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正文 第六百六十八章 皇后是内应
    人群中,还有一个不安的人是沐铃郡主,她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吴瑶,然后不动声色的收回目光,不再主动往吴瑶这边靠过去,之前她是小心翼翼的往吴瑶这边挤过来的,但这时候过到吴瑶身边,虽然是不合适的。复制网址访问p:%77%77%77%2e%76%6f%64%74%77%2e%63%6f%6d

    这事虽然跟吴瑶看起来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不免让人想到这位一直置身事外的吴瑶夫人,真的是那么清白的呢,但看下台的那几位名士,看也没多看吴瑶一眼,就觉得这里面有些猫腻。

    吴瑶这边让人重新把桌椅摆好,重新请人入席。

    宁雪烟那边也自带着蓝宁和青玉下了高台,回到原位置上坐定,之前先来的那位宫里的侍卫,看看现在己没什么事了,互相对望了一眼,就要离开。

    只是,今天注定是个事发的高峰期,他们这边才重新整理过坐定下来。

    欣美就一手一个,拉着一个丫环和一个男子走了进来,然后一把狠狠的把两个人给扔到了男女两个席面的当中,然后冲着原本逸王府的宫廷侍卫道:“这两个人躲在一起,意图谋害太子妃,请把他们格杀当场。”

    一听问也不问,就要格杀在当场,那个看起来长的还算不错的男子,立既急的大叫起来:“慢着,你们别动手,我是这园子的主子,我在这里难得有错吗?”

    “我……我是吴夫人身边的丫环,替我们吴夫人向园子主子借一点东西,用用,难道,这……这也不可能吗?”丫环跟着大叫起来。

    宁雪烟身子往后一靠,仿佛没听到两个人慌乱之下的解释似的。

    “那是什么?为什么你们两个拿了我们太子妃的小像,而且还在下面写这种诅咒之词?”欣美冷冷的道,手中的一封信被扔了出去。

    人群中的吴瑶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抓紧手中的帕子,己觉得不好,今天的情况,一件接一件的出意外,连自己的最后一着闲棋还没有用出来,就己经被宁雪烟身边的这个丫环,给直接的捅了出来。

    完全打了她一个措手不及。

    脚下一动,正想出来,却听得那个园主子,大声的惊叫起来:“这……跟我没关系,这信是这个丫环给我的,我不认识上面的是太子妃。”

    那个园主人原是个纨绔子弟,之前被一封信骗过来看美人,但是转了一圈,也没看到,只得怅然的回去,之后吴瑶的丫环过来找他,跟他说在席面上又看到那位美人,想带他去看一看。

    不料这次还没有成行,就被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丫环,给打的趴在地上起不来,而后还把这封信给搜了出来,那个丫环甚至还张扬的在当着他们的面,在那信上面的画像上,画了几个鬼画符,而后就粗暴的把他们两个给一路拖了过来。

    这个纨绔子弟胆再大,也想不到自己之前收到的画像中的女子是太子妃,看到对面的侍卫,手中那把还在滴血的剑,哪里还硬得起来,立时指着丫环大声的叫嚷了起来。

    这个纨绔子弟,这时候也被滴血的剑,刺激的清醒过来,说什么这位美人看中他,想约他私下里见面,堂堂的太子妃,怎么可能看中自己,而且还邀请自己过来相见,分明是自己中了别人的算计,这是要置自己死地啊!

    “到底是怎么回事?”吴瑶急忙上前一步,对着那个吓得脸色惨白,浑身哆嗦的丫环厉声问道。

    “奴……奴婢……”丫环惊的脸色大变,却是一个字也吐不出来,只是可怜巴巴的看着吴瑶,眼中哀求之意明显。

    “你……真的是太过份了,太子妃和你远日无仇,近日无怨,上次的事,我也跟你说过,不过是太子妃手下的一个家人把你的弟弟打伤了而己,和太子妃并无关系,想不到你竟然心胸这么狭窄,居然想谋害太子妃,我……也救不了你了。”

    吴瑶叹了一口气,话中的意思,若有所指指出丫环之所以做出这样的事,完全是因为她和宁雪烟之间有私愤,和她并没关系,脸上的神色更是一片失望。

    “是……是,夫人,是奴婢……是奴婢……想差了……”丫环脸上的惨白,转为一片死灰绝望之色,但是话里算是应承下了这事,她是吴瑶的心腹,当然知道吴瑶话里的意思,如果自己不认下这事,自己的弟弟的命也就保不住了。

    舍自己保下弟弟的命,这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

    别人不知道吴瑶夫人的狠戾,她怎么会不清楚,她这会能认下这事,死的是自己一个,如果自己不认下这事,自己的弟弟,甚至自己一家子都会死在雅太师手中,纵然吴瑶夫人出了事又如何,背后的雅太师,可不是那么容易出事的。

    想清楚这一点后,丫环才会这么绝望的认下。

    谁也没想到,索有清名的吴瑶夫人的宴会会以那样的一个场景结束,不但成就了宁雪烟的才名,而且让这位吴瑶夫人声名扫地,虽说所有的事,都表示跟这位吴瑶夫人没什么直接关系,但是发生了这么多的事,而且差一点连宁雪烟这个太子妃,都废在那里,怎么会不让别人多想……

    这位吴瑶夫人真的那么清白吗?她不会和雅太师府上有什么不能说的纠葛吧?

    她不会是帮着雅太师府上在陷害太子妃,以利于相王吗?……

    怀着这样的疑惑,宴会在宁雪烟的首先不客气的退场后,便立刻四散开来,宴会自然也是不欢而散。

    可以说这位名声一直很好的吴瑶夫人,应此也被带到了台前,引起所有人的怀疑,而她的那个丫环,自然被侍卫以查证为名,不客气的带走了。

    事发突然,吴瑶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人被带走,而后待得所有的人离开,才急匆匆的回了自己的府,脸色阴沉着偷偷的去了雅太府的府邸。

    敖明宇的府上也得到了消息,和夏宇航两个合计了半宵,夏宇航才在半夜之后离开的。

    宁雪烟的事,让整个局势都变得凝重起来,许多敏感的人士都查察到其中的几分不寻常,个个早早的紧闭了门户,静观这接下来的变化。

    风雨欲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紧张的呼吸。

    没人发现,一辆轻便的马车悄悄的离了京,马车上温雪然眸色中透着一股说不清楚的幽深和落寞……

    夜色中,有一群黑有人直扑宁雪烟现在一个人住着的逸王府……

    只是他们想不到的事,宁雪烟己悄悄的进了东宫,两顶小轿,前面一顶是宁雪烟的,后面一顶是显云郡主,只要显云郡主还顶着逸王侧妃的名头,宁雪烟就觉得不能把她扔下,敖宸奕来接人,当然也就带着她一起过来。

    好在,自打那天拿整个安国侯府威协过显云郡主后,显云郡主显得特别的安份,让上轿就上轿,没有一句二话。

    至于逸王府那边,欣美留了下来,看着梨华园,还有隐卫刘风也在暗中守着,宁雪烟现在是和敖宸奕在一起,当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两个有身手的隐卫留在逸王府,监视着那边是最好的。

    至于为什么突然之间,让自己悄悄进东宫,宁雪烟也猜出来,必然是有人想拿自己做文章了!

    进到东宫,敖宸奕让人给显云郡主随意的找了个院子住下,宁雪烟则是连人带东西,一起搬进了敖宸奕的东宫太子正院。

    不过敖宸奕并不在,太监说他在前面有事务,让宁雪烟自己用晚膳,宁雪烟也没感意外,知道他这阵子忙的脚不着地,也就乖乖的自己让人摆膳,上的菜居然全是她爱吃的,甚至连饭后的甜点,也是她一向用的,心头暖暖的,多用了半碗后。

    那天夜里,宁雪烟睡下,等了许久不见敖宸奕来,心里想着他应当还有事,模模糊糊之间,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也没见到他,倒是听得欣美一早来禀报,说昨天晚上逸王府闹贼了。

    有一批黑衣人,直达梨华院,冲进主卧,但最后也没得手,反倒是被埋伏下的人,擒了几个活口。

    “那些人呢?”宁雪烟拿帕子抹抹唇角,暗示青玉可以把东西收了。

    “现在应当在殿下那里,当天晚上,这些人就直接被抓住送走了,奴婢和刘风依旧在那里等着,之后就没什么人了,不过,那些黑衣人应当一个也没逃掉。”欣美道。

    正说话间,蓝宁跑了进来,还没说话,忽然就听得远处传来了钟声,一下,二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七下,八下,九下……

    宁雪烟蓦的站了起来,景阳鼓响九下,代表的是山陵崩,皇上死了?

    “主子,殿下让主子换过素白的衣裳过去,并且把整个院子都挂起素色来,说皇上昨晚上驾崩了!”

    “昨天晚上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宁雪烟让欣美去使院子里的宫女太监,把所有的白色的布找出来,挂起来,然后再每人做一件粗布衣裳穿起来,一边着急的问着蓝宁。

    “奴婢也不太清楚,方才看到于侍卫长,他只说好象此事跟相王有关,好象是相王派人把皇上给杀了,或者还是其他的,奴婢当时也没听明白他的意思。”蓝宁回答道,突然之间说皇上驾崩了,她当时就有些蒙了。

    虽说皇上的身体现在不好的很,大家都知道,但也没那么快一下子就没了性命,而且据说昨天还好生生的,宫里传出来消息说皇上比平日多醒了一会,看这样子好起来,应当就快了。

    “先让人把殿下和我的衣裳做出来,其他的人也加紧。”宁雪烟点点头,不再追问,知道这个时候也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况且敖宸奕那边应当有应变的手段,自打他把自己从梨华院偷偷的带到这东宫来就看得出。

    所以,她这会只须把后院的事做好就成。

    东宫自有针线班子,动作很快,不一会儿敖宸奕和宁雪烟的一件白色粗布衣裳己做好,让人把敖宸奕的那一件送出去后,宁雪烟自己便穿上另一件,然后带着青玉和蓝宁前去。

    敖宸奕己换过衣裳,等在那里,见她过来,先是替她整了整衣领,然后带着她往后宫那边去。

    东宫实际上也算得上是皇宫里的一片东方,只不过和皇宫还是有门隔开的穿过相隔着的门,一大群人来到皇上的寝宫前面,那边早己是哭声一片。

    而最让宁雪烟意外的是,本应当跪在首位哭灵的却不是皇后,而是淑妃。

    皇后居然不在!

    敖宸奕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伸过手拉了拉宁雪烟的手,简单的告诉她道:“敖明宇昨天派人刺杀皇上,皇后是内应,现在一并下了牢,内宫的事宜接下来以你为主。”

    皇后既然出了事,淑妃在位份上当然是差了宁雪烟一头的,况且现在敖宸奕是东宫太子,她这位东宫太子妃的身份,也是往上涨了上去,内宫之事以她为主,也是正常。

    反手用力的捏了捏敖宸奕的手,宁雪烟点点头,一切尽在不言中。

    之后敖宸奕去处理起皇上的后事,宁雪烟带着所有的宫妃,以及被通知到的内命妇们,一起在后面跪拜,哭灵,处理的井井有条。

    一些岁数大的诰命夫人,看着宁雪烟的处治,趁着哭灵闲下来的空档,一个个暗暗点头,看起来这位接下来的皇后,手段非常人,年纪轻轻,又是突发事件,处理起来,也是有条不絮,一点也看不出才是一个未满十五岁的女子。

    更有人听说逸王府当天晚上,相王也派人行刺,想挟持这位逸王妃,虽然没成功,但是看这位逸王妃现在神色从容的样子,一点都不象是昨天晚上受到了惊吓的样子,这位逸王妃,果然有母仪天下的风范。

    宁雪烟还给一些身子虚弱的老夫人,和一些怀了身孕的年青夫人们单独设了休息的地方,让她们以休息为主,只是在适当的时候,出来哭几声就行,一时间更是赢得了许多夫人们的认同。

    不管是年老虚弱的,还是年青有孕的,皇上驾崩,原也是要跟着众人一起哭的,想不到逸王妃这位仁慈,居然还那么照顾她们,看到的,无不在暗中赞扬这位逸王妃的为人,大度而仁厚。

    宁雪烟想不到自己的作为,居然就这么赢来了夫人们的认同,这时候,她正坐在里面,听蓝宁把打听来的所有消息报给她听。<="_r">

    txt下载地址:

    手机阅读:

    发表书评:

    为了方便下次阅读,你可以在顶部"加入书签"记录本次()的阅读记录,下次打开书架即可看到!请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荐本书,帘霜谢谢您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