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公主下堂 > 正文 第九章 季颜青
    等今朝领着季颜白才走了,李涟漪就从床上坐了起来,拉开床帐问,今天真的是我归宁的日子。

    莲心回话道,是。不过皇后娘娘听闻您病了,昨日送来了补品并下了懿旨,让您今日不用回宫了!

    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传旨时候,公主您刚用过药睡得很香,婢子不忍心打扰!

    好,没事!不用回去最好。不过李涟漪心底对莲心起了一丝疑,皇后懿旨这样的大事,她竟然不到她问不曾说,她眼里有她这个主子吗?

    芳蕊感叹道,皇后娘娘这懿旨也算是帮了公主您大忙,若您今日您要去,可驸马不在,只怕被人笑话!

    闭嘴!别胡说!莲心厉斥。

    芳蕊吓得立刻不说话了。

    听芳蕊这么一说,倒是让李涟漪觉得,或许皇后也知道了她现在和季颜青的状况吧!不过若皇后知道,她这懿旨下来是故意粉饰太平还是有别的用意?李涟漪想不明白,接着她又想到季颜青,她不知自己是否该佩服季颜青——到这会儿他都不现身,也不怕万一她没这场病,皇后也没下旨,她独自回宫他不去不是得罪了一国之君?

    也或者他已知道消息了吧!李涟漪这样想着也没再说话,又躺回了床上。

    今朝很快回来了,而再不久,季颜青就来了,他是径直闯进来的,莲心几人都没能拦住。

    季颜青进来,李涟漪赶忙就坐起来了,芳蕊莲心左右将帘子都挂了起来,屋内敞亮了不少。

    洞房之夜那日,李涟漪只大致瞧了季颜青长得不错,但没好好看清他,如今他风风火火而来,又是白天,所以李涟漪倒是终于将他瞧清了——季颜青只从相貌来看并没有今朝说的温和之感,他身材挺拔长眉修目,俊朗倒也俊朗,但比之号称长安第一美男的四皇子李廷而言还是逊色了些,但他另有几分少年得志的神采飞扬,之外季颜青更有几分威严气概,或是因为领军作战的关系,他带怒的样子有些压人的气势。但其实单就外貌而言,季颜青这样的能配她,已是绰绰有余,只是

    季颜青一进来看见她就没有好脸色,冷冰冰地问,你在干什么?

    从进来后他就几乎没拿正眼瞧她,李涟漪对此倒也不怒,只是故意针对道,我在干什么你没眼睛看吗?她长得是不算多美貌,但也不至于有碍观瞻吧!

    你季颜青扫了她一眼,又别开去了。

    她是长得多看两眼会起针眼吗?李涟漪略恼。

    她坐在床上,穿得还齐整,但外套也已脱下了,只有贴身两层单衣而已。

    季颜青接着更是背过身去,犹带怒火道,今天不是你归宁的日子吗?

    李涟漪心想,原来他还知道这回事,原来他不知道皇后的懿旨!

    不错。李涟漪不咸不淡地回到。

    那你还在床上干什么?现在什么时辰了?真是金枝玉叶娇惯的,不知民间疾苦!

    你也说了,现在什么时辰了,归宁也晚了吧!李涟漪笑道,而且你这么不情愿又何必来呢?她原本还无心计较,但他这一通没来由的数落指责让她的心情登时糟糕了下去。

    你季颜青气得不轻,压抑的喘气声让李涟漪觉得他若再出声一吼,怕是能吹飞了她。

    见气氛紧张,今朝大着胆子上前说话,公主,驸马,你们不要置气了!其实归宁

    闭嘴!轮不到你说话!季颜青大声呵斥,吓得今朝一个瑟缩。

    到底谁该闭嘴?李涟漪见今朝受气有些忍不住了,从床上赤脚下了地,走到季颜青面。她低他许多,只到他胸口,她不得不仰头才能看到他的脸,但这丝毫无损于李涟漪的气势汹汹,是你说过的,我们进水不犯河水,这里现在是我的地盘,今朝是我的人,就算她真做错事也轮不到您来逞威风教训。

    李涟漪——

    怎么,少将军连我也想教训?你别忘了,再怎么样,我也是个公主!原来他还记得她的名字,她还以为他就打算一直叫她你啊,公主啊之类的了

    你——季颜青几乎像是要对她出手了,但他最终强忍住了,只是脸色越发难看了。

    李涟漪想起了季颜青今日几次被她堵得没话,由此来看他倒是个十分简单又直接的人,联系前后,她忽然觉得季颜青这样直来直往的人也并不太坏——他不喜欢她就很直接地说出来不喜欢,讨厌就明明白白地讨厌,这样的人总比背后算计得好!

    季颜青忍耐半晌后又道,我只是来问你,到底回皇宫你是去还是不去!

    李涟漪收敛了不悦,忽然给了一个极为灿烂的微笑,皇后娘娘昨日传过懿旨了,我们不用进宫!她不和季颜青计较之前两人的纷争了,其实若非他们如今关系复杂,她很乐意和他这样的人做个朋友。

    那你怎么现在才说?季颜青脸色又是一沉。

    你之前也没问啊!李涟漪给了一个笑脸无辜。

    你季颜青又气得不轻,但又说不出话来。

    李涟漪越发觉得季颜青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至少他无论多气都并未破口大骂,更未对她动手。

    季颜青哼了一声,拂袖而去。

    季颜青一走,李涟漪终于将心底张狂大笑发挥了出来。

    公主,你没事吧?季颜青一走,今朝就上来关切李涟漪。

    我没事!李涟漪摸了摸今朝的头,还收不住笑道,我觉得他还挺有趣的嘛!

    今朝却反而愁眉苦脸,我没想到季少将军变了那么多,现在那么凶,他没吓到公主你吧?

    我说了我没事。我怎么会那么容易被吓到?李涟漪说着揉了揉今朝的头发。

    公主你轻点,头发散了就麻烦了。今朝略含抱怨。

    李涟漪暂时放过了今朝,转身回床上坐下,陷入思索——其实季颜青人不错,而她已经嫁过来,她要不要试着去和他解释清楚一切,和他和好呢?</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