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作品目录 第四十五章 月光下,香姑姑的惊骇
    第四十五章 月光下,香姑姑的惊骇

    看雅贵妃己进去沐浴,三十岁的女子退出了屋子。

    “香姑姑,您这个时候还要去哪里?”守门的太监看香姑姑出来,笑着打着哈哈迎了上去。

    “听说我们院子外就有一株绝品的菊花,我先去看看,等明儿贵妃娘娘问起的时候,也好回话。”香姑姑淡淡的笑道,她是雅贵妃身边的人,主管雅贵妃宫里的花草侍弄,对那些花草很有一套手法,因此雅贵妃宫里的花开的也比别处更盛,连皇上对此也称赞有加。

    既有这好处,这位香姑姑的身份在宫里也就不一般了,所有人都尊贵的叫她一声香姑姑,这位香姑姑是跟着雅贵妃一起进宫的,也算是雅贵妃的陪嫁,自然是雅贵妃的心腹,太监们见她这时候要出去,也就笑着让开。

    香姑姑走出院子稍稍辩了辩路,就往左边的路过去,那本菊花是寒山寺特意种在那里的,原就是让贵宾院里的客人观赏,花开雅致,只是到了夜晚,实际上也没什么看头,守门的太监不懂,香姑姑却是很清楚。

    顺着小路走过那本菊花面前,看也没看半拢的菊花,反而往边上的亭子走去,就着淡淡的月下,亭子里坐着一个素雅的美人,正坐在一边的石凳上面,倒了一杯清茶,缓缓饮尽,月下风吹,吹起女子绝美的容颜,精致苍白的小脸配上墨玉一般的眼眸,在这夜色下更添几分孤寂。

    香姑姑几乎不敢相信的看着月下的宁雪烟,目光紧紧的盯着那张莹白的脸,眼里翻滚着巨浪,巨大的冲击几乎让她一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再次看向亭中盈盈而笑的少女,骇的连话也说不出来!

    那双几乎一模一样的墨玉眼,虽然不是很象,但同样倾城绝色的脸,只不过眼前的这张太过素白,以至于一眼看不出她的绝美,还有那双带着稚气的眼眸,她几乎就认为自己看到的是那个当初那个气质高华,倾城绝代的女子……

    香姑姑嘴唇哆嗦了两下,眼角己微红,不是她,不可能是她,那日火起,她亲眼看着她投入火海之中,熊熊的烈焰把她的衣襟烧起,映的那张如花般的脸,美的绝然而凄艳,而后掩没有火光浓烟之中……

    “香姑姑是吗?”宁雪烟悠然起身,月色清冷的照在她的小脸上,带着几分迷离,一双流光溢彩的眼眸中带着淡淡的笑意,平静而温和,宛如真的是偶然遇到,而不是她在雅贵妃带着香姑姑走过她身边时,弹了纸条落在香姑姑身上,约了此时相见。

    香姑姑,雅贵妃娘家陪嫁过来的,之前曾随雅贵妃私下去看过明氏,似乎要把香姑姑留给明氏,明氏拒绝了,以前的宁雪烟不知道香姑姑是何人,现在的宁雪烟却是知道香姑姑的。

    上一世,宁紫盈的母亲会调制一些香料,也懂一些用香制毒,明白那几种混合在一起,是毒人于无形的香,但母亲自己说她并不算精,她当时就跟宁紫盈提到过香姑姑,说香姑姑才是调香高手,懂得各种用香调出来的毒,也会自己调毒。

    如果有这么一个人守在身边,以后后院那里争斗下药,几乎再不成问题。

    明氏是中毒死的,这种毒实际上并不难,只要稍懂几分的就知道,可偏偏明氏拒绝了雅贵妃的好意,这让宁雪烟很不明白,但也从当日香姑姑对明氏重重的磕了几个头,推测出香姑姑恐怕和明氏关系也不一般,所以才在此以明氏之女约相见。

    她现在很需要有人帮她,若是有香姑姑这样的辩毒高手在自己身边,她就不必担心凌氏会对她下毒手,有些方面甚至可以反击一手,有了她,她才可以更大胆的报仇,这也是她冒着危险把香姑姑约出来的原因。

    果然,那位香姑姑应约而来。

    “你……你是明夫人的女儿,护国侯府的五姑娘?”香姑姑终于控制住情绪,神色冷静了下来,缓步走过来,仔细的上下打量着宁雪烟,眸底多了几分激动和困惑,她上次去的时候,也只是见了明氏,并不曾看到宁雪烟。

    “正是,香姑姑请坐。”宁雪烟微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动手,悠然的先往石凳上坐下,拿起手边的茶杯倒了两杯,一杯推到对面。

    “五姑娘找我有什么事?”香姑姑没有坐下,戒备的看着宁雪烟,眸底翻滚起幽深。

    “香姑姑以前差点还跟了我娘,不知道现在若还有机会,香姑姑愿不愿意跟我?”见她没坐,宁雪香也不再让,你在茶杯上轻轻扣了扣,抬起盈动的水眸,随意的抚了抚脸上的青丝,直接开门见山的道。

    当日,雅贵妃是特意把香姑姑送到明氏身边,只不过明氏不知道什么原因坚决没要!

    “五姑娘要我?”香姑姑愕然,想不到宁雪烟一副柔婉的模样,说的话却这么直接。

    “是,香姑姑,要怎么样才可以离开雅贵妃?”宁雪烟笑问道。

    那时候,她虽然躲起来,却看到香姑姑是一边哭着,一边依依不舍的离开,那样子对娘必然是有感情的。

    “我不能离开雅贵妃娘娘!”香姑姑断然的拒绝道。

    “为什么?香姑姑以前不是希望留在我娘身边吗?”宁雪烟并不觉得有多讶然,香姑姑绝不可能很容易就到自己身边来。

    “那只是我希望而己,明夫人不会让我留在她身边。”香姑姑话里有话,言语中多了一份黯然,却没有更多的说什么。

    “所以,我娘死了,香姑姑,难道也希望我赴娘的后尘?”宁雪烟微微一笑,仿佛说的是别人的事一般,只有目光中跳跃着恨意,明氏死了,死在凌氏的暗算之下,而护国侯府竟然连个交待也没有,就拿几个下人顶缺,宁祖安真把她也当成死的了!

    “你娘是久病缠身,所以……”香姑姑脸色一白,半响才困难的道。

    “久病缠身?香姑姑错了,娘是中毒才死的,死后还带着一种淡淡的桃花香,灵堂上,逸王身边的太医诊治了出来,可侯府只拿了几个下人顶罪,不知道何日,我也会步上娘的后尘。”宁雪烟莞尔一笑,口气清冷,拿起桌上的茶杯,稍稍喝了一口。

    这话说的不象是说自己,完全以一个局外人的冷眼旁观自己的生死。

    香姑姑的身子剧烈的一震,平静的眼眸泛起惊涛般的怒意,可以看得出她很生气,以她当时对明氏的态度,不可能不在意。

    “香姑姑,护国侯府原就不是我们母女安身之所,娘太过于自信,才会落下这样一个下场,我却不愿意这么无声无息的淹没在侯府后院。”宁雪烟幽墨般的眼眸闪过一丝凌厉,唇角泅出一份冷笑。

    明氏是怀着什么目地,把这么一个大的帮手推开的,她不知道,她现在只想给自己,给明氏,给宁雪烟报仇,绝不会让她们一而再的得逞,“香姑姑若还念着娘亲的一份旧情,就请帮助我。”

    宁雪烟站起身,想起自己被紧紧的按在水中,窒息前那一刻的绝望,手指微微握紧,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不会放弃,当然想劝服香姑姑,也不可能一下子就达到目地,香姑姑是雅贵妃身边的心腹,到自己身边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位香姑姑看起来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必然会细细思量。

    而她,只是需要香姑姑的帮助而己。

    “五姑娘身上可有什么不对?”香姑姑站在路边,皱着眉头沉思,看着宁雪烟从她身边走过,忽尔猛的睁大眼睛,一把拉住宁雪烟的手,急问道。

    “香姑姑,可有什么不对?”宁雪烟站定,柔声问道,眼底却并不惊讶。

    香姑姑拉过宁雪烟,让她对着月色中的亮光,看了看她的脸色,又拿起她的手,手指在脉门处一搭,声音不自觉的带了几分颤抖:“五姑娘可是经常觉得身体不适,时不时的困顿,失眠多梦,有时候还会心口悸疼?”

    “是,想起娘死的不明不白,如何能睡得好!”宁雪烟淡然的道,仿佛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五姑娘可还在用药?”香姑姑秀美的唇有些苍白。

    “一直在用,之前娘还在的时候,就因为我身子不好一直让人调理,现在太夫人让人帮我调理身子。”宁雪烟唇角含笑,语气平淡的如同闲话一般,半点不见讶异,眼眸却幽深寒洌,“不管是换了何种药,药里总有一味清淡的桂花的香味,混在药材里实在不太容易让人知道,可是偏偏我的鼻子太灵!”

    经宁雪烟这么一说,香姑姑己完全可以确定,跺了跺脚,咬着牙恨声道:“五姑娘以后再有这样的药千万别喝,这……这是断人子嗣,毁人性命的药,我方才替五姑娘看过,若是再多服恐怕就……此生再不可能会……”

    这种事只在手院争宠中出现,而宁雪烟现在还只是一个孩子,凌氏就下这么狠的手,之前香姑姑还在犹豫,这时候己瞬间有了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