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20章 上香
    “我也不敢相信,凶手是大哥。”王寺嵩的神情带着绝望,“可是,爹身上的这个伤口,就是大哥手中那柄血刀所造成。”

    王寺琮的身躯强烈地震动着,“王寺墨,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他根本没有任何理由这样做。”王寺嵩突然间大声地说道,“只有一个可能,大哥已经魔化了。我早就听说,血衣门是一个诡异邪恶的宗派,修行的方式与寻常门派不一样,这一点,从大哥手中的血刀可见一斑。”

    王寺琮的眼眸流下了泪水。

    尽管王寺墨当众将他逐出王家,可是,他也从未动过任何要去对付王寺墨的念头。哪怕同父异母,亦是有着血缘关系的兄弟。可

    这一刻,当得知杀父仇人,就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兄弟的时候,王寺琮的心脏再一次遭遇了重重的打击。“

    四弟,对不起。”王寺嵩突然间朝着王寺琮跪下,“是我第一个怀疑你与爹的死有关,让你承受冤屈,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你才是真正将爹,将王家放在心上的人,反而……我们一直引以为傲的大哥,却……”

    “单凭一个伤口,不能作出绝对的判断。”此时,常语说道,“不如让王寺墨进来,听听他是怎么说?”“

    我赞同常叔的说法。”罗峰迈步往外面走,“凶手究竟是不是王寺墨,带他进来问一问不就清楚了。”

    罗峰走出门口。

    唰唰唰!

    霎时间,一道道目光集中在罗峰的身上。

    出来了?

    很多人的心头一下子绷紧,他们不知道,今日,王家门前,还会不会爆发战斗。

    王寺墨的心头轻微地一沉。距

    离午时一刻,还有约莫一炷香的时间。血

    衣门的两位渡劫境师叔还没有到。王

    寺墨的眼神愈发冰冷。

    如果对方想在这个时候离开,那么,自己只能不惜代价,拼尽王家的力量来拖住他们。

    毕竟,在王寺墨心中,最重要的,还是极有可能藏在王寺琮身上的仙泉图。

    罗峰目光看向了王寺墨,淡声开口,“我的兄弟进去拜祭王家主,可是,王家却没有一个人招待,大少爷,你进去一趟吧。”

    闻言,王家众人面容纷纷轻变。“

    大哥,小心有诈。”王寺云压低着声音,神色警惕。

    罗峰的神色流露出微笑,“我才想起,这里可是王家的地方,王寺墨,你该不会连回家的勇气也没有了吧。”

    王寺墨神色冷漠,缓缓地走了出去,“既然有贵客来,我这个当主人的自然不能失了礼数。”

    一炷香!

    只要拖延一炷香时间,一炷香后,他要让江星辰跪在他面前求饶。

    “大哥,我和你一起进去吧。”王寺云跟随着走上。罗

    峰看了王寺云一眼,“如此,正好。”

    “大少爷。”王寺墨身后,一人急声开口。

    王寺墨神色淡定,“无妨,这是王家,岂容他人撒野?”

    说罢,王家兄弟二人迈步走了进去。灵

    堂前。

    王寺墨两人刚走进,见王寺嵩竟然也在,王寺云不由得大吃一惊,“二哥,你怎么会在这?”

    王寺嵩面容无情,跪在灵堂前,“三弟,给爹上香。”王

    寺云感觉眼前这个二哥非常陌生,似乎从未见过二哥的这一面。

    不过,这样的要求,王寺云自然不敢拒绝。

    王寺嵩的目光看向了王寺墨,“大哥,难道你不打算给爹上香吗?”王

    寺墨轻微地拧眉,他感觉到王寺嵩的话中有话,不过,王寺墨也没有多想,恭敬地跪在了灵堂前,上香祭拜。

    “王寺墨,这柱香,你问心有愧吗?”王寺琮缓缓地走了过来,眼眸流露出前未有过的冰冷。王

    寺墨瞳孔轻微一缩,冷声地回答,“王寺琮,今日你们公然挑衅王家,我绝不会就此罢休。”

    “呵,你没有听到我问你的问题吗?或者,你根本不敢回答。”王寺琮的眼眸突然间涌动出血红色的光芒,声音尖锐,疯狂吼道,“王寺墨,你连自己的父亲都下手残害,你还是个人吗?你这个魔鬼,畜生!”

    王寺墨的神色顿时了下来。“

    王寺琮,你胡说八道什么!”王寺云怒斥。“

    三弟,闭嘴。”王寺嵩开口。

    闻言,王寺云不由得愣住,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寺嵩,“二哥,你……”“

    究竟四弟是不是胡说八道,还得由大哥来回答。”王寺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努力地让自己平静,这一刻,也是王寺嵩这辈子最为冷静的一次。王

    寺云彻底呆了,迷糊起来,只有将目光看向了王寺墨。

    王寺墨盯着王寺琮,半会,看了一眼王寺嵩,冷笑了起来,“一派胡言,你们竟然怀疑是我害死了爹,简直就是可笑至极。我堂堂王家大少爷,残害王家家主?你们不如走出去对所有人说说这件事,看看究竟有多少人,觉得你们是个疯子。”

    “二哥,你不要被他们蛊惑了。”王寺云连忙开口,振声道,“你不是也说了,害死爹的人,是他,王寺琮。”

    王寺琮和王寺嵩两人并没有理会王寺云的话,目光一直落在王寺墨的身上。

    “爹死后,他的尸体,有人动过吗?”王寺嵩突然再次开口了,“这两天,爹的尸体,一直由大哥你来守着。”王

    寺墨神色轻沉,“二弟,你这是何意?爹的尸体入棺后,谁还敢去惊扰他?当然没有人动过。”王

    寺嵩的身躯颤栗了起来,眼神盯着王寺墨,突然间涌动出一抹血红的光芒,猛然朝着王寺墨大吼,“那你告诉我,爹是如何被人剥了皮?”

    话语落下,王寺墨瞳孔不由得一震。

    “剥皮?”王寺云的面容霎时间煞白起来,浑身被寒气包裹,“究竟是怎么回事。”“

    王寺墨,你难道想告诉你的弟弟们,你爹入棺之前,就已经被人剥皮了吗?”罗峰缓缓地开口,“还有,你应该比他们更加清楚,在王家主的身上,有一处伤口,就是你的血刀留下的痕迹。”轰

    !声

    音宛若惊雷般落下。

    王寺云的心神强烈震动,踉跄了几步,难以置信地看着王寺墨,“大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