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五百九十七章 你不在意,我在意
    “你为皇,我为后?”宁雪烟微微一笑,很轻,轻的几乎带着几分

    “是,我为皇,你为后!”温雪然笑了,脸上露出一抹倾国倾城的笑意,那种透着几分温柔,真诚的笑容,足以温软任何一个女子的心。

    只是这里面不包括宁雪烟。

    “你相信,那个兵符,可以调动前朝的那队护卫?”宁雪烟问道,眸底带了一丝嘲讽。

    “不相信!”温雪然不缓不疾的道。

    宁雪烟那双眼眸看似平和,实际上如同风卷云飞,他,居然不相信那个兵符,那个传说中有可能落在长公主手里的兵符,他居然不相信,或者说果然如自己想的,原本这就是一个局。

    “那你为什么要娶我?我可是嫁过人的!”宁雪烟的眼眸紧紧的盯着温雪然,从来她就觉得温雪然不简单,在所有的人,包括三皇子,这实际上代表的就是当今皇上,都在找这枚前朝兵符的时候,居然有人毫不犹豫的说长公主和兵符的传言是假的。

    这如何不让宁雪烟惊骇。

    当然她不觉得自己除了这个方面,还有其他可以吸引住温雪然的。

    “我不嫌弃!”温雪然悠然一笑,绝美的桃花眸里,笑意潋滟。

    宁雪烟的目上光一下子变得冰冷,她望着温雪然唇角的那丝笑意,眸色清凉落水:“可我嫌弃!”

    温雪然一愕,忽然唇然露出一丝苦笑,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想说,娶你或者是因为你的身份,但是更多的是因为你,至于逸王府,你想什么时候离开,我都可以帮你,你不必在意以后有人知道这事。”

    原本他要说的不是这话,宁雪烟既然进了逸王府,那么有些事,就可以让她来做,只是话到了嘴里,莫名的就成了,带她离开逸王府,逸王的冷血无情,天下人皆知,她在逸王府应当是过得,步步惊心的吧!

    她愿意离开就离开吧!宏图大业,并不一定需要自己在意的女人,才能完成的。

    “我不愿意离开,此生,我己是敖宸奕的人,那么便生是他的人,死是他的鬼,前朝往事,与我一小女子无干。”宁雪烟站了起来,秀眉高高扬起,眸底一片冷洌,坚定的看着温雪然,“世子,不管你是谁,不管你想做什么,都和我无关,以后,也请不要再来告诉我什么真相,如果有需要,我会自己查明的。”

    说完,也不待温雪然再说什么,转过身往亭子外走去,不管是从个人的因素,还是从全局出发,她都不觉得自己有必要为“前朝”奋斗,努力从敖氏手中抢回江山,她只是一个小女子,所求不多。

    上一世,她死的何其凄惨,只是到死,这所谓的“前朝”之人,也没有一个人来救她,至死,她也是不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而这一世,却冒出了华云恒,冒出了温雪然,似乎他们都可以救她于水火之中。

    可她,现在不需要!

    在她最需要援手的时候,没有一个人伸出手来救她,温雪然既然能比自己还先查到自己的身世,她不相信他之前对自己真的是一无所知的,真的对自己和明氏在明霜院的困境毫不知情?

    至于现在,既然嫁入逸王府,她就会一心一意的跟着他,不过虽然自己是满心愿意,但是在外人呢,那就是一个狼窝。

    而当时,温雪然也没说什么,就看着自己嫁进去,等自己进了逸王府才告诉自己的身份,这里面的意思,可不只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会有这么巧的事吗!自己一嫁进逸王府,他那边就查清楚了自己的身份。

    解释只有一个,因为算计,而她讨厌这种对自己估价般的算计。

    皇后之位,不嫌弃?脑海中莫名的闪过一张俊美阴鸷的脸,她只需要他对自己好就行,别人嫌不嫌弃,与自己何干。

    看着这样的宁雪烟,温雪然眼眸猛的瞪大,心头狠狠的一痛,眼眸处微微抽了抽,看着正要离开亭子的宁雪烟,也站了起来,心底却是莫名的烦燥:“你就不怕敖宸奕知道你的身份。”

    “那又如何,我一个什么也没有的,既便连身份也是别人告知的过了气的前朝公主,你以为敖宸奕会在乎这个!”

    宁雪烟没有回头,只稍稍停了停脚步,眼神冰冷的看着外面的天空,唇角一抹嘲讽。

    不管温雪然算计的是什么,她都不想参合进去,楚国立国十几年,天下的百姓早己安居乐业,不管是先皇,还是现在的皇上,都是马上皇帝出身,知道百姓才是立国之本,因此对于百姓很有一番治为,既便是现在一再对付敖宸奕的皇帝,也清楚的知道这点。

    所以既便知道前朝长公主的说法,也没有大肆天下寻找,弄得人心慌慌。

    从战乱中经过的百姓们,真的会愿意再经历一场叛乱吗!真的愿意为恢复前朝的荣光而不顾生死吗!安居乐业了十几年,谁愿意再流离失所,妻离子散!

    而她,也不觉得恢复前朝,是她的责任!

    既然是众望所归,那么就让一切都过去吧!

    “主人,要不要拦下她?”看着宁雪烟远离,守在亭外的,跟着温雪然一起过来的丫环打扮的女子,也既是以前的那个白衣女子,抬起头,几步走了进来,问道。

    温雪然唇边忽然露出一抹笑容,摇了摇头:“不用!”

    “可她知道主子的事了,会不会说出去?”白衣女子担心的问道。

    “怎么,如果她会说出去,你就替我分了忧,把她处治了?”温雪然斜睨了女子一眼,笑容如花般绽放。

    “不……属下不敢!”女子先是沉溺在他的笑容中,痴痴呆呆了一下,但随既醒悟过来,急忙低头,额际己微微冒出了冷汗。

    主子这样子,可不是高兴的表情。

    冷哼声在耳边响起:“我不希望有任何危险到她的事,否则……”

    “是,属下明白,没有主子的命令,属下不敢!”女子头低的更低了,一动也不敢动,只觉得有一双眼睛在冰冷的审视她,仿佛她那点小心计,立时呈现在他眼前似的,整个人开始冒汗。

    “自己回去领罚!”

    “是,属下知道!”

    远处的人影己在转过一个道口的时候,消失不见,温雪然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那张绝美倾城的脸上,重新露出一丝潋滟的笑意,他还是有机会,那一纸婚约,他以前没在意过,甚至后来查到宁紫盈死了,他甚至有种解脱感和嘲讽感,但是现在,他愿意听从这纸婚约的安排。

    宁紫盈死了,那就是宁雪烟了,这原本就是两家订下的婚事……

    “走,我们回去。”手中的扇子在手中敲了敲,温雪然重又恢复风流潇洒的形象,举步往外走。

    “不等华公子了?”女子紧走几步,跟上他,忍不住问道。

    “他会来的。”温雪然唇角一抹若有所思的笑意,华府当然抛出那么大的筹码,想娶宁紫盈,可惜在最后的时候,却事有不协,原因就是因为听说另外的地方,找到了真正的长公主,华府才在最后一刻,舍了宁府的婚事。

    可是谁料想,那边那位才是假的,而华云恒也错失了和宁紫盈的婚事。

    华府那只老狐狸的算计落了空,等他探明情况,宁紫盈己进京,而他依然在江南一带查寻,以至于宁紫盈死后,华云恒才进的京,而现在那么多年过去,原有的算计落空,安南那边的事,却是不能再等了。

    事到临头,己是不得不发,安南那边的情况,也是一触即发,

    “等华公子来找我的时候,就把他带过来。”

    这个时候,自己伸手是最好的……

    宁雪烟在护国侯府没休息多久,便回了府,以至于匆匆赶过来的太夫人还扑了个空,听说是逸王有事,突然把宁雪烟叫回去的,太夫人也不能说什么,只得点点头,回了祥福园,洛烟院那边的事,具体虽然不知道,但是宁晴扇吃了亏是肯定的。

    对于宁晴扇,太夫人自打宁祖安查出可能与雅太师府上有关后,她就恨的不行,自己那么多年知心知意的痛着,想不到居然养了个白眼狼,雅太师特意把她送到护国侯府来,目地应当就是那枚传说中的“兵符。”

    有人传言在护国侯府上,太夫人和宁祖安当然也知道,所以才在明氏的地方,大肆寻找,可依然一无所获,只是自己这里还没得到,雅太师那边就算计到自己头上,如何不怒!让太夫人万幸的是,这侧妃的位置还是落到了宁灵云身上,宁晴扇现在只能当一个最低下的姨娘。

    所以,等宁晴扇被送进三皇子府的时候,太夫人一点东西也没给她,直接就让小轿把她抬走,人倒是一个也没扣下,洛嬷嬷,彩芬,非怜三个,全跟着宁晴扇进了相王府,至于洛烟院,在宁晴扇出了院门的那一刻,便不再是她能回来的地方。

    太夫人对宁晴扇恨煞,只要一想到宁晴扇是雅太师府送过来,暗算护国侯府的棋子,就恨不得处置了她,不过,她现在只是相王府一个姨娘,而且还是被相王厌恶的一个,太夫人就相信,她再翻不起浪。

    相王府的后门口,一顶小轿停下,轿子里穿着淡粉色嫁衣的宁晴扇阴沉着脸出来,站在府门口,袖底的拳头紧紧握起,眼中闪过一丝恨意,姨娘,她只能进后门,她原是正妃,是相王妃,决不是什么姨娘!

    “宁姨娘,你请吧!”一个婆子出现在她面前,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往里一指,也没等她过来,顾自就先往里走了。

    一个姨娘,在王府,身份实在是太低了。

    加更一章送到,谢谢亲们的支持,投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