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嫡女有毒 > 作品目录 第一百零二章 左右一个死,无路可逃
    第一百零二章 左右一个死,无路可逃

    “不劳,反正本王最近也没什么事,那几个案子,都杀的没了人,真是无趣!”敖宸奕扯了扯唇角,似乎想拉出一丝和善的笑意。

    可这笑意落在夏天的眼中,几乎是赤,裸裸的诡谲阴冷。

    几乎是瞬间,夏天己做了决定,诚惶诚恐的向上面磕头道:“皇上,不管如何,也是臣子把那个女子肚子里的孩子踢没了,那女人恨臣子也是应当,臣子一时冲动犯下这外错误,是臣子的错,臣子一定会负责,还请陛下责罚。”

    他这时候,话风一转,不再执意于陷害,甚至隐隐软了下来。

    这意思是不用追查,尚书府愿意承但全部的责任,只是话语之间,专挑皇上乐意听的话说。

    电闪火花之间,他想起昨天晚上,夏宇航说的话,如果真的出现意外,就用这样的说辞,承认下错误。

    当年皇帝还是位皇子的时候,也曾经因为一时冲动,把自己的兄弟打了个半残,差一点,被先皇废掉,起因,也是被人陷害,但最后还是不得不认下这错,这一切的一切,和夏宇航的处境,异曲同工。

    连最后不得不认下的事,也仿了个八,九十。

    果然,皇上隐隐带着怒意的脸,稍稍缓和了几分。

    “夏大人说的不错,下次本王若是一时冲动,做下什么事,不知道是不是也不需要责罚?”敖宸奕点点头,修长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弹了两下,靡丽邪冷的笑声在众人耳边响声。

    仅仅一句话,皇上脸色大变,众人几乎可以清楚的看到皇上头上暴起的青筋。

    站在下面的两排官员,个个胆战心惊,唯有那位逸王殿下,似乎不知道自己方才己经说了大逆不道的话,依然饶有兴趣的露出一丝冰冷的笑意。

    好半响,皇上才重新恢复冷静,双眸发出犀利的光芒,手重重的拍在龙椅上:“子不教,父之过,夏天罚半年俸禄,夏宇航,明年不得参加春闺,持此,以获效尤!”

    盖棺定论,

    三年一考的科考,夏宇航失了先机,如果还想有机会,那就是三年后,这对于野心勃勃,想摘了状元的夏宇航该是多大的打击。

    夏天心里苦涩,却不得不谢恩!

    相比起,那件事来说,这事还是小的多。

    “姑娘,奴婢己经打听清楚了,皇上己下旨,不让大姑爷参加来年的科考,还责令侯爷停职三个月,在家整顿家事,太夫人那边气的不行,方才把大夫人拉过去,又骂了一顿。”青玉冲了进来,小心翼翼的合上门,才转身轻笑道。

    真是大快人心,看着云霞院那边鸡飞狗跳,明霜院里的人怎么不高兴。

    “夏府那边的消息可有打探到?”宁雪烟放下手中的笔,接过蓝宁递过来的巾子,拭了拭手,转过头深呼吸了一口气,问道。

    “夏府那边,大姑娘方才派了人过来,找大夫人,不过大夫人被太夫人关进了佛堂,大姑娘派来的人没见到人,急着拉着大夫人院子里的一个嬷嬷问话,奴婢倒是巧了,听了个正着。”

    青玉两个眼睛睁得溜圆,夸张的表情,惹得宁雪烟和蓝宁都忍不由笑了起来。

    “说说吧,发生什么事了?”宁雪烟嫣然一笑。

    “那个丫环说的很乱,奴婢实际上也听不太清楚,只说那边府里乱成一团,大姑爷领了罚,明春不能参加科考,府里又多了一个姨娘,大姑娘在后院跟大姑爷闹,那边的夫人又呵斥大姑娘什么的,所以想请大夫人去劝架。”

    青玉高兴的道,但随既不解的起来,在她看来,有些事,就是串联不到一起去。

    “可是,姑娘,奴婢还是不明白,那个女人不是告发了大姑爷,怎么现在大姑爷还抬她做了姨娘?”

    青玉虽然忠心,有些时候比不得蓝宁通透,听青玉这么一问,蓝宁先是笑了,推了推她道:“那事闹的越大,尚书府就越不敢动那个女人,大姑爷现在的名声可不好,哪里还敢做出这种天怒人怨的事,既便大姑娘想害那个女人,大姑爷也会拦着。”

    看不出来,这女人活学活用的这么好。

    韩嬷嬷安慰陈荷香,闲聊时,说起的就是这么一个类似的事。

    相比实力,陈荷香一点也比不上宁紫燕,说起恩爱,如果以前陈荷香还相信自己是夏宇航心尖上的人,这会早己被一脚踢断了念想!

    陈荷香是个极狠的女人,瞬间就己经想通了,所以找了一条对她最有利的路,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不妥协,把夏宇航告了,夏府才不得不正视她,给她一个名份,甚至还会阻止宁紫燕害她。

    事情,越大,越好!这也是她不管三七二十一,托蒙面的欣美替她把举报信,扔到索有正直之名的怀大人门口。

    她和夏宇航的事情上,纵然她是算计了夏宇航,那样的偶遇原本就是她看好的时机,看到的地方,好在,夏宇航原本就是一个识风月的,几乎没花多少心,两个人就勾搭上的。

    所以,夏宇航是解释不清的!

    更何况,陈荷香还知道宁紫盈的一些事,她在举报信中没有提此事,就是没有意思和夏宇航鱼死网破的意思。

    不过,这些也是宁雪烟需要的,陈荷香越狡猾,对宁紫燕的压力就越大,夏宇航也越不了对她下死手。

    陈荷香和宁紫燕,两个人也算是旗鼓相当,所以才会斗的厉害。

    两个女人都是心狠手辣的,但看谁斗得过谁。

    既然两个人都那么执意的要嫁给夏宇航,当正妻,那就让她们自己尝尝对方的狠毒……

    “噢,原本是这样,可是姑娘,奴婢还是不太明白,那个女人为什么就这么信得过欣美?把这种信托给欣美?”青玉摸了摸头,还是不太明白。

    “又没有让她相信,是她愿意相信,在那种时候,夏府里没有一个人能帮到她,欣美过去,就是她唯一的一根稻草,既便这根稻草不太妥贴,她也只得用了!”宁雪烟嘴角浮起一丝讥讽的笑意。

    陈荷香这样的女人,处在那样的境况下,绝对会这样做,她不会去管黑衣蒙面人,到底是谁的人,如果她还想活命,就必须请欣美帮她。

    “姑娘,东西准备好了,我们现在就去看马姨娘?”蓝宁提了提手中的准备齐全的食篮,轻声问道。

    “唔,就现在去。”宁雪烟点点头,站起身。

    这时候正好,凌氏让人送的饭菜应当刚巧到吧……

    马姨娘假孕的事发生后,又发生了那么多的事,宁紫燕小产,陈荷燕被踢的没了孩子,后来又传出夏宇航和宁紫燕婚前私通的丑事,这马姨娘假孕的事,就谁也没顾得上提,府里上上下下算是选择性的把这件事给忘记在一边。

    当然这里面不包括宁雪烟。

    马姨娘这阵子很得宠,住的院落也比较靠中间,只是以往迎来客往,很是热闹的院子,如今冷冷清清。

    进到里面,床上半坐起惊慌的马姨娘,才一天不见,马姨娘整个人就瘦的脱了形,几乎让人不敢相信,昨天还珠圆玉润的美貌女子,今天怎么一下子,苍老了几年,仿佛不是同一个人。

    她现在的处境,谁都知道不好!

    “五姑娘!”马姨娘颤声道,看到宁雪烟的瞬间,几乎露出几分胆怯的表情。

    “姨娘身子可好,有没有想吃的,我这里带了些吃食,就不知道姨娘是不是喜欢。”宁雪烟淡淡一笑,仿佛毫无芥蒂似的,在床外的一把椅子上坐定。

    跟在她身后的蓝宁把食盒放到了马姨娘面前的桌边,那里正巧还放着另一个一模一样的食盒,里面的菜肴也很丰富,原本就是这府上的食盒,自然全是一套。

    “谢谢五姑娘,五姑娘客气了,我……不碍的。”马姨娘声音有些暗哑,目光顺着蓝宁的食盒,落在另一个食盒上,眼中微微有些惊慌。

    “再怎么说,你都是侯府的一份子,既便母亲容不下你,也总得容你吃口饱饭再离开。”宁雪烟微微一笑,意有若所的道,那双幽深的墨眸,落在马姨娘身上,看的她浑身打了个冷战。

    心里直冒寒气!

    莫名的,眼前的这位瘦弱的五姑娘,竟然有种难又言喻的气势,那双眼眸,更似要吸人魂魄一般,让人不敢对视。

    转过眼,强笑了笑:“多谢五姑娘,大夫人怎么会容不下我,我都成这个样子了,大夫人还有什么容不下的。”

    “噢,那是我猜错了,原还想着给马姨娘指一条路,既如此,我就告辞了!不打扰马姨娘用膳了!”宁雪烟淡冷一笑,站了起来,话语特别在用膳上加重了语气。

    一看宁雪烟要走,马姨娘心中大急!

    她其实也是满心忐忑,这事全是因为凌氏所起,可最后落的却是她身上!

    既便她全说出来,又有谁会信。

    她恨凌氏心狠手辣,竟然借着用药断了自己的生育,所以那时候,她才会那么冲动,冲过去咬掉了凌氏一块肉。

    可偏偏,冷静下来的,她才发现,不能明着指证凌氏,凌氏手里有她和情人的秘密,说出来不但自己是个死,惹恼了宁祖安,还会连累自己的家人。

    昨天她思考了一晚上,也没想出过结果来,假孕的事,如果自己担下来,那么暗害侯府嫡女的事,就坐实了;如果说出是凌氏在背后主使的,自己的秘密就会暴露,给护国侯戴了绿帽子,自己家里还承受不起宁祖安的怒火……

    左右全是一个死,她无路可逃,不知道自己会落得怎么样一个悲惨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