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10章 仙泉图
    “陆总管谬赞。”罗峰说道,“晚辈平时研究器纹的时间不长,这些飞刀纹兵的质量,实在难登大雅之堂。”“

    这恰恰说明了你的天赋。”龚老先生说道,“鸣渊是老夫是一位记名弟子,他刚才所说,可句句属实。甚至,老夫并不夸大的说一句,老夫如你这般年纪的时候,器纹上的造诣,亦不比你高出多少。”

    闻言,陆鸣渊瞳孔不由得一震。龚

    老先生这句话,更是给罗峰的纹道天赋提升到了一个新的阶层。陆

    鸣渊看着罗峰的神情,都带着羡慕了。如

    此天赋奇才,必定会被老师收为亲传弟子。

    他虽然一直跟随在龚老先生的身边,可是,身份上,只是龚老先生的一名记名弟子。

    “恭喜你了,星辰老弟。”陆鸣渊哈哈一笑。

    罗峰一怔,不明白陆鸣渊为何突然间说出这句话来。

    “相比纹道,星辰的飞刀绝技,更加惊艳。”龚老先生笑了起来,“那王家少爷恐怕做梦也想不到,刚才将他们惊退的飞刀,正是出自他们要找的江星辰之手。”

    陆鸣渊看着罗峰,他知道江星辰的身份,自然也知道他消失的半年。陆

    鸣渊非常好奇,究竟这半年来,江星辰经历了什么,竟然发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罗

    峰谦逊地摇摇头。“

    还请龚老先生指点。”龚

    老先生拿着手中的飞刀,观察了一会,“以你的年龄,能够纂刻出如此器纹,确实已经是难得,不过,这柄飞刀上的器纹,在老夫看来,漏洞百出。”

    罗峰点头,认真地听。他

    虽然不知道龚老先生与封三娘的关系,可在罗峰眼中,龚老先生在纹道上,绝对是一位超级大宗师,能够得到龚老先生的指点,这就是一场大造化。

    一旁,陆鸣渊也认真地倾听。

    夜幕悄然地降临。王

    家。

    大厅上。王

    寺墨神色阴沉地坐了下来。

    所有人皆都保持着沉默,不敢多言。王

    家,两次栽在了第二打铁铺的手中,颜面尽失。

    “小小打铁铺,竟然藏着那么多的武者。”王寺嵩终于忍不住开口,神色低沉着,“我们几乎将附近这一带都翻遍,都找不出王寺琮的行踪,现在看来,他一定是躲进了第二打铁铺内。”

    “区区一个龟缩在排污河区域边缘地带的打铁铺,竟如此嚣张跋扈,不可一世,丝毫不将我王家放在眼内。”王寺云的拳头紧紧地攥着,“大哥,我们绝对吞不下这口气。”

    王寺墨的眼神涌动过仇恨之光。

    他的左臂受伤,今日更感觉颜面扫地。“

    我宗门长辈已经有消息传回,明天是爹出殡的日子。血衣门将会有两名护法长老前来,以追悼我们父亲的名义。到时候,我定要让第二打铁铺的人,给爹陪葬。”王寺墨眼神散发出血红色的冷光,“而且,在爹下葬之前,更要将弑父罪人王寺琮揪出来,在爹的灵台前,以死谢罪。”王

    寺墨站了起来,目光看向了众人,“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来,明天会有很多人前来哀悼,送我王家家主最后一程,家主虽然不在了,可我们,不能弱了王家的威风。”

    “是,大少爷。”众人同时回应。“

    都出去吧。”王寺墨一摆手,同时,也转身朝里面走进,“我需要疗伤,所有人都不能进来。”王

    寺墨大步往里面走去,推开了一扇门。

    一股冷意迎面扑来。昏

    暗的光线,一具棺木放在房间的正中央,棺木的盖子是开启的,旁边还站着一名黑衣身影。

    王寺墨转身将大门关上,旋即神色恭敬地走上前去,“师尊。”

    此人,赫然正是血衣门的大护法,肖阴猁。肖

    阴猁缓缓地转过身来,“你负伤了?何人所为。”王

    寺墨深吸了一口气,将事情说出来。“

    本以为,要抓住一个废物四少爷来当替死鬼,平息此事,易如反掌,想不到,竟然冒出了一个第二打铁铺。”肖阴猁冷冷地说道,“这第二打铁铺,为师也未曾注意过。待明日你两位师叔前来,你再和他们去一趟便是。”王

    寺墨神色恭敬地点点头。神

    色抹过了一阵期待。

    第二打铁铺,敢得罪血衣门,无疑是自寻灭亡。王

    寺墨深吸了一口气,目光看向了前方的棺木,面容轻轻变幻了一下,很快又恢复了平静,开口问道,“师尊,可有发现?”“

    哼,你这个死不足惜的爹,情愿一死,也不愿说出仙泉图所在。”肖阴猁眼神的寒气弥漫,“为师搜遍他全身,乃至各处骨骼脉络,都找不到仙泉图,根本不知道他究竟藏在什么地方。”王

    寺墨眉头拧着,“师尊,会不会是消息有误,我爹……他根本没有得到仙泉图。”

    “消息不会错。”肖阴猁冷声说道,“为师已经给过他机会,可那老不死私心太重,你是他的大儿子,他竟然也不愿将仙泉图交给你,他只想着自己得到仙泉,如此父亲,死不足惜。”“

    可我这两天将家中各处地方都搜查遍了,也查不到仙泉图的蛛丝马迹。”王寺墨提及‘仙泉图’三个字的时候,眼神都掩饰不住着一抹炽盛狂热,“我试探过二弟和三弟,他们根本没有听过仙泉图。”

    “为师可记得,你们王家,有四位少爷。”

    “王寺琮?”王寺墨嗤笑,“此子是庶出,不过是名义上的王家少爷罢了。如果不是这些年来父亲对他还略有情义……”王寺墨的话语戛然而止,瞳孔骤然一缩,神色瞬息阴沉到极致,“莫非,爹将仙泉图,给了王寺琮?”

    “整个王家都找不到仙泉图,那么,可能性,不就只剩下最后一个?”肖阴猁说道,“不论如何,都要将那王寺琮活捉。”王

    寺墨的拳头死死攥住,面容扭曲,狰狞,“那该死的老东西,我是他的长子,他不将仙泉图给我,竟给了一个和贱人生下来的小贱种。他以为这样,有用吗?这个小贱种,马上就要下去陪他了。”“

    总而言之,不惜代价,拿到仙泉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