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御天邪神 > 作品目录 正文_第1279章 两年之内
    “我的名字,你应该有听过!我叫庒弈辰!”

    “你便是庒弈辰,原来你拥有如此奇妙的圣物,难怪了!”袁天罡表情数变,依然有看不起的样子。

    “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关于那血池的秘法,曾雷鸣究竟掌握了多少!”庒弈辰平静的问道。

    “哼,这是我们逆族的秘法,我为什么要告诉你!”袁天罡闷哼一声,扭过头去。

    “不想说?希望你不要后悔!”庒弈辰笑了笑,走到了一边!

    “想让我后悔,你是痴人说梦!有什么本事就尽管使出来吧!”袁天罡又冷笑了几句。

    他可不是一般的逆族强者,宁死不折是他追求圣道的核心之一。

    “好你个逆族的小家伙,居然如此嚣张,连累姑奶奶还要从睡梦中醒来!”这时候一声娇嗔在圣魔塔内响彻,恐怖的气息随即便铺天盖地而来。

    “魔圣强者,这怎么可能!”袁天罡不由惊呼着,身体开始瑟瑟发抖!

    逆族强者修炼的乃是魔气,所以魔族中的高阶强者对逆族基本都是碾压性的吊打!

    而任凭袁天罡千算万算,怎么也想不到为何在这神秘空间之内,庒弈辰可以令一位魔族半圣出手!而他们之间究竟又是什么样的关系?

    此时的袁天罡一头雾水,但更多的却是无尽的恐惧感觉。

    从沉睡中醒来陶丽斯自然不爽!因为达到了魔圣的境界而又没有肉身存在,所以她必须经常陷入沉睡来减少圣魔塔对于她魔灵的影响。

    不知道她究竟用了何种方法,等陶丽斯暗示他可以对袁天罡进行问话的时候,庒弈辰才发现这位逆族中的顶尖强者变得比小绵羊还要温顺。

    将逆族中最大的血池密辛与短时间内制造出逆族大儒的方法都问到手之后,庒弈辰便立刻离开了圣魔塔。

    “这个地方究竟是哪里?”袁天罡此时总算是舒了一口气,想到陶丽斯的可怕与在此地的孤寂无助,他顿时有些不寒而栗起来。当今天帝是我前夫[重生]

    “果真如此,原来逆族大儒乃是付出九成的寿元强行晋升,并且终身定型,而袁天罡并没有将这些告诉那些逆族大儒们!”庒弈辰此时静坐沉思,逆族大儒制造的代价虽然高昂,但是以大周皇朝的资源来说,制造出几十个是没有问题的。

    而那可以冲击逆族半圣境界的血池,要制造起来就没那么容易!最重要的是要拥有一样极为重要的东西,逆族血晶。

    那是袁天罡用逆族的秘法将一些圣血给炼制而成的,放入血池底部作为血池最精华的核心。

    据袁天罡说,当时在制造那些血池的时候,都是秦牧与曾雷鸣一手在进行的,而他也将逆族血晶都交给了他们两人。

    当时他在冲击半圣境界的时候,却感觉到逆族血晶的数量似乎减少了许多,应该是被曾雷鸣给动了手脚。

    “看来曾雷鸣是早就和袁天罡有勾结,早就处心积虑的想要利用逆族的速成之法来晋升半圣!”庒弈辰此时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大致的轮廓。

    “难怪曾雷鸣这一年都没有任何的异动,原来是不想生出事端,阻碍他晋升逆族半圣的大计!”庒弈辰站了起来,神色有些凝重!

    如果让曾雷鸣真的晋升为逆族半圣,那就算是七煞剑阵再强大,也未必能够保全西惠城全体人族的安危。

    “我感觉众圣对于废土的封禁似乎有所松动!”守塔人此时突兀的出声。

    “你的意思是众圣封禁有可能在段时间内解除?”庒弈辰神色微微一凛,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更要小心谨慎,免得阴沟里翻船了。

    “我明显能够感觉到天地灵气有种复苏的迹象!以我的推断,恐怕在两年以内,废土就能重新回到浴血之地。”守塔人的语气很是肯定。

    “两年之内!”庒弈辰轻轻吐出了一口气,被封禁在这废土之内已经三年了,不知道如今人族五国的局势如何,紫衣和婉儿她们可会担心自己,或者认为自己已经死在这废土之中了。组织豪杰去抗日

    “庄帅,请速来帅帐一趟!”靳天南的传音忽然出现,似乎有些急迫。

    “出了什么事情?”庒弈辰赶往帅帐发现只有靳天南一人,手中捏着一封书信。

    书信上有大儒的才气依附在上头,除了收信人之外,其余之人都无法拆开。

    “方才这封信忽然出现在书桌之上,我居然都无法察觉是怎么来的!”靳天南脸色诧异,如此手段若是要取他性命,可以说是轻而易举。

    西惠城中如今守备森严,每个人的信息都会在七煞剑阵那里留一个印记。

    而对方竟然可以在不惊动七煞剑阵的情况下留下这书信,那就是说他已经是在西惠城内了。

    这究竟是谁?为何要以这样诡异的方式投来书信?庒弈辰脑中也是充满了疑团。

    魂气小心翼翼的散出,包裹住那书信!上面的才气立刻消散,露出了封面的五个大字。

    “庒弈辰亲启!”他蹙着眉头拆开,取出了里面的信。上面的字数并不多,但是落款却显得有些惊人。

    “成电闪拜上!”庒弈辰的眉头挑了挑,这位大周皇朝的二号人物,怎么会忽然来到西惠城?

    不过他也不怕这中间会有什么阴谋!此地乃是他的主城,就算是大儒巅峰的强者亲来,他也无所畏惧。

    “王爷,究竟是怎么回事?”靳天南忍不住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是成电闪约我见一面!”庒弈辰微微一笑,留下有些惊愕的靳天南便去了。

    西惠城南门有一个茶楼,生意特别红火。除了因为有十分精彩的说书人入驻之外,还有西惠城中最大的棋摊。

    在这种孤城之中驻守,若是一点娱乐节目都没有,那简直会将人憋疯,憋死。

    庒弈辰来的时候,棋摊上只剩下一盘棋在下,旁边围得人头涌涌,水泄不通。

    不动声色的挤入最里面,只见一位文师强者正在与一个中年青衣文士下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