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恋上黑白无常 > 正文 第二章 夏语嫣被收养
    第二天,天刚亮,白作为便起来做早餐,儿子白洛天10岁了,正上三年级,他工作很忙,能为儿子做的就只有做份简单的早餐。他一直愧对儿子,没能让他感受母爱。

    白洛天母亲在他两岁时便患病去世,也是从那时开始白作为才入行入殓师这个行业,因为他觉得让死者最后走得体体面面,是对死者的尊重。

    这些年来,他当爹又当妈,把白洛天拉扯大,那辛酸只有自己知。好在白洛天懂事,爸爸不在家,自己都能照顾好自己,这让白作为省了不小心。

    做好早餐,白洛天已经起床了,白作为拿起做好的早餐放进儿子的书包里,送他上了校车,自己匆匆赶去上班了。

    明媚的阳光已经照明入厅堂中央,把大厅照得更加亮敞,白作为进入殡仪馆,一抬头便看到安放堂里依然跪着个小身影,那纤细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渺小,那么的无助。

    白作为叹了口气,从挎包里拿出面包,来到夏语嫣跟前,扶起夏语嫣,让她坐到旁边,把面包递给她丫头,饿了吧,吃点东西。

    也许真的是饿极了,夏语嫣没抗拒,接过面包,大口大口便啃起来

    咳,咳,咳,吃得太急了,夏语嫣咳了起来,

    白作为见状,赶紧拿出牛奶递到她,慢点吃,不够叔叔再给你去拿点。

    她还是一言不发,接过牛奶便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看她吃完了,白作为问丫头,还饿吗?你家人呢,怎么不来接你

    夏语嫣摇了摇头。

    那有没有说什么时候来接你。

    夏语嫣再次摇了摇头。

    白作为犯难了,这丫头是不知道家人什么时候来接,还是不想说话呢,问话只一个劲地摇头。自己一下子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此时,馆长出来了,他看见白作为和夏语嫣一起,十分疑惑:这小女娃咋还在这?

    不,馆长,她家人不是今天要来接她的吗?难道你也不知道?

    昨晚她姑姑就把钱结清了,走了,怎么,没带这女娃走?

    我一早来就看她还跪在那,她家人不来接她,这可怎么办啊?

    馆长皱着眉头,沉思了一会,便说先把她安置在休息室吧,也许她姑姑今天会来接她的

    白作为点了点头那也只能先这样了,这丫头太可怜了,这么小爸妈就没了,而且家人也不来带她回去,唉他不明白,世上怎么还会有这么没良心的亲人。

    他带着夏语嫣来到休息室,整理好床铺,对着夏语嫣说丫头,先在这里睡一会吧,等会你姑姑来了我再把你叫醒。

    夏语嫣还是一句话也不说,不过很听话地躺在床上,她实在太累了,不一会便睡着了。

    白作为看见她睡着了,看着她粉嫩粉嫩的脸蛋,多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啊,可是唉,他叹了叹气,帮她盖好被子,然后轻手轻脚地出去了。

    殡仪馆今天特别忙,白作为一直忙,忙到忘记了夏语嫣的事情,直到傍晚下班时,他才突然想起,一整天了,这丫头应该被接走了吧,他脱下工作服,取下口罩,向休息室走去。

    而每天下午放学,白洛天都会来到殡仪馆等爸爸,等爸爸一起回去做饭,要是遇到爸爸工作到很晚,他会先行回家,也许是从小呆在殡仪馆,白洛天并不害怕殡仪馆那阴森的气氛。

    相反,他觉得很自在,学校的同学都知道他爸爸是在殡仪馆工作的,都离他远远的,生怕会遇到晦气的事情。但他并不因此感到难过,感到自卑,反而理解同学们害怕的心理。

    也许单亲家庭的孩子特别早熟,白洛天功课很优秀,课外活动很活跃,也很热心帮助别人,他知道只要自己努力学习,才能不让爸爸操心,就这样慢慢地,同学们并不像当初那样害怕,开始接受他,和他一起玩。

    白作为远远便看到一个瘦小的,背着书包的身影站在休息室门口,他快步走到休息室处,果然,是自己的儿子白洛天。

    天儿,怎么不进去?

    白洛天看见爸爸来了,笑了笑爸爸,里面有位小妹妹在睡觉,我不敢吵醒她,便站在门口了

    什么?那丫头还在睡?

    白洛天点了点头,不解地问爸爸,那是谁吖?

    白作为并没有回答儿子的疑问,赶紧推开休息室的门,只见夏语嫣依然睡得香甜。

    这丫头可真行吖,足足睡了一天了,这怎么行呢,得叫醒她起来吃点东西。

    于是白作为便来到床前摇了摇夏语嫣丫头,丫头,醒一醒,醒一醒。

    夏语嫣揉了揉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看到白作为坐在自己床边,还看到一个比自己大不了多少的小男孩,那小男孩正直直的盯着自己。

    白作为看见夏语嫣醒了,便问丫头,你姑姑没来接你?那你知道你姑姑家是怎么走的吗?

    夏语嫣呆呆的看着白作为,摇了摇头。

    那你还有那些亲人在,都知道吗?

    夏语嫣依然摇了摇头。手里紧紧的握着胸前那块小玉坠。

    白作为急了,这丫头就只摇头,是不知道还是不想说呢?总不能一直把她放在殡仪馆里啊,得想想办法;他站了起来,右手握拳不停地敲打着左手,在休息室里走来走去。

    他停下脚步,对着白洛天说天儿,把你馆长伯伯叫来

    白洛天点了点头,打开门,一溜烟地跑出去了。

    不一会儿,白洛天便带着馆长来到休息室。

    馆长一眼便看到床上的夏语嫣,十分惊讶地问她怎么还在这?

    白作为叹了口气说估计她姑姑是不会来接她了,这可怜的娃,可是咱们总不能一直让她呆在这里啊。

    那就把她送到警察局吧,让警察帮忙找找她姑姑。

    也许只能这样了

    一旁的白洛天拉了拉白作为的衣角,有点难为情:爸爸,她饿了,要不咱们把她带回家吧,不要送警察局了,我也想有个妹妹作伴。果然,床上传来了咕咕咕的声音。

    睡了一整天了,不饿才怪呢。但带她回家,白作为犯难了,自己工作那么忙,一个儿子都没时间照顾,更何况多个丫头。

    馆长顺势一推说:我看行,这小女娃太可怜了,她姑姑也不见得是个会对她好的人,你就先带回你家,毕竟你家比较近,而且能给洛天做个伴呢。

    白洛天看出了爸爸的顾虑,他说:爸,我可以照顾她的。

    白作为看了看儿子,又看了看夏语嫣,对啊,天儿一个人太孤单了,给他有个伴也好。于是,他对夏语嫣说丫头,那你就跟我们回家吧

    他拉起夏语嫣,对馆长说那我们先回去了

    好吧,注意安全。馆长摆了摆手。

    白作为左手拉着白洛天,右手牵着夏语嫣,就这样走出殡仪馆。

    走了十几分钟,便到了白作为家,为了方便工作,白作为把家搬到离殡仪馆不远的地方。回家后,白作为赶紧从冰箱里拿出早已买好的菜在厨房忙碌起来。

    半个小时后,热气腾腾的饭菜便搬上了饭桌上,白洛天乖巧地给每人都装好了饭,夏语嫣一整天没吃东西,肚子早就饿瘪了,看见饭菜,便囫囵吞枣地吃了起来,

    看她一直不停地扒饭,白作为夹了一块肉到她碗里丫头,慢点吃,还有菜呢。

    白洛天一边慢吞吞地嚼着饭,一边看着夏语嫣,绑着两个羊角辫,粉嫩粉嫩的脸蛋,越看越可爱,他放下手中的筷子,望着夏语嫣问妹妹,你叫什么名字?

    对对对,你叫什么名字吖白作为也发话,自己一直都不知道她叫什么呢。

    夏语嫣抬头看了看他们,扒完碗中的饭,嘴里含糊不清地冒出三个字:夏语嫣!

    啥?白作为没听清。

    夏语嫣!

    夏语嫣艰难地吞下口中的饭菜,用她粉嫩的声音清晰地说了一遍。

    语嫣,语嫣,这个名字好听白洛天嘻嘻地笑着。

    白作为放下手里的碗筷:那以后就叫你小语吧,这里是我家,以后你就安心的住下,这位小哥哥呢,是我的儿子,以后啊也是你的哥哥,哪一天你姑姑回来接你了,到时你再回去吧。

    对,就住在这里,我叫白洛天,以后就是你哥哥了,那是我爸,从现在起,也是你爸。白洛天拍拍胸膛,一板一眼地说:以后谁敢欺负你,我帮你出气,我来保护你。

    你这小滑头,以后呢,多照顾妹妹。

    我会的,爸。白洛天憨憨地笑了起来。

    夏语嫣看着他们一来一回地说,似懂非懂地拨弄着空碗。

    来,妹妹,多吃点菜,多长点肉。白洛天像个大人似的边说边夹起一大块煎蛋放进夏语嫣的碗里。

    夏语嫣什么也没说,手里摸着挂在胸前的玉坠,只是直愣愣的看着他们。

    但是她明白了一点,那就是以后这就是自己的家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