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是商界真龙 > 正文 第十二章 一场突如其来的车祸
    严文龙离开办公室,回到自己的住处附近。他来到一个烧腊店外,冲着橱窗里挂着的油光水滑的烧鹅直流口水。严文龙喊了一声“老板,给我切一个烧鹅例牌!”

    自烧腊店出来后,严文龙哼着小曲往家走。他来到一处三岔路口,此时,他的手机响起。严文龙一只手提着烧鹅,一只手接起电话“喂?不,不需要,我没有买房的打算。”

    就在此时,严文龙感觉到一阵头痛,眼镜所佩戴的地方,太阳穴不停跳动,一阵强烈的剧痛让他立即挂断电话。严文龙被剧痛所影响,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侧身靠在一堵墙上。

    此时,一辆汽车飞驰而来,以时速超过140的速度自侧面的小路中猛冲而来。这是一辆破破烂烂的五菱货车,似乎失控了一般。对准严文龙的位置,在瞬息之间就来到严文龙的身前,冲着严文龙,正面猛然撞来。

    严文龙见状,立即迅速闪身。同时双掌拍出,拍向五菱车的车头。五菱车已经势不可挡,即使严文龙努力闪避,但身后已经没有空间,无可躲闪。严文龙感觉到自己被一股巨大之力击中,整个身体被掀起,重重的摔在墙上。他感觉到胸口、腹部和腿部传来一轮一轮汹涌不绝的疼痛,很快便失去了知觉。

    “哐”的一声响,五菱车带着严文龙,撞上了一堵小街上的墙。车内的安全气囊也“噗嗤”一声弹起,保护了司机的头部。五菱车在撞击之后,被墙体的反震之力后推,后退了两步。小车前面的保险杆完全断裂,车的前脸也彻底扭曲变形,上面残留着严文龙的大量血迹,车灯的外壳碎裂,撒落一地。

    五菱车向后退了半米。严文龙的身体也瘫软着,倒在血泊中。五菱车的发动机再次启动,带着轰鸣的声音,向后连续后退,直至退出三岔路口,带着呜呜的声音,快速消失在城市的车流中。

    “快!快看!”“哎呀,出了车祸!”“快叫救护车!”“那个人是不是死了,被那么正面撞了一下!”小街附近的百姓见到此状,立即开始呼叫120。不少人看到血泊中全身血肉模糊的严文龙,苦着脸,不停摇头。

    太港市西区人民医院的重症监护室里,孙贤宇不时望着昏迷的严文龙,不时看着旁边的仪器,脸上一片焦虑。他望着病床上的严文龙,关切的说道“文龙,你一定会醒过来的!你要加油!”

    此时,病房门被推开。石启泰带着公司同事王羽然、李天池等人,手里捧着鲜花,来到了病房里。石启泰看着严文龙,脸上充满了担忧。他冲着孙贤宇问道“他的情况怎么样?医生怎么说?”

    孙贤宇把众人引到病房外,轻轻带上门。此时他看见曹宗宪从医生办公室出来,对着曹宗宪问道“医生是怎么判断的。你把情况和石总以及同事们说说。”

    曹宗宪用他粗声粗气的嗓门,说道“医生说情况很不妙。文龙被汽车正面碰撞,体内大出血,胸骨、肋骨、胫骨多处骨折,碎骨扎到体内多个器官,造成器官功能下降,脏器衰竭。目前处于病危状态,如果这几天他的病情能够稳定住,就能好转,慢慢康复。如果挺不过去,就要下病危通知书,尽快通知家属了,估计也就是这一两天的事了。”

    “啊!这么严重,到现在还没脱离危险?”石启泰大吃一惊。

    曹宗宪点点头“就看他自己的意志力了。根据当时的目击者说,五菱车的车头并不是正面撞击文龙,而文龙所在的位置,距离墙边也有一点点缝隙,就是这点缝隙,救了他的命。”曹宗宪说完,通过玻璃窗户,望向病房内,面色沉重。

    病房里,林姨用湿毛巾小心的擦拭着严文龙的额头,帮助他散热。此时,严文龙忽然间一阵咳嗽,呕吐,吐出一堆黄色的食物残渣来。林姨立即用纸巾进行清理,扔到垃圾桶里,然后再用毛巾小心将严文龙的病服擦拭干净。她轻手轻脚的,将严文龙的病床放平,按压枕头,也确保达到最佳的睡眠角度。

    车祸七十二小时后,病房内。

    严文龙处于昏迷中,床头的仪器在“嘀嘀嘀”跳动着,展示着一个一个正弦波。他身上插满了各种管子,嘴上也带着了呼吸面罩。严文龙两眼紧闭,呼吸极弱,不仔细看的话,还以为他已经死了。

    “咳咳!”随着连续的几声咳嗽声,严文龙身体剧烈的抖动着,监控仪器发出的“嘀嘀”声也快了一倍。严文龙的嘴微微张开,一股血水从他的嘴角流了出来,流过下巴和颈部,染红了肩膀附近的病服。

    林姨赶紧走到严文龙面前,将他擦拭赶紧,轻轻说话,安抚着他继续睡去。

    过了大约一个小时,严文龙再次抽搐起来。他用手不停的抓住自己的床单,两个脚不停乱蹬。嘴里啊啊的叫着,呼吸困难,几次噎着自己。他的身体持续抖动,胸口、腹部、腿部的绷带处开始出现血迹。

    血迹越来越浓,渗透了夹板和绷带,直至将整个身体都染成一片红色。一股血腥味也迅速的在病房内弥漫开来。

    林姨被惊醒,看到此情此景,立即喊来医生。她看着医生给严文龙注射镇静剂,自己则坐到一旁的座位上,双手握在一起,伤心的哭泣起来。

    医生看着严文龙的样子,对护士说道“他需要进行二次手术,骨折的地方需要再次接驳,否则容易产生永久性错位,变成终身残疾。唉,这个小伙子风华正茂,没想到却遭遇这么严重的车祸,骨头大量断裂。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做三次大手术,胸腔、腹腔被连续开腔,真的是太可怜了。对了,准备鲜血,他再不输血,真的要撑不住了。”

    12月25日,是严文龙入院的第十四天。他的病房内摆满了鲜花,但他依然毫无知觉,在各种仪器和管子之中艰难的呼吸着,脸上皮肤松弛,嘴唇苍白,整个人看起来臃肿不堪。在他的病服之下,身上有着六条一尺长的刀疤,那是多次手术留下的痕迹。

    严文龙腿上的夹板已经撤去,但是根据医生的测量,由于他的身体非常虚弱,腿部力量不足,现在严文龙的腿部肌肉已经萎缩,血管也出现了扭曲现象。而在严文龙的臀部,此时也陆续长出了两三个肉瘤。

    这几天,严文龙的情况稍有好转,原先用于透析的血液透析器也被拆走。前几天,那些导管插在严文龙的体内,多个管子同时从动脉和静脉处进行血液透析,再将生理盐水导入进血口。每透析一次,他便在无意识下颈部扬起,嘴里啊啊啊的叫着,场面看起来极为心酸。

    曹宗宪走进病房,拍醒瞌睡的孙贤宇,说道“老孙,你先回去吧,这儿我来守着。你也守了一夜了,回去赶紧歇着吧。”

    孙贤宇嗯了一声,起身,收拾自己的东西。他看了一眼严文龙周围的仪器,叹了一口气,说道“好的,你小心看着点。我觉得这小子命大,一定会醒过来的。”

    曹宗宪削了一个苹果,递给孙贤宇“我也觉得是。这种级别的撞击,他刚好给自己预留了一点缝隙,又刚好把车头拍得偏移了一点,避免了更大的伤害。你说说,这小子是不是运气特别好,早有心灵感应。外加他又力大无穷,在关键时刻能够推动车头,这才能够死里逃生。”

    孙贤宇叹了一口气,咬着削好的苹果,说道“那又有什么用。他没有死掉,但也没有活过来。他多处骨头断裂,做了好几次手术才接上。我看见他皮肤上的刀痕,都觉得心惊肉跳。另外,医生说他的神经系统也受到创伤,如果不能醒过来的话,估计一辈子就是植物人,躺在病床上,直到死亡了。”

    曹宗宪踢了孙贤宇一脚“不要乱讲,文龙是个不可思议的人,一定会醒过来的。对了,我千方百计寻找,已经联系上了他的父母,他们从外地赶过来,下午就会来到医院,帮助照顾文龙。”他望着不停抽搐的严文龙,问道“你说,这次车祸,是单纯的肇事逃逸,还是早有预谋?”

    “当然是有预谋的。那条路比较狭窄,很少有小车经过。更不会有那么快的速度。就算是车辆失控了,司机总是可以极打方向盘,避开文龙。那里可能那么直接的撞了上去。我觉得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咱俩现在就要着手调查,一定要找到那个司机。”

    曹宗宪来到病床前,把严文龙的杯子盖好。他转身,对着孙贤宇说道“你说的对。最近工作上的压力不大,我们应该把更多时间投入到查询事件真相上来,还文龙一个公道。等等,老孙,你快看!你快看!”

    曹宗宪拉着孙贤宇,来到病床前。他们面前的严文龙,此时已经慢慢的睁开了眼睛,转动着眼珠,嘴唇轻轻动着,发出微弱的声音“水!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