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巴顿奇幻事件录 > 平板电子书 pbtxt.com 30 杰西卡
    纽顿的收容所。

    因为前身毕竟是个旅馆,虽然位置不像巴顿那样在市区,但基础设施比巴顿的收容所好太多了。扎克刚到的时候,都一时没分出来哪些人是被收容的流浪者,大家都收拾的太干净了。

    “我把在巴顿没弄起来的再就业项目搬过来了。”说话的是食尸鬼哈瑞森,保留了意思急躁,但终究是他的本职工作,情绪还算不错,“巴顿的收容所只在乎些可以用来帮他们(史密斯和昆因)推行药物(0711)的老兵,这项目就和玩儿一样。在这里终于有点儿用处了。”哈瑞森是说的有些感叹的,“你知道如果把一个流浪汉收拾干净,他找工作的成功率能提升多少倍吗?”

    这不是扎克需要回答的问题。

    “无限倍!”哈瑞森大概有些自豪,看着自己收容所里的人,“原来是零!现在是10!”

    10?呃,的确,任何数字对零来说,都是无限倍。但扎克还以为自己能听到什么夸张的数字呢。10,啧。搞不好这10中也有夸张的成分。

    哈瑞森倒是自觉,撇了眼扎克,“纽顿工作不好找,整个城市的行情就不好,要是巴顿,哼!绝对……”憋了一会儿,“30!”很节制了。

    “请不要用这种事情浪费扎克的时间了。”说这话的是杰西卡,她看着哈瑞森,“让天使出来。”

    扎克可不是来‘视察’哈瑞森工作转态的。

    哈瑞森的脸皱了一下后,转换为了平静,“嗨,扎克。”

    扎克点了下头,算是重新打了招呼,看了眼时间,面向杰西卡,“不浪费时间是对的,大概还有五分钟,我就没工夫听你解释福特的事情了,所以开始吧。”

    “什么五分钟?”杰西卡摆了摆手,“随便了。”看了眼已经被天使控制的哈瑞森,“你说我说?”

    “你说吧。”

    杰西卡没推辞什么,“共和‘天使’在上一次被纽顿天使打击后,一直躲在玛丽教堂里对谁都没好处。”真的没有浪费世界,“所以我想了个办法,让他们离开玛丽教堂,让这位有机会复仇。”

    “而你的方法就是用福特提供的尸体让他们拥有ziyou行动的能力?”扎克也直击重点。

    如果不谈天使哈瑞森的复仇,和圣主信仰生物之间的冲突,只从人类社会安定的方面来说,共和‘天使’躲在玛丽教堂是非常棒的情况他们没有能力搞出什么麻烦事情来。

    但拥有容器,这么棒的情况,就变了。

    先不说福特殡葬里那些‘死而复生’的尸体,对社会会有什么影响,就说共和‘天使’开始像恶魔一样接受附身这件事,对整个世界似乎都不是什么好进展。

    “ziyou?”杰西卡摇着吞噬头,“使用已经有明确死亡记录的尸体做容器,在这个社会中行动?你认为那是ziyou?”

    扎克歪着头,思考了一会儿,点头了,“和你们从来到这个世界就直接接管容器的生活不同,共和‘天使’在你的安排下,从殡葬之家买的尸体,是明确消除了市民身份的尸体。是黑户,黑户在如今的文明社会中,没有ziyou可言。”

    杰西卡挺满意的,不用她多解释这个了,点着头,“另外,因为这些容器是尸体。尸体没有是否同意被附身的可能。”尸体啊,“按照现在私有化殡葬业的制度,那些尸体都是殡葬之家的财务。我让福特殡葬之家交易了那些尸体,就是让福特殡葬这个财物主人同意了共和‘天使’的附身要求。”看着扎克,“你懂么?”

    扎克懂,挑着眉,“共和‘天使’,并没有破坏他们坚持的‘天使之道’。附身的尸体,是经过了福特殡葬这个财物所有人正当同意的。”扎克脸上有笑意,“并不是像恶魔一样的强制附身,夺取。”

    杰西卡的脸上满意表情,变成了怨怼因为:“更别说,我还让那个员工特意挑选那些有问题的尸体,继续限制共和‘天使’的行动能力。一切,原本都进行的好好的。直到,你神经病一样的去杀我的人,福特也被莫名的罪名牵连,被罚什么社区劳动。”

    扎克抿了下嘴,“说说那些‘有问题’的尸体吧。”算是躲闪杰西卡的怨气吧,扎克追问了这项被自己莫名打断的进程的细节,“都是已经正式死亡的尸体,有什么能限制共和‘天使’活动。”

    杰西卡看穿了扎克的心思,但还是回答了,“都是被放在太平间的尸体,所谓的有问题指的也自然不是什么身体上缺陷。”杰西卡注意到了扎克又看了眼时间,皱着眉加快了语速,“我让那个员工挑的尸体,要么,是属于大家庭或有复杂社会关系的人,要么,是成为尸体的过程还有疑团的人。”

    扎克一时没领会,“抱歉,我没跟上。”

    “认识尸体的人越多,知道尸体的身份死亡的人就越多。使用这具身体活动的限制就越多。”杰西卡白了扎克一眼,“如果尸体是个没人认识的孤寡老人,那就真的在帮共和‘天使’了。”杰西卡哼了一声,“你懂了么。福特是北区的殡葬之家,那些尸体都曾经是北区活着的人。共和‘天使’使用了那样的容器,在巴顿北区难以行动,只能往南走。”看一眼哈瑞森。

    只能往南是因为往北,是海,是回共和的路。呵呵。

    扎克面露微笑,“我懂了,至于那些成为尸体就有疑团的人,无非就是死的不明不白,巴顿北区可能还有仇家的这种。即使没有繁杂的社会关系给使用这样容器的共和‘天使’找麻烦,也会有仇家之类的问题找上共和‘天使’。把他们逼向南边。”

    天使哈瑞森在这个时候插入了,“他们必然经过我。”平和的脸上,带着‘天使’般的慈祥笑容。

    巴顿和纽顿的地理关系,不用多描述了吧。

    扎克想到了什么,看着杰西卡,“你故意用这种方法给共和‘天使’提供了一个可以往南行动的方式(使用容器),是想让他们以为他们能安全的穿越纽顿,和他们在中部的同胞会和。”

    是了。

    共和‘天使’来巴顿的时候,是被杰西卡带着飞回来的。还故意从海上走的,为了不让共和‘天使’接触到纽顿的天使。然后在扎克的鼓动下,共和‘天使’在第一次拜访纽顿的时候,就和纽顿天使发生无法调和的冲突,建立了敌对关系。

    然后一直缩在玛丽教堂的共和‘天使’就算是被困在联邦这东部的小城市中了!

    直到杰西卡给他们弄到了容器,能让他们在人类容器的掩护下获得离开巴顿的路!殊不知天使哈密顿已经在这条路的必经之位上建立了埋伏!

    杰西卡嫌弃的看着扎克,“是啊,可惜了。”y阳怪气的,“你把福特中我的手下杀了。我这条好算计,废了。”

    夸张了啊。扎克笑着,“怎么能说废了呢,已经获得容器的共和‘天使’也不会再把买到尸体退回去,对么~”扎克可是亲眼看了福特的遗体记录了,在被自己搅局之前,福特殡葬至少已经卖了数十具尸体给共和‘天使’。连福特自己都抱怨了,必须要缓几天,停止交易。不然可能被jg方发现问题。

    “如果可以退,我倒是想退。”杰西卡继续翻着白眼,“你以为那帮共和‘天使’有钱?都是我玛丽教堂的钱!”

    天使哈瑞森微笑的看了眼杰西卡,“我可以帮你负担一半开销。”瞬间的变脸,“瞎承诺什么?!你有钱,都是老子的钱,老子和艾米莉亚结婚的钱!”暴躁的脸恢复平静,天使哈瑞森没事人一样的微笑着。

    扎克再看了眼时间,五分钟过了大半了。对向天使哈瑞森,“特意来这里说明这个情况,应该还有什么原因吧。”扎克的意思是,“杰西卡解释福特殡葬的情况,我们在巴顿约个地方就是了,不用来你这里。”

    而扎克也是意有所指的,视线飘向了……卡米尔。

    是的,卡米尔在这里。是不是瞒着圣徒茜茜来的,只有他自己知道了,可没人会去多嘴问。

    而卡米尔在做的事情,也略奇特。他在和那些中部来的异族,也就是现在哈密顿的收容所员工聊天。

    天使哈瑞森和扎克一样,也看了一会儿卡米尔,“不用管他,他正在思考未来他的路。”摆手,“我和杰西卡找你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天使哈瑞森看向了南边,应该是广义的南向整个联邦。

    “制造能让共和‘天使’来纽顿的机会,固然是为了方便我行动。但,我们想着……”回头,看了眼杰西卡,“似乎完全狙杀所有路过的共和‘天使’也没什么意义,我们想着要不要放几个共和‘天使’离开纽顿,和中部的共和‘天使’会和。”

    扎克不知道哈瑞森的想法,问了,“为什么?”

    “天使和恶魔是善恶的对立,是圣主信仰一直以来宣扬的教义。”天使哈瑞森脸上的微笑消失了,但还是挺平静的,“善恶,我现在真的不知道了。但对立。”看着杰西卡,“似乎没必要去破坏这个常识。”

    扎克也看了杰西卡,虽然这听起来并不是天使哈瑞森在对杰西卡这个堕天使说什么威胁的话,但既然说出来,必然是有意义的。

    杰西卡也严肃了起来,视线放到了扎克身上,“吸血鬼。”呃,这生分的称呼,“你就回答我,你需不需要圣主信仰的天使和恶魔打起来。”

    需不需要?呵,瞧这话问的……“需要。”扎克回答了,认真的。原因,“天使和恶魔打起来,吸血鬼未来的ri子会好过许多。”

    杰西卡接的很快,“什么天使,和什么恶魔打起来。”

    扎克:“纽顿天使,和共和‘天使’堕落而成的恶魔。”这不本来就是扎克的计划么。

    杰西卡张开了手,“你可以把范围扩大一些了。”

    扎克懂杰西卡的意思,“巴顿和纽顿的恶魔与天使保持和平,联邦其它土地,随意,想怎么打怎么打。”

    杰西卡看向了哈瑞森,笑了一下。

    哈瑞森接上了,“让从巴顿出去的共和‘天使’把巴顿和纽顿的情况传出去。圣主信仰从今往后的样子,由巴顿和纽顿塑造。”顿一下,气势需要:“我们用整个联邦来制造新的圣主信仰。”

    扎克没跟上,“克劳莉会答应这种用她建立的天堂对抗联邦所有恶魔的事情?”

    哈瑞森看着扎克,“共和‘天使’带出巴顿的消息,就会是‘克劳莉是靠着巴顿的堕天使杰西卡诞生的影人天使。’”

    扎克的脸上有微笑,“你们算计了克劳莉,即使纽顿天使和共和‘天使’没有之前的冲突,共和‘天使’也会把克劳莉和巴顿的恶魔当做一伙的。”

    “我们本就是一体的。”杰西卡摆了摆手,“我可没有算计自己~”

    呵,杰西卡要这么说就这么说吧。不过事实却是也是如此。如今的纽顿天堂,本就是依附于巴顿的恶魔建立起来,被当做一派完全理所当然。

    说的更直白一点,现在的圣主信仰,是杰西卡在塑造。

    扎克稍作思考,“可以。圣主信仰终究是要争夺这个世界的灵魂的,即使没有吸血鬼可能出现的问题,天使和恶魔的灵魂归属,也该是圣主信仰内部必然要面对的问题。”扎克点着头,越来越清晰了,“让圣主信仰在考虑吸血鬼这个威胁前,先把自己内部的事情解决好,也不错。”

    扎克就这么当着两个圣主信仰生物的面说这话,似乎不好。但别装了,大家都这么熟了,这叫知根知底啊。既然谁都知道对方的小心思,那就干脆坦诚。

    扎克就这么当着两个圣主信仰生物的面说这话,似乎不好。但别装了,大家都这么熟了,这叫知根知底啊。既然谁都知道对方的小心思,那就干脆坦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