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作品目录 第九十八章 你以为,你是何人
    第九十八章 你以为,你是何人

    所以,王爷我今天帮了你!

    她在陈述的是一个事实!

    很肯定的回答,加上自信的举止,对上的又是一向以修罗王之称的敖宸奕,谁能想到她不过是一个尚稚龄,以往独处深闺的少女。

    不过,宁雪烟也有自己的打算,觉得自己猜的不可能错!

    敖宸奕的态度和往日大不相同,才打了三皇子一个措手不及。

    那两个美人,或者三皇子自己都没有想好,要不要送给敖宸奕,或者照他平日的态度,应当不可能会收下那两个美人。

    宁雪烟要说的就是这个,如果从这里论起来,宁雪烟对他也不是一无所用,至少是帮了他的大忙。

    十六岁的江南美貌女子,这里面莫不是还有根由?

    “好,聪明的丫头,本王且答应你这么一回。”敖宸奕眼底涌上一抹诡谲,忽尔哈哈大笑起来。

    “多谢王爷!”宁雪烟这边反应也快,直接在马上道谢。

    “不必谢我,本王这是有条件的。”敖宸奕俊美的眉眼中闪动着幽幽的冷色光芒,“烟儿,既然是我的宠姬,这以后要时不时的到逸王府来扮演这宠姬的位置,可不能让本王的宠姬失了宠!”

    这是拿条件要挟了!

    可偏偏宁雪烟不得不受要挟!

    敖宸奕果然是半点亏也吃不得!

    “王爷之恩,无以为报,王爷若有差谴,必定效劳。”宁雪烟毫不迟疑的道,字句之间,似有千斤。

    对于宁雪烟斩钉截铁的话,敖宸奕点点头,妖孽俊美的脸上露出几分尚且满意的笑容。

    “只是,我必竟是侯府的五姑娘,如果经常离开府里,必会被人发现。”宁雪烟话风一转,一脸的为难。

    敖宸奕冷哼一声:“放心,本王不会让你被人发现的,一会就个人给你,也免得本王的宠姬被发发现。”

    “王爷的人?”宁雪烟想不到敖宸奕会这么说,微微一愣,抬起水润的美眸,眨巴了两下,看着敖宸奕。

    被她迷茫的眼神逗的唇角露出一丝笑意,奔马上,他魅惑的眉眸,宛如开在地狱的彼岸花,在鲜血中惑人心智,马突然停了下来,高高昂起的马蹄伴随着马的嘶叫声,差点把心神不宁的宁雪烟颠下马!

    “下马!”

    敖宸奕手一带,宁雪烟就被他带的下了马,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宁雪烟不由自主的踉跄了几步,拉着马鞍的一角,才站稳脚步。

    抬头,看向马上的敖宸奕,张扬的黑色,极致的高贵,衬的俊美的脸,透着诡异的华美。

    高高在上,俯视众生!

    “王爷,这是哪里?”看了看周围的场景,宁雪烟皱了皱眉头,忍不住道。

    前面是一个院子,而且还是一个不大的院子,绝不可能是占了整条大街的逸王府,宁雪烟方才没注意认路,所以这时候也不知道是哪里。

    “这是本王的别院,你以后找本王,可以到这里来。”敖宸奕没有下马,看着宁雪烟忽然笑了。

    这是为了隐密起见,宁雪烟对此并不反对,点点头:“王爷,从这里出去到护国侯府可有多少时间?”

    “一个时辰!”敖宸奕看着宁雪烟,忽然笑了。

    一个时辰,那就是比之前到逸王府的距离还要更多几分,她从侯府出来一次也是不容易,怎么可能有那么长的时间。

    “王爷,您可知道,我从侯府出来一次,如果花掉一个时辰会发生什么事?”宁雪烟微微蹙眉。

    “那又如何,那是你要考虑的事!”敖宸奕笑容幽深,削薄的唇角一丝嘲开:“你以为,你是何人?”

    这话说的极是无情,配合着他高高在上的姿态,盛开着华丽红艳的彼岸花的袍子,就在她的手边,张扬着他的邪魅和冷酷,让她觉得一时被打周的狼狈。

    竟是真的忘了形!才会说出这样的话。

    真以为两个人是平等的交易,却不知在敖宸奕的心里,自己只不过是一枚棋子,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谁会去关心这枚棋子的安全。

    交易?只是自己谋求利益的手段,对这个高高在上的男人来说,或者只是一枚可有可无的棋子!

    退后两步,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脸色平静,垂首低眉:“王爷说的是,是我逾越了!”

    似乎对她的态度觉得有趣,敖宸奕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眼眸深不见底的看了看她,慵懒的道:“夏宇航的事,本王帮你,记得本王的事,你也须记得,不需要你天天来本王府里,只须本王需要的时候,随传随到。”

    他稍稍弯下腰,修长的手指托起她的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的脸:“如果你有用,本王不会舍了你!”

    说完,悠然一笑,转身打马带着人拂袖而去。

    那一领墨色的华裳,伴随着时隐时现的鲜红曼珠沙华,看起来潇洒不凡,在风中时时变换着形态,如同天上的浮云一般,任谁也无法揣磨他的心思!

    这是警告自己多言了!

    宁雪烟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的背影,有片刻的失神。

    “姑娘,请跑奴婢到这里来。”身后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宁雪烟愕然的转过头,看到园门处站着的一个丫环,十六,七岁的年纪,一件寻常的丫环服饰,正笑盈盈的看着宁雪烟,唤到。

    “你是逸王的人?”收敛起眼底的惊哑,宁雪烟镇定的回头,走进半开的门。

    敖宸奕既然把自己留下来,那么必是有原因的,眼前的这个院子,和这个丫环必然就是缘由。

    “姑娘,奴婢欣美,以后就跟着姑娘。”欣美是个笑起来很甜的丫环,一笑两个酒窝,仿佛很无害似的。

    宁雪烟却不相信敖宸奕留下来的人会真的这么无害,上下打量了几眼后,微微一笑点点头,大大方方的道:“欣美,现在我想回府去,而且还要神不知,鬼不觉的,不知可有法子?”

    她出来的有段时间,如果再不回去,说不得明霜院那边可就真的要出事。

    “姑娘放心,奴婢己经准备下马车,就在后门口,姑娘跟奴婢换过衣裳就可以出去。”对于宁雪烟的难题,欣美不慌不忙的道,一边在前面引路。

    果然是安排好了的,宁雪烟松了口气。

    这个园子并不大,前后也不过两三进,每一进屋子也不多,但是进到里面才发现,里面挂的,铺的,用的,无一不是精品,连那张凳上铺着的精美刺绣,都是宫里的供品,既便是宫里的娘娘,也不可能奢华到如此。

    进入主屋,打开衣柜,发现里面大多数是张扬的墨色衣袍,只看那几丛盛开娇艳的彼岸花,就知道是敖宸奕的地方,欣美在衣柜的角落里找到一件素色的衣裳,宁雪烟匆匆换上,顾不得多问为什么在这里会有女子的衣裳,就被欣美带入后门口的马车。

    马车急驶的时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长,不多车子便停下。

    欣美拉着宁雪烟下了马车,眼前是一堵高墙,看看左右没人,抱着宁雪烟身子轻轻一纵,两个人就落到了院内。

    宁雪烟定神一看,正是明霜院的外园,那边有一个小林子,她们两个人正巧落脚在小林子里,此时林子内没有人,远远的望去明霜园门口倒是有几个人,闹哄哄的不成样子。

    莫不是出什么事了?

    宁雪烟皱了皱眉头,对欣美点点头,举步往外走。

    还没走到门口,便听得一个丫环拉着声音道:“蓝宁,你说五姑娘身子不好,睡了,就可以躲过去吧,我们二姑娘可是说了,必要让五姑娘过去说个清楚,总不会是五姑娘害了人,怕别人发现,躲起来了吧!”

    “太夫人之前还罚二姑娘禁足,二姑娘这是又闹什么,今天府里事多,我们姑娘被闹的身子不爽起来,这时候正在休息,有什么事,让二姑娘找太夫人去说,就是,我们姑娘害不害人,也不是二姑娘说了算的。”

    蓝宁拦着门口,瞪着外面的丫环,一脸怒意,心里却是焦急,原以为府里出了这许多事,谁都不会有精力注意到姑娘,可没想到二姑娘竟然死死的咬住姑娘,这会叫嚷着一定要见姑娘,怎么不让蓝宁急的后背处隐隐汗渍。

    二姑娘的性子,急起来可不是她一个小丫环能挡得住的。

    “蓝宁,你居然连二姑娘的话都敢违逆!”对面的丫环插着腰,怒骂道,宁雨铃院子里的一些丫环,跟着宁雨铃一样横行霸道的很,这府里上下,谁不知道二姑娘最得宠,谁不巴结着她。

    若不是现在宁雨铃接二连三的出了事,连身边的两个大丫环都折了,现在这丫环哪里会跟蓝宁二话,早就直接冲进来了。

    “我的主子是五姑娘!”蓝宁的话虽然客客气气的,意思却是半点没有客气。

    宁雨铃不是她的正经主子,所以又何来违逆不违逆!

    “你……”宁雨铃的丫环何曾被人这么轻视过,尖利的怒叫一声,便要动手。

    “这里发生了什么事?”院子里忽然传来淡柔清冷的声音,门口的争吵声哑然而止,宁雪烟带着一个丫环从门内缓缓而来,站定在院门口,冷冷的看着正待举手的丫环。

    被宁雪烟这么幽冷的眼一看,丫环心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两下,手一软,只觉得眼前的五姑娘气势逼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