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商界真龙 > 正文 第七章 往日恩怨(上)
    “咚咚咚”,严文龙伸手敲门,在听到“进来”的声音后,他推开门,走进办公室,对着正在低头办公的人,说道“姚总,我是严文龙,我又来了。”

    “哼!你来干什么?我已经把我的事告诉了你,在我达成目标之前是不会罢手的。你别浪费时间了,干点别的事去,赶紧滚吧。”姚成伟冷冷的说道“如果你想在我这里静坐要债,也可以,我不会让保安赶你走,也可以为你提供茶水。但我保证,无论你坐多久,你都得不到那三千万。”

    严文龙笑笑,摇摇头,说道“有些事,我们上次没有说明白,在我心里一直留下了疑惑。我这个人又很较真,所以我回家以后,又做了一些研究。发现了一些信息,所以想过来和您核实一下,我相信您也会对这些信息感兴趣的。”

    姚成伟抬起头,靠在椅背上,做出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很快,当严文龙说出那些往事时,他的神情慢慢变得凝重,眼睛里的怒火也逐渐燃烧起来。

    严文龙说的是一件陈年往事。十多年前,姚成伟与顾阳二人是同学,也是亲如兄弟的朋友。他们二人一起,建立了跨越信用卡有限公司。二人分别占有49和51的股份,是这个公司最初的两个股东和两个员工。

    在最艰难的起步阶段,二人什么都干。姚成伟主要负责对外销售、产品开发、市场推广等活动,而顾阳负责对内的风险审核、制卡运营、客户服务、贷款管理等工作。二人非常努力,和手下的员工们一起,早出晚归,拼命打拼,风里来雨里去,遭受无数白眼,一次次抱头痛哭,也一起喝得烂醉,两人都曾经大病几次,互相照顾。经过三年左右的打拼,他们终于把企业带上正轨。

    两人分别担任公司的董事长和总经理,一直同甘共苦。经过三年的辛苦经营,他们把公司带入到了行业第十名的位置,将这个平台进一步做大。

    就在此时,二人的争执开始加大。在要快速发展还是稳健发展的重大方向上,在要不要进入分期贷款的业务决策上,以及在人员任免上,他们都开始争执,争执到后面,变成了争吵。虽然一次次勉强达成一致,但二人的隔阂却越来越大,直至不可调和。

    严文龙说道“后来,你们之间谈崩了,你一怒之下甩卖了股权,离开了跨越公司。但你并不甘心,眼看着公司经营越来越好,你的报复心也越来越强。所以,就有了这次的事件。”

    他紧紧盯着姚成伟的眼睛“因为你也参与了跨越公司信用卡体系的建设,所以对于公司的内部运作非常熟悉。才能在后期利用这个体系的规则,发出自己以小博大的攻击招式。我说得没错吧。”

    姚成伟眯起眼睛,笑了笑“你能把我和顾阳的陈年往事都挖了出来,的确又做了不少功课。好小子,对于你的判断,我只能说两个字狗屁!”

    他愤怒的用食指敲击桌面“不是我甩卖股权离开公司,是顾阳那个人渣欺骗背叛了我,他用卑鄙的手段夺走了我的一切。关于离开的方式,你猜测的不是真相,我即将说出的,才是真相。”说完,他义愤填膺、滔滔不绝的回顾起了往事。

    “后来,公司越来越大,必须要增资扩股,引入发展所需的资金。当时我们需要引入四千万,顾阳和我每人再出七百万。我的资金不够,只能到处筹措。顾阳告诉我,我可以向银行申请贷款,由他给我提供担保。”

    “我觉得可以,于是向银行申请贷款,由顾阳作为担保人贷款七百万。我想着公司会有一笔股利发放,自己的两套房子也在甩卖,可以很快有钱,还掉贷款。按照这个计划,我的确获得了七百万贷款,预计一周后发放。”

    严文龙很敏锐的捕捉到了姚成伟眼睛里的愤怒,问道“在这个节骨眼上,出问题了,对不对?”

    “嗯,是的。”姚成伟愤怒的说道“做生意常见的拆东墙补西墙的事情发生了,并且出了大篓子。”

    根据引入的第三方的要求,所有的增资扩股手续必须在三天内完成,并完成注册。顾阳很顺利的拿出了他的那部分资金,立刻完成了缴纳和验资。顾阳劝说姚成伟尽快拿出七百万,否则第三方可能食言,立即回国。

    姚成伟表示需要等待一周,银行的钱才能到。他现在根本没有那么多现金,无论卖房子卖股票都不能在三天内凑够钱。他表示,如果实在等不到,就算了,再换一个投资方。

    顾阳大怒,表示公司急需第三方的资金。这个投资方信誉很好,对业务基本不干涉,投资周期长,投资条件好,是千辛万苦谈下来的合作对象,千万不能失败。面对姚成伟的困扰,顾阳提出,让姚成伟找地下钱庄,借高利贷过度。反正只有几天时间,银行的钱就能下来,风险几乎为零。

    姚成伟思虑再三,同意了这个提议。他找到地下钱庄,借下七百万,利息为30,约定一周后还钱。他在第二天就拿到了钱庄的钱,并在顾阳的安排下,急急忙忙的进行增资。在第三方回国之前,他和顾阳一起,终于将增资扩股的全部手续办完。

    严文龙摇摇头,说道“一扯上高利贷,这事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我猜这后面肯定会出幺蛾子。唉,无论多么好的机会,也不要以过高的风险去实现。做生意,冷静非常重要。”

    “哼,你倒是说的轻巧。有些事,你不在那个环境里,是难以体会的。我当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姚成伟不满的回应。

    在完成增资扩股后的第七天,姚成伟充满期待打电话去银行,询问贷款资金什么时候到位。但他被告知,银行还需要重新审核这笔贷款,理由是曾经作为担保人的顾阳撤回了担保承诺。银行经过二次评估,认为风险较大,暂不发放。

    就在当天,高利贷的电话就找上了姚成伟,要求立刻连本带息还钱。姚成伟不敢说贷款有问题,只是表示在流程中,还需要两天时间,暂时打发了追债者。

    姚成伟开始找顾阳问情况,却发现顾阳的电话打不通。他去办公室,找不到顾阳,他去顾阳的家里,被告知一直在外。他通过各种方式各种关系寻找顾阳,却一直未能找到。

    “既然顾阳是蓄谋已久的,你肯定是不可能找到他的。想不到我们的老板居然是这样的一个人,哼。”严文龙有些怜悯的看着姚成伟,看着对方光滑的头顶,有些关切的问道“后来你是怎么对付那些高利贷的?”

    “对付?我哪里能够对付得了他们。我能够活下来就很不错了。我知道银行的钱是指望不上了,于是立即行动,加速卖房卖车的程序,立即筹钱。只是这个速度和金额依然无法满足高利贷们的要求。”

    姚成伟恨恨的说道“这帮畜生,把我抓去,连续殴打,打断了我的三个肋骨,打掉了四颗牙齿,几次打得我差点断气。这还不算,他们前去骚扰我的家人,在我家外面,他们泼了红色的油漆,整个房子被他们弄得极为阴森。”

    “有一天,我妈妈买菜回家,忽然间看见了门口挂着的一只猪头,那个猪头血淋淋的,非常恐怖。我妈妈心脏不好,立即就受到了惊吓,生病在家。这个猪头,后来又被他们从窗户外扔了进来,扔进了我们的床上,把我老婆吓得半死。”

    “恶心!可恶!这帮人简直丧尽天良,做事毫无底线。”严文龙一拳重击在办公桌上。

    “这算什么,还有更过分的。”姚成伟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似乎不愿意回忆。

    他说道“后来几天,他们在我家门口,用鲜红色的油漆,写下了二十七个杀!字。那些红字经过了特别设计,显得特别触目惊心,吓坏了我的家里人。”

    “我去找高利贷的人,让他们放过我的家人,我会尽快还钱。但他们要求立刻拿到钱,否则还要砍死我全家。之后,他们给我发来一些照片,都是一些被他们残害的借款人的图片。”姚成伟闭上眼睛,用双手抹过脸庞“你不知道那些图片有多恐怖,你不知道这些人有多残忍。”

    严文龙说道“这群人渣,真恨不能把他们全都砍了。不过他们的势力很大,能有这样的局面,肯定有其存在的土壤,杀了一批还会有第二批。”

    “你这个见解比我当时要深刻的多。我当时不自量力,向他们反抗,结果我的头发,被一根一根、成片成片的拔光,变成了个秃子。也就是在那之后,我知道,这些人你真的惹不起。”姚成伟的脸上充满了无奈的表情。

    在抗争后的第二天,姚成伟就来到太港市的股权交易市场,把自己拥有的跨越公司股权进行挂牌出售。为了尽快筹集资金,他把出售价格下调了20。

    但是两天过去,他的股权依然未能及时出售。面对高利贷们越来越紧的逼迫,面对家人的哭泣和痛苦,姚成伟无奈,只得狠心,再次降价30,以五折的价格出售自己手中的全部股权。

    就在当天,一个神秘买家买下了他的全部股权,用963万的价格拿下了他原本价值过两千万的跨越公司股权。

    但姚成伟顾不得许多,他在拿到资金后,第一时间就联系高利贷,进行还款。按照高利贷的计算,连本带息他需要支付1000万元。但考虑姚成伟已经付过一些现金,实在拿不出更多资金,债主也就收下那九百多万走人,清了这笔账。

    姚成伟回到家,和家人拥抱痛哭。多少年辛苦打拼,最终一朝付流水,还遭受了巨大的伤害,他很不甘。但家人还算平安,这让他有些欣慰。他安慰家人,自己会从头再来,未来的日子会更好。

    第二天,姚成伟就去查找神秘买家的信息,他经过多方打听,发现神秘买家就是顾阳本人。顾阳使用另外一个身份证和银行账户,半价买走了他的股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