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19章 凶手
    王寺墨一挥手,“王家护卫听令,封锁王府所有出口,在午时一刻之前,任何人不得离开王府半步。”王寺墨的眼神狠辣,他倒要看看,在两位渡劫境护法师叔面前,江星辰,还如何猖狂。王

    家府邸,灵堂前,一股悲凉的气息弥漫着。

    王寺琮双膝跪着,眼眸流淌着泪水。

    不仅仅要失去至亲,还有蒙受起弑杀至亲的冤屈,这几天来,王寺琮的心中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在这一刻,在父亲的灵前,他再也控制不住,失声痛哭。罗

    峰向王家家主上了三炷香后,走到一侧。常

    语跪在了王寺琮的旁边。

    片刻之后。

    常语轻声说道,“少爷,我们也该走了,此地,毕竟不宜久留。”

    能够平安无事地走到这里,没有人打扰之下拜祭家主,常语本就不敢想象。可常语清楚,哪怕今日罗峰一己之力挑翻了整个王家,但是,王家大少爷王寺墨的身后,还有血衣门,那是真正的修行者门派,实力可不是一个王家可比。王

    寺琮缓缓点头,站了起来,看向罗峰,“星辰,今天,谢谢你。”

    罗峰微笑地摇摇头,“客气什么,我想,王家主在天有灵,知道他的儿子这么孝顺,他也会感到开心。”

    “不,爹他不会开心。”门外一道身影闯了进来。

    赫然是王寺嵩。王

    寺嵩的脚步踉跄,脸色苍白得没有半点血色,身躯还在颤抖着,声音同样发抖,“我亲眼看见,爹,他死不瞑目。”王

    寺琮心头一震,目光看向了王寺嵩。常

    语神色略微阴沉,“二少爷,你又想说什么?”王

    寺嵩浑身都在冒着冷汗,仿佛正处于极度恐慌的境地,不停地咽着口水,试图将心中的无尽恐慌压制下来,声音颤抖,“我想,我知道是谁杀了爹。”“

    你说什么?”王寺琮眼眸顿时爆发出一道光芒,冲上前去,“是谁?”罗

    峰的目光也不禁多看了一眼王寺嵩。

    这位王家二少爷,由始至终,罗峰都没将他放在眼内。一

    个草包罢了。“

    我现在不敢肯定。”王寺嵩目光看向了前方灵堂后摆放着的棺木。“

    二少爷,你这是什么意思?”常语皱眉。

    王寺嵩深深吸了一口气,“我要看一眼爹的尸体上的伤痕,才敢确定。”闻

    言,王寺琮不由得怔住。半

    晌,王寺琮抬头看着王寺嵩,“既然你知道是谁杀了爹,为什么不告诉王寺墨?王家,却还一直咬定,我才是弑父罪人?”

    “四弟,是我错了。”王寺嵩道,“你让我看一看爹身上的伤口,一切,我自然就会告诉你。”“

    我觉得他说的对。”罗峰开口了,“虽说死者为大,我们理该让他好好的入土为安,可是,我想,王家主也更想你们查到,究竟是谁杀了他。”王

    寺琮沉吟片刻,重重点头。

    王寺嵩紧紧地攥着拳头,一步一步朝着棺木的方向走去。

    他走的很慢,却仿佛能够听见自己的脚步声,心跳声。

    他希望自己猜测的不是真的。

    他不愿相信,是大哥害死了父亲。

    可是,今日王寺墨手中的那一把血刀,彻底令王寺嵩感觉到了恐惧。“

    爹,对不起,惊扰您了。”王寺嵩深吸了一口气,用力地推开了棺木。

    低头看去……

    这一刹那间,王寺嵩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脸色直接冰冷得铁青,胸口更是感觉到一阵翻江倒海,侧过身狂吐了起来。见

    状,王寺琮神色瞬息阴沉下来,“不管他变成什么样子,他都是我们的爹。”

    王寺嵩狂吐一阵,脸庞没有了半点血色,声音有些沙哑,眼神透露着恐惧,“不,四弟,你……你看。”闻

    言,王寺琮不由得皱眉走了过去,当目光接触到棺木里面那一具尸体的刹那,王寺琮的身躯亦不由得强烈一震,一股寒气自脚底灌涌全身,王寺琮的拳头下意识地死死握住。

    “是谁!究竟是谁!”王寺琮双眸覆盖上了一层血红色,浑身弥漫出滔天的仇恨之意。罗

    峰与常语同时走上前。

    低头一看,罗峰的脸庞亦不禁地变色。王

    家家主的尸体,血肉模糊,全身赤裸着,不仅仅是一丝不挂,连身上的一层皮,似乎都被拨掉,看上去狰狞无比,极其的可怕。

    “父亲遇害那天,就是这样吗?”王寺琮的声音隐隐有些发颤。

    连皮也被剥掉,这究竟是何等巨大的怨恨?

    “不,不是的。”王寺嵩摇头,“我当时第一个看见爹的尸体,爹的身上有很多伤痕,可是,并没有……”

    “如此说来,王家主是死后,才遭遇这剥皮之罪。”罗峰皱眉。

    “凶手是谁?”王寺琮盯着王寺嵩。

    王寺嵩再度走过去,这一次有了心理准备,低头看过去,指着尸体的一个位置,“这里本有一处伤口,可如今被剥了皮,伤口很难辨认……”

    王寺琮闭了一下眼睛,强忍着眼泪,心中已经有着万般仇恨。

    “爹的身上被剥下的皮,就在旁边,我们……试着将这个位置还原。”王寺琮睁开眼眸,血红色的眼眸有着仇恨,也有坚定,执拗,不论如何,他一定要找出凶手。事

    到如今,也容不得王寺嵩退缩了。两

    人小心翼翼,双手都已经被鲜血染红了。当

    那一处伤口上的皮还原回来,那一个奇特的伤口映入王寺嵩眼帘的刹那间,王寺嵩一下子瘫坐在地上。“

    为什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王寺琮蹲下去,抓住了王寺嵩,大吼起来,“他是谁,他究竟是谁?”

    罗峰走过去,看了一眼那处伤口。脑

    海中,一柄血刀闪掠而过。

    罗峰瞳孔不由得轻震,不由得多看了一眼那一处伤口。低

    头看了一眼王寺嵩,罗峰已经心中有数了。“

    虎毒不食子,反过来也一样。”罗峰轻叹了一声,“究竟是什么原因,竟令王家大少爷如此心狠,残杀自己的父亲?”“

    王家大少爷?”王寺琮的心头强烈地震动,“王寺墨!”王

    寺琮眼神死死地盯住了王寺嵩,“害死爹的凶手,是王寺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