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作品目录 第九十七章 所以,王爷我帮了你
    第九十七章  所以,王爷我帮了你

    用一个地位低下的宠姬的话,否诀三皇子的话,华丽丽的轻蔑!

    宁雪烟伏在敖宸奕怀中的身子徒然紧了紧,虽然没看到众人的表情,但屋子里诡异的气氛还是能感应得到的,而更让她紧张的是敖宸奕说出的“烟儿”两个字,这会不会让敖明宇联想到她?

    “王叔说笑了,既然王叔不喜欢,那就下次吧!”许久,听得三皇子温和的笑声。

    这个男人还真是不容小觑!

    被轻视到这种程度,却依然还忍得下来,心思极深,不愧为敖宸奕的对手!

    “那就散了,本王还有事要回府。”敖宸奕的目光落有几个脸面不忿的公子脸上,唇角一扬,似笑非笑的道。

    立时那几张脸变得苍白僵硬!

    “王叔,还没选到合心的美人,怎么就这么快就回去了,我这里还有几位年方十六岁的江南选过来的美人,王叔真的不想看看?”三皇子若无其事的问道,他就不相信敖宸奕不动心。

    欲纵故擒,或者连这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女人,都不过是敖宸奕设下的道具!

    “不用了,本王这会有了爱姬,其他的美人以后再说。”敖宸奕站起来,大氅一挥,把宁雪烟裹了个严实,顾自往外就走。

    “恭送王叔,一会小侄就把怜月,怜星两位姑娘送到王叔府上。”三皇子恭敬的站起来,一辑到底!

    敖宸奕点点头,没有拒绝,携宁雪烟走出了水榭。

    身后三皇子平静的目光变得阴沉,他一个堂堂皇子,竟被他如此轻慢,如何不怒,握着酒杯的手,青筋毕露!

    “殿下,那两个人……”一个人上来,对三皇子轻轻的耳语了一句,见众人的目光都看过来,三皇子收敛起眸底的冷意,微微一笑着扯开话题。

    “王叔难得看上的人,总不能太寒酸才是,一会把她们的所有行李,以及我这里替她们备下的衣饰全送过去,再送些饰品过去,当做我送于她们的嫁妆。”

    “殿下,记得切莫忘记把她们的家族资料也一起送去给王爷,总得让王爷查清楚她们的来历,也免得到时候出了什么事,落到殿下的身上。”温雪然摇着手中的折扇,施施然的走过来,媚丽的桃花眼一挑,意有所指的道。

    三皇子沉着脸点点头:“雪然,这事你帮着去办一下,看看还有什么忘记的,你就帮我添上,别到时候自乱阵脚。”

    “殿下放心,送两个美人儿给逸王殿下,难不成还真会送出些什么事来,以逸王殿下的能耐,美人儿有什么,还不是一查就能查到的,哪里还需要我们费心!”

    温雪烟悠然一笑,唇角一弯,手中的折扇上的牡丹图纹,忽闪了两下,意态潇洒的道。

    “话虽然这么说,可这两个人的来历,总觉得不太明朗,如果真的是……”三皇子沉吟了两下,目光追随着敖宸奕己消失不见的背影,心里一紧。

    找了那么久,花了那么大的心力,如果真的是自己找到了,但最后反而落在敖宸奕手上,那可就后悔莫及了。

    知道三皇子担心什么,温雪然笑道:“殿下不必担心,虽然说年岁相当,又是江南一带,可未必就这么巧,我们不是也查过,没什么问题吗!”

    “可这还是王叔第一次轻松应下这种事,说不得这里面真的……”三皇子实在觉得不安心,而且还越想越可疑,原本是打探敖宸奕意思的,但之前送的没有一批人能进逸王府,怎么今天这两个独得这份荣幸。

    三皇子当然不相信敖宸奕是为了美色!

    “殿下,既便是真的,我们也不怕,你手里不是还留有钳制她的人吗,要真是如此,说不得,反而还有意外之获。”温雪然摇摇头,微笑着否诀了三皇子的话,俊美的脸上笑的如沐春风。

    听温雪然这么一解释,三皇子心头稍稍放松了一下,想了想,也觉得有道理,当下点了点头。

    外面宁雪烟己重新跟着敖宸奕上了马,这次虽然没有其他人,宁雪烟也还是谨慎的从他怀里半露出一个头。

    “怎么,不放心,觉得有人会盯着本王!”一只手伸过来,优雅的摸了摸她的发顶。

    宁雪烟下意识的略偏了偏头,错开她的手,这个男人无论说什么,做什么,都给人一种极大的压迫感。

    “王爷,我找您是为了夏宇航的事,今天侯府上发生的事,相信王爷也己经知道了。”宁雪烟直接开门见山的道,在他怀里抬起头,一脸正色,她出来有一段时间了,若是被人发现,可就不太好了。

    凌氏正愁没机会整治自己,若是让她知道自己偷偷出门,有私会男人的嫌疑,还不得马上生事。

    “烟儿,夏宇航和你有仇?”敖宸奕懒洋洋的挑起她一抹落在雪白脸颊上的秀发,似笑非笑的道。

    护国侯府发生的事,他早就知道,看不出这么一个小丫头,心眼却是极多,步步紧逼,竟然把以前的事情都翻了出来,不过,也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这丫头竟似乎对这个夏宇航过于关注了点。

    据他所知,宁雪烟以前应当是没见过夏宇航的,哪来那么大的恨意,要毁了夏宇航,看得出提到夏宇航的时候,那双妩媚的眼眸处带着的凌厉,莫名的让他有些不舒服,什么男人,也让人她这么关注。

    “王爷,如果我说我对夏宇航恨不得食他的肉,剔他的骨,王爷可相信?”宁雪烟淡淡柔柔的道,只眼底的恨意如何也藏不住。

    “相信,本王如何不会不信,要不要本王让人把他捉来,直接剥皮抽筋,替你出气?”敖宸奕说的仿佛是带她去看花看草,一般的自然。

    “多谢王爷,只是我不要他一死了之,有时候,活着比死了更痛苦,我要让他生不如死!”宁雪烟微微笑了笑,露出一个疏冷的笑脸,笑意只浮于脸上,却不达眼底,那双明媚的水墨眼,只似乎瞬间多了一种血腥之气。

    她只是微微仰着头看着敖宸奕,脸上没有半分娇羞,分明是一张精致绝媚的脸,却清冷的说出这样的冷酷的话,异常的夺人心魄!

    这么小小的年纪,深养在闺中的侯府千金,却有这般狠辣的心肠,正正是对心啊!

    竟然难得的不问理由,点了点头,上挑的俊眸微微一扬,幽深寒洌的眸光中多了几分意趣:“本王可以因此事让夏宇航不能科考,无法出仕,但是本王和你只有一次交易,而你现在似乎只有欠着本王的,本王为什么还要帮你?”

    这么论起来,宁雪烟是理亏!

    敖宸奕也算是帮了她几次,而她要去偷拿的东西,到现在影都不见,所以这话的意思是说敖宸奕吃了亏,这交易他不喜欢,既便有能力做,没有好处,他也不愿意。

    “王爷,今天我帮了你一回,王爷是不是也该当表示一下对我的谢意。”宁雪烟不慌不忙的道,护国侯府的事,宁雪烟不觉得可以拿出来说事,当时这位王爷,可不象是被追的无法的样子。

    “噢,本王不觉得你今天哪里有帮我?”敖宸奕挑眉,俊美妖娆的眼中散发出狐狸般的幽深。

    竟然死不认帐!

    幸好她方才前前后后串联起来,想了想己想清楚了一个大概。

    只不过这会被他诡谲的目光盯的实在也不舒服,他,这什么意思!

    “王爷,今天可是在和三皇子赌斗?若不是有我在,王爷是打算斗完还是不斗完?”宁雪烟似感兴趣的问道,娇躯被敖宸奕用力的紧了紧,更往他怀里凑了凑,紧紧的贴在他胸口,几乎让她喘不过气来,可现在马上,她还是颇为识实务的没有挣扎。

    “赌斗?本王和敖明宇赌斗什么?”敖宸奕魅惑的一笑,大手一松,让她呼吸稍稍畅通一下。

    “王爷和三皇子具体赌斗什么,我猜不太准,但必是关乎于美人的,三皇子看起来可着实舍不得那两个美人,王爷何不成人之美,把美人还给三皇子,也免得三皇子心心念念,难受之极。”

    她躲在敖宸奕的怀里,一直在偷偷的观察三皇子。

    三皇子的表情一直很温和,笑容满面,似乎没什么变化,但宁雪烟观察的极其细致,看到三皇子袖底微微握紧的拳头,以后握着杯子的手,青筋暴起,三皇子忍的很辛苦。

    舞妓出场的时候,三皇子一直频频关注着敖宸奕的神色,待得敖宸奕要杀舞妓的时候,三皇子很紧张,看得出他在意,而后顺水推舟,把人送给敖宸奕,而敖宸奕竟然又收下后,三皇子的脸色又变得诡异。

    似乎还有几分舍不得!

    整个来说,五味俱全,表情生动!

    宁雪烟当然知道这和敖宸奕收下那两个女人有极大的关系!

    “敖明宇喜欢那两个女人?”敖宸奕没有答是,也没有答不是,眼底滑过一丝阴深的诡谲。

    “三皇子当然不是喜欢这两个女人,照我看来,这两个女人应当有什么让王爷和三皇子关注的地方,以往王爷应当都没有随随便便收下过,现如今,突然之间收下,怎么不让三皇子心生怀疑。”

    前后这么一串想,宁雪烟大致己明白三皇子的心理历程!

    “王爷以前一向都不会收人,今天不是因为我在,才收的人吗!”最后一句话,总结性的表示了她想说的目地,唇角一扬,少女苍白的脸上,瞬间盈润动人,自信飞扬,仿佛一切尽在她的指掌之间。

    “所以,王爷我今天帮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