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1092章奥尔德斯
    “还敢回来?”姜小海腾地一下站了起来,看着罗峰。

    罗峰点头,“出去看看吧。”

    一行人步出药堂大厅,几名伙计以及姜小海带来的兄弟们本在清扫收拾,这时都退到了一边,手中拿着各种各样的武器,眼神警惕地盯着药堂门口。

    去而复返的安德烈等人。

    不过,罗峰已经注意到,安德烈的面前,还站着一名老者,皱纹遍布,蓝色瞳孔,一头白发。

    白发老者面前,一张轮椅,坐着他的老伴,不过,眼眸紧闭着,一动不动。

    “那位,是卡文迪许家族的上任家主,安德烈的父亲。”姜明文沉声地开口,介绍告诉罗峰,安德烈的父亲,名为奥尔德斯。

    “就是他找我爷爷治病。”姜小海眼眸仍然掩饰不住一抹怒气,今天本草堂的遭遇,就是因他而起。

    “你还敢来?”姜小海振声开口,“你想怎么样?”

    安德烈下意识地看了一眼罗峰,那一双冰冷的眼眸泛过冷光。

    安德烈顿时打了个激灵。

    神色流露苦涩。

    “还不道歉!”奥尔德斯的声音震怒。

    安德烈神色迟疑了一下后,迈步走上,站在门口,朝着里面的姜明文一鞠躬,“对不起。”说完,直接就转过身,退回到了奥尔德斯的身后,面容一扭曲,闪出了不甘。

    让他向这般庸医道歉,安德烈觉得很憋屈。

    可父亲的话,连身为家主的弟弟也要听,更别说他自己了。

    “这也算道歉?”姜小海咕哝了一声,立即被姜明文喝住,毕竟,卡文迪许家族,不好招惹,今日有罗峰相助,可是,下一次呢?罗峰总不能一直在这里保护自己一家人。

    “姜医生,真的对不起。”奥尔德斯推着轮椅缓慢地走了进去,神色带着歉意,“我不知道这个逆子竟然自作主张,带人来砸你的店,你放心,这里的一切损失,我们一定会赔偿给你的。”

    安德烈的神色闪出了浓烈的肉痛。

    赔偿?

    我他妈的刚刚赔了一千万!

    安德烈想要吐血。

    姜明文摇头,表示安德烈确实已经赔偿了本草堂的损失。

    奥尔德斯的声音诚恳,没有再提安德烈的事情,他告诉姜明文,姜明文开的药方,他已经喂自己的夫人喝下了,“姜医生,你上次说,还要配合华夏医术中的针灸,或许,能够有一些效果?”奥尔德斯的声音带着期待。

    他的身后,安德烈欲言又止,暗暗摇头,父亲真的老糊涂了,竟然相信世界上最没有用的中医。

    不过,在奥尔德斯的面前,安德烈根本不敢拂了他的意。

    卡文迪许家族,奥尔德斯,是精神支柱!

    姜明文看着奥尔德斯,片刻,长长地叹了一声,“不瞒你说,你夫人的病,我能够治好的希望,太过渺茫。”姜明文没有上前去给轮椅上的老妇人诊脉,朝着奥尔德斯摇摇头。

    奥尔德斯的事迹,姜明文非常清楚。

    为了他的夫人,奥尔德斯几乎寻遍名医,各国的先进医学设备,都想方设法的用上了,可是,依然没法唤醒他的夫人。

    全世界一流的医院都试过,无果,奥尔德斯又开始找民间的医师。

    中医,是他的第一次尝试。

    当奥尔德斯找到姜明文的时候,姜明文也有些意外,不过,他还是全力医治。

    可现在,遭遇这无妄之灾,卡文迪许家族,除了奥尔德斯外,根本没有人相信中医,姜明文自己也没有把握治好他的夫人,自然犯不着再接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

    另请高明吧!

    奥尔德斯看着姜明文,他不是糊涂人,自然明白姜明文的意思,轻轻地叹了一声,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口罩戴上,然后走到他的夫人面前,弯腰低头,拿着纯白色的毛毯,轻轻盖着她的双腿。

    小心翼翼,双手皱纹。

    “哼!算你还有自知之明。”安德烈虽然忌惮罗峰,可还忍不住开口,“国际上最知名的专家都束手无策,你们中医……”

    安德烈嘴角不屑。

    “中医博大精深,你们又懂多少?”千依岚忍不住开口。

    “旁门左道。”安德烈不想多说,站在奥尔德斯旁边,“父亲,我们带母亲回家吧,前两天我刚联系上美国的一位专家,他说有三成把握能够让母亲醒来。”

    奥尔德斯缓缓点头,走回了轮椅后,轻轻转身。

    千依岚还想开口,看了一眼罗峰,见罗峰没有出声,千依岚也作罢。

    “既然他们看不起中医,我们何必冷脸贴热屁股?”

    奥尔德斯等人已经走出门口。

    门口有不少人在议论。

    “奥尔德斯,今年也有七十岁了吧。”

    “那件事,过去好多年了吧,还有人记得吗?”

    “什么事?”

    “你们年轻人当然不知道,那可是三十几前发生的事,当时年仅三十多岁的奥尔德斯已经是卡文迪许家族的家主,正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谁知道,却遭遇一场暗杀!奥尔德斯几乎丧命,他的妻子凡娜莎据说是为了替他挡了子弹,重伤昏迷。”

    “最终,凡娜莎成为了植物人,而奥尔德斯为了救醒凡娜莎,放弃了卡文迪许家族家主的位置,带着凡娜莎,四处求医,从而立之年,到古稀之年,奥尔德斯头发都白了,可救醒凡娜莎的心愿,从未改变。”

    “是个痴情到极致的老人。”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奥尔德斯走到凡娜莎面前的时候,会戴上口罩,你们以为这是因为奥尔德斯担心什么细菌感染吗?都错了!”

    “有位名医曾经说过,凡娜莎的情况,很有可能一辈子也不会醒来,可是,也有一丝希望,突然间苏醒。奥尔德斯戴着口罩,是害怕凡娜莎突然醒来的时候,看见的是他老了的样子。”

    这一句话,让屋子里的千依岚心头不由得轻震。

    如果听到的是真的,那么,奥尔德斯对凡娜莎的爱,足以感天动地。

    “这确实是真话。”姜明文也开口,在英国,很多人都知道卡文迪许家族这位老人的故事。

    “奥尔德斯还说过,谁能够救醒他的妻子的话,他将献出自己的一切财富,据说,奥尔德斯手中有一颗珠子,珍贵程度,堪比前段时间英国皇室丢失的那一座皇冠上镶嵌着的珠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