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82章 别跟峰哥说
    第82章 别跟峰哥说

    从被黄天业一群人堵在巷子的那一刻开始,唐大耳就没有服软。

    他告诉自己,要像男人一样去战斗。

    他对自己说,男儿当自强!

    可以站着死,不可跪着活。

    他拼命反击之下,最终躺了下去,可整个过程,他不低头,更没有,落下一滴眼泪!然而现在,看见了唐德昌,自己唯一的亲人,仿佛一道雷击中了内心最深处的那一根弦。

    男人要坚强,在父亲面前,自己是个孩子。

    唐大耳哭了,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唐德昌的内心更是无比的绞痛,看着躺在病床上,浑身多出伤痕的儿子,唐德昌的声音也不由得带几分哽咽,“大耳,你告诉爸,是谁做的!是谁!”这一刹,唐德昌的身上爆涌出疯狂的戾气。

    天下间没有一个父亲看见自己儿子这般而无动于衷。

    “谁在唐大耳的家属?”这时候,门口处,一道声音扬声响了起来。

    唐德昌回过头,“我是。”

    吕文华面无表情地点点头,“你跟我来,办住院手续。”

    唐德昌怔了怔,回头看了一眼唐大耳。

    “你先去吧。”姜小雪道,“我还要检查一下病人的情况。”

    唐德昌点点头,“大耳,你在这等着,爸很快就回来了。”说着,唐德昌跟随着吕文华大步地走下一楼的办理入院手续的窗口。

    “身份证带来了吧。”吕文华转脸看着唐德昌。

    唐德昌急忙点头,拿出身份证递了过去。

    “唐先生,请你先把病人的手术费交了,再办理具体的入院手续。”窗口内传出了一张单据,唐德昌连忙点头走上去,拿起那单据看了一眼,面色不由得变了下。

    “怎么了?唐先生。”吕文华一直都在注意着唐德昌的神情,一开始唐德昌的这一身衣着早已经引起了他的警惕了,一看就是穷人。

    果然,唐德昌神色艰难,“这位医生,我一时没带那么多钱。”

    这张单据上,手术费就已经五万多,加上其他的一些费用,足足六万。

    对唐德昌来讲,这是一笔不小的数目了。

    吕文华为难地道,“唐先生,你没带卡?”

    “钱不够。”唐德昌如实地摇头,“不过你放心,我会尽快把钱凑上的。”

    “可是医院也不赊账的啊。”吕文华面带难色,“如果交不齐手术费,病人的住院手续办不成,恐怕-――不能住院。”

    唐德昌面色不由得猛变,嘴唇一哆嗦,“不行!我儿子现在的这种情况,怎么能出院?医生,求求你通融一下吧。”

    “你卡里有多少钱?”吕文华沉思片刻,试探问。

    “大概五千。”唐德昌面容苦涩,在遇到罗峰之前,他终日嗜酒,唐大耳还要读书,卡上的最后五千,是他的全部财产了。

    “才五千啊!”吕文华脸色都低沉了下来,暗骂了一声姜小雪,随即深呼了一口气,强笑着道,“唐先生,医院已经对你格外的照顾了,别人都是先交钱后动手术。所以-――你最好还是今天之内把钱凑齐吧,六万块也不多,找些亲戚凑凑总有的。”吕文华不由分说,“对了,这里下班时间是下午四点半,你要在这之前把钱凑齐,才能给病人办理住院手续。”

    唐德昌脸色低沉难堪。

    亲戚?

    自从家里遭逢剧变,唐德昌家中的亲戚早都有意无意地疏远他,唯恐被他连累。现在贸贸然去借钱,恐怕也只能吃闭门羹。

    可是,大耳一定要住院,不论如何,自己也得凑齐六万块。

    回到了病房门前,唐德昌深深地呼了一口气,平息情绪,随即迈步走进了病房。

    看见唐大耳的一刹,唐德昌的心不禁地又是一痛。

    来到了唐大耳身边,蹲下来握着他的手。

    姜小雪在一旁观察着唐大耳的心电图,此时,唐大耳轻微地转过脑袋,看着唐德昌,弱声问道,“爸,手术费,贵不?”

    唐德昌咧嘴一笑,“兔崽子,又得花你老子几百块了。”

    闻言,姜小雪不由得扭头看了一眼唐德昌,略显得凌乱的头发,隐藏着一抹的苍白。姜小雪心中不禁流露一阵感动。

    她是主治医师,这一场手术医院会收多少钱,她最清楚。

    可这个面容沧桑的中年人,只对自己儿子轻描淡写的说是几百块――

    姜小雪暗默轻叹了一口气。

    世俗百态。

    或许,这就是师门中每一个弟子都要入世历练的一个原因吧。

    姜小雪微微走神。

    “大耳,是谁把你打成这样的?”唐德昌再问。

    唐大耳微弱地出声,“他们-――是为了对付峰哥。是,我们学校高三学生。今天一早我去学校的时候,他们将我堵在了一处小巷,说我跟着峰哥――就这样,对我动手――我脑袋这一下,是我同班同学,廖乾坤用砖头砸的。”

    唐德昌气得浑身发抖。

    “这群不学无术的人渣,简直无法无天!”

    唐德昌紧紧地攥着拳头。

    “爸――”唐大耳的声音艰难微弱,“别――别跟峰哥说。”

    唐德昌握着唐大耳的手,内心绞痛。

    此时,姜小雪抬头,病房门口,一青年男子,头发被风吹乱,脸庞宛若刀削斧凿,剑眉刺天,冷峻无比的面容宛若万年冰川一样的冰寒。

    挺拔的身躯,就这么静静地站在病房门前。

    看着病床上的唐大耳。

    罗峰的眼眸仿佛覆盖着一层冰霜。

    他的脑海中回荡着刚刚听见的唐大耳的最后一句话――

    别跟峰哥说!

    罗峰内心颤动。

    为什么别跟峰哥说?

    答案很显然,他不想因为自己而连累罗峰。

    哪怕,他已经受到了这样的伤害。

    此时,病床上,唐大耳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缓缓地将视线挪移――

    见罗峰站在门口,唐大耳的心绪也都震动了起来。

    紧紧地抿着嘴唇,身子想动,急忙被姜小雪喝住了,“你现在绝对不能动弹一点,否则的话,很容易牵动脑袋的伤口。”

    罗峰一个箭步走上来,嘴巴张了一下,可仿佛塞着千斤重的铁,提在嗓门处,无法说出声。

    “峰哥。”唐大耳声音哽咽,目光却是坚定,“我虽然被打倒了,可我-――像男人一样去战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