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仙侠奇缘之绝色神妃 > 正文 第十五章:臭屁宰相
    周围的百姓看到如此血腥的一幕,纷纷惊恐的往后而退,有的姑娘见不得就直接晕了过去。

    宰相望着这些抬不走自己儿子的下人,气愤的大骂道:饭桶,一群饭桶!来人啦,给我把这臭小子给抓起来!

    宰相大人不是说就算杀了人只要有钱就可以小事化无吗?本公子只是砍断了他一只手而已,还没杀了他呢?

    你——!你到底想怎么样才肯放了他!宰相咬牙切齿的说道,眼神里充满着危险的目光。

    想怎么样?大人会不知道?本公子只是在为那些人讨个公道罢了,如果今天大人不好好置办这件事,本公子就算告到圣上那里也要个说法!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

    就是要欺负你怎么样,谁叫你儿子一天到晚害人,本公子要求不多,只要宰相大人亲手阉了你的儿子,我就不再计较这些一切所发生的事,如若不然,本公子绝不罢休!

    冷星月凤眸里划过一丝邪恶,叫你强抢民女,叫你好男风,把你阉了,看你还强奸谁去,哼!

    快要晕了的陈言庭听到那个恶魔要阉了自己,立马惨声道:我不要做太监,不要做太监,爹爹救我,快点救我,孩儿以后再也不惹事了,再也不惹事了!

    心疼的望着有些癫疯的儿子,宰相有些痛心你!告诉你本官绝不会做这些,本官就这一脉单传,要本官亲手——,总之换个条件!

    怎么?宰相大人以为本公子在跟你谈条件?没错过陈言庭眼里那一闪而过的悔意,嗯嗯,该是时候了,只需在加把劲,我还就不信邪了,这该死的家伙真就是天生的那么恶?

    那你说!你到底想怎么样?

    看在你儿子长得还算俊美的份上,本公子正好缺一小厮,就让他跟着本公子,等到一年之后,本公子就会还你一个完璧的儿子,这个条件不知宰相大人可还满意?

    什么?要本官的儿子给你做小厮,我堂堂宰相的儿子怎么可以给你当做下人使唤,不行!

    怎么?不同意?不愿意?希望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毕竟本公子可曾来不收外来人士,更何况你儿子还是人人喊打喊骂的恶霸!

    爹爹,答应她,你快点答应她,反正一年之后我还是会回府的,你快点答应她啊!啊啊啊——我快疼死了,你还不快点答应她!虽然手疼得要命,但是陈言庭忍住这些说出了自己心里的话。

    庭儿——唉,本官同意你就是了,这回你可以放了他吧?

    早同意不就行了吗?我也少说点话,我估计把我好几天的话都说出来了。

    冷星月不知她这句话让旁边的人听来有多汗颜,有人还可以把话存着的?听听就觉得特别的无语。

    那他?宰相眼神示意冷星月是不是可以放了他的儿子。

    冷星月折扇一甩出,一道光从哪些被点穴的人头顶中向下撒去,金黄色的光,像雨水般,这些让那些没见过的人,都睁大眼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宰相更是目瞪口呆,这是什么?转眸望向那个手拿玉扇的白衣男子,眼神微眯,这个男子如恶魔般,会是神仙?该不会是恶魔吧,那我的儿子,当下担心的看着那个被家奴抬起的陈言庭,有些担心的望着他,脸色这么苍白,失血那么多,不知道会不会留下什么后病!

    不用怕,竟然你答应了本公子的要求,本公子也不可能见死不救,一切都只不过是幻像而已!再次折扇一甩,一道蓝光直冲陈言庭,当下还有些迷糊的他,瞬间恢复了神智,就连刚才还被砍掉的手,已是恢复如初。

    爹,我,我的手?我的手好了,真的好了,哈哈哈——好了。陈言庭现在俨然是一副小孩的摸样,欢乐的抱着宰相,诉说着自己的喜悦,旁边站立的百姓更是崇拜的望着冷星月。

    做完这一切,冷星月没有理会宰相父子,而是转了个身,走向那些被打的半死不活的人,还有座在凳子上快要死去的老者,樱唇轻起,用着别人听不到的虚幻声音道:恶人抑制,好人难求,既然这样,本神就让你们死而复生!

    这回冷星月没有刚才的那么明目张胆了,在无人注意她的情况下,微微眨了下眼睛,顿时从眼的最深处留下了几滴眼泪,泪水滴在了冷星月的手上,而冷星月便迅速的将其化为几颗白色丹药的摸样。

    在那些转过来发现她的人目光下,假装是刚从身上拿出来的一样,拿了一颗药塞进老者的嘴里,本来快要死去的人,脸蛋渐渐红润起来,嘴唇轻轻的笑了,在其转身,走向那些还躺在地上的几人,还有刚刚讽刺冷星月的两兄弟,冷星月还是拿出了药给他们各自服了下去,不管他们同意与否,硬是逼他们咽了下去,在其转身没有理会那两个带些恐惧的眼神。

    冷星月缓步的走到宰相面前,眼神微冷,道:宁公子在占留府上七天,七天之后,本公子在其要人!

    那个?你不带我一起走吗?不知为何,此时的陈言庭这回到真说起了人话,从恶霸到现在,这是他说的最像个人话了,而周围的人更是惊奇的望着他,有的还淘淘耳朵,总以为自己出现了幻听。

    嗯,到时候你要好好的乖乖的,如果被本公子再次听到一些关于你的坏事,本公子就不会像这样好说话了,你可明白?轻轻的语气,透露着点点危险的味道。

    额,好,我,我等你!

    宰相更是惊讶的看着他的那个祸头子儿子,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这,这是我儿子?这前后转变也太大了吧,眼神微眯,看来如果将儿子交予她,一年之后,或许他会成才,从他出生开始就一直闯祸,怎么教都不听,打又舍不得,这年来就一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现在他姐姐做了淑妃,更是坏上了天,不过现在,如果这个男子真的可以将我儿教好的话,就算要了我的命都行,毕竟庭儿害死了不少人命了,为了这件事就连皇上都在发怒,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个男子好像有那么点信赖,经过这些事,可想而知此人绝非池中之物。

    嗯,记住你的话,还有这个玉佩你给我戴在脖子上,七天之类不可将其丢下,七天之后我必定会来接你!说着冷星月伸手从衣袖里拿出一枚红色方块形的玉佩,上面没有任何花纹,将其放在了陈言庭摊开的手掌心中间。

    这枚玉佩可保你性命,所以你一定要时时刻刻的戴在身上,你可明白?如果没猜错,刚才那个从他身上捕捉到的气息,应该是恶灵的魂魄在作祟,可能是从出生开始就有的,也有可能是被恶鬼给盯上了,也不知道他这个父亲以前到底害死了谁,不然人家怎么会做了鬼也不放过他?甚至将过错加诸在了他儿子身上,这回我算是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坏了,幸好遇上了我,不然这小子估计离死亡不远了。

    你你刚才说什么?什么意思?宰相正担心他的儿子以后跟着她会不会有危险,冷不丁听到她又说什么玉佩的,现在又说玉佩可保他儿子的性命,那如果丢了呢?

    没意思,好了,本公子话已至此,听不听是你们的事,如果不听,到时候,我也无法,毕竟——

    这么多人站在这里,要怎么说啊,如果她说有恶灵在作祟还不吓坏了这些人?

    再说了,听说凤希国的国主将鬼神之说已标为禁忌,如果她现在说了什么?那后面的麻烦就会源源不断!

    你话能不能全部说完?还有你能不能说清楚些?该死的,说话怎么就那么毛蹭,真是急死了,要不是不知道你是谁,本官早就废了你!

    哎呀,爹,你就别掺乎了行吗?竟然公子说了要时刻戴在身上,那就戴呗,你问那么清楚做什么?

    说完就将手上的玉佩带了身上,浑身有种说不出的畅快,抬眼看了看笑得异常邪魅的白衣男子,和他担忧的老爹,眼神模糊的闪了一下,正感到奇怪?谁知眼突然一黑,最终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眼神缓慢的闭上。

    庭儿你,你怎么了?你不要吓爹爹啊,庭儿——!看着突然晕倒的儿子,宰相的心差点没跳了出来,忙跑过去,扶起了他,轻轻的摇晃了一下,颤抖道。

    他没事,回去好好照顾他,他现在需要的是休息,记住了,好时刻照顾!只要七天,那个恶灵应该就会被我的符咒给消去,真期待,这个小子醒来的样子会是什么?毕竟他可是过了快二十年的恶霸了,还有他那个总是一脸臭屁的宰相,到时候一定要狠狠地刮他一笔,叫你刚才凶我,叫你刚才想杀我,等到七天之后,看我不搬空了你。

    <span css"f900"><strong>作者有话要说:</strong></span>

    求推荐,求收藏,求点击,求人气!各种求!!</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