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仙侠奇缘之绝色神妃 > 正文 第十八章:夜回曲【寒衣调】
    ※

    冷星月跟着前面带着她走到二楼包厢的小二,当到了二楼,迎面走来一位黑衣男子,此男子年龄大约在二十左右,长相异常的俊美,薄如刀削的唇角,斜飞入鬓的剑眉,深不见底的星眸,再配上透出一丝淡淡寒芒的幽深瞳孔,不怒自威,霸气天成。

    冷星月有些郁闷,这古代也忒会养人了吧?怎么男人都是那么滴帅呢?女的也一个个那么的清纯娇美,除了妓院。

    公子,您的包厢到了,这是天字二号房,您先进去坐着,您的饭菜马上就到。小儿客气的对着冷星月道。

    眼神看着从自己旁边擦身而过的男子,冷星月有些郁闷,当听到房间到了,美眸微转,轻声说道:哦,那你去忙吧,这里不用伺候了!

    那行,公子您随意!不明白这公子可真够奇怪的,现在哪个男人到妓院不是找女人的,她倒好跑来只是为了吃饭,摇摇头,小二说了声,就走了。

    轻轻的应了一声,冷星月转身进了厢间,美眸望着这里的一摆一设,心里忍不住赞叹,这里的一切可谓是上了不少心思啊!

    此厢房四面方形,东面有个雕刻成花的木头窗户,窗户下面放了一把古琴,西面放了一个调茶的茶具,而北面就是刚刚进来的那扇门,南面墙上挂着一幅冬菊图,中间就是用餐的地方,桌面旁边的小木桌上点燃了一些檀香,可想而知,这春香楼幕后的老板是一位典雅之人,只是——一想到刚才的那些女人,冷星月对这个幕后老板的印象更是大打折扣。

    如此美妙不失典雅的春香楼,既然会是妓院,有些可惜了。

    她今天出门身上只有一千两的银票,如果可以她是想买一栋楼房的,只是如今看到厢房类的一切,她又打消了自己的想法。

    其实她身上带的这些钱,全部都是在她揽月阁床底下一个大柜子里面发现的,犹记得当她打开那个黑漆漆毫不起眼的柜子时,她到现在还是记忆犹新。

    大颗如弹珠般的夜明珠有三颗,还有差不多有三十多个金条,一些金银首饰,还有估计超过有一百万两的银票!再加上一些金元宝。

    甚至在里面她还看到一枚散发着淡淡金光的戒指,看到那枚戒指时,她有些疑惑,然后思绪不受控制般着手将其戴在了自己的无名指上。

    一阵清凉感袭来,她的思绪立马回神,美眸看着套在自己手上的戒指时,她一惊,想再次将其拔出来,只是,她拔了大半天也没拔出,反而弄得她一脸汗迹。

    看到这么一大箱钱财时,冷星月当场皱起了眉,因为这些钱竟然是藏在了她的床底下!最主要一点,她竟然还不知道!

    美眸微沉,这么一大箱钱财竟然还能安然无恙的放在她的床下,这让她的思绪有些混乱。

    不是说她冷星月从小到大都不受宠的吗?那在自己眼前的怎么会有这么一大笔钱财?难道?

    是她娘亲的?!

    只是,就算是娘亲的,她娘亲一直都是府里一位妾侍,就算是在府里待了几年,有一些积蓄,但恐怕也没她眼前的多吧!

    在加上她父亲虽说是当场丞相,但她父亲的俸禄也不该有这么多!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

    ※

    此时外面的声音很大,有男人的嘈杂声,和一些叫卖声,也有刚才的那位花妈妈的跌怪声,应该是到了压抽戏了吧,不然声音不会那么大的,而且这个房间的隔音还是蛮好的。

    叹了一声,冷星月坐着桌边的椅子上,眼神专注那把琴,这个幕后老板看来还是位有钱人啊,连七根的玄琴都把它摆了出来,看来也是懂音律的。

    心绪微转,不过不知为何,今晚特别的想弹奏下,可能是因为最近烦心的事太多了吧!

    从椅子上起身走到摆放琴的地方,伸出双手打开窗户,眼神一亮,没想到窗户另一边竟然是条湖,现在天色已完全变黑了,天上已挂起了月亮,星星们也在努力释放自己最耀眼的光芒。

    想不到在这个有些乱的妓院里,竟然还有如此美丽的地方,眼角一弯,咧嘴轻轻的笑了,如此夜晚,没有琴声搭配,岂不缺少了什么?

    当下席地而坐,将琴桌拉近一点,伸出一手指在琴弦上试了一下音,冷星月第一个感觉就是‘好琴’,伸出另外一只手也伸向琴弦,轻轻的弹奏了起来,低低的琴音自冷星月的手里飘出,一首的乐曲就在这繁亮的星空下响起,随着琴声的音律,冷星月朱唇轻起:

    月光稀是谁捣寒衣

    望天涯想君思故里

    一夜落雪未满北风急

    千里迢迢一心相系

    荣华梦塞上吹羌笛

    战非罪烽火烧几季

    今夜关山雪满北风急

    千里迢迢兮心相系

    是今生相伴或来世再惜

    为何你总不懂这谜题

    到蓦然回首才默然长记

    天涯路只影向谁依

    春香楼里的压抽戏刚好拍卖完了,宾客们准备在去找些乐子,而那些没地方去的就留下来嫖妓,谁知会突然传出如此佳音,后花园里的人,都安静了下来,而千雪狐本来无趣的想睡觉了,没想到突然传出这么一首歌,当下心领会神的倾听,听到后面,眼神有些许的伤感,这首歌曲,听了让人有种内在的伤。

    快,快听,都别吵了,这是谁在唱歌啊?宾客‘一’道。

    是啊,不过真好听啊。宾客‘二’道。

    咦?好像是二楼的人弹奏的,就是不知是哪位会弹出如此好音啊,如果可以,在下真想好好认识认识。

    快别说了,快听!

    知卿心千里寄寒衣

    若功成冠翎归故里

    今夜边声迢递频传急

    血染黄沙魂归止兮

    月光斜今夕似何夕

    雪花飞问归未有期

    今夜更漏迢递无泪戚

    青丝成雪兮钗委地

    生若求不得死如爱别离

    终有日你会懂这谜题

    黄泉碧落去从今分两地

    千山雪月下长相忆。

    ※

    在天字一号房里,有着三位非常俊美的男子,他们各有千秋。

    一位犹如鬼魅般的黑衣男子站与窗户边,只看年龄也在二十来岁左右,黑金色的眼眸深邃,俊美非凡的脸庞,举手投足间都流露出浑然天成的帝王霸气,看了叫人难以抗拒那野性的魅力!

    他就是夜鸣国的国主夜冥!

    本来深思的脑袋,在听到隔壁传来的琴音,有些疑惑,不过也只是瞬间。

    而坐在桌边的一位帅气男子,年龄也在于二十岁左右,英气逼人的五官清晰而立体,一双湛称紫水晶的眼眸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

    性感的薄唇紧紧的抿着,配上柔美的脸部曲线让人有亲吻的冲动。

    接近一米八的挺拔身躯有着令人羡慕的完美比例。

    尤其当冷硬的线条被突来的琴音打破后,他整个人充满了令人疯狂的魅惑,俊朗的眉,亮如星辰般的紫眸,挺直的鼻梁,不染而朱的嘴唇。乌黑的头发直达臀际,披散在颀长身躯上,装点出妖魅般的美丽,他就是凤麟曦。

    斜靠在门板上的男子,年龄大约在十六岁的样子,他穿一身惨绿罗衣,头发以一支碧绿簪束起,身上一股不同于兰麝木头的香味。

    绿衣少年的脸如桃杏,姿态闲雅,尚余孤瘦雪霜姿,少年瞳仁灵动,水晶珠一样的吸引人,他就是丞相府的四公子冷宫易。

    一曲完毕,三人还没回过神来,谁知那边的琴声又再次的传来,还是刚才的曲子,可是这次却没有了佳人的声音,抚琴之人好似永远都停不下来,又好似进了某个仙化世界,琴音不停歇,一直弹奏着。

    感觉好似过了很久,冷宫易瞬间回过神来,转眸望向桌边的人,赞赏说道:真是好曲啊,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竟然还能听到如此佳音啊。

    冷宫易的声音很是清脆,其中还夹杂着一丝磁音,可想而知,他现在的这个年龄差不多便是变声的年纪。

    听到冷宫易的话,凤麟曦缓缓回神,他没有说什么?只是嘴里附和说道:是不错的曲子,不过,此曲在本国只怕无人可以弹奏出了吧?也许,也只有那个人才能弹出

    听到此音律,不知为何?他的脑子里会不知觉想到那个在花园里弹琴的少女。

    他有些懊恼,该死的,怎么又想起她了?

    听到还有人弹出此音律,夜冥当下忆起那个夜晚,在花丛中抚琴的女子,黑金瞳顿时眼睛一眯,会是她吗?

    咦?还有人可以弹出如此乐曲,是谁是谁?知道了,在下一定要结交!

    冷宫易听到还有人会此曲风,立马从门那边坐到桌上,兴奋的看着凤麟曦。

    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的,所以想要答案,自己慢慢等吧!

    凤麟曦没有回答冷宫易得问题,而是寻了个借口,毕竟他的皇兄已经给过警告,他也不知道到底该如何回答,所以他只有寻了个借口。</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