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御天邪神 > 作品目录 第803章 花家女子
    第803章 花家女子

    庄弈辰的眼眸立刻停在了谢明秀脸上,其中带着异常之色。而谢明秀刚说完便感觉到俏脸火辣辣的,芳心砰砰乱跳。

    毕竟庄弈辰可是知道她女子身份的,若是……谢明秀的心情顿时变得十分复杂。

    “明秀,你难道还好意思和为兄抢吗?”孔司空故意面色一沉,瞪着谢明秀。不过后者脸上毫无惧色,亦是望着孔司空。

    “两位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暂时不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了!”庄弈辰急忙说道。

    “嗯?”两人的目光同时有些不善之色,我孔家谢家的女子血脉高贵,容貌倾城气质高雅,你小子还拿大起来了。

    “唉!”庄弈辰轻叹一声,无比苦涩的说道:“你们或许还不知道,婉儿走了!”

    “什么?”两人同时一惊,虽然都没有见过韩婉儿,但是却都知道她在庄弈辰心目中的地位。

    可以令他不惜得罪楚国夏家,与古子洵立下十年之约的天地大誓,这是何等深厚的感情。

    “你怎么会让她走?”谢明秀有些惊诧的问道。

    “我怎么可能会让她走,但是拦不住……”庄弈辰苦笑着将当日的情形说了一番,孔司空与谢明秀便陷入了沉思。

    按道理来说婉儿乃是庄家从小收养的童养媳,不可能有什么太诡异的身世背景。

    可是她这忽然冒出来的气质非同一般的姐姐与武儒级强者的老仆又是怎么回事?

    莫非这婉儿真正的身份也是贵不可言,但是假如是这样的话又怎么可能将她遗弃呢?

    “我忽然想起了十几年前的一桩震惊天下的大事!”孔司空缓缓的说道。他向来博闻强记而且涉猎众多,所以很快就感觉到十几年前那大事与婉儿或许有联系。

    他的话立刻吸引了庄弈辰与谢明秀的目光,孔司空整理了一下思绪便说道:“大概是大十几年前吧,当时韩国的帝后忽然双双暴毙,其嫡系后代也都离奇身亡,唯有两名公主失踪,不见尸体。”

    “不错,我也听过此事。但是其后的事情似乎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所掩盖,很快就由现任的韩皇登基,十分顺利!此人乃是当年韩国皇室嫡系之外血脉最尊贵的旁系,而且韩国唯一的半圣也出面支持。”谢明秀眨了眨美眸说道。

    “你的意思是,婉儿乃是韩国的小公主?而带走她的乃是韩国长公主?七国四大名媛之一?”庄弈辰怔了一下,反应了过来。

    “极有可能!对了,你当日见到那蒙面女子之时,有没有感觉到她身体的异香?”孔司空抬头问道。

    “异香?”庄弈辰身体一震,想到当日发生的一切便肯定的点了点头。

    “不错,那女子身上是有一股令人难忘的香味!那是天下闻名的玉女心经……”

    “这便是了!当年韩国皇族的绝世武技典籍玉女心经也一起失踪了,有人怀疑便是在韩国长公主身上!”孔司空点头道。

    “这么说来,应该便是如此了!”谢明秀亦是思索着说道:“而且那紫炫铃我记得乃是韩国皇室的顶尖文宝,差一点便是圣宝!”

    她说出的这一点亦是证明了孔司空的说法,这令庄弈辰不免有些郁闷。这么说来,婉儿的身世远比自己想象中更离奇,也更加的曲折。

    哪怕是一个白痴,这时候应该也能知道十几年前韩国的皇族发生了如此剧烈的震动,这其中一定是蕴含了一个巨大的阴谋。

    而有着这样一个正妻,就意味着庄弈辰在未来将多了一个名叫韩国的对手。

    哪怕是再天才强横的人物,在面对一个国家的时候,都显得是那么的渺小无力。

    所以孔司空与谢明秀都有些担心的望着庄弈辰,生怕他被这个消息所影响了心境。

    “如此最好!公仇私怨一并解决!”却是没想到庄弈辰此时忽然笑了起来,神情十分愉悦。

    横竖韩国与赵国都看燕国不爽,而且还与之相邻,迟早就爆发出大战与冲突。既然这样,身为婉儿与长公主的夫君,这个责任就要义无反顾的挑起来。

    “我支持你。”秦思崖说出了第四句话,能让他说出这样的话,看来庄弈辰在他的心目中已经算的上超级的知己了。

    看人看心,有时候两人相交并不需要什么时间,只是一种欣赏。

    “看来是我多虑了!”孔司空哑然失笑,庄弈辰这样的人物又怎么知道畏惧两个字。别的不说,就凭他武殿损毁之后还能改修文道,便能明白他的性格有多么的坚毅。

    “看来庄兄你的艳福倒不浅!七国四大名媛居然都与你有关系,真是令人羡慕!”谢明秀这时候笑道,神情也变得轻松。

    燕紫衣,齐清霜,孔若儿,韩玉儿,这四人可以说是人族所有年轻俊杰们最想娶到手的四个女人。

    庄弈辰望着谢明秀,心想你也不差,只是因为家族的缘故才如此男儿装扮,其实也算是一种悲哀。

    谢明秀被他看得心中发毛,从那灼热的眼神中似乎也看到了某种令自己都要躲避的心意。

    说罢心事,庄弈辰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不过谢明秀却依然是深沉内敛的摸样,因为她最大的心事根本都无法说出口。

    “有人来了……”秦思崖闭上的双眼突然睁了一下,不过又无声的合了起来。

    “司空公子,你来了也不来探望月容一眼,莫非是蒲柳之姿不堪如君之目吗?”此时幽怨的声音忽然响起,一道娇俏的身影倏然出现在门外。

    这声音虽然幽怨,却有种空谷芝兰的优雅感觉,令人丝毫产生不了厌恶。

    四人的神色都有些凛然,这女子出现的毫无征兆,就算是庄弈辰神魂受损,可是能够瞒过孔司空与谢明秀已经足见她的强大。

    不过孔司空与谢明秀的神色并不意外,尤其是孔司空这时候沉声说道:“花大家切莫自甘菲薄,进来小坐一番如何!”

    “原来是这云楼中的四大花魁之一,听孔司空的语气两个人之间似乎也没那么简单!”庄弈辰心想,不露声色的望了谢明秀一眼,只见她却是看好戏的神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