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2328章 毕生的仇敌
    龚老先生的最后一句话,让罗峰顿感无奈,摊手说道,“可我今天是真正第一次听说仙泉图,而且,我也问过寺琮,他爹根本没有将什么仙泉图交给他。”“

    无风不起浪。”陆鸣渊开口,“流传了三百年的仙泉图传说,一旦再掀起风暴,必定会引发疯狂争夺,即便你是真的不知道仙泉图,可一旦被卷入,根本就是百口难辩。”

    罗峰缓缓点头。

    仙泉图。从

    王寺墨的口中得知,血衣门搜遍王家找不到仙泉图,已经怀疑是王寺琮带走了仙泉图。今

    日的失利,血衣门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第二打铁铺他们招惹不起,可是,他们一定会找王寺琮。“

    老师,陆总管,我先告辞了。”罗峰一拱手。罗

    峰与苏大周一起离开打铁铺,返回家中。

    进门就看到江星雨在大厅坐着,眉头紧皱,当听到大门打开的声音,江星雨抬起头,急忙走过去,手上还拿着罗峰交给她的场域书卷,“哥,我有个问题不懂。”“

    进去慢慢说。”罗峰微笑,顿了一下,朝苏大周说道,“大周,如果你对场域有兴趣的话,这几天也不用去打铁铺干活了,留在家里学习场域基础。”

    闻言,苏大周狂喜,点头,“好。”苏

    大周在打铁铺干的只是最粗糙的下等活,一辈子只会碌碌无为。如果能够学到场域的基础,足以改变苏大周的人生。

    对于苏大周而言,这无疑是一场机遇。

    苏问生夫妇得知以后,自然也无比欣喜。哪

    个父母不盼着自己的孩子有出息?

    大厅中,罗峰解答了江星雨几个问题,江星雨茅塞顿开,又迫不及待走回了房间,显然对场域极有兴趣。

    罗峰走进里面,穿过场域。房

    间内很安静。王

    氏三兄弟都坐在椅子上,沉默不言。

    今日所发生的事情,对于他们而言,冲击实在太大了。他

    们有种失去了一切的感觉。

    冰冷的气息弥漫着房间。常

    语抬起头,见罗峰走进来,顿时一喜,“星辰,你回来了。”同

    时,常语也是松了一口气。

    今日大闹王家,常语几乎抱着必死之心而去,可罗峰大发神威,单挑了整个王家。

    紧接着渡劫境强者的出现一度令他绝望,却不料,罗峰凭借着场域阵法,帮助他们都逃过了这一劫。

    王寺琮等人也回过神来,纷纷站起。

    “星辰,你没事就好。”王寺琮开口

    罗峰看着三人,沉吟了会,还是直接开口了,“王寺墨死了。”话

    语一落,王氏三兄弟的面容猛然间变幻了起来。“

    大哥……”王寺云紧紧咬着嘴唇,从小到大,王寺墨都是他的偶像,他奋斗学习的目标,可今日,这一切都崩塌,王寺云的灵魂也承受着巨大的冲击。“

    不,今天死的,不是我们大哥。”王寺嵩的声音颤抖,深深吸了一口气,振声说道,“我们的大哥,在拜入血衣门后,就已经死了。今天这位,是已经入魔了的王寺墨!”“

    血衣门!”王寺琮眼眸充斥着仇恨之光,死死地攥着拳头,“血衣门,害我王家家破人亡。哪怕我现在手无缚鸡之力,可今生今世,我必与血衣门,不死不休。”“

    没错,不死不休。”王寺云咬牙切齿。罗

    峰看着兄弟三人,轻叹了一口气,“说实话,王寺墨犯下的恶行,确实让我动了想杀他的心思。只是,最终王寺墨,却是死在了他师尊的手中。”

    罗峰将第二打铁铺前发生的事情简略告知。

    当听到两大渡劫境武者都以死谢罪的时候,几人都惊呆了。“

    第二打铁铺究竟有何来头?连血衣门大护法都如此敬畏。”常语的眼神充满着震撼,如果不是没有选择,如果不是极度的敬畏,忌惮,又岂会选择牺牲两名渡劫境护法?

    罗峰的神色流露出恭敬,沉声开口,“第二打铁铺的龚老先生,是一名炼器大宗师。”“

    什么!”常语顿时大惊失色,眼珠子死死地睁大。炼

    器大宗师!

    如此尊贵的大人物,竟然会出现在雪夜城的这种地方。

    “这是血衣门的报应啊。”常语说道。罗

    峰并没有隐瞒龚老先生的身份,他也清楚,今日过后,第二打铁铺的名声鹊起,血衣门大护法肖阴猁也认出了龚老先生的身份,相信不用多久,雪夜城的武者都会知道,雪夜城第三位炼器大宗师,在第二打铁铺内。“

    只是,血衣门大护法,他没有死。”王寺云咬牙切齿,“当年是他带走了大哥,是他亲手毁了大哥,爹和大哥,都是死在他的手中。”“

    肖阴猁!”王

    氏三兄弟心底里都死死地刻下了这个名字。这

    是他们兄弟三人毕生的仇敌。“

    三弟,从今天开始,你要加倍勤奋修行,我们兄弟三人,只有你是修行者,我和四弟现在就算想要修行,恐怕也没有办法了。”王寺嵩沉声开口,“不过,我们也会想尽办法,要了那肖阴猁的命!”“

    没错,没有办法修行,我们可以经商,我们可以赚足够买下肖阴猁那狗贼性命的晶石,一定会有人愿意取他性命来替换。”王寺琮眼神闪过了狠厉,有一抹疯狂的血光,“哪怕是拼上性命,我只要取肖阴猁那老贼的性命,甚至,要整个血衣门都灭亡。”“

    邪恶的血衣门,根本不配留在世上。”王寺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二哥,四弟,我会加倍,十倍百倍地努力修行,我希望,能够亲自手刃那老贼,给爹和大哥报仇。”

    从这一刻开始,王氏三兄弟,为仇恨而活。这

    一幕,常语看在眼内,不由得暗暗一叹。短

    短数天之内,王家遭逢巨变,对于兄弟三人而言,如今活下来最大的信念,就是报仇雪恨。此

    仇,不共戴天。唯

    有肖阴猁死,血衣门灭亡,这份仇怨,才会随之而散。

    罗峰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肖

    阴猁,渡劫境一重,度过六次天劫的武者,以罗峰如今的实力,同样无法抗衡。若不然,罗峰倒不介意出手斩杀肖阴猁。片

    刻之后。罗

    峰轻呼了一口气,“想要报仇雪恨,前提是,要保住性命。”

    几人的目光再次看向了罗峰。

    罗峰目光一扫,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难道忘了,王家,归根到底,因为什么而遭遇此难?”闻

    言,几人的面容变幻了几下,眼神纷纷看向了王寺琮。王

    寺墨一口咬定,仙泉图就在王寺琮的手中。“

    仙泉图?”王寺琮面容苦涩,摇头说道,“爹从来没有给过我什么仙泉图。”“

    一幅仙泉图,令我王家家破人亡,可是,星辰说的对,找不到仙泉图,血衣门不会善罢甘休。”王寺嵩的神色凝重,“他们认定了仙泉图就在四弟的手中,一定会四处搜寻我们兄弟三人的行踪。”

    兄弟几人的神色都阴沉了下来。如

    此一来,他们根本不能走出这个屋子半步。血

    衣门的势力比王家庞大太多,恐怕如今这四周围,随时都有可能会出现血衣门的探子。

    “从今天开始,你们最好不要轻易离开。”罗峰说道,“我会在整个屋子范围内都布下场域阵法,只要你们不露面,血衣门绝对查探不出你们的行踪,至于其他的事情……以后再慢慢商议吧。”

    王寺琮紧紧地握着拳头,猛地一拍桌子,“若是仙泉图真的在我的手中便罢,可我明明连仙泉图是什么也不知道,却……”王

    寺琮的心中充斥着憋屈之意。不

    忿的怒火在燃烧。“

    仙泉图的传说流传了数百年,谁都不知道仙泉图究竟在哪里。可每一次有仙泉图的消息流出,都会引发血流成河。”常语忍不住叹息一声,“这一次,从家主的死开始,仙泉图,又要引发一场腥风血雨了。”

    “如果真的有那口仙泉存在,那该多好。”王寺云咬牙地说道,“只要喝下仙泉,拥有了绝世天赋,相信不用多久,就可以为爹报仇了。”王

    寺琮拿出了那块玉佩,紧紧地攥在手中,“希望爹在天有灵,告诉我们,仙泉图,究竟是怎么一回事,爹真的得到过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