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218章 为何不当第一人?
    罗峰的眼眸闪出了一道神采。

    天罗万象法!

    昔日地球进化文明的最强之人,他的师尊夏祖夏雪舞亲自所创的修行之法。

    天罗万象,包罗万象!

    “理论上,但凡是与神念一道有关的修行之法,我所参悟的修行之法,都可吸收容纳。”罗峰回答道,“这是我师尊所传。”

    “你的师尊,叫夏雪舞?”蓝天邪心中记住了这个名字,眼眸依旧掩饰不住着震撼,但凡与神念一道有关的法,皆可容纳?那意味着什么?罗峰所参悟修行的这门修行之法,会越来越强大,吸收容纳的修行之法越多,可发挥出来的力量必定越强大。

    “究竟是何等天纵之才,才可创出如此神奇的修行之法。”蓝天邪感叹,“你的师尊,必定是一位伟大的神念师。”

    罗峰点头。

    这一点,毋庸置疑。

    昔日地球第一强者,最强神圣师。

    如今仙皇域,如此一个修行大世界,才不过九名临仙境强者,而他的师尊夏雪舞,当初亦已是临仙境的神圣师。神念师中的最高级别。

    “此法,名为天罗万象。”罗峰道。

    “天罗万象。”蓝天邪斟酌一番,感慨点头,“法如其名,罗峰,如果有机会,我想见一见你的师尊。”

    罗峰苦笑,“她早已不在,我是通过了她留下来的考核,得到这门修行之法的传承。”

    蓝天邪的瞳孔一缩,盯着罗峰,“你别告诉我,在修行之路,你一直是靠自己在参悟?”

    罗峰想了想,“确实如此。”

    “妖孽。”蓝天邪看着罗峰的眼神在发光,激动无比,“罗峰,我有预感,你真的可以成为仙皇域临仙境第十人!”

    罗峰摇摇头,他现在还不过区区青云境五重,距离临仙境,还差远了。

    “外公,渡劫境武者,要历经多少次天劫,方才能够临仙?”罗峰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为什么渡劫境武者这么多,整个仙皇域范围,仅有九人踏入临仙境?”

    蓝天邪抬头望着苍穹,良久,轻声地一叹,“修行者一生,皆在逆天而行,这条路,注定是凶险一生。其中,渡劫境,便是一个在遭天罚的境界。”

    “仙皇域中,无数武者,一生被困渡劫境,那一重重的雷劫,实在太过可怕了。”

    “天劫共有七大重,每一重,将历经七劫。只有成功迈过了七七之劫,方才能够踏入临仙境!”

    “其中,七七之劫,每一劫,都难于登天,凶险万分。”蓝天邪说道,“从今日开始,我也正式踏入七七之劫了,我刚刚的天劫,是我在渡劫境中所经历的第四十二次天劫,正是六七之劫的最后一劫,这一劫,足足耗了我二十年。”

    “理论上,我的渡劫境,还剩最后七次天劫,可是,想要突破,实在太难了。”蓝天邪感叹,“我不过是皇榜第106,哪怕排名于我之前的那些人,甚至,排名皇榜前列,仅差最后一劫便可踏入临仙的那几人,都没有把握,此生可踏入临仙境,传闻,最后那一劫,是真正的毁灭死劫。”

    罗峰的眼眸的睁大着,仔细听着蓝天邪说的每一个字。

    简单的说,渡劫境有七重,而蓝天邪今日,刚刚踏入第七重。饶是如此,他竟然都没有把握此生能够踏入临仙境。

    罗峰想到了坠入地球的龙族太子敖天风,他历经了二十六次天劫,渡劫境四重。

    “渡劫境,竟如此漫长。”罗峰不由得感叹,“这老天爷,还真的太可怕了。”

    蓝天邪望了一眼苍穹,笑了笑,“逆天之路,自然不会容易。不过,渡劫境中,也有很多人在历经数次天劫之后,产生了恐惧,不敢再进一步,虽然此生几乎不会再历经天劫,可是,也从此止步,无法再前。”

    “那么,这些人,有何必踏上修行之路?”罗峰眼眸抹过了一道神采,自信道,“终有一日,我会踏过七七之劫,感受一下,何为临仙!”

    “没错。”蓝天邪大笑,“我相信,我的外孙,将来一定是仙皇域的临仙境第十人。”

    “外公你错了。”罗峰看着蓝天邪,徐徐地道,“若要临仙,为何不当第一人?”

    闻言,蓝天邪一怔,目光与罗峰对视着。

    这个外孙的心,远比天高!

    若临仙,第一人?

    整个仙皇域,可没有第二个人敢说出这句话。

    “罗峰,若有朝一日,你真的超越了那九人,外公,以你为荣。”蓝天邪一笑,目光抹过了一道精芒,“别人不可以,你,未必不行。”

    蓝天邪对罗峰的潜力,有着极高的期望。

    罗峰的心中亦是充满了斗志。

    临仙境。

    他唯有踏入临仙境,方可完全昔日师尊夏雪舞都无法完成的事情。

    他不仅仅要踏入临仙,还要成为临仙境中的最强者。

    这是他的使命,责任。

    “外公,我们这就出去吧。”罗峰说道,“刚才的天劫声势浩大,恐怕,现在整个神山都惊动了。你如果不出去,今夜整个蓝氏所有人,都得失眠了。”

    蓝天邪哈哈一笑,突然间想到了什么,拉着罗峰的手,“罗峰,你看,外公还在这里,特意为你留下了个纪念。”

    罗峰顺着蓝天邪的视线看了过去……

    嘴角顿时间狠狠地一抽。

    陈于霖,蓝天邪,罗峰,到此一游。

    罗峰默默地看了一眼蓝天邪。

    东南王,你就这样坑孙吗?

    蓝天邪可没有注意到罗峰的神情变化,他感叹,“外公本以为与你天人永别,今生只能在这石头上留下唯一的印记,没想到,苍天待我还是不薄,哈哈!”

    “这块石头,就让它永远保留下来,以后,外公要在葬神渊建些房子,这个地方,如人间仙境,以后你有空回来,就住在这里吧。”蓝天邪道。

    罗峰点点头。

    “罗峰,你说,这陈于霖,究竟是什么人?”蓝天邪下意识地问了一声。

    罗峰,“……”

    他实在不好意思说出来,这是大耳那厮的杰作。

    现在倒好,连他的名字也刻上去了,还是他的亲外公亲手所刻。

    “走吧,我们出去。”蓝天邪没有多想,拉着罗峰的手。

    罗峰的脚步突然间一停止,想了想,“外公,你还是自己先走吧,我自己离开神山,毕竟,蓝氏,有些人不那么想看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