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五百零三章 皇后和显云郡主的关系
    宁雪烟带着蓝宁回到皇后的辰元宫时,正巧碰上皇后派出来找她的宫人。

    用膳的时候,皇上带着敖宸奕又重新出现在辰元宫里,大家一起入了席,开了个欢欢喜喜的家宴,这次不但雅贵妃和淑妃过来了,连三皇子和四皇子也跟着一起过来的。

    雅贵妃和淑妃这次都难得的亲和,不但是对显云郡主,既便是宁雪烟也收获了许多的善意,如果不是宁雪烟以前见到过雅贵妃和淑妃,知道她们对自己并不喜欢,这会连她自己也觉得她真是讨人喜欢的。

    宴会后,敖宸奕便带着她和显云郡主,跟皇上,皇后告辞一声,离开。

    马车停在外面,仿佛是他们来的时候的,最前面的是敖宸奕的马车,宽大的车架,华丽的帐幔,后面的是显云郡主和宁雪烟的,相比起敖宸奕这马车,当然是不起眼的多了,但是同样华丽的很。

    敖宸奕在马车前停下脚步,身后的两个人也不由自主的停了下来,抬头看他。

    “听说你遇到了霞妃?”敖宸奕瞅了一眼宁雪烟,问道。

    宁雪烟眨眨水眸,茫然的点点头,她不问敖宸奕是怎么知道的,他如果连这种事都不知道,就不能和当今皇上势均力敌了。

    “你,上来。”敖宸奕细眯了一下眼眸,转身踩着小太监的背,上了马车。

    上去?宁雪烟看了看左右,正对上显云郡主疑惑的眼睛,墨玉般的眼眸里同样全是茫然。

    “还不快上来!”不耐烦的冷哼声发自马车上,宁雪烟这次不能再等了,只得扶着蓝宁的手,稍稍在跪在马车边上的小太监的背上搭了搭。

    她是真不习惯踩人家的背上去,可偏偏敖宸奕的这辆马车又那么高大,比之别的马车,高了不只一点,不靠着外力,她还真上不去,况且车子里的那位,似乎还很是不耐烦的很。

    显云郡主正站在马车边,抬头看着宁雪烟上了敖宸奕的马车,眼底同样显过疑惑,逸王这时候把宁雪烟叫过去,当然是因为宁雪烟遇到了霞妃的事,对于这位宫里神秘的宠妃,显云郡主也只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

    甚至她以前好奇的跟皇后提起些人的时候,每一次都被皇后扯开话题,可见这位霞妃是如何的神秘,可这么神秘的人,居然在宁雪烟一进宫的时候就遇到,实在是说不出的怪异,所以逸王才会把宁雪烟拉过去问问情况的吗!审问一番了!

    显云郡主想着,一边转过身,走到后一辆马车上,上了马车后,靠在一边,静静的思考起来,霞妃的这次出现,代表的是什么意思,皇后那里知道吗?听说这位霞妃来历不凡,可宫里的人要么不知道,要么对她讳莫如深……

    前面一辆车里,宁雪烟并不如显如郡主所想的,那么被敖宸奕审问。

    宽大的几乎比一般的马车,大了两倍的车厢里,敖宸奕斜坐在榻上,顺手把才过来的宁雪烟带入怀里,宁雪烟稍稍挣了挣,没有挣脱,脸一红,也就不再挣了。

    “说说那位霞妃吧!”敖宸奕满意的看到宁雪烟乖巧的样子,自打小野猫嫁给自己后,这样的行为,真是越来越自然了,再不是以往张牙舞爪的模样,这会软玉温香抱满怀,自然极满意。

    “王爷见过霞妃没?”宁雪烟不自觉的问道。

    “在宫里没见过,但知道。”敖宸奕扬了扬眉,不是太在意的道,伸过手,从榻边的桌底下,拿出几碟子细点放在桌面,“方才看你吃的不多,肚子饿就再用一些,也免得没吃饱,伤了身子。”

    方才在宫里的时候,宁雪烟的确是没吃饱,皇上,皇后坐在那里,又有那么多的宫妃看着,怎么可能用的好,也就是稍稍的动了几筷子,意思意思,然后就静默的坐在一边,听他们说话。

    敖宸奕当时正在的皇上讨论安南的事,似乎还有皇上有了小小的争歧,想不到他那时候还会注意到自己,心里滑过一丝柔意,暖暖的。

    不由自主的抬头,正对上那双俊美的狭眸,那双眼眸中清透的映着自己的身影,忽尔之间,水色潋滟,几乎让人不敢相信,这双眼眸也会露出如此清淡若水的笑意,不再是寒洌刺骨,不再是冰冷嗜血,也不含任何的戾气。

    心头莫名的一慌,下意识的转开墨玉般的水眸,仿佛象是发现了什么秘密似的,长长的睫毛,轻微的抖动了两下,白玉般的耳朵上也泛起了红晕:“王爷不想知道这位霞妃跟我说了什么吗?”

    “霞妃说什么,本王不急,想起来因当是和你交好吧!”敖宸奕手掌一动,把她的头抬头,半眯着的眸子里透着笑意,看得出身心舒畅的很。

    宁雪烟被逼着不得不对上他俊美的脸,那张脸上似笑非笑的戏谑神情,可真让人觉得不自在的很,又羞又恼之余,这胆子也特别的大,伸过手去推开他的俊脸,故意一本正意的道:“王爷,我们说正事呢!”

    敖宸奕伸过手来握过她做乱的手,邪魅的看了她一眼,知道她羞恼,也就没再惹她:“本王听着呢,今天在皇后宫里,皇后可是一直冷落你?”

    见他这次没在特意的逼她抬眸,宁雪烟稍稍正常了些,眨了眨水眸,柳眉微微颦起,“王爷,听说皇后和显云郡主,还是连着亲的,王妃又是太后娘家的人,皇后和她亲一些也是正常的,只是皇后看起来并不象是一个多话的人。”

    一个并不多话的人,却和显云郡主两个说了那么久,别人连插话都插不上,宁雪烟下意识的觉得奇怪,既便显云郡主是太后娘家那边的人,又和皇后连着亲,但是也不可能让皇后娘娘对她如此亲热。

    “你觉得皇后是个什么样的人?”敖宸奕轻笑道,放松了对宁雪烟的钳制,这让宁雪烟大松了一口气,急忙到一边坐定,紧靠在他身上的感觉,可一点也不象他平日冷洌的为人,方才被拥在胸口,他的心跳沉稳的出现在耳朵里,让她整个脸都烧了起来。

    看她惊慌的如同小鹿一般的瞬间离开自己,敖宸奕也没逼她,伸手递了块糕点给她,不能太急,免得把她吓走,反正现在她己经嫁给自己,逃也逃不走了,不急。

    这话把宁雪烟从羞恼的情绪中解脱出来,拂过落在脸上的一丝黑发,下意识的接过敖宸奕递过来的糕点,轻轻的咬了一口,一边思考一边沉吟道:“皇后应当是个端庄,沉稳的人,对人应当不偏不绮,至少表面上这样的。”

    “这样的人,会和显云,在人前表现的那么亲热,而且对你爱理不理的吗?”敖宸奕提示她道。

    宁雪烟眼睛一亮,仿佛有些地方豁然开朗,咽下口中的糕点,正想说话,却因为咽得急了,一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眼前突然出现一只修长的手,手里还还拿着一杯茶,正是她所需要的,接过水,猛的灌了两口,才缓过来。

    “急什么,慢慢说!”敖宸奕从她手中接过空了的杯子,顺势摸了摸她的头,似笑非笑的道。

    宁雪烟的脸又一红,竟觉得不敢对上那双幽幽的眼眸,忙低低的又咳嗽了一声,才抬起头道:“王爷是说显云郡主和皇后两个关系很亲密,而且这种亲密,还不只是我们表面上看到的关系?”

    否则怎么解决得通皇后为了显云郡主给自己看冷脸的事情。

    如果皇后还是这么四平八稳的性子,至少表面上要和自己多说几句,更不会把自己打发出去逛园子,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亲疏远近,几乎可以算得上是明确的站在显云郡主这边,

    宁雪烟是个谨慎的人,之前两位年轻的宫妃的事,就让她生了几分疑惑,两个新入宫的宫妃,一看就知道是看不来眼色的人,照理说这样的人,原本就不应当在今天出现在皇后宫里。

    可偏偏她们出现了,不但出现了,而且还讽刺自己,若不是敖宸奕护着自己,今天被问的哑口无言的就是自己,第一次进宫面对,就出这样的纰漏,这以后自己进宫,就永远抬不起头来了。

    这事看似皇后没有半点插手的意思,只顾着和显云郡主说话,所以冷落了自己,才使得两个宫妃肆无忌惮的嘲讽自己,当然显云郡主,也是因为同样的原因,没来得及为自己讲话,这里还是皇宫,就算是自己真的被羞辱的无地自容,别人也不会怪显云郡主。

    况且宁雪烟相信,最后显云郡主必然也会为自己不痛不痒的解释两句,不过对于己经被羞辱了的自己来说,这些话说跟不说,己没什么区别。

    “皇后和显云之间的关系的确不一般,本王以后内院的事就全托付你了,希望烟儿不要让本王失望。”见她想通了,敖宸奕微微一笑,目光意味深长的落在宁雪烟身上。

    “王爷放心,我一定替您看好王府的后院。”宁雪烟立既应声道。

    “不是替本王,是替我们……替我们两个……”敖宸奕微微眯起眼,俊美的唇角勾起,露出一丝舒心的笑意,伸过手来,还没待宁雪烟反应过来,她的身子又己经落到了他怀里,耳边是他清朗的笑声,带着听的清楚的愉悦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