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仙侠奇缘之绝色神妃 > 正文 第一章:天女出世【1】
    自女娲补天以来,天上有金木水火土的神戈萨。

    他们分为各地天下,为了主持时空的秩序,金神派位属皇,也就是玉皇大帝。

    管理天上人间秩序;木神派位属苍生,也就是苍帝,管理万物生灵。

    水神派位属月,也就是月帝,管理各个星宿秩序。

    火神派位属凤,也就是凤凰帝,管理每个时空姻缘。

    土神派位属辰,也就是阎帝,管理每个时空人生死。

    以前沉睡的生灵都因人类的出现而变得有灵动起来,那是有史以来最安宁的时刻。

    没有战争,没有纷乱,直到在两万多年前,治理星宿的月帝宫殿出现一异象。

    许多上万只彩色蝴蝶围着一星宿飞舞,夜空中划过七彩宏光,空气中散发着不知名的花香和有些伤感的琴声。

    这一异象出现轰动每位帝王,都不知是为何,直到请示了上古神得知,一切异象皆因一位女子。

    她本是月亮旁边的一颗蓝色晶星只因夜夜吸收着月光精华所幻化而成。

    因为当时上古神已经算到,有一时空的变化,但阻止只怕是不行了,只求不是什么恶物,祸害苍生也就随缘吧!

    众位帝王得知这些也就嘱咐月帝要多加留意,如是祸害要斩草除根,切不可大意,嘱咐完了也就各回岗位了。

    月帝有点纳闷为何是我这出现问题,唉——只求真的不是什么祸害的好,转身飞回管理星宿的宫殿,要查出为何出现异象。

    月帝站在夜空中随手一挥,一团云烟飞出化为影像,眼里充满了震惊,他看到了什么?

    从星宿里走出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子,只看年龄也就在豆蔻华年。

    柳眉如烟一双金色大眼素齿朱唇三千海蓝色头发长到脚底。

    细润如脂,粉光若腻恒敛千金笑,长垂双玉啼;一袭金色水秀长衣像哪蝴蝶一样飞舞悬在空中,披罗衣之璀粲兮,珥瑶碧之华琚。

    戴金翠之首饰,缀明珠以耀躯,回身举步,恰似柳摇花笑润初妍。

    芊芊玉手赋予腰前,左手抱着瑶琴,皎皎兮似轻云之蔽月,飘飘兮若回风之流雪,回眸一笑,百媚生。

    身上散发出金色光芒,围绕着蝴蝶好像都很高兴他的到来,与蝶飞舞其中。

    手弹瑶琴,丝丝琴声自手中飘来,朱唇轻启:檐下的花儿静静开

    夜风似影久等在门外

    残月独挂在窗台将回忆映白

    怀那人还在不在

    繁华的尘埃落下来

    喧嚣散去忘记了悲哀

    用一生缘分等待等命运安排

    还有几世的无奈

    问明月阴晴圆缺

    歌声是那么的凄凉,伤感。

    月帝不知不觉已经深陷其中,等清醒时,感觉脸上凉凉的伸手一摸,一滴泪划落手心。

    眼里除了震惊还有心疼,到底是什么样的情况让此女子会有如此隆重悲伤的气息,明明只是新诞生的孩子。

    月帝理清思绪,抬脚跨出宫殿赶忙飞去星宿时空去了,待站定看着面前款款而来的女子,微抬眼:你乃何人?为何现身于此?

    女孩朝着从远处飞来的老者望去。

    只见满头鹤发及腰头发用蓝色玉簪别致而成,国字脸,醒目有神,嘴紧敏一条线。

    身穿蓝色锦绣蟒袍幽幽散发出一股子霸气,举手投足间有那么点高贵,声音低沉沙哑。

    举步走向老者面前,微屈身俯首跪地,朱唇轻语:启禀上神,小女子乃是上古女娲补天时所遗留下的晶石,因为当除没能帮助女娲补天所以被遗弃了,这些年来一直吸收月石精华日日集载灵气,现有两万三千年才得以幻化人形还望上神可以收留我。

    月帝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女子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哀伤,是啊,当初女娲补天那是多大的事,她没有帮助女娲自然也就被遗留下来了,怪不得从她身上会散发出极深的悲伤气息,可是为何她会身带金色光芒,按理说不该啊。

    难道——

    她就是上古神当初让我们留意的天女!

    脑海里回想当初上古神说的话:各位帝王,虽然自女娲将群魔封印以来天庭也算太平,你们即位多年未曾发生祸乱苍生的妖魔,但也不可掉以轻心啊,这些年来,本神算到天庭将有一场浩劫,预言请示‘天女降世,苍生太平’此女乃上古仙人,身穿七色彩衣,身上将散发出独特花香,它将帮助你们对抗妖魔你们要多些留意啊,发现此女切不可乱事,切记切记。

    月帝想好这些,刚听到面前女子的话,心里还是不太有底,故询问道:你先起身,你说你是女娲补天时所遗留下的晶石,有什么可以为你证明的没。

    女孩虽有疑惑,但还是坦然然的说道:小女子只有一把炫舞瑶琴,他是女娲赐予我的武器!

    说着一挥手一团金光闪过怀中抱着一把琴,拱手抬与月帝面前,努力证明自己的身份。

    月帝看着女孩手中的琴,颤抖的伸手拿过来,神情略带些激动仔细的看。

    只见琴身周边散发着蓝色光芒,金色的琴弦二十四根,根根精致不愧为上古神器排行第一啊,想到刚才她也是拿着这把琴所弹出的乐歌,是那么的好听。

    她有这把琴也就是说她就是天女了,确定这点把琴还给此女,声音比刚才放松了很多:这把琴你要好好收藏者,女娲既然将你留下可能是因为你有你未完成的任务,不如现下你做本帝的徒弟吧!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伸手拿过瑶琴,慢慢的抚摸着,好像在安慰他一样,听到月帝肯收自己未徒弟,声音略带惊喜轻轻的说道:多谢上神,不是师傅,请受徒儿一拜,徒儿无名,师傅可赐徒儿一名!

    说着蒋琴放于腿边,整理衣衫屈腿跪地盈盈一拜,待拜完,等着月帝赐名。

    月帝看着自己新收的徒弟一切礼节,眼里闪过一丝赞赏,俯身将其扶起。

    在听到她说的最后一句话,手停顿了一下,叹了一口气,说道:既然你是吸收月光的精华所幻化而成,在于你有炫舞瑶琴,就给你赐名为炫舞星月,如何?。

    女孩听到自己有名字了,声音高兴欢快起来:我有名字了,呵呵——我叫炫舞星月,师傅我有名字咯开心的跟着月帝走向月宫去了。

    就这样炫舞星月在月宫一住又是几万年过去了,她每天都会在天上看着繁华的人间,有疑惑有奇怪有好奇心里想着为何那些人跟我长得不一样?

    为何,他们要自己打自己的同伴?

    就这样一直看了一万多年日子过的倒也逍遥。

    终于有一天因为赖不住天上的寂寞,每天与月而半的孤单,来到人间。

    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看着眼前高楼大厦,有摆摊的有来来往往的各色各样的人,这里看下,那里摸下,眼里充满惊奇;玩了一刻发觉不对。

    好安静!

    转回身看着本来忙碌干活的人都停下来了看着自己,觉得奇怪,伸手拦着一位年龄大点的老者,礼貌性的询问,声如黄莺,软声细语:大娘,你们为何这样看着我,我有什么不对的么?。

    心里确惊着,遭了!

    下凡没有换装,该不会吓到祖先的后代吧!

    他们会不会把她当成妖怪?不然为何一直盯着她,是因为她很难看吗?

    哪知等了半天也没人回话,抬起手来在眼前已经呆掉的大娘面前晃了晃,边晃变轻轻的叫道:大娘大娘你这是怎么了,是我吓到你了吗?是因为我的样貌丑陋吓到你了声音里充满了失落。

    回过神来的大娘刚听到眼前漂亮的没天理的女孩的话,但又有些害怕,因为在我国还没有头发是蓝色的,也许是其他国的吧,理清思绪解释道:

    不不是你不是不漂亮,而是我老婆子活了大半年纪还没见过像你这么好看的女孩了,哎哟我看看这头发还是蓝色的呢,瞧这双眼睛还是金色的,看的我老婆子都快傻了,姑娘,你是哪人啊,怎么都没见过你啊,是过路的吧,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家人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啊?

    女孩看着眼前有点淳朴有点紧张的大婶,想着真的是因为这样吗?

    抬首来看着街头已经恢复忙碌的人们,有的互相说着什么,时不时的回头朝这里看了下。

    有些小孩子开心的围着玩耍;仔细瞧瞧这些人,原来她跟他们长的不一样,他们的发色是黑色的,眼睛也是黑色的,在这一刻突然感觉心里是那么的孤单。

    心里只有那么一句话,为何我不是属于他们其中一个?

    金色的眼睛蒙上一层落寞,是啊!我只是天上的一颗晶星,祖先说过不可以有人间的情,爱,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很想去尝试一下。

    爱?到底是何种滋味!随口礼貌性的应了声我叫星月孤单的转身走了。

    也许是因为心里想着事情也就没注意,在云层的上方有位老者注视着她从下凡开始的一切举动。

    没错过她眼里一闪而过的落寞,心里叹息着,唉!星月,你不要怪你的祖先,他们也是无法啊,时候到了就是你主持天下的时候了,希望你懂!

    摇头叹息着踏着云层飞走了。

    这位老者就是月帝,也就是星月的师傅。

    大娘看着女孩落寞的转身走了,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是那么的孤单,无助,好像找不到家的孩子。

    也许是被女孩感染了,心里划过一抹心疼,嘴巴动了动最终没能说出什么,目送着女孩的背影。

    在拜别大娘的期间,星月绕道而行。

    走在高山丛林间,看着眼前的景色崇山,峻岭峰峦雄伟波澜壮阔。

    五颜六色的蝴蝶,围着那万紫千红的花朵飞舞着。

    树林里的小动物们欢快的聊着天,听着黄莺的歌声,小桥流水一碧千里;鸟语花香,多有诗情画意。

    可是这些最终与她无关,暗衬,她真的是多余的吗?

    嘴角划过一丝冷笑,为何?为何只有她没有完成祖先的任务?

    为何只有她!

    不!

    肯定还有什么不对的,肯定有!

    对了,师傅,师傅肯定知道什么?

    星月想到这里赶紧收拾一下行装,一甩衣袖往月宫的方向飞去。

    站在月殿门口,看着眼前自己住了几万年的宫殿,有种恍若初梦的感觉。

    在云层的高楼是那么的瞻天恋阙,空中楼阁散发着淡淡蓝光。

    彩云流转青砖壁瓦,雕栏玉砌琼楼玉宇金碧辉煌。

    既简单却又复杂,最主要的有点冷清。

    这里以前年年只有师傅一人生活这里吗?原来天上哪有人间那得快乐,如果我求师傅赐予我一世情缘,师傅会同意吗?如果她走了,师父怎么办?

    脑子里乱乱的,抬手推开那金碧辉煌的大门,入眼的却是体态萧条的背影,轻声唤道:师傅。

    月帝转身看着眼前跟随自己多年的女孩,她还是如当初一样,是那么的善良,纯真,轻叹一声:唉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星月为师知道你此次而来所为何事,终是瞒不了你啊,不要怪师父,师傅也是为你好啊!</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