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五百九十六章 你可以为皇后
    三个人在亭子里坐定,下人们送上茶水,各自退到亭外,宁怀靖看了宁雪烟一眼,颇有几分关怀的问道:“五妹妹的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又病着了?”

    宁雪烟微微一笑道:“我没什么事,劳二哥关心了,父亲那边有没有消息?”

    她问的是宁祖安替宁怀靖上奏章,请封世子的事,这事敖宸奕早己她说过,说奏折己经上去了,消息应当就在这一,两

    “父亲说可能还要有几天。”宁怀靖笑着摇了摇头,这事他不急,他也知道宁祖安之所以要给自己请封,完全是看在敖宸奕份上,否则这事怎么也不可能有轮到自己。

    他倒不是真看上他这个爵位,不过为了更好的护着姨娘和五妹妹,这个爵位,他也是势在必得的,因为宁祖安同时上奏的,还有请封玉姨娘为平妻的奏章,看到那天玉姨娘喜极而泣的神情,有些话,没有人说,他就知道。

    含辛茹苦的一个人把自己拉扯大,独自一个人,送自己上学,玉姨娘那里是敝着一口气,要让他争气,要让宁祖安后悔,要让宁祖安把他认回去,对于这点,他这个做儿子的,对自己的生母,当然是尊重的。

    但是对于五妹妹,自己娘却是对不起她的,这份愧疚又在进府的时候,得到五妹妹的帮助,更加的欠得深了,这事他会一直放在心里,他会当好这个护国侯府的世子,当好五妹妹的后盾,在五妹妹需要他的任何时候,都站在五妹妹这边。

    这是他娘欠她的,也是自己欠她的。

    “是请封世子和为你娘封平妻的事?这事不急,应当就在这两天之内会有旨意下,你们护国侯府上,现在就只有你一个子嗣,这世子之位,不传你还传给谁!”温雪然笑着拿扇子在桌子上敲了敲,桃花美眸一眨,颇有几分调侃的道。

    宁雪烟眼眸一敛,果然,他的消息这么灵通,这种事,除了几个当事人知道,几乎很难有人清楚,原本这种事,就是走个流程而己,算不得什么大事,所以并不会拿出来讨论,护国侯府现在这种情况,又是唯一的子嗣,不传给宁怀靖,还能传给谁。

    除非宁祖安自己没上奏折,想等以后如果有子嗣生下来再说,就象之前只有宁怀远一个的时候一样。

    现在既然宁祖安主动上奏折,而宁怀靖又没什么大的错罚,那么基本上就是一个走流程的问题的。

    “温世子,今天以前就认识月明公子?”宁雪烟微微一笑,眸子转了过来。

    “自小就认识,他是个认死理的,一定要过来祭拜宁紫盈,说是他未婚妻,也就只是一说而己,听说宁紫盈府上的未婚府,可不是他,他这会还自做多情的很哪。”温雪然颇不以为然的道,那张比同倾城般的脸上,笑容脉脉流转。

    “紫盈姐姐的未婚夫?”宁雪烟心头一动,喃喃的自语了一句,宁怀靖皱了皱眉头。

    “只是他自己说的而己,当不得真,宁紫盈府上的事,乱的很,这婚事也乱的很,一家女百家求,说不定每一个都自以为是唯一的那个。”温雪然斜睨了宁雪烟一眼,神色里透着一股玩味和放肆。

    宁雪烟不喜欢他这种说话轻浮的语气,她自认上一世自己没做错什么,所真正订下的婚事也就是和夏府,至于华云恒,在上一世的记忆中,他只是一个哥哥,而且还是一个莫名其妙,离开了她的哥哥,其他的再无什么,可是从温雪然的话里,却听出了许多的暧昧。

    仿佛是她们府上背信弃义似的,甚至还有脚踩几条船的意味。

    “温世子那么清楚华府和紫盈姐姐的事?”宁雪烟抬眸,看着那双似乎无时不温柔多情的眼眸,不闪不避,更没有半点因为看到这么俊美倾城的男子,对着自己笑的如此暧昧的脸红。

    “稍稍知道一些,如果王妃想知道,我倒可以说一些给王妃听听。”温雪然仿佛没听出宁雪烟话中的不善,那双妖灼的桃花眼,依旧笑的灿烂,手中的折扇在手心颇为妖娆的敲了敲,眼睛却是一眨不眨的看着宁雪烟。

    “二哥,你去看看月明公子,如果他祭拜完了,就过来坐坐。”宁雪烟深吸了一口气,才微微一笑道。

    “好,那我就先去看看华公子,温世子先请坐一会。”宁怀靖点点头,站起身,他当然知道这是自家五妹妹要和温雪然说话,自然的接了话,离开亭子。

    “世子,可是对宁紫盈有什么误会?”待得宁怀靖离开,宁雪烟才深吸了一口气,眸色淡冷的看着温雪然问道,她的身份既然在温雪然面前不是秘密,那么这话她问出来,也不觉得奇怪。

    温雪然轻轻一笑,唇角一抹妖娆,既便宁雪烟不受惑,也不得不赞叹,男人长成这么一副倾国倾城的样子,怪不得所有人提起他来,第一个印像就是风流,这样的一副面相,配上那样一双妖娆的桃花眼,再加上脉脉含情的眼神,可不就是一个活脱脱的风流俊美王孙吗!

    “我对紫盈姑娘没有半点误会,只是当初宁府给她订了一个又一个,却是失之轻浮了些!”温雪然啧啧轻叹道,“既便是那么一个如花美人,也不见让别人一个个等着吧!”

    “世子是想告诉我什么?”宁雪烟眼眸一闪,眸底添了几分暗色,绝美的脸上露出几分冷洌,她不喜欢温雪然用这样的话说自己,既便温雪然是危险的。

    “表妹,打算怎么办?”温雪然却没再接她的话,反而意有所指的看着宁雪烟,媚眸之中一片妖滟的笑意,这次他没有叫她“王妃”。

    “没想怎么办,我现在很好!”宁雪烟红唇微微一抿,正色道。

    “表妹你的身份,可是和逸王的身份相对的。”温雪然不以为意的挑了挑眉,修长的手指握起手边的茶盏,喝了一口后,笑的越发邪魅起来。

    “那又如何,我现在是逸王妃,以前是护国侯府的姑娘,我娘护着我长大,只是想让我平平安安的。”宁雪烟眼眸一闪,唇角也泛起一丝淡淡的笑意,虽然淡,却很坚决。

    “你不多考虑考虑,或者你可以站的更高?”温雪然依旧笑的倾城而潋滟,不过这闲闲的问话中,却透着几分认真,在宁雪烟看不到的地方,这绝美的男子,心底升起一股燥意,对于宁紫盈,他可以不在乎,可是眼前的宁雪烟……

    有种感觉超过了他一向淡定的把握,竟莫名的生出了几分期待,超过了他自己的掌控。

    是什么时候的事,见到那个瘦弱的少女被嚣张霸道的宁雨铃追打?却能那么机巧的解了自己的围;还是说那个时不时的警惕的看着自己的眼神,既便那一丝警惕是极低微的,都足以引起他的好奇。

    他一向是以风流著称的,还从来没有一个女子看到他,会用那么警备的眼神,仿佛他只要一靠近,就会带给她危险似的。

    而后,慢慢的越发的注意到她,莫名的不愿意伤了她,当知道她是前朝皇后的遗腹女的时候,他差点直接去找她,他完全有足够的理由找她,把她带走,可他还是容忍了下来,她进逸王府,那是最好的事。

    所有的府邸中,逸王府是最难安排人进去的,如果宁雪烟能在那里,或者对自己更有好处。

    可是,他现在却有些后悔了,看着她绝美的眸子里清透的淡淡深情,心底某处似乎被什么狠狠的扎了一下,很痛,而且还是绵延不绝的痛,有什么东西脱离了他的掌控,就好象他再也抓不住似的。

    “不需要多高,愿得一心人,白首不相离!”宁雪烟微微一笑,长睫垂下,有凝白的脸上落下参差的两道阴影。

    话说出口,顿时轻松不少,这阵子一直压在心头的一块巨石,似乎就被这么一句话,带走了。

    原来就是这么简单,只是一句话而己。

    “你难道不记得自己的家仇国恨了吗?”温雪然脸色一凝,桃花眸中泛起一丝寒洌。

    “王朝更替,从来不是女人的事,况且,你真的认为,我父亲是死于敖氏之手?”宁雪烟眼睫闪了闪,抬起美眸,静静的看着温雪然。

    前朝之事,她特意去查过,前朝皇帝死在第一位作乱的权臣手中,当时敖氏还不是主张的反对势力,可以说敖氏的皇位并不是从前朝皇帝手中抢来的,而是从那几位起先谋乱的权臣手中,宁雪烟不觉得这样的自己跟敖氏有仇。

    “可江山最后落到了敖氏手里,难道你做为先帝的血脉,不应再抢回来?”温雪然深深的看了她一眼,眸色凝结而浓郁。

    “我抢回来?我当女皇?然后再让百姓生灵涂炭,这真的是我和百姓需要的吗?我记得不管是前朝还是现在,女子都是没有继承权的。”宁雪烟出乎意料的冷静,没有问温雪然是谁,她也不想知道太多。

    既然两位养母都选择让她把那段过往遗忘,她会的!

    “你……可以成为皇后!再复前朝轩辕氏的江山!”温雪然的声音,不自觉的低沉了几分,眼底隐隐的期望,带着一抹宁雪烟看得懂的深情,不是以往那种浮于表面的脉脉意思,是真的可以看到,浓浓的深情。

    宁雪烟是真的愕然了,水眸蓦的瞪大,看着温雪然,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温雪然会说这样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