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道神 > 正文 第95章 左手帝,右手尊
    “怎么可能?圣皇陛下竟然输给了一件帝兵?而且是没有强者催动的帝兵?”

    “天德战袍加身的圣皇陛下,不是能够和大帝争锋的吗?他又不是大帝,圣皇陛下为什么不是他的对手?”

    大韩圣庭的强者们原本还指望圣皇陛下帮他们对付年轻书生的,可惜,现在看来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八一中文?w≥w≥w=.≤81.不是他们的圣皇陛下不帮他们,而是圣皇陛下没那个本事。无人催动的灭道钟,他们的圣皇陛下尚且对付不了,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年轻书生?

    年轻书生给他们的感觉,比灭道钟只强不弱,灭道钟终究只是一件帝兵,可年轻书生如同一尊大帝现世。如果年轻书生来催动灭道钟,那么,不管是年轻书生的实力,还是灭道钟的威能,将会得到极大的增长。

    “不愧是贪狼帝君打造的帝兵,果然不是大韩圣庭的帝兵能比的。”

    天德战袍也好,辟地幡也罢,和灭道钟压根没有可比性。年轻书生没有故意贬低天德战袍和辟地幡的意思,仅仅是实话实说而已。打造辟地幡和天德战袍的大帝,绝对比不上贪狼帝君,打造辟地幡和天德战袍的材料,同样比不上灭道钟。

    “要是我没有猜错,你是来自那个地方吧?”

    灭道钟钟魂化作的中年男子疑惑地看了年轻书生一眼,虽然他从来没有见过年轻书生,但年轻书生给他一种熟悉的感觉。不是人熟悉,而且气息熟悉,准确地说,是功法的气息,让他觉得熟悉。

    年轻书生点了点头,灭道钟钟魂能够猜到他的来历,实属正常,而且,他没有隐瞒灭道钟的意思。灭道钟既然猜出来了,那么,他就大大方方的承认,反正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需不需要联手对付他们?”

    灭道钟钟魂化作的中年男子指着大韩圣庭的圣皇他们说道,经过刚才的激战,帝兵的弊端已然显露了出来。尽管灭道钟在和大韩圣庭现任圣皇的对决之中,占据了上风,甚至还打伤了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但是再打下去,输的估计是灭道钟。

    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脸色大变,只有真正和灭道钟交手,才会知道灭道钟有多可怕。他能肯定,大韩圣庭的帝兵里面,没有一件能够和灭道钟相提并论。不是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而是灭道钟真的比大韩圣庭的帝兵厉害。

    “对付他们,当然不需要。”

    年轻书生笑道,不是他瞧不起大韩圣庭的强者,而是大韩圣庭的强者对他来说,的确没有半点威胁可言。到现在为止,他根本没有认真出手过,不管是一开始对付大韩圣庭的道主,还是后来对付大韩圣庭的七皇子以及帝兵辟地幡,他出手的都很随意。

    现在加上一个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年轻书生依然不在意。大韩圣庭连没有强者催动的帝兵都打不过,实力有多差,可想而知。当然,这个差只是相对而言,在其他强者眼里,天德战袍加身的大韩圣庭现任圣皇可是很强的。

    “狂妄!”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看了年轻书生一眼,怒道,“哪来的小辈,竟敢不把我们大韩圣庭放在眼里?你知不知道我们大韩圣庭是帝品势力的事情?你知不知道我们大韩圣庭的势力有多大有多广?”

    年轻书生的态度,彻底激怒了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本来,输给一件没有强者催动的帝兵,就是很丢脸的事情了,结果现在又被一个年轻人藐视,是可忍孰不可忍,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终于爆。

    “小辈,你知道蛮荒域哪个势力最不能惹吗?没错,就是我们大韩圣庭,得罪了我们大韩圣庭,蛮荒域再大,也没有你的容身之地,你信不信?”

    如果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威胁的是其他人,或许有用,可惜,年轻书生根本不在乎。论实力,年轻书生比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只强不弱,论背景,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和年轻书生压根没有可比性。

    “废话说完没有?”年轻书生的脸上,满是不耐烦,“我就站在这里,你要怎么对付我,尽管放马过来,难道堂堂大韩圣庭的圣皇陛下只会耍嘴皮子吗?还是说你只敢耍嘴皮子,根本不敢和我动手?”

    无论是蛮荒域,还是其他疆域,尽皆是以实力说话。年轻书生之所以不在乎大韩圣庭现任圣皇的威胁,就是因为他的实力比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强。明知道他的话会激怒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他依旧不在乎。

    “父皇,你不要掉以轻心,之前我们催动辟地幡,不仅没能解决他,反而让他把辟地幡抢了过去。而且,跟我们来的十万大军,同样对他出手了,可惜,压根没有伤到他分毫。”

    大韩圣庭的七皇子凑到大韩圣庭的圣皇耳边,将之前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大韩圣庭的圣皇。七皇子他们不是年轻书生的对手,大韩圣庭的圣皇不是灭道钟的对手,他们加起来更加不是灭道钟和年轻书生的对手。

    “你的意思是让我请更多的帝兵过来,还是请我们的老祖宗过来?”

    既然单单靠他们不行,那么,他们只能要求增援。从之前的情况来看,让普通的强者过来,根本没用。只有请帝兵过来,或者请大韩圣庭的老古董过来,才有战胜年轻书生和灭道钟的希望,而且还得是好几件帝兵或者好几位老古董。

    “是的,父皇,我觉得现在我们要做的事情,就是拖延时间,拖到援兵过来为止。”

    大韩圣庭的七皇子点头道,援兵到来前,他们最好不要和年轻书生动手。年轻书生不单单是不在乎他们,而且也不在乎大韩圣庭,继续和年轻书生交战,他们很有可能死在年轻书生的手上。天德战袍不可能护住他们全部,顶多护住大韩圣庭的圣皇一个人而已。

    “没问题,我现在就传讯回去,让他们增援。”

    事态的严重性,大韩圣庭的圣皇又不是不知道。好在大韩圣庭是帝品势力,坐镇大韩圣庭的大人物可以使用星门,让他们的援兵在最短的时间赶过来。年轻书生和灭道钟再强,还能强的过他们大韩圣庭的底蕴吗?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年轻书生摊开手掌,左手掌心和右手掌心分别浮现出一个古字,“你敢让你们大韩圣庭的援兵过来,我就敢让你们大韩圣庭从此消失,而且是彻底消失,不复存在。”

    “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你以为你是谁?让我们大韩圣庭消失?你当我们是吓大的?”

    大韩圣庭的七皇子捂着肚子笑了起来,他们的确不是年轻书生的对手,可年轻书生和整个大韩圣庭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年轻书生不将他们放在眼里,可以理解,但年轻书生不将整个大韩圣庭放在眼里,就有点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父皇,你快说话啊,他不仅知道我们要请援兵,而且还威胁我们,他有什么资格威胁我们?他又有什么本事威胁我们?”

    直到现在,大韩圣庭的七皇子都没有注意到,大韩圣皇眼里的惊恐。大韩圣庭的七皇子还是太年轻,根本不知道年轻书生掌心的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大韩圣庭是帝品势力不假,可大韩圣庭不是天界三千疆域最强的势力。

    “左手帝,右手尊,他……他是帝尊殿堂的传人?”

    身为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他不可能不知道帝尊殿堂。之所以害怕,是因为他知道一句话,宁愿同时得罪三皇宫,也不要得罪帝尊殿堂。还有传言说,帝尊殿堂的殿主长生不死,从太古时期活到现在,天界三千疆域无人能敌。

    “闭嘴!”

    大韩圣庭的圣皇忍不住呵斥了七皇子一声,如果年轻书生真的是帝尊殿堂的传人,那么,即便他将大韩圣庭的所有帝兵全部请过来,一样没用。比帝兵,大韩圣庭不可能比得过帝尊殿堂,比强者,大韩圣庭更不可能比得过帝尊殿堂。

    同在蛮荒域,大韩圣庭的圣皇对帝尊殿堂了解的比一般的势力之主只多不少,不要说传说中的帝尊殿堂殿主,单单是帝尊殿堂的堂主,就不是他们大韩圣庭能够应付的。别看眼前的年轻书生已经强的可以,但年轻书生在帝尊殿堂连堂主都当不上。

    因为帝尊殿堂的堂主,必须是证道成帝的存在。大韩圣庭现在没有大帝坐镇,道主催动帝兵,肯定不如大帝亲自催动帝兵。等他请来援兵,年轻书生随便请一位堂主过来,就能将他们镇压,甚至杀死。别人怕大韩圣庭,帝尊殿堂肯定不怕。

    “我们和阁下无冤无仇,阁下没必要和我们为敌吧?”大韩圣庭的现任圣皇陪笑道,“之前是犬子不懂事,才和阁下打起来,希望阁下不要介意。我们要对付的,仅仅是他们,与阁下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