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195章 永世不回
    夜风吹来,极其刺骨,至少在这一刻,蓝浩行感觉到冰冷无比,宛如被万针诛心。

    求一条死路。

    蓝浩行的身躯强烈地颤栗着,望着跪在他面前两人,蓝浩行感觉就要崩溃。

    这条路,他无法让。

    他若一让,必会令眼前二人,坠入万丈深渊。

    “四妹。”

    蓝浩行双膝突然间轰地跪地。

    看着蓝雅芙,同时,也望向了罗君尘。

    罗君尘的实力,很弱,甚至在所有人的眼里,可以用弱不禁风来形容。他们吹一口气,都可以将罗君尘置之死地。

    然而,面临着这般境地,由始至终,罗君尘亦不低头。

    他跪下了,可腰杆不弯下,他始终抬头,眼眸决绝无比。

    他的身上有一股坚毅。

    “这些年,多谢你照顾四妹。”蓝浩行朝着罗君尘开口。

    罗君尘凄然一笑,“我罗君尘,心中有愧!这些年来,我根本没有能够好好陪在芙儿身边,照顾她。蓝二哥,你们又知不知道,在我那个域面,我罗氏一脉有一敌人,一夜之间,几令我罗氏倾覆,我侥幸躲过死劫,可芙儿,却被整整囚禁了二十几年。”

    “什么!”蓝浩行瞳孔大阵,眼眸顷刻间杀机狂暴,“我蓝浩行发誓,必将其碎尸万段。”

    “不必了,那个势力,已经灰飞烟灭。”罗君尘道,“因为我们的孩子,他不顾艰辛,历经磨难,最终成功救出芙儿,我们一家,才得以团聚。然而,我们才刚刚一家团聚,便出现了吞天魔妖……”

    罗君尘的脸庞滑落了泪水。

    蓝雅芙的脸上更是出现了两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她的孩子,是她今生最大的心灵寄托。

    如今,罗峰跃下了葬神是渊,她,又怎么还有活下来的勇气?

    “二哥,求你,让开吧。”蓝雅芙轻轻声地开口,“我已不是蓝家人,今夜,既然我的孩子罪无可赦,那么,我亦如此。求你,让我去陪我的孩子。”

    “我不。”蓝浩行跪在地上,拼死地摇头,“四妹,自从你离开,每一年,我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外面找你,你永远是二哥的四妹。你要死,二哥不答应。”

    蓝雅芙伏在地上,泣不成声。

    她可以恨蓝家任何人,唯独眼前的二哥,她无法去恨。

    从小到大,二哥待她,宠溺到了极致。

    面对蓝浩行,蓝雅芙也是彻底崩溃,失声痛哭。

    蓝浩行跪着靠近蓝雅芙。

    蓝雅芙抬起头,抱住了蓝浩行,“二哥,我的心好痛,好痛。”

    蓝浩行眼眸也被泪水浸湿了。

    他的脑海中,反复回荡着今夜罗峰所说的每一句话。

    他痛斥蓝氏的无情无义!

    他宁可死,也不愿被蓝氏的手,脏了他的尸体。

    他对天发誓,如若不死,他会为一个人,讨回公道。

    蓝浩行完全明白了。

    所有人都以为罗峰是要为自己讨回公道,事实上,罗峰是为了他的母亲!

    “令符!”蓝浩行的眼眸猛然间睁大了几分,他望向了蓝天邪,“父亲,罗峰的兄弟已经将代表着四妹身份的令符来到了蓝天城,为何……”

    这,才是这件事的真正导火线!

    四妹说了,在罗峰心里,他曾经是以蓝天邪为骄傲!

    可蓝氏的无情无义,让他彻底死心。

    “令符……”蓝天邪的脸庞亦有泪痕,他的目光望向了蓝浩然,“人,是你抓的?”

    “是,父亲。”蓝浩然看了一眼蓝雅芙,旋即沉声地开口,“那少年,确实是带着四妹的令符前来……”

    “你为何不告诉我!”蓝天邪眼眸猛然睁大到了滚圆,一股浑厚磅礴的气息直冲云霄,铺天盖地,冲着蓝浩然覆盖而去。

    蓝浩然不由得后退几步。

    深吸了一口气,沉声开口,“那少年来路不明,还带着一头妖兽,虽持有……四妹的令符,但是,她早在二十几年前,便不是我蓝家人,她的令符,又有何用?我不想父亲心烦,打算待天骄考核结束后,再处理此事。”

    “你……”蓝天邪双眸发红,猛然间一挥手。

    啪!

    蓝浩然的脸上出现了清晰的巴掌痕迹,身躯也横飞了出去,重摔在地上。

    “逆子!”蓝天邪白发狂飞,怒发冲冠,“你这个逆子!”

    蓝浩然的嘴角溢出了血迹,他站起来,忍着痛,将血迹抹掉,眼眸却同样流露出了一阵疯狂,“难道我说错了吗?当初她的一走了之,至我蓝天城于何地?父亲你更是气得一夜白头,当众宣布与她断绝了父女关系。现在……你却怪我?我有什么错!”

    蓝天邪浑身发颤,白发在夜色中飞舞。

    整个人一下子仿佛也苍老了许多。

    “怪我,是我的错啊!”

    蓝天邪仰天长啸。

    良久,目光缓缓地看向了蓝雅芙那边。

    “所有人都以为,我一夜白头,是因为恨。”

    蓝天邪今夜,不是东南王,只是一个普通的老人。

    当着蓝氏众人的面,他第一次,卸下所有的包袱,任凭泪落。

    “不是恨,是悔。”蓝天邪突然跪下了,这一跪,仿佛整个神山都震动了起来。

    “芙儿,爹是后悔啊!”

    蓝天邪老泪纵横,“爹后悔,当着天下人面,说出了那般气话,与你,断绝了父女关系!灵极宗少主,又算得了什么?你不喜欢,不嫁便是,可爹更想不到,你这一走,便是二十几年……爹每一个日夜,都在后悔,都在忏悔。可现在……爹,更加罪无可赦了。”

    蓝天邪的心脏在急剧抽动,声音发颤,“我竟然,害死了我的亲外孙!我蓝天邪,枉为人啊!”

    “罗峰跳下葬神渊前的一句话,那意味着,他抱着一线生机,才选择跳下去。我相信,他不是薄命人,葬神渊,葬不下我蓝天邪的外孙!”

    蓝天邪站了起来,“芙儿,爹不求你原谅,只求,你愿意给爹一个,赎罪的机会。”

    话语落下,蓝天邪的身影朝着葬神渊方向猛冲而去。

    “找不回罗峰,我,永世不回。”

    蓝天邪的声音回荡于苍穹之下,响彻于所有人的灵魂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