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六百二十六章 王府西侧门的小事
    逸王府座落的那条街,就只有这么一个面南背北的府邸,占据了整个街面,厚重的大红木的府门,高大森寒,前门处更是每天都有几个守卫站在那时,纹丝不动,光看这阵势,进门的人就先小心了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相比起这门,这府,进门的不管是谁,先是弱了几分气势。

    至于逸王府的后门,也叫做侧门,并不只一处,实在是府邸太大,占地面积太广,以至于不得不多设几个后门,免得往来不方便,这里为了分三个侧门,为了说起来方便,靠东边的叫东侧门,靠西边的叫西侧门,靠正北方向的叫北侧门。

    那些瓜果蔬菜之类的东西,往往是从靠近东边侧门进出的,因为那地方靠近厨房,从这里进去更方便一些。

    而于一些林木之类的修饰园林之事,都是从西侧门进来的,因为那地方主子们住的园子园,而且还专门修了一个装杂物的园子,从那里进来最是方便。

    丫环,仆妇之类,为了些小事,不便从前门进出的时候,往往是从北门进出的,所以相比起来,北门也算是一处热闹的后门,当然有些人为了方便,不是不能从西侧门和东侧门出去的。

    东侧门在特定的时间是很热闹的,不过除了早上送菜过来的特定时间,其他时间基本上没什么人,至于西侧门就更冷清了,府里没个修修造造的地方的时候,几乎是没有人的,林木之类种在那里,有人修剪就行,至会要不要进新的品种,那还得上面发话。

    一个丫环模样的人从西侧门进来,她才到门口,便被守门的婆子发现,给拦了下来。

    “你是哪来的,有什么事?”守门的婆子横了一眼,不客气的道,在逸王府当差,她有足够的底气。

    “我来找我家表姐,我家表姐在云侧妃身边当差,上次我跟她说起,她父亲病了的事,她要说拿些东西给我的,不知道拿来了没有?”丫环笑盈盈客气的道。

    “噢,你就是云侧妃身边的含玉的表妹啊,有东西给你,你等一下。”一听是云侧妃身边的人,守门的婆子立既客气了起来,脸上也堆出了几分笑意,点点头,转身进了一边的一间小房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包裹。

    “这就是含玉拿过来的,说是有几两散碎银子和一些衣物,你自己拿去看吧。”

    “那谢谢你啊!”丫环打扮的客气的道。

    “没事,不用谢,侧妃娘娘身边的贴身丫环,我们能不照应吗!”守门的婆子笑嘻嘻的道,眼中还带着几分巴结的意思,不过也是,这逸王府现在正经的女主子就两个,而显云郡主之前还是最正式的女主子,今天跌下正室之位,难保他日,不再上去。

    原本侧妃可以变王妃,而且变成唯一的正室,那么显云郡主至少起点高,再从侧室变成正室,也没什么难度,不管现在这位逸王妃的传言如何的,在慢慢的改变,至少有一点改变不了,这位的身子可是一点都不好。

    谁知道什么时候就没了性命,直接去了呢!到时候府里的女主子,可就又只有显云郡主一个人了,或者逸王看在这份上,重提显云郡主的位份也有可能,逸王府的事,谁能预料呢,只凭这位王爷的喜好,就能折腾出许多事来,而这种事,皇上一般都是不管,顺着他的意思的。

    “听说你们府里前儿来刺客了,没事吧?”丫环拿着包裹也没马上走,一副和守门的婆子闲聊的样子。

    “怎么没事啊!好几个人就这么死了啊,据说伤的人更多,不过幸好,我们几个主子都没事,死伤的都是下人,总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守门的婆子一副后怕的感慨样子,做下人的都知道,真要是这府里的主子出了事,这事可就闹大了。

    到时候,被牵连在内,死的恐怕都不在少数,守门的婆子这么说也是很正常的。

    “逸王妃没被吓到吧,听说她身子一向不好。”丫环似乎要走了,抖了抖身上的衣裙。

    “肯定吓到了啊,我们王妃身子弱,受了惊,这一躺又不知道是多少天。”守门的婆子看起来是个忠心的,叹了口气,作下人的,也不能乱聊主子的闲话,这时候当然也不能说下去了,转身往里走。

    看着守门的婆子进到里面去,丫环也不能再说什么了,只得转过身,往外走,出了这个侧门所在的街,远远的看到一辆普通的马车停在上面,看了看左右没人注意,丫环急忙爬上了马车,马车夫一扬鞭子,马车缓缓行走,就如同在这街上的所有马车一般,不缓不急。

    “怎么样?东西拿到了没?”马车里花秋盈坐在里面,神色紧张的看着丫环。

    “三姑娘,拿到了,就在这里!”丫环点点头,把包裹递给花秋盈。

    花秋盈急忙打开,看到上面放着的的几件衣裳,己是眼睛一亮,待得把衣服展开,居然还有一封信,一封显云郡主写给她的还信。

    看完信,眉宇间露出几分喜气,眉头轻展,总算得和显云郡主联系上了。

    “去宫里!”她声声对外面的马车夫道。

    “是!”马车夫应声,改了道,往皇宫的大道而去。

    连马车夫在内,都没有看到边上还有一辆马车,之前正和他们在一起,走的不疾不缓,但这回他们的马车改了道,那辆马车却不改,于是一会儿便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中。

    待得花秋盈的马车完全消失在视线中,那辆走的平缓的马车也改了道,转了回来,然后进了逸王府西侧门的那个街口,转进去后,守门的婆子一看马车过来,直接让马车赶了进来,而后便悄无声息的关上了门。

    欣美从马车上下来,马车夫自赶着马车从侧边绕到前面的停马车的场地去。

    欣美来到梨华园的时候,宁雪烟正在看手里的请贴,恒玉晴的请贴,或者也可以说是宁国公府的请贴,做为勋贵,宁国公府的请贴,在勋贵的圈子里,还是很有几分效用的。

    之所以发这个请贴,是宁国公太夫人的大寿。

    这位宁国公太夫人当年据说是一位巾帼英雄,还曾经亲自上过战场,老宁国公之所以能获得这么一个爵位,这位太夫人可是功不可没,所以不管现在的宁国公如何,提起这位宁国公太夫人,无不挑大拇指称赞。

    虽然这位太夫人据说现在什么事也不管了,但是余威尚在,而且在皇上面前,她也是很有面子的,这次是她七十大寿的日子,这请贴自然也送到了逸王府。

    “王妃,是花秋盈自己来的,她把信看了后,其他没说,就说了去宫里。”欣美掀帘子进来,回禀道,她的耳目是几个丫环中最好的,所以既便是隔着一辆马车,她也听到了花秋盈的话。

    进宫?宁雪烟水眸滑过一丝疑惑,她可以肯定这位花祭酒,没有谁在宫里,皇上现在在宫里的女人,大约有一百多位,其中姓花的,只有二个,而且还都是最不得宠的,花秋盈现在的样子,分明是能直接见到人的。

    花秋盈能见到人,说明这位妃子应当是得宠的,再加上之前偷窥到霞妃脸的人都在传,霞妃应当和花祭酒家有关,宁雪烟可以肯定的是花秋盈现在进宫见的应当就是这位霞妃,而霞妃必然和花祭酒家有关系。

    “主子,要不要问问王爷?”蓝宁在一边也听出了几分意思,替宁雪烟泡了一杯茶,低声问道。

    宁紫盈沉冤得雪,蓝宁和王嬷嬷两个抱头痛哭了两后,之后便恢复了过来,依旧是往日那个沉稳得体的蓝宁,对宁雪烟除了信服,尊敬之处,更多了几分感激,如果只是凭她们两个下人,不管如何也是不能替紫盈姑娘报仇的。

    “不必,王爷那边不必惊扰,算不得什么大事。”宁雪烟摇头制止道,每次提起花家,敖宸奕都是一脸的怒意和厌恶,可见对于花家,他是真的不待见的很,此事既然跟敖宸奕的“烂桃花”有关,宁雪烟觉得还是自己出手比较好。

    至于这位霞妃,宁雪烟肯定这里面有猫腻,她甚至还有一种更加非夷所思的想法,这种想法,让她更不愿意此事,由敖宸奕插手,霞妃那边以为自己不知情,那么相对来说,自己才是隐于暗处的那个人。

    虽然霞妃是皇上的宠妃,身份地位都是不凡,但是自己是逸王妃,身份也不低,而且不管如何,霞妃应当不可能公然对付自己。

    至于信上提到的宁国公太夫人的生日,她当然会去。

    “欣美,这几天你让刘风给盯着宁国公府的后门,如果有什么异常人等进出,让他速来报我。”宁雪烟喝了口茶,然后端着茶杯静静的思想了一下,对欣美说道,花秋盈的信上也提到了宁国公府,因当会有所布置。

    霞妃,如果真的象自己所料的那位,或者这位神秘的霞妃也会出现在宁国公府,那可是太震撼了,至于花秋盈交待的和显云郡主合做的另外一些东西,宁雪烟这里自然也是经过处理的。<="_r">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帘霜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