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201章 一叶竹排白衣来
    攀天藤的这句话让罗峰浑身起鸡皮疙瘩,急忙睁开了眼眸。

    唐大耳与凌妖妖早在一旁等候,见罗峰醒来,唐大耳当即走上前来,“恭喜峰哥。”

    “恭喜我得到了一条藤吗?”罗峰道。

    唐大耳愕然,“……”

    罗峰的脑海里,攀天藤的声音响起,愤愤不平,“我可是攀天藤的母根,仙皇域唯一。甚至有更多域面,根本诞生不了一株攀天藤的母根,你竟然只把我当成一条藤?”

    “你不是藤吗?”罗峰问。

    攀天藤,“……”

    半晌,攀天藤哼了一声,“你可知道,攀天藤的威力若可以施展到极致,可以束缚一个域面!当然,以你现在的实力,还差十万八千里。”

    “我现在的实力?”罗峰感受了一下,眼眸不由得抹过了一道神采,“可惜,我不能再参加天骄考核,若不然,倒是可以争一下回天神丹。”

    “为什么不能参加?”攀天藤道,“蓝天城的天骄考核我知道,非常热闹,你快去参加。”听上去,攀天藤的兴致极高。

    “小藤,你的前半生,还真的是寂寞如雪啊。”罗峰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攀天藤认主后,声音也变了,有些清脆空灵,如同少女般,罗峰也喊不出‘前辈’二字,想了想,给了一个‘小藤’的昵称。

    “小藤?”攀天藤愣了一下,竟是有些欢喜,无数岁月以来,它虽是攀天藤母根,尊贵稀有,整个仙皇域,也独其一株,但是,它却没有名字。

    “我既认你为主,也当随你的姓氏,从今往后,我就叫罗小藤。”攀天藤欢喜地开口。

    罗峰怔了怔,他只是随口给攀天藤一个称呼罢了,却不想到攀天藤竟然欢喜到这个地步,罗峰的身影四周,藤蔓开始摆动起来,枝叶沙沙作响。

    “要不,我给你起另外一个名字?”罗峰觉得这个名字太土了。

    “不,我就叫罗小藤。”攀天藤却认准,咬定不改。

    “呃……小藤。”罗峰唯有作罢,“天骄考核我是不能去了,我们现在该怎么离开这个地方?”

    “顺着这条河流,就可以出去了。”罗小藤回答,“至于蓝天城的天骄考核……”罗小藤的语气一顿,“你们人族太复杂了,出去以后,你自己再做决定吧。”

    昨夜罗峰坠崖之后,悬崖上面发生的事情,罗小藤也知晓,只不过,在它眼中,这实在太过复杂难懂,它也懒得去分析,还是由罗峰自己决定。

    归根到底,它只是一条藤啊。

    嗖嗖嗖!

    葬神渊下,无数藤蔓飞舞,收缩。

    最终,全部都消失不见。

    罗峰可以感受到攀天藤的存在,以他为依存。

    罗峰一个念头,便可掌控攀天藤。

    张开掌心,多了一个淡淡的藤蔓图案,在逐渐地消退。

    “多谢你。”

    罗峰暗语了一声。

    这一次,他们三人,全靠罗小藤,才保住了一条命。

    “这里的场域,似乎在逐渐削弱,恐怕是因为小藤的力量已经化去的原因。”罗峰没有再多待留,唯恐生变,毕竟,这里还属于蓝氏的神山范围。

    危机,并没有解除。

    “大耳,妖妖,我们走。”

    罗峰三人来到了河流旁。

    “顺流而下,就能够离开这个地方。”

    “河流两边有不少场域阻隔。”唐大耳指着前面,“峰哥,前面竟然有竹舟。”

    葬神渊上方场域阻隔之地,悬崖峭壁。

    蓝天邪的身上染血,这一次强行的突破,遭遇到场域的疯狂扑杀,蓝天邪纵然有一身惊天动地的修为,可在葬神渊死地这恐怖的场域前,无法彻底施展开来,险些遭遇重创。

    “场域,竟然突然间削弱了?”蓝天邪睁大着眼眸,有些难以置信。

    刚刚正是场域的突然间削弱,给了蓝天邪机会,让他成功破开了这一重场域。

    躲过一场死劫。

    “葬神渊下的场域,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生了变化。”蓝天邪心神不由得一震。

    千百年来的头一回。

    “莫非,是因为罗峰?”蓝天邪感觉这个理由有些荒诞,可是,除此之外,还有其他理由?

    “一定是因为罗峰。”蓝天邪的神色一振,目光坚定,“我说过,葬神渊,葬不下我蓝天邪的外孙。”蓝天邪的内心深处,始终还抱着一团信念。

    没有过多的歇息,蓝天邪继续朝下闯去。

    场域削弱,蓝天邪自信可以很快便到葬神渊的底部。

    然而,此刻,竹排泛起了一层一层的涟漪,朝着下游离去……

    已经是中午时分。

    阳光直射,浮尸河旁没有树木遮挡,几人在烈日的下站着。

    蓝湘带来了食物,走到了蓝雅芙的身旁,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了,“姑姑,吃点东西吧。”

    蓝雅芙缓缓回头,看着蓝湘。

    “她是我的女儿,蓝湘。”蓝浩行开口。

    蓝雅芙的眼眸空洞无神,朝着蓝湘轻笑一下,“姑姑不饿。”说完,蓝雅芙的目光再度望向了浮尸河源头的方向,那漆黑洞口,河水流淌出来,时不时会带上一朵不知名的花瓣。

    见此一幕,所有人的心头都隐隐作痛。

    蓝浩行转过身去,鼻子有些发酸,他不忍心去看,见到妹妹如今这个情况,他更加心痛。

    “罗大哥,我们相识不长,但是,我心里,认你这个大哥。”萧离坐在地上,他的手中拿着一坛酒,“浮尸河旁,我陪你共饮。”萧离自顾仰头大喝。

    烈日暴晒。

    蓝雅芙的身子一颤,她不是修行者,体质虚弱,全凭着一股韧劲在支撑着。

    “芙儿。”罗君尘轻喊,抱住蓝雅芙。

    蓝雅芙的眸子不由得再度流下了眼泪,声音哽咽,悲伤,“咱们的孩子,真的没了吗?”

    罗君尘的眼眶红着,死死地睁大着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妻子已经濒临崩溃,他不能。他是妻子最后的支撑。“没事的,没事的。”罗君尘反复地开口。

    蓝雅芙的眼泪滚涌而落,“葬神渊,从未有人活着离开过的葬神渊……”

    “你们看,好像有什么要从里面出来了。”诸葛破星突然大喊出声。

    唰唰唰!

    众人的目光看了过去。

    漆黑洞口,河水的涟漪泛起。

    有场域的阻隔,他们根本看不见里面的情况。

    忽然地,一叶竹排出现。

    白衣少年,如玉胜雪,站在竹排上,那双眼眸,格外明亮。

    微风拂过他的黑发,在所有人的心里荡起了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