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103章 一人犯错,全族陪葬!
    宇文天照眼神蔑视苏意云。

    不屑地笑。“

    苏门一脉,不过如此,我宇文一族要灭你们,简直易如反掌,不费吹灰之力。”宇

    文古秋同样嗤笑,摇头感叹,“正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可你苏门一脉,竟为苟且偷生的罗氏一脉,背叛蓬莱仙岛,这是何等愚蠢的抉择。要知道,这,会令整个苏门一脉,万劫不复。”宇文天照的眼眸带着怜悯,嘲讽冷笑。宛

    如高高在上的神明,俯瞰这世间的蝼蚁。

    手中血色弯刀弥漫出来的诡异气息,仿佛可腐蚀灵魂,令苏意云应付起来极其难受,很难阻挡。

    苏意云在蓬莱仙岛多年,亦见识过宇文一族强者所掌握的修行之法,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可怕的力量。尤

    其是宇文天照眼眸闪烁出来的血红色光芒,令人胆寒。

    轰轰轰!

    形势也容不得苏意云多想了,宇文天照与他大战的同时,手中的血色弯刀,还有意地挥向人群,令苏门一脉子弟伤亡惨重。血

    腥气息,弥漫而起。

    越来越多蓬莱仙岛弟子赶到。见

    到宇文天照等人对付苏门一脉,不少人皆都下意识吃了一惊。

    其中宇文一族的弟子,在宇文天照等人的命令之下,没有犹豫,立即加入了战斗,举起手中的屠刀,斩杀苏门一脉的弟子。杀

    戮之声,回荡蓬莱。

    苏门一脉,别无选择,顽强抵抗。圣

    殿。

    大殿中央。

    召天法钟的声音回荡萦绕,一道道身影自圣殿各处走出。

    脚踏青云。

    能够成为蓬莱仙岛圣殿长老,唯一标准,便是青云境。宇

    文墨风与宇文墨夜两人站在大殿最前方。

    神色淡漠平静,等待圣殿长老的全部集合。

    外面的杀戮之声,他们听于耳内,不闻不问,眼神毫无波澜。

    苏门一脉的命运,在他们的眼中,早已一锤定音。溶

    血妖石上,雪白长裙染着鲜血,气息细弱,那张绝世倾城的容颜,没有了一丝血色,可她的眼眸还睁大着,光亮着,听着对面的女孩,跟她讲天狱境地那个少年英雄的故事。

    “蓝阿姨,我相信,终有一天,你们一家人,一定会重聚的。”苏浅雪的眸子坚定,她坚信着,这一天,迟早会到来。看

    着溶血妖石上,天天受到痛苦煎熬的蓝阿姨,苏浅雪更是心痛。

    可她没有办法。除

    了每天陪着蓝阿姨聊聊天,根本没有其余办法减轻她所承受的痛苦。这

    些天来,宇文凤也逐渐放轻了对苏浅雪的提防,苏浅雪有不少与蓝雅芙单独聊天的机会。她

    几乎将自己所听到的一切关于罗峰的故事,都告诉了蓝雅芙。当

    提及她的孩子的时候,蓝雅芙似乎也能够短暂忘记身上所承受的痛苦。

    “他一定会来的。”苏

    浅雪轻握了一下拳头。脑

    海中那一袭如标枪般笔直的身影,挥之不去。会

    有那么一天,他脚踏青云,降临蓬莱仙岛。一

    定会来的。只

    是,苏浅雪并不知道,蓬莱仙岛内,已经发生了巨变。苏

    门一脉,正面临着灭顶之灾。这

    间石室外,一道身影正缓缓地走过来。气

    息冰寒。“

    我只希望他们,好好活着,那便足矣。”蓝雅芙心中不抱奢求,摇头轻叹,“蓬莱仙岛,龙潭虎穴,但愿他们父子二人,切记莫要冲动行事。”

    “放心,蓝阿姨,我就不信,宇文一族,是不可战胜的。”苏浅雪想迈步走上前去,可始终没有办法靠近溶血妖石。

    轰隆……就

    在这时候,身后传来了声响。

    石室那沉重而巨大的石门,徐徐开启。

    “小雪。”蓝雅芙低声轻喝,抬起头去。石

    门背后,宇文凤出现。

    苏浅雪本坐在地上,连忙站了起来,回头望着宇文凤,笑道,“凤仙子前辈。”

    宇文凤的神色冷漠至极,缓缓迈步走了进来,目光盯着苏浅雪。

    猛然间一挥袖。一

    股狂劲的风扫过。

    苏浅雪无法防备,身躯横飞出去,狠狠地撞在石壁上。“

    小雪。”蓝雅芙面容大变,失声喊出,面色更是煞白。

    苏浅雪感觉浑身的经脉都要尽断,挣扎着想站起来,嘴角却溢出了鲜血,抬手一抹,苏浅雪眸子紧紧睁大地盯着宇文凤。宇

    文凤冷笑,“好一个君子村,好一个苏门一脉,好大一个胆子!竟连我也敢戏弄。”苏

    浅雪脸庞挤出笑容,“凤仙子前辈,此话何解?”

    “不妨与你直说,今日过后,苏门一脉,将要成为历史。”宇文凤徐徐地开口,漠视苏浅雪,“这便是背叛蓬莱的下场。”

    苏浅雪的面色瞬间煞白,脑门轰地一震,扶着墙壁挣扎起来,“为什么?苏门一脉,到底犯下什么过错?”“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宇文凤一挥掌,苏浅雪身躯顿时再度宛如断线风筝般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鲜血不停地喷出,如一朵绚烂的花儿,即将要走向凋零。宇

    文凤一步一步地走上前去。

    “你的父亲苏立凡,在东方藤城,公然站在罗氏一脉余孽那方,对付我蓬莱使者,这,便是死罪。”宇文凤比其余人先一步得到这个消息,因为,她负责看守蓝雅芙,不能轻易离开此地。

    “那是我父亲一个人的选择,与整个苏门一脉,有何关系?”苏浅雪咬牙回应,她不敢想象,一旦宇文一族的屠刀斩向苏门一脉,对于苏门一脉而言,绝对是灭顶之灾。

    “呵呵。”宇文凤漫不经心一笑,“即便是他一人之事,那又如何?一人犯错,全族陪葬。”杀

    鸡儆猴!就

    让这天下人看一看,还有谁,敢对蓬莱不敬,敢背叛蓬莱。杀

    戮,他们根本不在意,骨子里都流淌着杀戮的血液。

    他们只需要别人绝对的臣服,绝对的敬畏,那便足够。“

    我想,外面的苏门一脉叛徒们,应该也被消灭得差不多了吧。”宇文凤缓缓地抬起手来,“苏浅雪,你也该上路了,这一路上,一族人与你同行,你并不孤单。”

    宇文凤的脸庞流露出狞笑。“

    住手!”

    千钧一发!

    溶血妖石上,蓝雅芙的声音响彻落下,“宇文凤,放过这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