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恶魔指轮 > 正文 第五十章 命中有缘(上)
    怡华区的几起命案和失踪案并没有影响到大部分年轻人肆意张扬的夜生活,这也是官方刻意淡化的结果,以往有妖魔身影的案子都是由特殊部门直接封锁处理,连协助的警方都没权利过问,这回却被人故意捅到媒体和网络上,等特殊部门反应过来时已经晚了,杀人碎尸事件在崇明市闹得沸沸扬扬,最后官方只能捏着鼻子让媒体继续报道。

    有时候堵不如疏,何况还有人在暗中不怀好意的推波助澜。

    绝不能遂了幕后黑手的意。

    徐念乔自小是个胆子很肥的女生,聪明漂亮但性子很跳脱,总体来说是个可人的好姑娘,认识她的长辈朋友大多是这么个评价,可惜胆气儿再高,遇见鬼怪妖魔时都要气弱几分,徐念乔自然也不例外,她此刻都快吓哭了,因逃跑体力消耗太大,浑身无力靠在冰冷的墙上,小小的胸脯上下起伏,神色惶恐望着巷口处慢慢向自己走来的怪物,欲哭无泪的在心里后悔道,今日要是没答应同学来参加生日聚会就好了。

    谁能料到回家的路上居然会遇到传说中的妖魔鬼怪?

    比起面前的怪物,此时徐念乔更愿意落在最近那闻名崇明市的碎尸狂魔手上,好歹还能同凶手说上几句求饶的话,没准碎尸狂魔看在自己漂亮可爱的份上就放过她了呢,呸呸呸,我在乱想什么啊,当然是两个都不要遇到才好!

    眼见怪物越来越近,她绝望似的闭上眼睛,直接对抗妖魔那股包含杀戮、贪婪、愤怒的负面气息,要不是有天生那股胆气支撑,说不得双腿一软就跪下来了,徐念乔不是没考虑过把怪物引向人多的地方,趁机拖延时间等待警察救援,可这只怪物的智慧不低,在她打算报警时就立刻用触手把手机贯穿毁掉,追逐中又像赶羊一样刻意把她驱赶到人烟稀少的地方。

    过了十来秒,什么也没发生,反而耳畔响起了怪物的嘶吼声。

    徐念乔终究是胆大胜过男人的性格,睁开眼眸偷偷瞧去,借着微弱的月色,她顿时惊得小口微张,目瞪口呆注视这匪夷所思的一幕,只见一个年龄与自己相仿的少年竟然将三米高的怪物轻易压制住。

    年轻人正是苏菲。

    完美掌握自身十米范围内空气流动的轨迹,一切事物动作都逃不过他的感知,这就是‘柳絮’带来的超凡能力,苏菲稍稍偏过头,一根血红的触手携着穿金洞石的威势自耳边激射而过,接着他不退反进,犹如穿花蝴蝶般向妖魔一步步走去,妖魔背脊上生出的六根血色触手全力爆发下就是半寸厚的钢板也抵挡不住,更兼得吞噬血肉和腐蚀的异能,只要不小心被它的触手碰到身体,就是浑身血肉被彻底吸干的凄惨下场。

    可惜在苏菲的感知里,触手的速度、变化、攻击方向皆了如指掌,凭借柳絮那近乎鬼神般的移动技巧,这六根触手连他的衣角都挨不着。

    在一阵宛若暴风雨般的攻击中,又是一根血色触手击空,无声无息将厚实的水泥地面贯穿,留下一个两指宽的黑洞。

    望着与自己只差几步距离的苏菲,对上那双比宝石还要绚丽华贵的银色竖瞳,进一步察觉到对方身上缠绕的淡淡妖力,也就是所谓的负面能量,妖魔被勾起的食欲暂且消退,它压抑住身体里蠢蠢欲动的负面能量,似牛似马的头颅一昂,低声咆哮道:“这只猎物是我的,你难道忘了规矩吗!快给我滚开!那些麻烦的蛆虫很快就会赶来,我要马上吃了她!”

    妖魔喜欢独来独往,但也有一些规矩,比如不许插手同类的捕猎。

    苏菲的行为无疑犯了忌讳。

    如果不是苏菲表现出可怕的实力,这只形似牛头人的妖魔绝对不介意把同类撕碎,再吞进肚子里。

    苏菲歪了歪头,银色的竖瞳里充满了一种妖魔懂不懂的奇怪情绪,翻译过来大概意味就是这个大块头应该很好吃吧?他很快就不再多想,步伐一动,身体宛若一阵清风消散在天地中,身影再出现时手上多了一颗肿瘤般的巨大内脏,即便是离开了主人的躯体,仍然极有韵律跳动着。

    随手将这颗深红色的内脏扔进自己影子里,几乎瞬间就被影子中那颗幽深大茧吞噬干净,苏菲的眼眸里顿时弥漫起淡淡的满足。

    “该死的杂碎,我要吃了你!”牛形妖魔不可置信低头望了望空荡荡的胸膛,怒火充斥在紫红色的眼瞳中,于任何妖魔而言,心脏和四肢都算不上致死器官,只要头部不被斩下,这些器官肢体就会重新长出来,但心脏依旧是一只妖魔不可或缺的重要器官,一旦失去就连实力也会大幅度下降,需要花不少时间和精力才能彻底恢复过来。

    牛形妖魔又怎能不怒。

    接下来,徐念乔目睹了永生难忘的一幕。

    就在牛形怪物携狂怒威势袭向那个少年时,不知何时起,他的身影附近遍布一条条纵横交错的银色细线。

    月色下,少年的身体一半在阴影中,一半处于皎月的光芒下,俊美绝伦的脸庞上就像孩子得了糖块一样开心咧着嘴,竖起的指尖轻轻一点,那些银色线条如若流光般舞动起来,将牛形怪物的躯体完全笼罩住,刹那间仿佛有一朵银莲怒放,这些比钢琴线还要细的银线轻易割下它的双腿、手臂、胸腹、脑袋,可以抵抗大口径子弹射击的坚韧皮肤对银线来说和纸张没什么区别。

    稍后少年的影子如奔涌的大河一般席卷而过,把牛形怪物的碎尸吞食的一干二净,连一滴鲜血都没放过。

    如果有熟悉维罗妮卡家的人在旁,就知道苏菲前面无声掏心用的是指刀,后面的银色丝线则是制空念,皆是这一家特有的杀人技。

    苏菲连看都不看巷口尽头的人类女性,转身如轻烟般消失在小巷中,继续寻找猎物,在觉醒冲动的影响下,他现在的状态更接近本能行动,毫无善恶观念和复杂的思考能力,只对能填饱肚子的食物与威胁自己的事物有兴趣。

    显然,徐念乔并不在他的食谱内。

    直到数分钟后徐念乔才从那惊艳无比的一幕中醒过神来,要不是地上和墙上一个个黑洞,以及杂乱的打斗痕迹,她还以为这是一场梦,徐念乔很快以一种不可思议的速度恢复了精神,回想起刚刚那只牛形怪物的话,眼珠一转,拍拍屁股站起来,一溜烟跑掉。

    两分钟过去,侦测到妖魔生命磁场波动的特殊部门猎魔师才姗姗来迟,望着空无一人的小巷直皱眉。

    被选者们进入本世界的第二日。

    苏菲坐在沙发上咬着香香软软的肉包,手上捧着一碗红豆沙,要说他和母亲一样最喜欢中国的几点,其中有广博深奥的古诗词和书画琴棋,然后就是食物文化了。

    “秋棠姐,你这红豆沙做的真不错。”

    “喜欢就好。”苏菲对面的慕秋棠柔柔一笑,自从辞职后她又把厨艺给捡了起来,不敢说做出酒店大厨那么多花样菜式,但一些家常菜式汤品和饭后甜点还是信手拈来的,今早下楼买回早餐后下厨煮了一锅红豆沙。

    墨红鱼单手撑起下巴目不转睛盯着苏菲,不时咬一口热乎乎的包子,一双墨色眼眸里有许些疑惑。

    “我脸上有什么吗?”苏菲咽下最后一口肉包,忍不住扭过头问道。

    墨红鱼精致的眉眼小小上扬,想了想才回道:“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总感觉你和昨天有点不一样,但又说不出那种变化是什么。”苏菲的气息没变强也没变弱,但坐在他身边总有点发毛,危险的感觉一直絮绕在心头,似乎有什么可怕的生命在注视着自己。

    “你该不会惹了什么不干净的玩意吧?”

    “比如女鬼缠身、怨魂索命、妖邪作祟之类的?我现在感觉身体很好,精力非常充沛。”苏菲耸耸肩,他们这个等级的修行者对自己身体与精神的掌握和了解是普通人无法想象的,若真有异状,他自己第一时间就会发现。

    墨红鱼忽然摸上苏菲的手腕,将自身的念气侵染到他身上,确定没发现任何异常后才将心里的疑惑暂时压下。

    “算了,可能是我的错觉吧,今天你有什么安排吗。”

    “就依琉华的建议,上街逛逛,看能不能碰到驱魔师,怎么说也要把追踪妖魔的方法弄到手,否则太被动了。”苏菲习惯性揉了揉身旁李琉华的小脑袋,这出其不意的动作弄得正在喝豆浆的小姑娘轻声咳了咳,乳白色的豆汁顿时从粉色的小嘴里溢出来,把唇瓣弄得湿润润的。

    惹来墨红鱼的白眼。

    楚凡和秦清雅正吃着早餐,见苏菲团内的气氛不由有些羡慕,他们团里就没这么和谐了,前段时间因为一张c级技能卡的归属闹得不可开交,本就不稳定的团队直接分成了三个小团体,否则这次妖魔都市的任务也不会只有他们两个参与,却不清楚跟着苏菲进入这个任务世界都是同他关系不错的团员,另外三个正在三国志的世界奋战。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