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恶魔指轮 > 正文 第七十章 螳螂捕蝉(下)
    (ps:不好意思,前几天亲戚家一位长辈突然病倒,她家子女又一时赶不回来,向公司请假后就一直在医院忙活,所以抽不出什么时间来码字,今天终于交接完回家,一身轻松啊,生怕老人出个什么事情,明天开始恢复更新,希望大家体谅一下。)

    自近代开始妖魔与人类都有着相同的默契,那就是不发动大规模争斗,妖魔于夜中吃人,除魔师们诛杀妖魔,生死各凭本事,然而直到前几天崇明市淮南区突然爆发的妖魔作乱,终于触及到了人类的底线,才有这次国家部门发出高额酬劳邀请猎魔师向妖魔报复的大行动。

    “相信诸位都知道事因了,妖魔不顾百年前的约定大肆虐杀我们的同胞,那些怪物把我们人类当做牲畜看待,难道我们还要忍耐下去吗!”

    “不!绝不能让妖魔再肆无忌惮的吞食我们同胞的血肉,我们要进行一场壮烈的复仇计划,让它们明白地球的主宰者是我们人类!”

    “具体的行动日期、内容为了保证安全性暂时不能告诉你们,现在请大家取出进来前收到的名片,上面有二维码,扫描登陆到网站下载上面的新app,从明天到月尾,请随时保持手机处在开启状态,我们会通过app即时向大家传递今后的行动计划,像以前一样提供妖魔尸体有额外的奖励......”礼堂的前方。一个西装革履的儒雅中年男性拿着麦克风慷慨陈词,中气十足的声音通过四周的播音设备响彻整个大礼堂。

    大堂内所有猎魔师纷纷从身上或随身挎包里掏出手机扫描手上名片的二维码,然后开始点击下载上面的app。

    楚凡愣了楞。从上衣口袋中拿出进来前工作人员发给他的名片,背面果然有一块二维码,他用手机扫描二维码将app下载安装好,注册好账号登陆上去,粗粗研究一下,这款软件兼有地图定位、信息通讯的细致功能,叹道:“这方法还真是与时俱进啊。”既确保计划和情报在实施的前一刻不会被人泄露。又可以保证信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递给所有驱魔师,指派他们执行任务。

    “谁也不能保证这群人里有没有妖魔的内线。但国家总部门不可能把所有人力资源都投入到崇明市来,所以只能借助猎魔师的力量,而且还能减少自身伤亡,是最稳妥的办法。”安筠出声解释道。在古代只有精通搏杀的技击高手才能用破魔金属锻造的冷兵器与妖魔战斗,直到近现代时枪械配合破魔子弹才大大降低了除魔师的门槛,自然也对现代的通讯系统更加依赖。

    “你们也知道妖魔可是杀不完的,除非人类灭绝,所以上面一直没决心驱除妖魔,相信以后也是一样。”

    “真是复杂。”苏菲感慨了一句,连自己的同胞都信不过,又怎能齐心合力对付妖魔?

    墨红鱼淡声道:“人类本来就是复杂而矛盾的动物。”

    安筠有些惊讶的瞧了墨红鱼一眼,低下头轻轻笑了一声:“您说得没错。有人可以为了信念、荣誉、理想而轻生死,而在另一些人眼中这些又一文不值,就像是大部分贫困者既痛恨憎恶有权有钱者。却又羡慕嫉妒他们奢华的生活,女孩向往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爱情也贪慕虚荣,似乎很矛盾,但这就是人类呀。”

    苏菲摇了摇头,人心确实是世界上最复杂的东西。

    或许是出于安全等方面考虑,集会过程并没有进行太久。

    集会于十几分钟后圆满结束。没有过多的长篇大论,毕竟在座的大部分驱魔师也不是听了两句鼓动就热血上脑的年轻人。他们平常干着拿命来博的危险工作,有的是为了拿到高额的酬金挥霍,有的是因为家人朋友死在妖魔手上而复仇,也有的是抱着要类似守护人类的崇高理想,种种缘由不一而足,但相同的是他们知道自己该相信什么话,又该把什么话当做耳边风。

    一根筋的愣头青早就被妖魔吞入腹中了。

    大礼堂昏暗的环境下,没人注意到角落处还坐着安氏的二小姐。

    “走吧,没什么好看的了。”等大多数除魔师离开,安筠朝苏菲说道,除魔师来这儿只是走个过场,如果不是为了让苏菲一行人能拿两份酬劳,她也不会特意带人赶过来,做这鱼龙白服的事情。上回她到南淮区和朋友约会时碰上妖魔作乱纯粹是运气不佳,平时需要安氏二小姐亲自动手的时候可谓是少之又少,但也不能小瞧少女的心性与实力,在一只擅长追踪刺杀的中级妖魔手上逃跑可不是普通除魔师能做到的。

    苏菲和墨红鱼、楚凡起身跟在安筠身后同随行保镖离开大礼堂,只引起几个还未离去的人若有所思的目光。

    这位大小姐来这儿干什么?

    安氏等除魔师家族虽然不会违逆国家部门的指令,但要说多上心也谈不上,基本都是派个代表来应付,这回安氏二小姐亲自带人来是怎么回事,难道安氏最近有大动作?

    嘱咐几句,安筠目送苏菲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原地站了好一会儿才带着安秀儿上车,四个保镖乘坐另两辆黑色轿车不远不近吊在后面,安秀儿望了眼身旁低头沉思的安筠,咬了咬嘴唇问道:“二小姐,您为何如此看重那几个来历不明的家伙,他们或许会给您带来麻烦,您给他们的报酬已经足够了。”

    作为大家族的子女,自然不会被感情所左右,即使苏菲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安筠还是让安秀儿详细调查了他的来历,结果不出小姑娘的意料之外,什么也查不到,仿佛他整个人就是凭空蹦出来的。

    “世界上有几个能像他一样无伤干掉一只中级妖魔?”安筠回过神来,反问了一句。

    安秀儿无言以对,她和安筠都明白这代表着什么。

    那是除魔师里最特殊的一群人,拥有特殊力量的人类,也是真正可以威胁到中高级妖魔的除魔师。

    小巧的樱色嘴唇微微上翘,女孩继续自言自语道:“你第二天陪我回去查看时也亲眼见到了,那被火焰烧灼的可怕痕迹,绝对是超自然力量造成的,尽管他的身份来历不明,但有一点不能否认,他是我的救命恩人,更有资格得到我的重视与投资,呵呵,风险?风险和回报是成正比的,世上又哪有不劳而获的道理,怕这怕那的又怎么能成事,家里那些老家伙确实精明,可是过于保守了。”

    “还有我那个父亲也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的庸才。”

    当然,这番颇为大逆不道的话不管是开车的司机还是安秀儿都当做没听到似的。

    只是安筠怎么也想不到的是,苏菲并非这个世界的人,她的打算恐怕要落一场空了。

    ......

    “真是个非常有想法的小姑娘啊,我在她这个年纪时还是个整天胡思乱想的小屁孩呢。”楚凡摸了摸下巴唏嘘道,他要是察觉不到安筠对苏菲的笼络也就白吃二十几年米饭了,但也乐见其成,往日一些不堪回首的经历令他明白惹怒一个土著势力是多么麻烦的事情,得到土著势力的好感又可以捞取多大的好处。

    “成长环境不同。”苏菲摇头回答道。

    权势阶层出生的女性有两个极端,同样眼界开阔又接受过优越的上层教育,一种是才能平平无奇,比较愚昧骄横,这类占绝大多数,另一种手段智慧皆是一流,而安筠显然是后者。

    “这次托你的福,让咱们抱上大腿,省了不少时间。”楚凡转过头看着苏菲,调侃道:“人长得俊还是有好处的。”

    如果没搭上安筠的线,天知道他们要花多久才能完成任务。 妖孽王爷小刁妃:t./r278rmv

    “她不是那种以貌取人的女性。”苏菲知晓楚凡是在开玩笑,但还是解释了一句,安筠看起来性子比较柔和,仿若大家闺秀,实际上内里却是同墨红鱼一样是个极强势的女孩,将来她男人恐怕不会太好过,不过这与自己无关,他自嘲一笑,收敛起心中纷乱的小心思:“我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这次借着国家部门的情报,我们还是尽快先把主线任务做完,之后是进是退都可以从容应对。”

    听苏菲提起正事,楚凡神色一肃,连忙点头道:“没错,反正像这类没有限定时间的主线任务可以自行决定回归,只要保护好徐念乔度过这场危机,到时候咱们视情况再决定要不要留下来大干一场。”

    想要变强就得从任务世界掠夺更多的资源,这就是恶魔岛的生存方式。

    而懦弱的家伙终究只能在恶魔岛上苟延残喘的活着,但有勇无谋也迟早会成为别人脚下的白骨,想要在恶魔岛上出头,勇气、决断、谋略缺一不可。

    苏菲闻言仰起头,凝视着天上那轮皎月,背后的影子微微摇曳,仿佛在欢喜笑着,亦或者用狰狞来形容更恰当些,楚凡没有察觉到苏菲影子的异样,倒是一旁默不作声的墨红鱼斜眼瞧向苏菲,她在刚才从他身上感受到了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邪气与恶意,那残忍的冰冷气息让女孩的白嫩肌肤上立起细细的鸡皮疙瘩,只是那种感觉很快就散的一干二净,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一番,墨红鱼或许会当成错觉。

    这是他隐藏的力量?挺有趣的嘛。

    墨红鱼抿了抿湿润的樱色嘴唇,垂下的美丽面庞上勾勒起一抹浅笑。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