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12章 少爷的命
    苏大周一脸狂热地看着罗峰,那股崇拜的眼神盯得罗峰浑身有点发毛,当苏大周激动地想要抓住罗峰双手的时候,罗峰更是连忙后退了几步,警惕道,“我告诉你,我不喜欢男人,更加不喜欢胖子!”

    “我减肥。”苏大周脱口而出,脑子一下子反应了过来,“啊呸!”苏大周无语地瞟了一眼罗峰,“老子也不喜欢男人!”

    罗峰哈哈大笑,两人迅速离开了这个小山坡。

    三柄飞刀,三具尸体,被雪花掩盖,罗峰没有走近多看一眼,他对自己的飞刀有信心。那

    三个跟踪他的人,必死无疑。从

    苏大周口中得知,王家要血洗第二打铁铺的时候,罗峰的心中,便没有对王家存在任何一丝仁慈的念头。

    如果第二打铁铺没有足够的实力,必遭大难。更

    何况,从王家家主的死,王家将所有的过错都推到王寺琮一人身上的那一刻开始,罗峰对这个家族,更没有任何好感。借

    着夜色,罗峰迅速回到了家中。

    “哥。”江星雨早在等待,见罗峰回来,松一口气,急忙走过去,“你怎么那么晚才回来,都担心死我了。”罗

    峰微笑地轻摸了一下江星雨的小脑袋,“哥在打铁铺有事要做,你担心什么呢。”

    “对啊,小雨,龚老先生现在特别看好星辰,要亲自教星辰打铁呢。”苏大周笑着说道。“

    真的?”江星雨顿时激动,看着罗峰。

    罗峰面容含笑地一点头,“所以,我这段时间有时候会很晚才回家,小雨你不用担心,记住了吗?”江

    星雨重重地点头,欲言又止。“

    小雨,还有什么事吗?”罗峰问。江

    星雨抿抿嘴唇。

    “是我跟小雨说,最近王家出事,外面有点乱,让她不要出去。”苏问生说道,“可能小雨觉得整天待在家里有些闷。”

    罗峰明白苏问生的意思。王

    家现在到处在找人,除了找王寺琮,还有他。

    这个时候,江星雨出去外面确实危险,而且,具体发生的事情,也没有人跟江星雨说。

    罗峰想了想,微笑说道,“小雨,里面那个场域隐阵,你看见了吗?”“

    看见了。”江星雨的眼睛一亮,振奋说道,“实在太神奇了,哥,你怎么做到的?”

    “那小雨想不想学?”罗峰问。江

    星雨的眸子更是睁大到了极点,难以置信,“小雨可以学?”

    “当然,场域阵法,就算不是武者,也能布置。”罗峰说道,“不过,也仅限于一些普通的场域阵法。”“

    小雨想学!”江星雨满脸期冀地看着罗峰。罗

    峰微笑点头,“行。”罗峰伸手一探,实际上是在戒子空间卡片内取出了一本书,“这上面记录的,是场域阵法的基础知识,你熟悉一下。”“

    多谢哥。”江星雨兴奋地接过,“哥我回房去了。”

    江星雨迫不及待。

    江星雨离开之后,苏大周不由得笑了笑,“星辰,还是你有办法,这样一来,小雨在家待着就不会觉得闷了。不过,如果她发现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布置场域阵法,那怎么办?”

    罗峰一怔,“你以为我是糊弄小雨的吗?”

    苏大周眼眸睁大到极致,“难道不是?”“

    当然不是。”罗峰微笑,“小雨是个聪明的孩子,我相信,她只要用心,一定可以入门,布置一些简单的场域阵法。”

    苏大周的呼吸不由得有些急促,“星辰,你看我……聪明吗?”

    一本书砸到了苏大周的胸口里。

    “你要是有兴趣,就试试看。”苏

    大周如获至宝,激动无比,转身回房。“

    星辰,菜还热的,你先去吃饭吧。”苏母开口。罗

    峰点头,“我会的,伯母,你们也先回去休息吧。”罗

    峰径直往里面走去。走

    过场域,来到房间前。

    轻敲房门。开

    门的是常语。

    “常叔。”罗峰迈步走进房,目光朝里面看了一眼,眉头不由得一皱,“寺琮怎么了?”

    王寺琮跪在地上,一言不发,身穿着白色衣服,头上绑着白布。哪

    怕是罗峰进来,王寺琮似乎也浑然不觉,一动不动。

    “少爷所拜,是王家的方向。”常语轻声地一叹,“家主的死,少爷一直无法接受,而且,他连回去见家主最后一面的资格也被剥夺。我今天出去打探了消息,明天,就是家主出殡下葬的日子,到时候,会有各方人士前去送家主最后一程,然而……少爷,仍然不可能回去。”罗

    峰看着王寺琮的背影。

    孤单,凄凉。身

    上弥漫着悲怆之意。

    王寺琮的遭遇,换作是其余人,说不定早就彻底崩溃。

    他还能够支撑着,足见他的心智比所有人想象中的强大。

    他没有办法回家,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送他的父亲最后一程。王

    寺琮的面前,摆放着香案,以及,一块玉佩。

    那是他的父亲临死前的一晚,亲自送给他的奖赏。

    亦是他父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

    “爹。”王寺琮浑身颤抖着,终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扑通地磕头。重

    重的磕头声音,回震房间。“

    孩儿不孝。”“

    孩儿不孝。”

    王寺琮连续的磕头,额头上的血迹已经染红了白布,脸庞布满了泪水。

    “少爷。”常语上前了两步,可是,无可奈何。

    “寺琮。”罗峰走过去,蹲下轻轻搭住了王寺琮的肩膀,“节哀顺变,我想,王家主在天有灵,他也不想看到你这样。”“

    星辰,我……枉为人子啊。”王寺琮失声痛哭。“

    在王家,没有人把我当亲人来看待,只有我爹,他心里还有我。”“

    爹遇害了,我却不在他身边。”

    “身为他的儿子,我连回去看他一眼也办不到。”王寺琮的面容痛苦无比,双拳紧紧地攥着,整个脸庞青筋暴起,“星辰,如果能让我见我爹最后一眼,送他最后一程,我……宁可一死。”常

    语感觉到鼻子一酸,不忍地转过身去。这

    是少爷的命。

    从小便苦,眼下,更是无助,绝望,无尽的痛苦包裹着他。他

    痛恨自己,无能为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