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292章 第二打铁铺
    罗峰的目光与苏大周对视。感

    受到苏大周情绪上的激动,罗峰正色点头,“真的,明天下午,我们一起搬过去。”“

    搬家?逃离排污河?”苏大周喃喃开口,“而且,新住的地方,还是靠近飘香楼?”对于苏大周而言,飘香楼区域附近,那是最好的地段了。再

    接近雪夜城中心,那是强大的修行者聚集的地方。苏

    大周突然间感觉今天所经历的一切,如同做梦一般。

    那神秘的水鱼酒馆,飘香楼的美食,再到现在,突然间看到了逃离排污河的曙光。苏

    大周忍不住狠狠地掐了一下自己的肥肉。很

    痛。

    不是在做梦。

    苏大周真想抱住罗峰狠狠地亲几口。

    “星辰,你这半年来在雪女峰,究竟捡了多少晶石?”苏大周激动无比,他都有种想进入雪女峰去捡晶石的冲动了,不过,想想自己一身肥肉,苏大周瞬间作罢。更

    何况,每日进入雪女峰的人数不胜数,苏大周可从来没有听过,里面的晶石那么容易捡。一

    定是自己这个兄弟走了狗屎运了。“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苏大周激动无比,“星辰,我们一家……真的可以搬过去吗?”

    罗峰微笑,“你是我在雪夜城唯一的兄弟,你说呢?”“

    我马上回去告诉爹娘。”苏大周这辈子从来没有跑过那么快,他有种踩着风奔跑的感觉。罗

    峰笑笑,回头看了一眼,焦急道,“小雨,你怎么哭了。”江

    星雨一抹眼中的泪水,展开笑靥,“哥,小雨是开心。”

    江星雨投入了罗峰的怀里。罗

    峰轻轻地一叹。

    这个年仅十四岁的小女孩,受生活所迫,遭遇的痛苦实在太多。她

    承受了很多这个年龄不该所承受的东西。罗

    峰现在成了她的哥哥,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她以后的生活,过得好起来。江

    星雨在罗峰的怀里睡着了。

    今夜的雪特别大,仿佛要将排污河都冰封掉。简

    陋的屋子内。

    苏大周一脸兴奋地站着,他的正对面,正是他的父母,父亲苏问生。苏

    大周已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父母,他期待着父母和他一样兴奋的神情,可是,等了一会,父母的神情并没有任何变化。“

    你们……都没有听清我的话吗?”苏大周忍不住询问,“我们明天就可以离开这里,搬到新家去了。”

    苏问生夫妇相视了一眼。

    “大周,坐下来歇会吧。”苏母轻轻地一叹,“爹娘没有本事,没有带你逃离排污河,所以,你更要脚踏实地,努力干活,争取有一天,可以离开这个地方。我们可不想,世世代代,都被贴上最底层的标签。”苏

    大周眼眸不由得睁大,“爹,娘,你们不信我说的话吗?”“

    你说你的那个朋友江星辰,失踪半年,今天刚回来,就去飘香楼附近买了房子。”苏问生摇摇头,“傻孩子,我们不傻啊。”

    “小雨是个苦命孩子,以前还有个哥哥可以相依为命,可这半年来,娘看着都感觉心痛。”苏母长叹,“江星辰回来了正好,以后你们一起干活,别老是幻想了。”

    苏大周顿时哭笑不得,“爹娘,星辰不会骗我的,他说了,明天下午就搬家。”夫

    妇俩对视了一眼。以

    前怎么就没感觉到自己孩子那么傻呢。突

    然间从排污河最底层的位置,一跃到飘香楼附近买房,就凭一个进入雪女峰失踪半年的少年,在苏问生夫妇看来,这简直就是荒诞。“

    这种不切实际的话,以后不许再说。”苏问生板着脸,“爹已经和龚老先生说好了,明天一早,你和那江星辰一定要准时去报道,记住,不要再异想天开。”“

    江家兄妹也是苦命儿,你也劝劝星辰,安心干活,以后,我们一定有机会离开排污河的。”苏母语重心长地说道。苏

    大周嘴巴张大了一下,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毕竟,他也没有亲眼看到罗峰所说的房子。

    半晌。苏

    大周只能是点点头,转身回房。“

    星辰不会骗我的。”苏大周暗暗自语,这一夜,是苏大周这辈子以来过的最漫长的一夜。接

    近天亮的时候才迷迷糊糊睡过去。

    突然间感觉身子一凉,被子被掀开,苏大周猛地跳起来,“搬家了。”

    “臭小子,是去干活了!”苏问生狠狠瞪了苏大周一眼,这孩子,连做梦都想着搬家。

    天才刚亮。

    罗峰自然没有忘记跟苏大周约好的时间,当苏大周磨磨蹭蹭地走出家门的时候,罗峰早在等候。“

    星辰。”苏大周提了提神。罗

    峰走过去,朝着苏问生道,“苏伯早。”苏

    问生面容严肃,看了一眼罗峰,“回来就好,年轻人最重要的,还是勤勤恳恳干活。”罗

    峰一怔,随即点头,“苏伯说的是。”“

    走吧。”苏问生率先迈步走了。

    罗峰和苏大周走在后面。

    “我爹娘根本不信你买了房子。”苏大周压低着声音。

    罗峰恍然,想到刚刚苏问生对自己说的那番话,也立即明白。“

    等事实摆在眼前,他们自然就信了。”罗峰微笑,他可以理解苏问生夫妇的心态,换作是他,也不会轻易相信。沿

    着排污河一路往上走,苏家三代都是在一家打铁铺干活,东家是一位老先生,姓龚。罗

    峰第一眼看到打铁铺的名字,顿感有趣,“第二打铁铺?这个名字谁起的。”“

    嘘,别乱说话。”苏大周走进打铁铺后,神色拘谨了不少,压低着声音,“听我爹说,我爷爷还在世的时候,这个打铁铺就叫这个名字了。我们只是后勤打杂的,干好自己的活就行了。”罗

    峰点点头。从

    进门之后,苏问生去的地方就与他们不同,相比之下,在这间第二打铁铺内,苏问生这样老资历的人,比他们的身份高多了。打

    铁铺所处的位置地段,非常靠近排污河区域,不过,这家打铁铺的规模,却远比罗峰想象中的大。罗

    峰几人是从侧门走进,一路往里面走,足足走了十分钟,才到他们干活的地方。

    正如苏大周所说,他们就是打杂的,要做的都是一些琐碎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