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26章 以死谢罪
    这一刹那,罗峰眼眸的杀机一闪而过。

    王寺墨是一个坠入魔道的疯子,如今更是毫不掩饰对他的杀机。

    这样的人,留在世上,无疑是个定时炸弹。罗

    峰不担心自己,可也要为江星雨着想。原

    本罗峰还有一丝因为王寺墨的身份而难以下手的感觉,归根到底,他是王寺琮的大哥,哪怕犯下大错,罗峰亦不轻易杀自己朋友的大哥。可

    现在,罗峰瞬间想通。王

    寺墨,罪该万死。

    根本不值得去迟疑,犹豫。

    死亡,对于王寺墨这种已经入了魔的人而言,方才是一种解脱。咻

    !薄

    如蝉翼的飞刀!

    快若闪电,划过了一道电芒,直接掠向了王寺墨。

    前一秒王寺墨的神情还极其狰狞,发誓要将罗峰置之死地,可这一颗,一股巨大的恐慌将王寺墨包裹了起来,死亡的阴影瞬息笼罩。

    那高速袭击而来的飞刀,让王寺墨有种全身都被冰封的感觉,无法动弹半分。

    “不……”王

    寺墨拼尽全身的力量,绝望。千

    钧一发。苍

    穹之上,一道身影破空而来。血

    色手掌拍击而来,直接将那飞刀拍下。几

    乎同时,一袭血色长袍身影出现于众人面前。

    王寺墨全身都已经被冷汗沾湿,这一刹那间,眼眸顿时涌动出曙光,激动无比,“师尊!”

    血衣门大护法,肖阴猁。死

    里逃生,王寺墨大喊,“师尊,仙泉图就在王寺琮的手中,他们现在躲进了第二打铁铺内。”

    肖阴猁神色冷漠,缓缓点头,目光落在了陆鸣渊的身上,这一瞬息间,肖阴猁的瞳孔骤然间一缩,盯着陆鸣渊。“

    大护法。”这时,千谷与铁书两名护法也挣扎着起来。王

    寺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师尊来了!

    在血衣门,师尊的实力,仅次于门主。

    王寺墨坚信,今日,不会再出任何差池了。哪

    怕江星辰的背后有人撑腰,那又如何?王寺墨不信,对方的实力,能在自己师尊之上。肖

    阴猁的眼眸一直盯着陆鸣渊。

    看见陆鸣渊的第一眼,肖阴猁便有种极其眼熟的感觉。思

    索一阵。肖

    阴猁的眼眸陡然间迸射出锐利的光芒,瞳孔放大。是

    他?

    这一刹那间,一股莫名的寒气弥漫背后。

    三年前,肖阴猁曾跟随血衣门门主,向一位炼器大宗师,求一件宝器。当

    时,接见他们的,似乎正是眼前此人……那

    么……

    肖阴猁的目光看向了第二打铁铺的牌匾,面容突然变了。这

    是炼器大宗师的地盘!

    “江星辰,你不是要杀我吗?”这时,王寺墨狞笑起来,“今日,第二打铁铺数百人,也将因你而死,我要你亲眼看着他们一个个死去。”

    呼!一

    股狂风掀起。王

    寺墨的身躯被无形的束缚卷起。

    王寺墨脸庞的笑容已经凝固,身躯被高高地举起来,呼吸仿佛都要停顿,想要挣扎,可根本动弹不得,低头看去,动手的人,赫然正是自己的师尊肖阴猁。

    “师尊……”王寺墨艰难无比地开口,不敢相信,师尊竟然会对他动手。

    “该死的东西。”肖阴猁的眼神闪过了一道狠光,“竟敢对大宗师不敬,以死谢罪。”肖

    阴猁猛然间一甩手,王寺墨的身躯急坠落地。来

    不及发出惨叫声音,全身的骨头都碎开,一命呜呼。

    全场一下子死寂了下来。

    众多王家护卫,一个个身躯在颤抖着。极

    度的恐惧在身上蔓延,覆盖。王

    家大少爷,就这样被摔死,真的如同捏死一只蚂蚁般。没

    有人敢吭声半句,他们害怕会因为自己发出丁点声音而惹祸上身。这

    时,千谷与铁书两名护法的脸色更加是变幻万分。

    大宗师?

    两人的目光同时看向了第二打铁铺。身

    躯同时一颤。

    罗峰视线轻眯着,血衣门大护法此举,确实出乎了他的意料。

    太过果断。

    太过狠辣。

    二话不说便将王寺墨处死。陆

    鸣渊的神色淡定,平静说道,“今天我才领教到,血衣门护法,何等威风。”肖

    阴猁的神色冷漠,看向了两位护法。千

    谷与铁书两名护法身躯同时一颤,极度恐慌,同时跪下。“

    大护法饶命!”“

    大护法饶命!”

    肖阴猁目光淡淡一瞥,“有眼无珠的东西,连大宗师的地盘也敢撒野,该以死谢罪。”

    闻言,两大护法面容瞬息间变得惨白。“

    大护法饶命。”

    两人磕头。这

    一幕,让不少人都惊呆。令

    人难以置信。

    本来这两大护法败在陆鸣渊的手中,已经让人震惊无比。

    当血衣门大护法出现的时候,众人以为又将会是一场大战。

    殊不知,肖阴猁直接处死王寺墨,如今还要另外两大护法以死谢罪。不

    少人的神色带着震骇地看着第二打铁铺。

    这个第二打铁铺究竟是何来头?

    竟然能够让血衣门大护法都这般忌惮,不惜牺牲两大护法的性命,也要向对方示好。

    “直接认怂?”罗峰视线眯着,盯着眼前这个王寺琮的杀父仇人。真

    正杀死王家家主的人,是血衣门大护法。

    如今,连王寺墨也直接死在了他的手中。

    他是王寺墨的师尊,王寺墨的入魔,自然亦是拜他所赐。罗

    峰倒是希望这个血衣门大护法向陆鸣渊出手,那么,王寺琮的大仇,或许能借龚老先生的手报了。“

    你们若不死,血衣门便要覆灭。”这时,肖阴猁已经传音给两名护法,声音冰寒无比,“孰重孰轻,你们想必可以分的清楚。只要你们以死谢罪,你们的家人,可以得到妥善安排。”

    两名护法身躯颤栗着,缓缓地抬起头来,相视了一眼。

    眼神皆都流露着绝望。

    原本以为,今日前来王家是一件轻松美好的差事,毕竟,这个区域并非雪夜城修行者聚集的中心,渡劫境武者几乎不存在,殊不知,却撞上了如此铁板。打

    铁铺,大宗师!

    他们两人自然也猜到了大护法忌惮的源头。炼

    器大宗师!两

    人绝望地闭了一下眼眸,片刻之后,眼睛缓缓地睁开。

    “还请大护法,安排好我们的家人。”千谷护法传音回去,随即目光看向了第二打铁铺。砰

    !

    千谷护法突然抬起掌来,一拍自己的天灵盖。气

    绝倒地。

    “我等,以死谢罪。”铁书护法也重重跪地,死绝而亡。

    第二打铁铺前,一阵的死寂。

    没有人猜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局。这

    间毫不起眼的打铁铺,在这一刻,成为了在场众人心中的无比神秘之地。

    “得罪了。”肖阴猁不敢久留,朝着陆鸣渊一鞠躬,身影一晃,直接飞快地离去。

    这时,众多王家护卫也都反应了过来,纷纷退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