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恋上黑白无常 > 正文 第一章 遭遇变故
    砰!一声巨响,伴着刺耳的刹车声瞬间划破天际

    周围的气息忽然间变得沉重起来,过往的人们都屏着呼吸,直直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一辆大货车在转弯的时候因躲闪一名小朋友撞上了停在星光小学门口的私家车,只见私家车被撞飞,四脚朝天,里面有着一男一女和一个小男孩。看样子,里面的人活不成了。

    此时正是下午4点,星光小学学生刚放学,很多小朋友被眼前的车祸,对,正是车祸,都吓得尖叫起来,有的直接呱呱大哭,有的吓得躲进妈妈的怀里。

    家长们都赶紧把自己的孩子带到一旁,安慰着。

    时间仿佛就在这一刻停止了,人们都直愣愣的看着,只听见小孩子的哭叫声。

    直到货车司机捂着流血的额头从驾驶室走下来,路边的人们才反应过来,纷纷掏出手机,有的打110,有的打120。

    一位好心的大姐赶紧拿出纸巾递给了流血的货车司机,让他捂着止止血,

    此时路上开始嘈杂起来。

    车里面的人肯定活不成了,车都被撞成这样子,唉,可怜吖,还有个娃娃呢。

    是啊,多可怜!

    有人指着站在一旁的货车司机说你就不能好好开车吗?看,这家人都被你害了。

    人们纷纷的对着货车司机指指点点,那货车司机动了动嘴,没说什么,低下了头。

    也许有人看不过去了别指责他了,他也是躲开小孩子才不小心撞上的,等警察来吧。

    夏语嫣嘴里哼着老师今天教的儿歌正蹦蹦跳地走出学校门口,看着门口黑压压的人围在路中间,夏语嫣有点莫名其妙,都放学了,那些家长为什么还在这?

    她伸出双手用力拨开人群挤了进去,只看见一辆大货车停在那,旁边还站着一个额头流着血的叔叔,货车前方不远处一辆黑色私家车四脚朝天,咦,这车看着挺面熟,不就是爸爸那辆车吗?

    再一看车窗,她看到了妈妈倒挂着的脸,脸上流着血,血慢慢地从车窗缝里滴下来,一滴两滴,车旁已经流淌着一滩血

    夏语嫣冲出人群,边跑边哭喊妈妈爸爸小宇

    她冲到私家车前拍打着车窗,一遍又一遍地哭喊着。

    她的班主任李老师也刚好在,便走上去把小夏语嫣拉开,语嫣,乖,等警察叔叔来。夏语嫣哭喊着,甩开李老师的手,继续拍打着车窗。

    十分钟后,110警车和120救护车先后赶到现场,警察拉起了封锁线,把围观的人们拦在封锁线外

    医生和护士带着药箱,赶紧走下救护车,一名护士看见货车司机额头破损了,马上拿出纱布药水帮他止血包扎。

    而另一边警察已经帮忙从车里拉出夏语嫣爸妈和弟弟,平放在担架上,医生赶紧拿出听诊器,放在夏语嫣爸爸的胸前,只见医生皱了皱眉头,拿开听诊器,跟旁边的助手说快,五分钟心肺复苏。

    助手一听,赶紧双手压在夏爸爸胸前,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做起来。

    接着医生便又听了夏妈妈和夏弟弟的心跳,都相继皱皱眉头。指挥着另一位护士帮忙自己给她母子俩做起心肺复苏,

    封锁线的人们都屏着呼吸,只听见彼此的心跳声,仿佛生怕会影响医生的救护工作。

    五分钟后,夏爸爸他们依然没有任何发应,医生和护士都停止了动作,他们都纷纷摇了摇头,跟警察说了些什么,便把夏爸爸他们三人抬上了救护车。

    夏语嫣冲到医生面前是把我爸妈送到医院里做手术吗?我弟弟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顿了顿,看着那个头顶绑着羊角辫,脸上挂着两行泪珠的小女孩,不忍心告诉她,其实她爸妈和弟弟都死了,而自己却无能为力,他摸了摸夏语嫣的头,叹了口气:小朋友,别哭,晚点让警察叔叔带你到医院来吧

    警察正押着货车司机上警车,人群又再次嘈杂起来

    这娃太可怜了,这么少就失去父母

    是吖,不知道她的日子以后怎么过

    这司机也是的,一下子把人家一家三口撞没了,太缺德了。

    好了,好了,都散了吧警察开始疏散人群。

    围观的人群渐渐散了,路面上慢慢的恢复平静

    这时,一个小男孩走了过来,摘下胸前的玉坠,递到夏语嫣这是我姥姥给我的,我一直带着,送给你,它会在你不高兴无助时给你新的力量。

    夏语嫣伸出手接过玉坠,那是一玫晶莹的透着亮光的观音佛玉坠,刻着一个志字,小小的,很可爱。

    小男孩看她接过了玉坠,便向着人群中的一位贵妇奔跑过去。

    夏语嫣看着他的背影,她还不知道那小男孩叫什么名字呢。

    李老师安抚着夏语嫣

    这时有一位警察过来问你是那小孩家属?

    哦,我是她班主任

    那你知道这女娃还有什么亲人吗?

    她还有一位姑姑,在市区呢

    那你知道她的联系方式吗?可不可以帮忙联系让她到一趟警察局?

    那当然没问题李老师说。

    那好吧,就麻烦你了,这女娃我先带回警察局,到时让她姑姑接回去吧

    夏语嫣跟着警察叔叔坐上了警车,在车上她一言不发,不哭不闹,她年龄虽少,但她好像明白了爸妈和弟弟再也回不来了,自己再也听不到他们的声音,爸爸还答应明天带她去海洋公园呢,这一切,夏语嫣明白再也没机会和爸妈他们一起去玩了。

    不一会,警车回到警察局,货车司机被带到内厅录口供去了,警察叔叔带着夏语嫣来到休息室,给她拿了一瓶牛奶,一块面包。

    小朋友,吃点吧,待会你姑姑就来接你了

    夏语嫣一动不动的坐着,没接警察叔叔递过来的食物,那警察叹了口气,把东西放在桌面上,说饿了再吃,你叫什么名字?面对警察叔叔的问题,夏语嫣还是一言不发,手里握着挂在胸前的玉坠,呆呆的坐在椅子上。看到这情况,警察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不再问了。

    很快,夏语嫣的姑姑便来到警察局,一进警察局,姑姑那大嗓门便开始嚷嚷起来那个天杀的把我哥一家给祸害了,给老娘出来,老娘非揍他一顿不可。

    这是警察局,不许嚷嚷,对于肇事者,自有法律制裁。一位警察姑娘出来说

    哎呀,我苦命的哥嫂吖,你走了,我连帮你出气的地都没吖,呜

    好了,别闹了,我有事跟你说走出来一位警察,他是负责这案件的组长你哥买了一份意外保险,受益人是夏语嫣,保险金额100万。

    姑姑立马停止了哭闹,凑到警察组长跟前,抢过他手上的保险合同一看,天啊,真的有100万啊,她两眼顿时冒出了贪婪的目光。

    那保险金什么时候能下来,语嫣又在哪里姑姑急切地问。

    终于想起你侄女了,她在休息室,你去看看吧,至于保险金,因为夏语嫣是未成年人,保险金由她的监护人代为管理直到她够18岁后归还,明天可以到账,你留个账号,为个手续就得了警察组长没好气地说。

    他一看,就知道她是个贪财之人,不知夏语嫣到她家后日子会如何,他叹了口气,替这小姑娘可怜。

    姑姑来到休息室,语嫣,你在这就好了。

    夏语嫣依然一言不发,一动不动,桌面上的牛奶面包也是一点也没动。

    姑姑见状便对警察叔叔说我可以带她走了吗?

    去前厅办好手续就可以走了,对了,医院已经把死者遗体都运到殡仪馆了,记得到殡仪馆去见死者最后一面,替他们办好后事

    警察叔叔好心提醒她。

    是是是,一定会的

    姑姑办好手续带着夏语嫣走出警察局乘出租车来到殡仪馆,此时,医院早已把死者运到这里来了。

    夏语嫣不哭不闹像个木偶般跟着姑姑走进殡仪馆,此时白作为正为死者化妆,让他们保持生前的状态让亲属来见最后一面。

    白作为,是殡仪馆里最好的入殓师,他的化妆技术出神入化,不管死者面容损坏成什么程度,他都能将死者化回生前模样。是殡仪馆入殓师的一把手。

    姑姑看到自己哥嫂的侄子的遗体,没显出什么悲痛的表情,捂着鼻,一脸不耐烦的走出门去,她拿出手机通知其他亲友。

    夏语嫣在一旁看着白作为拿着画笔,一笔一笔地给爸爸化妆,爸爸的脸撞损了,变得很丑,可是,经过白作为的一番打扮,爸爸变回了原来的爸爸,还是那么的亲切,那么的和蔼,一旁的妈妈和弟弟也恢复到原来的模样。

    在这一刻里,夏语嫣心里特别感谢白作为,她觉得此时的白作为就如天上派下来的天使,让她看到生前的爸妈和弟弟,而不是那血淋淋的令人感到可怕的脸。

    亲人陆陆续续到来了,在每人都看了夏爸爸他们三人最后一面,便被推去火化了。

    待骨灰出来时,夏语嫣和姑姑捧着它们,把爸妈和弟弟放到殡仪馆的安放堂,姑姑说,放在这比较好。

    亲人们都痛哭起来,刹那间,安放堂里便哭成一片。

    唯独夏语嫣不哭,只是一动不动地跪着。

    夜深了,亲人们逐渐散去,剩下姑姑和夏语嫣,姑姑望着一动不动的侄女,凑到她跟前姑姑出去买点吃的,等一会就回来。

    看到她还是一言不发,姑姑看了一眼就走出了殡仪馆,最后,殡仪馆内便只有夏语嫣一人了。

    白作为此时也正回家,看到夏语嫣独自一人跪在那,心里一阵心酸,这娃可怜吖。一个人守陵。摇了摇头,出门回家去了。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此时夏语嫣已被遗弃,彻底成了孤儿。

    那一年,夏语嫣只有七岁。</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