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公主下堂 > 正文 第十一章 隔墙疑鬼
    隔日,天方见光便有彩霞耀东方,是晴日的好兆头。将军府的仆从早起劳作,将道路积雪一扫而空,给了一府人行走的方便。

    天破晓,李涟漪便起了身,出门便被一股花香味所吸引,而后看到今朝正往前厅花瓶里插花。

    这梅花哪儿来的?开得真好!李涟漪感叹道。

    我从隔壁墙头上攀来的。

    隔壁?虚竹苑她记得以翠竹为主,没见有梅花啊。

    是我们后面。今朝笑嘻嘻道,我看都伸过墙来了,就搭了梯子去剪了。

    李涟漪嗅了一口梅香,不吝啬地夸奖道。不错!今朝还是很有用的!

    今朝别的事不擅长,但似乎挺擅长插花,以前在皇宫里,她们宫里少分到上好鲜花,都是今朝处理,她处理后的花瞧着颇有意趣,而每次皇宫花匠修剪整理御花园时她还会去捡些枝叶花回来,处理好插上,也并不比别的宫里特供的差多少。

    今朝一直就很有用!今朝就辩了这一句,继续高兴地伺弄她的梅花去了。

    早饭后,已是朝阳映东墙,李涟漪便带着今朝以及莲心芳蕊三人走出了静松苑,打算先了解一下将军府的格局分布,以便以后办事。

    将军府整体坐北朝南,静松苑在将军府东侧,从静松苑出来,最先经过的是虚竹苑,是书阁千卷楼所在,竹意青青虚心而知节,显然是府上读书之地,同时将军办理公务的书房也安于此处,位于千卷楼西,近临将军和将军夫人的幽兰苑。

    李涟漪无意打扰将军和夫人,就未去幽兰苑,而往前去是正堂前院,所以她也未去,而是从幽兰苑与虚竹苑之间的道路往后去。

    幽兰苑背后是濯莲苑,濯莲苑往东紧挨着是仆从居住的傲菊苑,李涟漪仍沿着之前的方位径直往后走,找到了厨房所在,而后才转东去,见到了一处练武场,此时有仆人在打理,她没去打搅他们,径直仍往东去

    忽然一个仆人上前来,拦路跪下。

    大胆!你干什么?莲心立刻出声呵斥道,你可知这是谁?

    李涟漪一路遇见不少仆人,或许因为对她陌生而认出了她的身份,纷纷跪拜,但都是机灵地往路边不碍她行的地方,只有这个拦了路,一时李涟漪也有些好奇了——难道有冤要伸?

    莲心,或许他有话说。李涟漪拦下了莲心发威。

    那仆人叩了头,也不敢抬头看李涟漪,低着头道,小人拜见公主。小人无意冒犯,只是想提醒公主,那边封死了,不能经过。

    李涟漪朝着那方望了下,那边是有门,但门上确实挂着锁,锁上已见锈迹,像是许久未曾开启。

    原来她想太多了!李涟漪不禁笑了,多谢提醒。李涟漪温和说到,我另外改路好了!你们都不必多礼,去忙吧!

    仆人起身离去,李涟漪带着莲心等三人离开了练武场,从原路回了静松苑。

    公主,那个封闭的地方到底有什么啊?为什么要封起来?今朝忍耐到静松苑终于忍不住问了。

    李涟漪朝着她眨眨眼,故意附在今朝耳边压低声音说到,也许有鬼!

    啊!今朝吓得跳了起来。

    哈哈李涟漪笑得前仰后合,连芳蕊也忍不住跟着笑了,只有莲心还绷着脸。

    李涟漪一笑,今朝自然发觉被玩弄了,微恼道,公主,你吓人家!

    李涟漪安抚地拉住她的手道,都封起来那么久了,你没看到上面锁都生锈了?里面估计也就草比人高灰尘蛛丝,最多有点蛇啊虫啊什么的,能有什么?不过现在是大冬天,也许里面也就是积雪而已。

    那没意思。今朝显出几分失望。

    可将军府又不是人手不够,将院子封锁起来做什么?芳蕊有些疑惑地说到。

    莲心冷冷淡淡地说到,一般富贵人家会封锁的地方,多半是不干净。

    不干净?打扫了就行了啊!今朝很认真地说到。

    李涟漪不由得看了她一眼,叹道,不干净就是有鬼的意思。

    今朝又吓得白了脸,不会将军府真的有鬼吧?

    没事,那边隔我们挺远的。李涟漪只得又安慰今朝。

    不对,那个位置就在我们这静松苑的背后。莲心说到。

    我们背后?今朝说话带着颤,连脸色都变白了。

    李涟漪心中都不由得咯噔了一下,莲心,不是开玩笑吧?她是没今朝那么怕鬼,但如果真有那东西,还住她隔壁,要她一点不心虚也有点难。

    莲心一本正经地说到,莲心向来很认真!公主可以回想一下将军府的格局,就能知道了。

    李涟漪大概想了一下,静松苑挨着虚竹苑,虚竹苑后面对应是傲菊苑,而傲菊苑后面就是练武场,练武场往西是厨房,往东就是被封闭的那块。

    好像真的是静松苑背后!李涟漪看向莲心,你觉得会不会真的有问题?

    莲心对将军府也不熟,所以也不清楚。

    一时,众人皆沉默无声,过了许久,芳蕊忽然小声提议道,要不我们趁着现在还是白天,大家一起去看看?

    不要!今朝一听立刻出生反对,而且几乎要蹦了起来。

    莲心觉得未为不可。莲心表现出的是不偏不倚地冷静。

    李涟漪还没开口,今朝已求救般地看向李涟漪,眼中已是泪汪汪,活像要被抛弃的小狗。

    李涟漪有些不忍看她的模样,为此迟疑了许久,最终选择了可怜的今朝,便道,还是算了吧!

    虽然结果是二比二,但毕竟李涟漪是主,所以她说了话,其余人怎么说都不重要。

    今朝高兴得掉了两滴泪,李涟漪都不知能说什么了。以前在皇宫里知道她有点怕那东西,却不知道原来她那么怕。

    既公主如此决定,那便如此吧!莲心仍未表现出任何积极。

    公主怎么说就怎么是!芳蕊说完,却似也松了口气的样子。

    原来她们除了莲心,都是一群胆小鬼吗?李涟漪不得不承认自己也很心虚那东西。

    是夜,李涟漪没能睡好,不是因为她就信了隔壁有鬼而怕得睡不着,而是因为守夜的今朝竟然怕得做噩梦而导致一晚上大叫着醒来数次。

    经过这一夜今朝的噩梦折腾,李涟漪才想起来,昨日早上今朝插瓶的梅花就是后面的,难怪她吓得睡不着,偷了鬼的东西,当然晚上怕鬼来找她。

    翌日天未破晓,今朝服侍已无法再睡的李涟漪起身,看着李涟漪发黑的双眼而愧疚不已。

    不是你的错!李涟漪勉强安慰道。是她的错,她最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故意吓她说有鬼,又为什么后来要让话题持续下去,才害得自己一夜遭罪——她只觉得此刻自己两眼酸涩,上下眼皮有种黏黏糊糊想永远在一起的感觉。又是自作孽!李涟漪欲哭无泪!

    我觉得我们还是去看看吧!

    等天亮后莲心和芳蕊也来了,李涟漪如是提说道。

    公主说的是哪儿?芳蕊有些迷糊地问。

    隔壁,就是我们背后。李涟漪也几乎要哭腔道,有没有鬼去看看就知道了!

    李涟漪一说,今朝立刻又一脸哭相。

    不许再说不去!李涟漪瞪着她郑重其事地说到,我们过会儿就去看!如果有鬼,我们今天就搬家,如果没有,你以后晚上就老老实实安安心心地睡觉!

    可是

    不许哭!也不许一脸要哭的样子!

    今朝只能咬着下唇把头低下去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