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仙侠奇缘之绝色神妃 > 正文 第十七章:千雪狐
    额,那个,公子,竟然都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那就是有缘啊!在下姓千,名雪狐,不知公子?看着眼前的男子不怎么理会自己,千雪狐有些急了,当下不管礼节之类的,直接伸手拦住她的去路。

    哦,原来如此,我额在下蓝无邪!冷星月额头划过一抹黑线,差点没反应过来,险啦,怎么就忘记自己是位男子呢?可能是第一次穿男装的原因吧!

    千雪狐正想说什么?就被从远处飘来一娇媚的声音给截住

    哟,好俊俏的公子啊,第一次来吧?新面孔啊一个身穿大红衣服的老妈妈,扭着她那如水桶般的腰资走了过来,看到门口进来的两位公子,立马两眼放光的走到冷星月和千雪狐面前,声音跌跌的说道。

    听到这声音,冷星月身体很配合的颤抖了一下,在看到那位很媚的声音来源时,眼睛更是狠狠的眨了两下,心里暗衬,这肥身大嘴,身材可以和猪丽美的女人,就是刚才说话的那位?

    一想到刚才的那道声音,冷星月有些作呕。

    当那位所谓的‘娇媚’女人靠近冷星月时,冷星月不动声色将步伐向旁边罗动了一下,因为在那个‘娇媚’女人靠近她时,就有一阵非常浓郁的香味撒来,味道还不是一般的难闻。

    是啊,妈妈,我们是第一次来呢!听说城里春香楼可是出了名的美女如云啊!所以在下就想来见识一番呢!

    千雪狐一副自来熟的摸样让冷星月有些汗颜,这家伙,还真是——

    这回她算是理解他为何总缠着她了,原来人家根本就很喜欢跟陌生人打招呼。

    听到是城里有名几个字,妓院老鸨更是喜笑颜开啊,她略带欢喜的说道:哎哟,公子可真是来得巧了,今天可是紫菱姑娘拍卖初夜啊!所以啊!公子可是有福哦!

    紫菱姑娘拍卖初夜?可是这大厅怎么没人?冷星月有些无语,这厅里就那几个猥琐的人在那行幕帏之事,哪有什么拍卖?难道是她刚才一直走神看漏了?想到这里,灵动的眼神在四处又再次一扫,可是还是没有多余的人。

    哟,这公子可就不知了吧?我们春香楼现在已经重新粉刷一遍啦!擂台已经设置在了后花园了,这样啊,比较宽敞,空气也新鲜,呵呵呵——说出这些时,老鸨脸上有些得意,眼神更是肆意的在千雪狐身上乱瞄。

    呃咳咳哦,那竟然这样,那妈妈可否带我们前去?被人如此盯着,千雪狐当下有些尴尬,嘴角一抽,有些急急的说道。

    哎哟,公子这说的是什么话?竟然你们进了我春香楼,也就是我们春香楼的贵客呀!领着你们去后花园那可是我花妈妈的荣幸啊!说完,花妈妈更是迷恋的看着千雪狐,然后不舍得转身向着那道宽敞的楼梯后面而去。

    千雪狐如此高兴的表情,让冷星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还真是一色鬼,所以说嘛,男人都是靠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听到那个紫菱拍卖初夜眼神更是亮如星辰,所以在她面前的男人估计就是一情兽!

    看着他们如今真的要去看那个所谓的拍卖会,冷星月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而后停下脚步问着走在前面的花妈妈问道:那个,你是这里的管事花妈妈是吧?先来顿饭先,本公子都快饿死了!

    啊?吃饭?突来的声音,花妈妈有些反应不及,当听清时,花妈妈被冷星月的话给雷得有些愣住,她还从没听过,来她楼里的男人不是寻欢而是来吃饭的,对于如此一问,她还是蛮惊讶的。

    不是吧,这么热闹的夜晚你还有心情去吃饭?哎呀,走走,快点走吧!不管冷星月愿意与否,千雪狐推着她的肩膀就走,边走边说道。

    被推着走的冷星月,有些尴尬,看着前面站着的花妈妈流露出来的那个表情,脸上露出些许烦躁,没想到那个死小子,把推直接改为拉了,这回脸色还稍微缓和一点,但是突然想到自己还是个男装,立马脸色一冷,不用拉了,本公子自己会走!

    嗯?闻言千雪狐有些疑惑,低眸望向被甩开的手,嘴角邪笑,他没有多加为难她,而是淡淡的回道:好。

    花妈妈领着冷星月他们两人走进后花园的时候,黑压压的一片人群,大部分全部都是男人,而擂台上灯光闪烁,有些女人在擂台中间跳舞弹琴。

    场面非常热闹,大家脸上都是些兴奋,与欢乐。

    呦喝声不断,尖叫声也不断。

    紫菱,我爱你!

    紫菱嫁给我吧!

    紫菱姑娘今晚你是我的!

    热情的喊叫声响遍了整个后花园,场面一片混乱!

    哎呀,好热闹啊,嘿,今晚还真是热闹啊。眼前一幕,让千雪狐大声赞叹道。

    是啊,我就说吧,公子可真是来巧了,今晚可是压抽戏啊,瞧瞧,我花妈妈没说错吧,瞧瞧,哪个不是国色天香!话落,花妈妈还得意一笑。

    因为整个京城就她春香楼里的姑娘都是貌美如花,个个都比她对面开的那个万花楼里的姑娘还要美丽,所以现在她很自信。

    这些,对本公子来说,神马都是浮云!冷星月不屑一撇,这也叫国色天香?那一个一个脸涂得跟个鬼似得,恨不得那个脂粉全部往脸上扑去,还真敢说是美女如云啊!看得她都想吐,好好的一张脸非要给弄得跟个调色板一样。

    也幸亏她今晚还没吃饭,不然估计她非吐死。不是她非要贬低这些女孩,如果这个春香楼是她的,她会把这里从头到尾清除一遍!可惜,妓院?她还没那个想法,她现在只想开一个可以名震天下的乐阁。

    神马?什么东西?千雪狐疑惑的回眸望向那个一脸冷然的冷星月,心理有些许寒意,这个家伙难道是冰块做的?

    没什么,只是能不能先来顿饭啊,本公子快饿死了,那个谁,花妈妈是吧?先给本公子开间包厢,再把你们楼里的拿手好菜全部上上来,本公子今晚要大吃一顿!至于这个人,你看着办!不管旁边站立的几人投过来异样的眼神,冷星月直截了当的吩咐一脸宅异的花妈妈。

    花妈妈听了冷星月的话,有些为难说道:公子,不是花妈妈不给你安排厢间,你也看到了,今晚是真的没有包厢了,要不您做外间?

    是吗?真的没有包间?语气里充满冷意,冷星月的眼神直视面前眼神有些闪躲的花妈妈,呵呵,她有那么好骗吗?别以为她不知道,其实说到底还是钱的问题,不就看他们到现在没给银子,就以为她没钱?嘴角微扬,伸手在衣袖里拿出一张银票,直接提到花妈妈的眼前,淡淡说道:咯,这些该够你开房了吧!

    是是是,够了够了,哎,那个,小水,带二位客官上贵宾间!望着手上拿着的一百两银票,花妈妈的心都乐歪了,嘿嘿,没想到还是位大官人啊。

    那个,蓝公子,你不会真的要到包厢里去吃饭吧?看着眼前的小二,准备带冷星月去楼上的时候,千雪狐不确定的问着冷星月,真想不明白,这小子到妓院不是为了泡女人,而是为了吃饭,要吃饭直接去酒楼啊,何必跑妓院来呢?

    公子可以选择不去,况且,本公子并没有邀请你一起,所以您请自便!话落转身,没有在看千雪狐一眼,不带一丝停留,抬步向着二楼方向而去。

    看着冷星月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道上,千雪狐狭长的凤眼里有些失落。

    哎,真搞不懂,这姑娘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是他的魅力下降了?想想他千雪狐略女无数,差点就被她给骗了过去,要不是看到她的脖子没有喉结,再加上她身上的特殊香气,不然他还真被骗了,不过,有些意思啊,不让他去,那就不去咯,不过,我们还是会再见面的,等着吧!

    转身,没入那些吵杂的人群里,随意的找个座位落座,抬眼望向中间的擂台,眼神微眯,低下了头深思了起来。

    第一次看到她时,她满脸异彩的惩治着宰相公子,其实当时他就在人群里。

    看着她的一切行为,他也忍不住替她喝彩,看着她调皮的耍弄着那个宰相,他当下控制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他没想到世间竟然会有如此好玩的人,听着她大骂宰相的那个场面,他到现在还有种振奋的感觉。

    直到她一切忙完时,他还是一路跟着她。看着那些人用爱慕的眼光和艳羡的目光看着她时,他真想将她藏起来,让她的光芒只为他而绽放。

    当她踏进春香楼时,他有些生气,之后想一想如果一直这样跟着也不是办法。

    所以进了门之后,他主动接近她,他想跟她说话,哪怕只是不屑和厌恶的目光,他也很满足。

    第一次他为了一个女人而心动,他想也许这就是一见钟情吧!</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