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商界真龙 > 正文 第八章 往日恩怨(下)
    这让姚成伟感到极为愤怒,他发现自己变得一无所有,而这个局面其实一直是顾阳在背后操控。他最不能接受的,是他如此信任对方,却连续遭遇背叛和欺骗。这让他愤怒、沮丧、绝望,也让他对人性失去了信心。

    姚成伟发誓要复仇,于是通过那个身份证,不停搜索和定位,终于找到了顾阳经常出没的一个地址。

    严文龙叹了一口气,问道“你不会真的去杀了他吧?哦,肯定没有,要不然也不会有后面的故事。”

    姚成伟说道“我买了刀,想要杀了他。但我毕竟不是混社会的,也考虑到我的母亲、妻子和孩子,所以半路上还是把刀给扔了。”他说道“其实,对待恶人才应该更残暴点,这样才能震慑他们。”

    “我痛恨自己,很不开心。所以喝了不少酒。然后醉醺醺的来到了顾阳的住处。”姚成伟说道“我冲上去,对顾阳就是一顿狂揍,打得他满脸是血,浑身是伤。他似乎没有意料到我的到来,加上自知理亏,很快被我打得遍体鳞伤。”

    “我持续殴打他,不肯放手。后来,他也急了,抄起家伙,和我对打。我们的斗殴越来越激烈。到最后,他更是张口,咬断了我的一根小拇指。”姚成伟伸出左手来,指着自己的小拇指,说道“这其实是假的,后面装上的。”

    “后来怎么样,你们的战斗,到底谁赢了。你算是出了气了吧。”严文龙问道。

    “如果到此为止,没有后面的事情,算是出气了。”姚成伟摇摇头,脸上的肌肉变得扭曲,咬牙切齿,面目显得非常狰狞。

    “我离开了他的住处后,又找到一个路边摊,喝了一些酒,把自己灌得烂醉。发誓从此再也不与此人往来,发誓重新做个公司,重塑辉煌。就在这些胡话酒话之中,我睡倒在路边。”

    严文龙感觉到气氛的紧张,姚成伟已经沉默了一分钟,似乎随时要爆发。他问道“以顾阳的心胸和心计,你肯定后面吃了亏。”

    “我醒来时,是被人拍脸拍醒的。”姚成伟说道“我在一个出租屋里,被警察拍醒。我双手是血,躺在床上。我的身边,躺着一个妓女,她全身**,腹部流血,就死在我的身边。”

    “啊?怎么会这样?”严文龙大惊失色,问道“你杀了人?不可能的,你醉成那样,怎么会再去嫖娼,怎么会杀人,又怎么会被警察知道,这肯定是有人陷害。谁会这么恶毒,这是要置你于死地啊!难道是他?顾阳?”

    姚成伟站起来,猛然一脚踹向自己的办公桌,踹得桌面震动,功夫茶的茶壶、茶杯纷纷跌落地面,摔成碎片,四散射出。他用手,指着自己的心脏,说道“那个人,他的心已经黑了。我不知道他经历过什么,但他已经彻底变成了一个畜生。”

    “我买的那把刀被找到,卖刀的老板成为了人证。我被起诉,犯有谋杀罪,罪名成立。在宣判前,我的妻子动用了所有的关系,变卖了所有的家产,四处活动。总算为我争取了一个好的结果。”姚成伟痛心的说道“我对不起她。早年我忙于工作没空陪她,后来我又接连出事,牵累了她。她和我在一起,就没过过几天好日子。”

    严文龙面色凝重,说道“后面的事情,我从我查找的资料里知道了。你被判犯有过失杀人罪,入狱十年。”

    严文龙没有把后面的话继续说出,因为他明白,彼此都知道随即发生的事情。

    姚成伟的妻子非常难过,非常失望,提出了离婚,并取得了姚成伟的同意,二人协议离婚。她带着八岁的儿子独自生活,再也没有来看过他,也不允许儿子再提起他。

    姚成伟的母亲因为一系列的事情,遭受严重打击,过度悲愤,心脏病再次病发,不久便因为心肌梗赛而死亡。她出殡时,姚成伟请求出狱参加葬礼,但遭到拒绝。姚成伟为此痛心不已,并将此作为自己人生失败的标志,长期自责,不停自残。

    “你在狱中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我想,那又是一段艰辛的经历吧。”严文龙看着面前的这个兔子,忽然间觉得对方很可怜,心里生出了强烈的怜悯。

    “我刚开始入狱时,很不甘心,四处要求上诉,讨回清白。折腾了一段时间后,我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自那时起,另外一股强烈的情绪就占据了我的内心,支撑我走到现在,那就是,复仇!”姚成伟说道。

    “为了尽快出狱,我必须要获得减刑。为此我极力表现,受惊屈辱。”姚成伟说道“我为了减刑所经历的事情,你们大多数人都无法忍受。”

    在监狱里,打骂斗殴是很常见的,新人遭受欺负也是屡禁不止。而姚成伟为了有个好的表现,选择了一次次隐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为此,他备受欺负。

    他被迫,连续两年为隔壁宿舍的黑老大洗内裤。他也受到狱警的暗示,日夜不分,一幅接一幅的绣十字绣,让狱警去拿出去卖钱。很快他的视力便深度近视,到了几乎失明的程度。

    在一次次的犯人斗殴中,他不肯参与,不仅仅遭受各派的殴打,还曾经被多次电击,造成有一个月时间内,都处于大小便失禁的状况。

    后来,在一次犯人赌博活动中,他被另外一方指令作为发牌手,并被要求出老千暗中支持。姚成伟虽然极力躲避,但这件事依然找上了他。他只能无奈参与,因为他不肯出千,导致黑老大一方赢钱,也得罪了另外一方的勋贵子弟。

    姚成伟于是被另外一派殴打,有三次伤的很重,死去活来。后来他被黑老大照顾,贴身跟随在黑老大左右,才算有了人身安全。就这样,在持续的痛苦和折磨中,他获得了减刑。终于在服役七年后,走出了监狱的铁门。

    “不容易,真是不容易,我很佩服你。”严文龙看着满地的玻璃碎片,感受着刚才的震动,回想姚成伟的愤怒,说道“要是我在那个境地,我肯定早就放弃了。你不是普通人。”

    “说这些没有意义,如今,作恶多端的顾阳还是商业骄子,是高高在上的名流。而我作为受害人,还在这个嘈杂的市场里,小心的隐藏着自己。”姚成伟叹了一口气,说道“这个社会,就是这么不公平。”

    严文龙看着墙上的图片,那些都是最近几年姚成伟的岁月痕迹。第一张照片里,姚成伟头戴安全帽,带着手套,和很多工友一起,肩扛刚才,辛苦的搬运,烈日下,他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湿透。

    第二张照片里,姚成伟已经穿上衬衫,指挥着其他工友们进行搬运,在他身后,远远观望的,是一个容貌秀丽的女子,她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姚成伟。

    第三张照片里,姚成伟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双手摆在键盘上,修改刚才报价。他的位置,就在那个容貌秀丽女子的办公室外。

    第四张照片,是姚成伟和那个女子的婚纱照,他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而第五张照片里的他,已经和现状差不多。姚成伟坐在宽敞的办公室内,桌上放着电脑、电话和各种文件。不远处有沙发,沙发的茶几上,放着一幅功夫茶的茶具。此时的姚成伟,虽然容光焕发,但眉宇间依然有一丝无法抹去的冷酷。

    “你都看到了。后来,我来到了这里,从底层做起,被我的老婆赏识。她发现了我的才干,提拔了我,嫁给了我,最后,她退居幕后,把公司交给我打理。”姚成伟望着婚纱照“我生命中对女人亏钱很多,除了我的母亲和妻子,就是她了。”

    严文龙说道“我听说过一些,你的妻子来自一个很大很可怕的家族,她自己也是个厉害角色,有她相助,你的事业今年来自然是风生水起了。”

    姚成伟听到这里,一脸紧张。他说道“再风生水起,生意依然不算大。但这次,我算是吸取了教训了。我和一些有血缘关系的人抱成团,和自己的老乡们做生意交朋友。我用我的才能和见识帮他们赚钱,让整个钢贸圈变成我的势力范围,只是我已不再信任任何人。但是另一方面,我又必须特别低调,力争不被顾阳发现。”

    “如今你重新崛起了,所以,也开始了你的复仇计划。这个故事到这里,就回到了我们结识的起点上。”严文龙叹息了一声,问道“你打算复仇到什么地步?”

    姚成伟露出恶狠狠的表情“我曾经在狱中发过誓,一定要夺走顾阳的一切。我要先搞垮他的公司,让他从神坛上跌下来。我还要让他的名誉扫地,让他也尝尝被冤枉杀人的滋味。我要送他去坐牢,必须是无期徒刑,不能减刑的那种。”

    “我要弄得顾阳家破人亡,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要让他在狱中受尽折磨和屈辱。总之,我会一样一样夺走他的事业、财富、名声、家庭、自由,乃至尊严。我要让他一无所有,那才是我最痛快的复仇!”姚成伟说到这里,哈哈大笑起来。

    严文龙对这张扭曲的脸充满了厌恶,原先的些许怜悯瞬间消失。他问道“还是那句话,你这样的复仇,会让很多无辜的人遭殃。我的很多同事会因此失去工作,我自己也会失业。”

    姚成伟摆摆手,不停摇头“我不在乎!我根本就不在乎!你们加入顾阳的公司,你们就是帮凶,所有人都该受到惩罚。谁拦着我复仇,谁就得死!”

    他大声吼道“更何况,像你们这些底层普通人,失业不失业本来就没人在乎,你们那些同事,一年加起来的收入,还不够我叫个模特的。抱歉,你们只是微不足道的蝼蚁。蝼蚁们失业了,哪怕是死亡了,都对这个世界产生不了任何影响。我为什么要在乎你们,你们活该!严文龙,别以为你自己很了不得,告诉你,像你这种无名小辈,早点被我踩死,你们才能真能真正努力起来,成为优秀的下等人!”

    严文龙愤怒之极,两个眼珠满是血丝。他忽然间笑了“本来你的计划也许会成功,但那是在我没有出现的情况下。如今,这件事既然涉及到了我和我同事们的利益,我一定会拿回那笔钱,击破你的计划。你一定会败在我的手下。”

    “我严文龙每天起早贪黑,工作超过十二小时。我风雨无阻,每天持续拜访客户。我日晒雨淋,以多次感冒生病的代价,才换来了今天的一点点成绩。我的事业,不会因为你而中断。你的阴谋,也绝不会造成我的失业。你一定会跪下来求我,求我放过你。”

    说完,严文龙大步走出办公室,“哐”的一声,将门重重的关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