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五百六十四章 杀人的凶手是谁啊
    显云郡主还在笑,看起来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从外表上看起来,她并无半点不妥,但是心底有种莫名的悸动,紧张,只是几个姬妾的证词而己,敖宸奕竟然这么重视,就象是上堂似的,居然还让她们

    什么时候敖宸奕要对付人,还在立下证词画押。

    看着一个太监过去,让这几个女子画了押,而后居然转向跪在院子里的其他女子。

    一个接一个的在证词上按下手指印,显云郡主的脸色大变。

    这么大的阵势,真的只是为了处决宁雪烟吗!

    门重重的被撞了开来,两个侍卫押着一个穿着雪衣,蒙着白纱的女子进来。

    看到蒙着面纱的女子,显云郡主惊的神魂俱散。

    早己从地上爬起来,这时候也己走到显云郡主身后的香蓉,脸上的神色如同见了鬼似的,整个人哆嗦了起来,二姑娘,不用看脸,她就知道这是自家二姑娘,今天早上,这一身装束,还是自己和秋环帮着她打扮起来的。

    那几个跪在前面的姬妾,闻得声音,转过头来,看到眼前的情景,立时魂飞魄散,再跪不住,一个个软在地上,抖成一团,王妃不是说这个人不会再出现的吗?为什么这个会被王爷抓住。

    几乎是瞬刻间,全是绝望。

    竟然被逸王抓住自己说谎骗人的事实,不管是谁的人,都不会再有活路了。

    宁雪烟冷冷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欣美的动作的确是比较快,把还没来得及换过衣裳的云落落给打晕关起来,这时候敖宸奕派去的人,当然顺利从她手中把人接过来。

    “显云,想不想看看这是谁?”敖宸奕懒洋洋的道。

    “这……这……看起来有些眼熟。”显云郡主强压下心底的慌乱,听话的上下打量了几眼,一脸的困惑,仿佛真的什么也不知道是的,手紧紧的拉着袖口,一再的告诉自己,不能慌,不能乱。

    “撕下来!”敖宸奕阴冷的道。

    过来一个侍卫,一把把推的跪到地上的云落落脸上的面纱扯了下来。

    “要不要本王直接把她剥光了,送到安国侯府去?”敖宸奕邪戾的勾起薄唇,眸光深凝幽冷。

    “不……不要,和我没关系,不是我……”才被揭下面纱的云落落惊的尖叫起来,脸上两行眼泪吓得都流了下来。

    平日里在贵族世家女子中,云落落是颇为骄傲自负的,一方面容颜美丽,另一方面,当然是太后一族,而且还和现在的皇后一族,也有着极亲密的关系,可现在她不敢和逸王顶,因为她清楚的知道,逸王绝对有可能做这种事,而决不会因为她是安国侯府的姑娘而手下留情。

    看到逸王冰冷而凉绝的脸色,一股子寒意从心头升起。

    她这会是真的害怕,害怕的整个人缩成一团,香蓉不是说没事的吗?说宁雪烟只是一个不受宠的侧妃,死了也就死了,逸王不可能会为了她大肆查府里的人的,而且还有那几个在边上偷看的姬妾,也一定说没有看到宁雪烟和自己争执。

    可是为什么,事情完全是香蓉说的不一样。

    为什么自己才回来,还没走多少路就被打晕了,再醒过来,就己经发现被关了起来,还没想到法子逃出来,就来两个侍卫把自己拉过来。

    “为什么不要,不是说是本王的姬妾吗!难道说本王对自己的姬妾如何,难道还要经过安国侯府的同意不成。”敖宸奕慵懒的背着手,阴冷的看了一眼云落落。

    那么阴冷的眼神,如同透视到心里去的寒戾,云落落被他看了一眼,仿佛落到了九幽地府,只觉得整个人都是冷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声音,她完了,她完了,她真的完了!

    看着敖宸奕无声的挥了挥手,过来两个侍卫,二话不说就要把她拉下去,她知道这一拉下去,她就再没有辩解的机会了,逸王不可能再给她门辩解的机会的,到时候被侍卫剥光了,送到安国侯府上去,她还不如现在就死,至少现在死的还不那么丢人。

    “不是我,是大姐的丫环香蓉,是她让我扮您的宠姬的,那些衣裳也是香蓉给我的,全是香蓉安排的。”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猛的推开两个侍卫的手,云落落连滚带爬的冲到敖宸奕面前跪下,哭的声嘶力竭。

    “二妹妹,你说什么,你……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显云郡主猛的抬头,不敢置信的看着云落落,一副受了很大污辱的样子,连声音也颤抖起来,两眼含泪。

    “是香蓉,是香蓉说的,说让我来扮王爷的姬妾,说这样可以引起宁侧妃和这个姬妾的争执,我大姐才可以得到王爷的恩宠,否则有她们两个在,平日里又没把大姐当成正妃看,实在是很讨厌……”

    云落落这回也顾不得其他了,语无伦次的一边大哭,一边说。

    “你——你闭嘴!”显云郡主过来,照着还待想说的云落落的脸上,狠狠的就是一个巴掌,打的云落落的哭声尽止,骇绝的看着显云郡主,捂着脸,眼中尽是不置信。

    “大姐……你……你打我,你……你居然打我……”

    她不敢相信,从来就对她温声细语的大姐,会这么对她,从来大姐在她的记忆中,就是最美好的女子,不但长的好,而且心地善良又大度,往往自己想要的,只要她有的都会给自己的,从来都是最好的姐姐。

    但是这样的好姐姐,进到逸王府却是受冷落的,大家都说逸王洞房那天,进了一个姬妾的院子,而在回门那天,逸王也没来安国侯府,据说走到半道上就回去了,大姐脸上看起来还是神色自若,但是笑容多了几分苦涩。

    她很为大姐愤愤不平!

    自己的大姐那么好的一个人,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对待。

    而就在昨天,她遇到回府的香蓉,问起大姐的处境,起初香蓉还躲闪不肯说,到后来逼不过,才说宁雪烟和那个姬妾两个在府里,不但不敬大姐,而且还在逸王面前挑拨离间,自己大姐没奈何,只会躲在院子里哭。

    为此,她愤愤不平,就想着来给大姐出气,于是就和香蓉两个想了这么一个主意,今天一早来看大姐后,说累了在一边休息,香蓉替她打扮好,让个丫环带着她过去的,还说就算有人看到,也不要紧,反正原本那些人就是给自己做证的。

    “二妹,你……你这做的什么事,你……你怎么可以干这样的事。”显云郡主看起来气急,打了云落落一巴掌后,怒斥道。

    香蓉早在那边站不住了,“扑通”一声跪了下来,一个劲的冲着敖宸奕磕头。

    “是,是这个丫环,告诉我们说,王妃答应我们的,只要我们说没看到宁侧妃和人争执,这以后就可以给我们名份,再不是无名无份的姬妾。”

    “是的,就是她,她说的,说是王妃应下的。”

    “只要我们办的好,这以后王妃一定会帮着我们的。……

    那边几个姬妾,也指着香蓉,哭着大声的辩解起来。

    只是这些人指的是香蓉,看的都是显云郡主,谁都清楚,这样的事,不可能是一个丫环办得出来的,那么大的手笔,那么多的人牵涉在内,无论如何也不可能跟显云郡主一点关系都没。

    特别这院子里的情景,之前显云郡主可是口口声声说的,都是宁侧妃杀了王爷的宠姬,而这位宠姬却说是显云郡主动的手。

    “啪,”这次的巴掌打在了香蓉的脸上,显云郡主含泪看着香蓉愤怒的道:“你……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这样的事做出来,你……你对得起我吗?对得起你的父母吗?你怎么这么涂啊!我的事何曾要你一个丫环出头了,你……你还带累了这么多人。”

    香蓉不再磕头,看着显云郡主,脸上眼泪一颗颗的落下来,她知道不能说这些全是郡主安排的,否则自己的父母,兄弟就会全没命:“王妃,是……是奴婢想差了,觉得宁侧妃一直欺负王妃,所以想给王妃出出气,才……让二姑娘扮您,故意惹宁侧妃生气。”

    “你……你糊涂啊!”显云郡主又气又恨,眼泪直往下掉,显得又痛心又难过。

    “王妃,那这杀人凶手,是谁啊?不会也是她吧!”看着眼前的一幕,宁雪烟低头冷笑,仿佛真的是自己把事情逼出来的是的,香蓉之所以要害自己,就因为自己不敬显云郡主,自己和显云郡主有限的几面,什么时候自己不把她当王妃看了,这会两个人仿佛是主仆被自己逼上了绝路似的,哭的跟两个泪人似的,己有人同情的看着她们几个。

    显云郡主的话里,更是字字句句都是对自己的谴责。

    事到如今,显云郡主还把自己放在高位,一副真诚不染尘埃的样子,宁雪烟不想再陪着她们演下去,水眸抬起,直达主题。

    现在最重的问题,是谁动手刺杀的。

    一句话,成功的让显云郡主的哭声停了下来,那个位置,不可能是香蓉,怎么可能是香蓉,当时最靠近的人,除了显云郡主就只有宁雪烟,而现在又晕过去的那位宠姬,方才直接指的就是显云郡主。

    “是奴婢,也是奴婢要害侧妃娘娘。”香蓉尖声叫道,她自觉不会再有生路,为了自己的父母兄弟可以活的更好,把什么都揽在了自己身上。

    郡主会感念自己的,所以一定会在自己死后照顾自己的父母的,所以说完这句话,她就猛的站起来,往一边的柱子上撞去。<="_r">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帘霜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