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恶魔指轮 > 正文 第七十一章 黄雀在后(上)
    (ps:十分抱歉,自己家里那点破事发生后爷爷又因为心脏衰竭住院,于一个多月后走了,加上处理老爷子后事和辞职、回老家买房的事耽误了几个月,希望大家能理解,并不是弃坑,虽说这些事群里不少人都知道了,但还是在这儿提一下。±)

    一连两天,那边都没传来什么消息,苏菲反而不着急,在家静静等着,修身养神准备应付接下来可能发生的激烈战斗,这是无可奈何的境况,没有可靠的情报来源和势力底蕴,任你聪明绝顶也只有干瞪眼,苏菲可不会掐指一算这一项老神棍技能,也不去主动询问安筠,以安二小姐对他的看重,有什么变故自然会通告他一声,不该自己知道的事情就算去求她也没用。

    或许预感接下来会有一场恶战,楚凡没心思再调教四个新人,任由林泽青这位前退役士兵在屋里教他们摆弄枪械。

    秦清雅和慕秋棠如往日般继续在暗处守着徐念乔,这两位都是聪慧的女性,这些天主动跟着林泽青学会了不少跟踪隐匿的实用技巧,在这方面又有些天分,学的很是得心应手。

    “真是无聊的日子。”墨红鱼盘起一双弹性十足的修长****,靠座在软绵绵的沙发垫上,一缕缕青丝就这般垂在耳畔边,秀气的白腻指尖在页上缓缓划过,香与体香混合的香甜气息让人闻之心旷神怡,似乎有些不满苏菲的漠视,她用手肘推了推旁边的年轻男孩,抱怨道,苏菲正捧着那本琼恩赠予的剑术奥义细细琢磨体会,闻言懒散嗯了声,好一会才偏过脸望去,只见墨红鱼一双细长的眉眼弯弯。樱色嘴唇微微抿起,配上那雌狐狸似的微笑,真真是说不出的妩媚。

    这无疑是个挑不出半点缺憾的精致美人。

    苏菲呼了口气合上手中的籍,就连李琉华那早慧的小女孩都窝在房间里努力熟悉呼吸法那丧心病狂的呼吸频率,他与墨红鱼反倒是这群新人和被选者中最无所事事,或许应该说是最淡定的人,这就是他们与普通人最大的区别。

    他偏过脸凝视墨红鱼的双眸,半响才疑惑地问道:“我有个问题,你这十几年修行是怎么过来的?”

    这已经不是苏菲第一次听墨红鱼朝他抱怨了。

    耐心,不仅仅是刺客这一职业才会有的东西。任何稍有成就的修行者都具备这一品质,无论是道教的坐忘,还是佛教的坐禅,抑或是修习拳术时的站桩等等,都需要不俗的心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可以静坐几个小时,乃至几天几夜不吃不喝,而能做到这一点的,心境修为绝对不低。修行者这个群体很能耐得住寂寞,就拿苏菲自个来讲,你让他窝在一个地方几天不吃不喝不言不语都不是事。

    于是苏菲现在非常好奇墨红鱼这女人十几年的心境修行到底修到哪去了。

    虽说他清楚墨红鱼是个十足的暴力分子,因为大多数修习搏杀之术的修行者都和沉稳二字无缘。

    “心境和无聊是两码事。”墨红鱼明白苏菲话里的潜意思。反驳道。

    “那你继续发呆吧,我去看看琉华。”

    苏菲拍了拍额头,自己果然不应该在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上和这女人多做纠葛,他将剑术奥义收入指环附带的亚空间中。起身慢悠悠朝门口走去,每一步迈出的间距都不差分毫,没有发出丝毫声息。就像一只灵敏的小猫。墨红鱼眼眸半睁注视着苏菲离开的背影,忽然期待似的抿嘴一笑,那小女孩挺聪明的,这次要是能活下去,以后应该可以看到很多有趣的事情,她非常喜欢恶魔岛,比起以前那淡而无味的日子,这样满是波澜与惊喜的生活才让她愉悦啊。

    这处临时占据的屋子有三间卧室,秦清雅同楚凡占一间,慕秋棠独占一间,苏菲、墨红鱼、李琉华一间,而新人们只能挤在客厅的沙发上或打地铺。

    新人们表面上倒是没有怨言。

    怕打扰到李琉华,苏菲进门时没有敲门,只见李琉华正紧闭眼眸盘腿坐在床上,双手于小腹下方结印,口鼻以一种奇特的韵律缓缓吸气呼气,土气的运动校服下,胸口那微微隆起而又充满青涩魅力的曲线正轻轻起伏。

    苏菲静静观察好一会儿才露出赞叹的微笑,尽管他教给李琉华的呼吸法只是最基础的修行法门,但也不是什么人都能在几天时间仓促入门,这份天资无疑是极其优秀的,古人都说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大致道理便是如此,如果李琉华不是意外车祸被选入恶魔岛后碰上苏菲和墨红鱼,小女孩的修行天赋就算再强上十倍也只会淹没在芸芸众生中,毕竟在他们原来的世界也不知道有多少普通人家出生的修行天才没办法得到发掘。

    因此修行者大多都讲究一个缘字。

    天南地北,人海茫茫,相逢相识就是缘分。

    等李琉华从静坐中醒过来已经是半小时后了,她抬起头,一双漂亮眸子对上苏菲的眼睛,粉嘟嘟的润泽唇瓣微微开阖。

    “怎么样?”

    苏菲注视着李琉华那双沉静如水的眼眸:“很不错,你的天赋比起我和红鱼也不会逊色多少。”

    又惋惜道:“可惜你修行的时间还是太短,否则只求自保应该绰绰有余。”

    “不,我已经很满足了。”李琉华闻言却摇了摇头,小脑袋后束起的俏皮马尾摇来晃去。

    话落,小女孩那精致的眼眉又轻轻上扬,似月牙一般,眼瞳里透着不符合这个年纪的复杂情感,除了感激和信任外,苏菲还敏锐察觉到了其中蕴含的惶恐与迷茫,但也不奇怪,即使坚硬如钢铁亦经不起烈焰熔炼,何况具备丰富情感的人类,在死亡面前无分高贵低贱,扯远些讲,就算是完美如他的二妹苏若紫也同样有着一个致命缺陷,不过念起上次的唐突行为,苏菲也没有做出摸头安慰之类的亲昵动作,只是朝李琉华柔和笑了一下,算作鼓励她。

    每次看见李琉华那瓷娃娃般精致的小脸都会让苏菲不由自主想起自己家里小妹,除了顺手为之,他对李琉华这般照顾也是源于此。

    望向脸上浮现笑容的苏菲,李琉华有些恍惚,纷乱的心境忽然不可思议的平静下来,是啊,自己并非一个人,还有他在帮助自己。

    这些天苏菲所做的一切她都默默记在心里,也让李琉华这辈子第一次对男性生出依赖感来,放在以前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所谓的天才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一样会害怕死亡,畏惧未知的事物,这是苏菲切入李琉华内心的原因之一,毕竟人在虚弱和困难时的感情防线最容易被人攻破,古往今来由英雄救美发展而来的姻缘大抵如此,当然想英雄救美也得自个掂量着实力,否则美没救到,连自己都搭进去了,美人还会对你另眼相看?

    英雄可不是那么好当的。

    苏菲还没发现李琉华内心又起了变化,顺势坐在小女孩身旁,就像一个哥哥安抚妹妹一样,甚至拿起自己以前的糗事做起了榜样:“你会害怕是正常的,我和妹妹小时候为了修行,外祖父把我们扔到熊面前,我可是吓得一边哭一边逃走,后来又试了好多次才把恐惧消除,你现在的表现可比我强多了,我们修行者若是有了畏惧之心,战斗力最少要削弱一半,所以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要保持冷静,真正强大的人不在于他能否举起多重的东西,而是不为外物所扰的心境。”

    当年为了修习家传技艺,苏菲的外祖父确实干过这事,但手段非常温和,不然哪还会给苏菲逃跑的机会,毕竟苏菲外祖父的主要目的是防止家传技艺失传,而不是把自个外孙当做真正的冷血刺客来训练,为此苏菲的母亲还很是不放心,怕一对宝贝儿女走上邪道,平常没事就给小苏菲和小若紫灌输与人为善的正能量观念,这份苦心对小女儿苏若紫来说自然屁用没有,但苏菲如今形成的三观,他母亲着实功不可没。

    “你是个聪明的女孩,我相信你会明白,这几天努力把心境调整过来,有我和红鱼在侧,你一定可以活着回去。”苏菲自顾自地说着,全没注意到身边的李琉华正用奇妙的眼神望着他,或许发现了也不会在意,谁会在意一个小女孩的眼神呢,尽管这个小女孩很聪明很早熟。

    “苏菲你一定还没有女朋友吧。”等苏菲讲完,李琉华却提出了牛头不对马嘴的问题。

    “唔,没错。”苏菲先是愕然应承,又好奇问了句:“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没和你提起过这方面的事?”

    “自从我和你认识后,聊的话题里基本都有你妹妹,却没有别的女性,得出你没有女朋友的答案不是很简单吗。”李琉华得到想要答案后开心的笑了起来,连一双大眼睛都笑成了月牙儿,小手一撑跳下床来,转身注视着苏菲的眼睛认真说道:

    “放心,就算不为了自己,为了你的关心我也会努力活下去的!”

    虽说不知道李琉华为什么一下子就消除了心里的恐惧和迷茫,但苏菲还是很为她高兴。

    他真心希望这个与小妹有些相像的女孩能活着回去。(未完待续。)

    <!-- 代码开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