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02章 理智与友情
    王寺琮死死地睁大着自己的眼眸,神色可怕而狰狞,双眸绽放着血光。

    “我是不会跟你们走的。”

    王寺琮的手中拿出了一把匕首,锐利无比,紧紧地握着。

    他不是一名修行者,可是,在这一刻,他没有屈服之心。‘

    弑父’的罪名,他不可能去背负,他宁可一死。

    “你们杀了我。”王寺琮疯狂地盯着正在步步紧逼过来的护卫,“让我去见见我爹,让他告诉我,究竟是谁害死了他。我化为厉鬼,恶魔,也要回来报仇。”护

    卫们看着竭嘶底里的王寺琮,不以为然,摇摇头,“生或者死,根本由不得四少爷。”

    “更由不得你们。”一

    道声音凭空地响起。

    从上方传落。

    诸多王家护卫纷纷抬起头来。雪

    花飞舞的屋檐上,佩剑少年,负手而立,面目无情,浑身释放出来的冷意,连雪花亦不敢接近。“

    王家家主的死,明眼人都清楚,不可能是四少爷害的,而你们,都是助纣为虐的刽子手。”“

    你是什么人。”一名护卫怒喝,眉宇横起,“王家的事,你也敢管。”“

    王家的事,我为何不敢管?”话

    语落下间,罗峰的身影动了。

    “杀了他。”几乎同时,这队王家护卫杀机大盛。

    王寺琮的面容大变,心头猛然揪紧,“星辰小心。”刹

    那间,刀光剑影。

    罗峰拔剑,闪电掠来。骤

    然踏上一片雪花,逍遥一动,身影缥缈,剑气激荡。咻

    !

    其中一名护卫的喉咙一凉,身影径直倒地。

    几名护卫的面容同时变色,感受到眼前这个少年的不好惹。全

    力出击。咻

    !咻!咻!

    罗峰脚踏飞雪,凌空而落,姿态飘逸,从上方的屋檐到落地刹那,这一队王家护卫统统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罗峰收剑,宛如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迈

    步走到了王寺琮面前,“寺琮,太不够朋友了吧,路过我家也不进去坐坐?”王

    寺琮的目光与罗峰对视着。飘

    零的雪花落下。

    小巷内冷气弥漫。朋

    友。

    王寺琮一开始也下意识地想去找罗峰。可

    是,这是他唯一的朋友,他深陷绝境中,不能再连累这个唯一的朋友。

    他格外珍惜,唯一的朋友。

    可罗峰主动出来找他了。

    在王寺琮被逼上绝路的时候,罗峰出现,让他化险为夷。

    “星辰。”良

    久,王寺琮喃喃地开口,“这个时候,你最明智的选择,是明哲保身。”“

    明智与友情,哪个更重要?”罗峰微笑,眼眸如星辰,绽放出绚烂的光芒,“在朋友有难的时候,让我置身事外,我真办不到。走吧,先回我家再说。”

    罗峰不由分说,直接带着王寺琮回去。雪

    夜的掩饰下,罗峰与王寺琮走进了大厅。

    “星辰,你可算回来了……四……四少爷?”苏大周一下子从椅子上跳上来。罗

    峰摇摇头,看来,今晚想让苏大周去休息是不可能了,他根本不敢睡。苏

    大周这辈子,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

    反观罗峰,不知多少次在生死线上徘徊,今晚这阵仗,对罗峰而言,根本不算什么。人

    总是在历练中成长。“

    大周,你去把最里面的房间清理一下,这几天,让寺琮暂时住在我们家。”罗峰开口。苏

    大周怔住,半晌,咬牙点头,“好的。”

    苏大周匆匆转身走去。“

    大周虽然胆子小,但是,对兄弟,无二话。”罗峰笑了笑。王

    寺琮沉默地站在一边。罗

    峰理解王寺琮的心情,坐下来,给王寺琮倒了一杯茶,“寺琮,人死不能复生,节哀顺变。”

    王寺琮低着头,眼泪控制不住掉下来。

    从事情爆发那一瞬间开始,他就崩溃了,可是,心中最后的一股信念支撑着他。

    他想知道,谁才是杀死他父亲的凶手!可

    他现在,连家也回不到。“

    我从飘香楼出来……”王寺琮的声音轻缓,跟罗峰述说今日之事。罗

    峰眉头拧起,“你爹一遇刺身亡,他们直接让你来背黑锅,想尽快平息这场风波。王家,竟然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反对,这个家,不回也罢。”

    “我娘死后,在我心里,爹,就是唯一的亲人。”王寺琮的眼睛发红,“这些年来,我万般忍耐,哪怕在王家活得不如一条狗,为了能在爹身边,我都忍了。这套房子,是爹给我的一个任务,让我十天之内将它卖出去,我办到了。”王

    寺琮死死地攥着拳头,“昨晚,爹真的好开心,他还奖励了我一块玉佩……”王寺琮猛地在自己的身上摸索,最终拿出了一块玉佩,眼泪更是忍不住滑落,瞬间的阴阳相隔,这般打击,换做是任何人都无法承受。大

    厅内,沉默了很久。

    最终还是罗峰打破了平静,沉声说道,“近些日子,你们王家有没有招惹什么敌人?你爹这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样?”王

    寺琮眉头紧锁,拼命回想。“

    王家的大小事情,根本不由我去过问。”王寺琮回忆说道,“不过,这段时间,父亲给我的印象,特别的忙,好像有什么要紧的事情要处理,我平时连见他一面都不容易。”罗

    峰皱眉。

    王家家主的死,太过突然。

    从王寺琮的口中又显然问不出什么答案。

    就算要查,亦无从下手。“

    有人!”罗峰身影突兀地一掠而去,转眼间便出现在后院围墙。

    “是我。”一道声音轻微地响起来,“江小兄,四少爷……”罗

    峰定眼看去,立即认出,正是跟随在王寺琮身边的中年人常语。

    此刻常语的身上受了不轻的伤。

    “进来再说。”罗峰开口。两

    人走进大厅,王寺琮焦急走上去,“常叔。”

    王寺琮双手扶住了常语。

    “我没事。”常语的嘴唇苍白,看了一眼罗峰,突然间深深鞠躬,“多谢你,这个时候,还愿意收留四少爷。”罗

    峰拿出了一颗疗伤灵丹,“常先生,先服下这颗灵丹,放心疗伤,这里会很安全。”

    常语接过灵丹,他本也是在猜测,王寺琮会不会在这里,毕竟,这种情况下,他更加不敢肯定罗峰还敢不敢收留王寺琮,“江小兄的大义,我们主仆二人,没齿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