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196章 浮尸河旁的等待
    找不回罗峰,永世不回。

    蓝天邪揽下了这份罪,他想要赎罪。

    当声音回荡于所有人耳边的时候,蓝天邪的身影已经消失于葬神渊的深处。

    没人来得及阻拦,更没人拦得住。

    蓝雅芙猛然间抬头,望着葬神渊……

    脑海里,反复回荡着蓝天邪的声音。

    一夜白头,不是恨,是悔!

    这二十多年来,这个老人心中的悔,从未减退,愈发浓烈,直至今夜,彻底释放了出来。

    悬崖边缘,一阵沉寂。

    蓝浩赟感觉到心痛,重重地叹息,“三弟,你,做了傻事。”

    蓝浩然的脸色苍白,望着葬神渊。

    良久,他猛然将目光盯住了蓝雅芙,“当年,你一走了之,令蓝天城蒙羞,还树立了灵极宗这一大敌,今夜,你回来了,可是,爹却因为你,跃下了葬神渊!爹曾说过,神山的三大禁地,就连他也不能轻易踏足,随时遭遇生命之危。蓝雅芙,你就是蓝天城的罪人!”

    蓝雅芙的身躯强烈地颤栗着。

    “三弟,够了。”蓝浩行缓缓地站了起来,目光毫不躲避地与蓝浩然对视着,“爹离开之前说的话,所有人都听的一清二楚。这些年来,他根本没有怪四妹,他的心里,只有自责,愧疚,后悔。四妹,他不是蓝天城的罪人,她,是我们的家人。”

    蓝浩然目光冷厉,望着蓝浩行,片刻,猛一甩手,“我蓝浩然,没有这样的妹妹。”

    说罢,蓝浩然直接挥袖而去。

    他知道,有蓝浩行护着,在蓝家,便谁也指责不了蓝雅芙。

    可是,在蓝浩然心底里,并不接受蓝雅芙回归蓝氏。

    “三弟。”蓝浩赟喊了一声,可蓝浩然依旧不回头,很快便消失不见。

    蓝浩赟不由得摇头叹息一声,转而看向了蓝浩行,“二弟,你也别怪他,当年的事……”蓝浩赟语气一顿,叹息望向了蓝雅芙,“四妹,你们先回去休息吧。爹都这样了,你还责怪他吗?”

    蓝雅芙紧紧地咬着嘴唇,泪如雨下。

    她的心,真的好痛好痛。

    良久。

    蓝雅芙怔怔地站了起来,“君尘,我们走。”

    两人转身。

    “四妹。”蓝浩行急道,“你要去哪?”

    “浮尸河。”蓝雅芙的眼神有些空洞。

    今夜,她连想死,想陪孩子走过最后那一程,也无法做到。

    蓝天邪的声音,不停地敲震着蓝雅芙的灵魂。

    她无法再选择从这里纵身跃下,唯有,到浮尸河旁。

    由古至今,每一个坠下葬神渊的人,他们的尸体,都会在浮尸河出现。

    夫妻俩相互搀扶着,今夜所发生的一切,似乎抽空了他们浑身全部的力量。

    “为什么会这样?”

    少年萧离,一直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心中波澜起伏,久久无法平息。

    他是率直的人,既然喊了罗峰一声‘罗大哥’,在他心里,便已经将罗峰视为自己真正的朋友。

    却不想到,今夜,罗峰竟会有如此遭遇。

    “难怪,罗大哥曾问我,假如他加入了卧龙江萧氏,会不会为了他,与蓝氏一战。”萧离暗暗地叹息,今夜蓝雅芙口中所说的每一个字,萧离都听在耳内,也大致了解。

    “斩杀吞天魔妖,在那个位面,罗大哥,是何等惊天动地的大英雄。可惜,却偏偏……”

    萧离站在悬崖边上,久久地伫立着。

    诸葛破星走了,但没远去,他跟随着罗君尘夫妇二人。

    这两位,是少主的父母,最重要的人。

    而且,他们要去的地方,极有可能,会看见……少主的尸体。

    诸葛破星的心头沉重。

    “夏祖的传人,一定不会那么容易死去。”

    他的心中,始终还抱着一丝期冀。

    同样,罗君尘也用相近的话语来安慰妻子。

    “若换个别的地方,我或许还心存希望,可是,那是葬神渊……”蓝雅芙的心在绞痛。

    万千年来,没有一个蓝氏家族的人,能够闯入葬神渊,并且成功走出来。

    “我们的孩子,不是一般人。”罗君尘紧握着蓝雅芙的手,“别忘了,在天狱境地,再多的苦难,危机,他还不是一一化解了?”

    最后一丝的期冀。

    他们来到了浮尸河,河水仿佛静止似的,两岸开着黄色的不知名小花,朵朵盛美。

    夫妻二人静静地伫立着。

    诸葛破星在身后远处站立着。

    片刻,蓝湘也出现了,她没有出声,在一旁安静地坐着。

    萧离随后也到。

    接近黎明时,蓝浩行迈步走来,所有人都不出声,望着前方,浮尸河的上游,是一个漆黑洞口。

    洞口内有神秘场域阻隔,只有流水流淌出来。

    “但凡坠入葬神渊的人,他们的实力,都会从整个地方飘出。”蓝雅芙轻语。

    夫妻二人的手紧紧地握着。

    他们心中,始终抱有最后一丝希冀。

    他们害怕,下一秒,浮尸河上,便出现罗峰的尸体。

    葬神渊。

    蓝天邪的身影一路直坠而落的时候,耳边传来了呼啸的风声。

    宛如刀刃一般,朝着蓝天邪斩杀而来。

    蓝天邪视若无睹,破开重重的阻隔。

    他对这个地方太过了解了。

    神山的三大禁地,蓝天邪身为这座神山的主宰,他自然全部都探索过。可是,三大禁地太过神秘,诡异莫测,仿佛脱离了神山的场域,自成一体。

    葬神渊,蓝天邪曾来过,准确的说,是试探性地探索过,并没有办法到达葬神渊的底部。

    能够接触到葬神渊底部的人,都已是一具尸体。

    无穷尽的攻击朝着蓝天邪袭击而来。

    这些最外围的攻势自然无法对蓝天邪造成威胁,他的身影一路下去,可心头也随之而变得低沉无比。

    一路坠下,所遭遇的场域攻击接连不断。

    他可以应付,可是,罗峰不过仅仅青云境三重,并且还带着两个昏迷的人,他如何应对?

    恐怕,凶多吉少。

    “孩子,都是外公的错,外公,来赎罪了。”蓝天邪也不顾一切,朝着下方猛冲闯去。

    只要还没看见罗峰的尸体,便还有一线希望。

    天边出现了一抹白光。

    浮尸河旁,沉寂无声,流水仿佛都是静止的,他们在等待,最终的审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