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作品目录 第97章 你到底在哪
    第97章 你到底在哪

    君怜梦再一次发动了抱枕神功,一个扔一个准,砸在了罗峰的身上。

    罗峰脸庞的笑容不改,苦口婆心地道,“君老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我-――真的查话费,这不,现在出去充值了,余额不足十元,伤神。”

    “滚!!!”

    君怜梦大吼。

    这丫的一定是故意隐瞒自己什么,还拿查话费来忽悠自己,真当自己三岁小孩么。

    士可杀不可辱呢。

    亏了自己之前还在校长面前为这家伙求情,太不值了,哼。

    外面还在下雨,罗峰走下了一楼才想起忘了带伞,不过,这个时候还返回拿伞的话,罗峰不敢肯定君怜梦会不会在厨房把菜刀拿出来把自己给剁了。

    冒雨冲上了一辆开往天河第一附属医院的公交车上。

    京城,酒吧内,一阵安静。

    “二少,是谁的电话?”有人忍不住问了一声。

    司徒明智摇头,盯了一眼那家伙,“不该问的别问。你们慢慢玩,我先走了。”

    “不会吧,二少,这么扫兴?”

    “我有重要的事。”

    司徒明智大步流星地离开了酒吧,身边跟随着六名神色冷峻气势不凡的保镖。上一次在羊城出事后,司徒明智可不敢有任何一丝的掉以轻心了,因为他甚至不知道是谁想要取自己的性命。

    “区区一个羊城普通中学而已,罗峰竟然为了这点小事,给我还他一个人情的机会。”司徒明智坐在车上,自语着,“这家伙,还真的奇怪。”

    司徒家坐落于京城一处闹市街道,司徒明智的车子徐徐驶入。

    “家里的事情,我都没怎么理,这件事,让方伯处理应该可以了。”司徒明智迫不及待地走了进去,一边嘀咕着。

    “明智,你急匆匆的要去哪?”一道声音轻喝起来。

    司徒明智停下脚步,转脸看了过去,心中暗暗叫苦不迭。

    身穿着黑衣的面容冷厉如刀锋的青年男子,正是司徒家的大少爷,司徒明锋。

    司徒明智的亲大哥。

    可是,司徒明智对自己这个大哥可是有极大的敬畏感。大哥自小就离开了家,进入部队,很少有回家的时候。可一年前,他回来了,并且还狠狠的教训了自己一顿,严令不让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

    在司徒明智的印象中,还没见过大哥笑。

    “大哥。”司徒明智非常乖巧地站着。

    “你要去哪?”司徒明锋冷声问道。

    “没啊,大哥说了,要珍惜时间,所以这几天我走路都快一点。”司徒明智笑着开口,他可不敢将罗峰的事情说出来,大哥向来严肃,如果让他知道自己要偷偷动用司徒家的力量来帮助一个被学校开除的学生,大哥还不剥了自己的皮?

    绝对不能说。

    司徒明锋看一眼这个弟弟,有些恨铁不成钢,摇摇头,“去吧。记住,千万不能在外面惹是生非。”

    “是,是,一定会的。”司徒明智暗松了一口气,旋即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

    司徒明锋轻叹了一口气,离开了家,直接开车来到了一间看起来无比普通的酒吧。

    如果让司徒明智知道,自己这个眼中容不下一粒沙子的大哥竟然也会来酒吧这样的地方,一定会大跌眼镜。

    司徒明锋直接走上二楼的一处包厢。

    推开门,包厢内,只有一个人。

    “风在吼,马在叫,黄河在咆哮――”

    轰隆如雷的歌声震响回荡着。

    司徒明锋眉头一皱,走上去,不由分说,立即切歌。

    “靠!小明,你敢切你大哥的歌?”男子虎背熊腰,大吼着开口。

    司徒明锋嘴角一撇,没理会这疯子,拿起了麦克风,也开始吼着歌,那歌喉,比起身旁的大汉,不遑多让。

    男子也不再说话,随手拿起了旁边的一个麦克风,两人开始了凄厉无比的大合唱。

    也幸好包厢内没有旁人,就是有,也绝对呆不下去啊。

    包厢的桌面上,足足摆放着十打酒。

    两人一边吼歌,一边大口大口地喝酒。

    没有多余的一句话。

    仿佛是在宣泄着什么。

    “寒风飘飘落叶,军队是一朵绿花,亲爱的战友你不要想家,不要想麻麻――”

    吼的都是军队中常听的歌曲。

    时间推移,很快,十打啤酒被两人消灭得所剩无几。

    “最后一首歌!”男子突然的喊了一声。

    包厢内,没有伴奏旋律,只有两个男人在大声的吼起。

    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曾经的日子闪亮又明媚,你我一起分享了青春的美味,曾经的日子伤感又苦涩,你我一起承受了身心的疲惫。”

    “分手时我不知你的去处,也没有说我和你何时再相会。”

    不知觉间,两人的眼眶都通红了。

    痛饮啤酒,再度大吼。

    “来吧!兄弟!是水一起趟是火一起闯!”

    “生也相依,死也相随,相依相随。”

    “凯旋的日子,不醉不归!”

    “来吧!兄弟!”

    “来吧!兄弟!”

    两个大汉,到了最后,竟然相拥着大声哭号起来――

    包厢外,两名服务员站在走廊。

    “又是那两个奇怪的人。”

    “这三个月内,他们来了五次,每一次都是这样大声吼唱,唱完就走,还大哭大叫的,真不明白,两个大男人之间,有什么好哭的。”

    “男人的世界,我们也不懂。”

    包厢内,两人安静下来。

    坐在沙发上,又痛饮了一瓶酒。

    “小明,有老大的消息吗?”虎背熊腰的男子,背靠着沙发,沉声地开口。

    如果让司徒家的人知道,有人竟然敢喊铁血大少爷‘小明’,而大少爷竟然丝毫没有怪罪的意思,恐怕都纷纷大跌眼镜。

    “小虎崽,你知道,这也是我同样想问你的问题。”司徒明锋反问了一声。

    两人同时地再一次保持了沉默。

    许久,男子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一年了!老大到底去了哪里?难道他都忘了我们这群兄弟了吗?”

    司徒明锋闷声痛饮。

    “妈的!”那虎背熊腰的男子忍不住大骂了一声,“现在待在那里,真的一点意思也没有。真想跟血魔他们那样,一走了之,多么痛快!”

    “听说豹影出了外国,去中东,捣鼓出一支雇佣兵来玩了,那家伙真的不甘寂寞。”司徒明锋感叹道,“铁面回自己家乡了,包了几个山头,当起水果供应商――我们?我们有家族羁绊,根本身不由己。”

    沉默的包厢内。

    男子忍不住放声大吼了一句,“老大,你到底在哪?为什么要对兄弟们隐瞒行踪啊!小虎崽,很想跟你再喝一杯-――”

    两人的眼眶都红了。