才八月不是还没到临盆的日子吗?怎么这个时候说生就生?

    不知因为何原因,太子妃好像是早产了。小巧低着头闷声回道。

    乐正萱无暇再顾及小巧,对着身边的两个丫鬟郑重吩咐。

    给本公主来两个人!你即刻将几日前传进宫来待命的产婆传唤过来;还有你,即刻前去通知皇兄,不得有误!快去快去

    听到此,小巧低垂的眼中怨念一冲,拳头握了个滋滋作响。

    是。说完,两个丫鬟飞了一般领命而去。

    虽然乐正萱一向很讨厌知梦,但是知梦已经为自己的罪恶付出了应有的代价,更何况她还怀着皇兄的皇子,未来的城主继承人。

    于情于理,她总该来关心关心她的,顺带着送些大补的补品过来。

    没想到这一来,还真是凑巧了。

    不再犹豫的乐正萱直接入了冷宫静思殿的门,马不停蹄地一路赶往知梦所在的寝宫之中。

    待看到地上之人奄奄一息时,触目惊心的血红让乐正萱忍不住红了眼眶。

    见一旁的丫鬟皆被现场所见吓得忘了反应,乐正萱一个回头硬声数落道:都愣着干什么?快将太子妃抬到床上去啊!

    被乐正萱充满气势的一瞪眼,随侍的丫鬟们纷纷回了神,忍着刺鼻的血腥味上到前去合力将知梦搬上了床。

    不多时,几个产婆匆匆而来。

    看着陷入昏迷的知梦,几个产婆一时陷入了困窘之中。

    几个产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一致达成了同一想法。

    就在乐正萱疑惑她们为何不快点救人时,几个产婆心意相通地上到了她的身前来,异口同声道:依太子妃现在的症状恐怕是早产,早产本就危险重重,再加上她陷入了昏迷状态。必须得将她弄醒才能让她顺利诞下皇嗣,老奴们特请公主下令恩准老奴们给她一枚疼痛针,好让她醒来。

    都什么时候了还请求恩准,保皇嗣要紧!本公主准了。乐正萱恨不得每人给踹一脚,没看到她记得犹如油锅上的蚂蚱吗?

    谢公主恩准。

    啊好痛,我的皇儿呢?一针下去,知梦又一次被痛醒,只不过这次的痛比上次还要痛上百倍不止。

    她一醒来,第一句就是腹中的胎儿是否健在。

    好了好了,她醒来了。乐正萱欣喜一笑,默默地退出了房间。

    看着端着一盆盆血水进进出出一直忙活的人们,乐正萱悬着的心还未放下。

    里面愈演愈烈的生孩子阵仗让她怎么也坐不住,知梦的惨叫声是一声盖过一声。

    一直默不作声的小巧跟了出来,她的头随低着,但是一双眼睛却阴狠地盯着乐正萱,望着门外等着来人的乐正萱并未注意到她的异样。

    此时的小巧,恨自己一时失去了理智意外走出了静思殿撞见了乐正萱,但是她恨不得杀了眼前这个多管闲事的公主。

    此前宫中早就传开了,公主与太子妃明争暗斗,俩人一直不合。

    她原本以为撞见了公主就算将实情说了出来,依照公主对太子妃的厌恶程度是怎么样都不会搭救于太子妃的,她万万没想到公主竟然会一反常态担忧起太子妃来了。

    小巧最后还是搬起了石头砸自己的脚,活该。

    若是太子妃顺利诞下皇嗣,今后别说这偌大的魄都,就算是在静思殿内她再无立足之地,也许更坏的后果便是自己死无葬身之地。

    小巧后怕跟了上来,这下她走投无路了。她要杀了这个破坏她好事的女人,她要杀光这里所有知情的人,杀了都杀了

    都说急红了眼的狗咬起人来绝不含糊,小巧便是一个例子。

    只见她从怀中抽出来一把光可照人的匕首,向着毫无防备的乐正萱悄悄走去。

    皇兄怎么还不来,真是急死人了。

    毫无所查的乐正萱不满地埋怨一句,就要转身进去查看情况,却被小巧手中的反射的光线给刺得眼睛一痛,乐正萱反手一挡眼睛质问道:你手中的是什么鬼东西?

    是要你命的东西!小巧阴狠的话不待说完便向她冲了过去,待乐正萱发现她要刺杀自己时已然来不及闪躲,直面的刀刃就这么向她劈来。

    啊!救命啊乐正萱惨叫一声,刀刃在离她只有半寸的地方时忽然被一道巨大的力道给震开了。

    皇兄,你可算是来了!乐正萱惊喜地看着他,乐正邪二话不说将她往陈总管的怀中推了过去。

    小巧被力道一震往后退看几步,一脸震惊地看着来人,你竟然坏我好事!

    说着,不怕死地又一次冲了过来。

    活腻的东西!乐正邪不屑回道,只一只手便迅速将她制服在地。

    下一刻的小巧锒铛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乐正邪身后的陈总管差点被吓个半死,他一声都在宫中说真的还真不曾见过如此阵仗呢。

    直到乐正邪的吩咐下来,陈总管才收回了神。

    总管公公,劳烦你将她押下去收监好好审问一番,绝不能让她死了。

    好咧。老奴这就将这个该死的带下去。还有啊,此女蓄意谋杀公主罪名重大,得先禀报城主才行。陈总管见肇事者昏死过去,这才放心的命人带了下去。

    只见他拂尘一甩,跟在架着小巧的几个侍卫身后浩浩荡荡离去。

    这寝宫之外的战斗刚刚结束,里面的惨叫声仍旧不停歇,乐正邪却是装作听不见,只关心他的皇妹,萱儿,你没有受伤吧?

    看着姗姗来迟的乐正邪对里面正在生产的太子妃漠不关心,反而对自己嘘寒问暖的,乐正萱非但不感激反而气得双手叉腰质问道:皇兄啊皇兄,你这样做就不对了。太子妃如今徘徊于生死边缘急需你的关怀和鼓励,而你倒好!竟然看着毫发无伤的我说了一句冒似关心我的废话出来,这要是让太子妃知道了她不得气得一个气断身亡啊,到时候别说是她了,就算是她腹中的胎儿也未免得保

    滔滔不绝的乐正萱开始数落着她这个关心错了对象的皇兄,一副全是你的错模样。</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